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初尝嫂子的味道,让我欲罢不能,嫂子还天天叫我....

慵懒书窝 2018-11-08 16:16:39

第1章 嫂子

这是初春,万物都开始发情的季节。

杨羽来这个村子支教已经有几天了,这天中午,躺在学校后山上的大树下凉快,听见前方有嘶嘶的声音。杨羽以为遇了蛇,急忙拨开草丛看了看。

这一看,杨羽鼻血都要冒出来了。

一个村妇正背对着自己,脱下裤子,露出白白的大屁股,蹲下来尿尿。这农村的娘们就是开放,这光天化日的就蹲下来尿尿,真是骚气十足啊。

这不是芳芳的妈妈杨嫂吗?杨羽认了出来,芳芳是自己班的一个学生,第一天上学时,就是杨嫂把她送来的,所以有点印象。当时看杨嫂,就一身丰满,皮肤白皙白皙的,很是少见,杨羽有点印象,今天,没想到,一睹杨嫂的大屁股,这村子真是春色撩人啊。

杨羽正看得带劲突然,听见杨嫂啊的惨叫一声:啊,蛇!

杨羽急忙跑了过去,着急问:杨嫂,咋了?

杨嫂抬头一看,当场脸红了,自己在这里尿尿,被人看了正着,真丢脸,急忙拉起了裤子,满脸通红,不好意思的说道:好像被蛇咬了。

杨羽四处找了一下,果然看见一条花蛇,一溜烟的跑了。

杨嫂,我看那蛇头三角形,像是毒蛇!杨羽解释道。

杨嫂一听是毒蛇,脸都白了:毒蛇?那怎么办?

这去镇上要好几个小时呢,万一真是毒蛇,恐怕来不及。杨羽不是吓唬杨嫂,这毒蛇都是剧毒,发作起来很快的,如果不及时治疗,就会有生命危险。

这个道理,杨嫂当然懂,村里每年都有人被蛇咬死的。

那怎么办?杨嫂口干舌燥,非常着急,想了一下,难为情的说道:要不,你帮嫂子吸出来?

这!杨羽愣了一下,这救人乃积德之事,吸毒不吞下去应该没事,便说道:成,嫂子,咬哪了?

听到咬哪了,嫂子显然不好意思了,结结巴巴的说道:咬在……

嫂子,你倒快说啊!杨羽着急呢。

杨嫂的脸更红了,道:咬在屁股上了。

噗!

杨羽又喷血!这么巧?

嫂子,命要紧。杨羽解释道,这时,就不去在意咬哪里了,吸了救人要紧啊。

杨嫂点点头,红着脸,不敢正眼看杨羽,但还是难为情的把裤子给脱了下来,露露了白白的大屁股。

杨羽看了一眼,笑着说道:嫂子,你屁股可真大!

贫嘴。杨嫂被说得更不好意思了。

杨羽弯下腰来,对着杨嫂那大大的白屁股,这村里的村妇为啥屁股都白白的,家里的阿姨也是,表姐也是。

杨羽对着这留守妇女的屁股,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幽香,虽然是村妇,但一点都不脏,也没有特别的骚味。

杨嫂,没找到啊!杨羽对着屁股没找到被蛇咬的地方。

杨嫂不好意思的回头,说道:再下面一点。

杨羽便伸手摸了摸屁股,杨嫂被摸得浑身难受,咬着小嘴唇,家里的男人不在,哪有男人摸她啊!

杨羽找到了伤口处,就伸嘴去吸毒。

啊!杨嫂发出了声音。

怎么了嫂子?杨羽问。

没,没。杨嫂红着脸,真想找条缝隙钻下去,幸好这里没别人,不然被人看见了,那真是丢脸的。

但是杨羽的嘴很厉害,吸得杨嫂那是浑身不自在啊,或者说是心里痒痒的。像杨羽这样的年轻小伙子,在这个村里早就都出去打工了,村里就剩下些孩子和老头子,一群留守村妇每晚都是饥渴难耐,你说哪个女人受得了男人在自己的屁股上这么吸允着?

啊,杨羽,别吸了。杨嫂怕再吸下去会出事,她感觉到杨羽的吸力特别有力,一种男性特有的力量感,尤其是那舌,头碰触到她的肌肤时,更是发痒,心也痒。

杨羽还真的吸出点血来,才擦了擦嘴,起身说道:嫂子,你屁股真白。

杨嫂的脸通红,不好意思道:你没看我其他地方吧?

没有。杨羽很正经的回答她,本来就是再救人,做正经事呢:杨嫂,有没感觉好点?

不知道,感觉头真有点晕。杨嫂头晕那是一股热血倒流,给激动的脑充血。

第2章 洗澡的美女

杨嫂说着,急忙把裤子给穿了起来。

杨嫂,你男人呢?杨羽故意问。

他在外面打工呢,一年也不回来几次。杨嫂理了理衣服,看看四周有没有人,才看了杨羽一眼问:你刚才看见嫂子尿尿了?

杨羽点点头。

杨嫂脸更红了,又被看了屁股,又被男人看了尿尿,真是好羞耻。

这事,你可别跟别人说,很丢人。杨嫂把衣服整理好,难为情的不敢看杨羽,嘀咕道:嫂子先走了,谢谢你。

杨羽嗯了一声,眼睛却瞧着嫂子的胸,这熟妇的胸就是大,真是替她担心那衬衣被撑破了,胀出来的话,可又要丢脸了。

杨羽看着嫂子离开的身影,这是他进入这个荒村第二次遇到这种事了。

这村子到底是哪里?

为啥有这么多白白胖胖的留守村妇?

杨羽刚从师范大学毕业,考取了教师资格证,县里公开招考教师,杨羽有幸考中了。

本以为可以在县里的发达城镇上教课,谁知道分配的时候,出了点差错,竟然被分配到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浴女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木已成舟,想换也换不了,只能认栽了。

杨羽回想起第一天来找这村子的情形。

当时他不知道路,还找了一个当地的导游带路。

休息下吧,我实在走不动。这还有多久才能到浴女村?杨羽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这已经是他爬过的第三座山了,虽然他是体育健将,但背着这么大个行李,也已经累的不行。

再爬两座就到了,看见没?就在那山的另一边。导游大哥指着远方被浓雾包围的大山说道,那里看起来就像人间仙境。

杨羽心中抱怨这去浴女村的路真是曲折,绕来绕去也就罢了,还爬了这么多的山,公路又不通,完全与世隔绝。

杨羽哀声叹息,这多怪自己不争气,运气也太差了。

本以为能留在市里,没想到来到这么个偏僻的世外小村。

其实这浴女村杨羽小时候来过一次,其亲戚小姨就住在这个村子,这个小姨没有血缘关系,外婆捡来的,所以已经十来年没见了,只知道小姨有三个女儿。

大女儿也就是表姐杨羽小时候一起玩过,而其他两个表妹杨羽是真心没见过,小姨嫁得远,来往也就少了。

杨羽只好咬咬牙,喝了口甘泉,背起行李继续前进。这山路哪里是路,杂草丛生,估计平时村里也没什么人出山来。

这大致又走了一个多小时才渐渐有了浴女村的影子。

从山顶浓雾中望下去,浴女村位于山谷两侧,中间一条河流,此河名浴女河,因水质清澈,甘甜可口,于是不少村民常在这河里洗澡沐浴,因此得名,村名也因此而来。

传闻浴女村的女人个个肌肤胜雪,皮肤水灵灵的,完美无瑕,也是因为水源甘甜洁净的原因。

只是这浴女通欲女,起初村里的少女均反对,时间长了也就慢慢的也就接受了。

村子前山种满了桃树,正是春天,桃花漫山映红,像个发春的姑娘,而后山是一片森林,树木茂盛,倒更像是姑娘的特色之处。

我就送你到这了,我还要赶回去,你顺着这山路一直往下就到了。导游擦了擦汗,看天色已晚,再不回去,就危险了,这山上可常有野兽出没。

杨羽给了小费,就托着疲惫的身躯往村子行去。

这路下方一点已经跟浴女河相连,又走了一半路,杨羽已经浑身是汗,见前方正有水塘子,便下了河,准备洗把脸清凉一翻。

这水真心舒服,洗了把脸,顿时浑身舒畅清凉,这一抬头往水潭里望去,赫然发现里方正有一女子在沐浴。

此女人皮肤洁净,毫无瑕疵,沁在水中,水正好淹没到胸口,胸口的那对酥胸上还滴着几颗水珠,水灵灵的乳房看得杨羽都惊呆了。

这天下竟然有如此美丽的酥胸!

第3章 性感小姨

那女子起初未注意到杨羽,几次还差点站起来,差点露出整对酥胸,杨羽看得直流口水,这种美景在城市里可欣赏不到,看得如痴如醉甚至忘记自己是在偷窥。

那女子刚准备站起来,抬头一看,竟然发现一个年轻人正色咪咪得打量着自己的玉体,本能的大叫一声,急忙蹲会了水里。

色狼,偷窥狂,走开!那女子举起了石头砸了过去,却不偏不倚,砸到了杨羽的脑门上,杨羽才醒悟过来。

杨羽一脸尴尬,急忙转身离开。可刚走了两步,后方便传来啊的叫声,杨羽没有理会。

救命!

这声救命杨羽可是听得清清楚楚,急忙转身望去,只见那女子拼命挣扎,像是要被淹死的样子。

杨羽二话不说,扔下行礼,鞋子一托就跳入了水潭里,而那女子已经渐渐沉入水下。

杨羽可是体育健将,游泳对他而言简直就是小儿科,急忙潜入水中,半分钟后才将那女子找到,捞了上来,托回了岸边。

女子已经昏迷不醒,杨羽没有多想,急忙抢救,又是压水,压胸,人工呼吸。

咳!

几分钟之后,随着一声剧烈的咳嗽,一口水喷了出来,女子总算醒来,才松了口气。

这时,杨羽才发现,躺在自己腿上的女子浑身赤裸,整对酥胸完全展现在自己面前,而那神秘的三,角地带也是毫无遮掩。

杨羽咽了口气,此女子美丽至极,全身的皮肤都是完美无瑕,洁白如玉,整对酥胸像个圆球,软瘫在胸口上,雪白硕大而挺立,纤腰细小,却长着一个大屁股。

杨羽正直青春健壮时期,看到如此一幕,下体本能的挺了起来。那女子迷迷糊糊得醒来,一手抓去,也不知道抓住了什么,只是感觉头晕。

等清醒过来时,发现杨羽正目不转睛的打量着自己的酮体,才发现自己浑身赤裸,而自己右手竟然正好抓着杨羽那巨大的命根上。

两人四目而视,那女子当场满脸通红,啪的一巴掌往杨羽拍了过去。

大色狼!

女子急忙站起,往自己的衣物奔去,头也不敢转,急忙弯腰去穿裤子,这一弯腰,原先被黑色森林遮掩的身体暴露无遗。

女子裤子穿到一半,突然意识到什么,急忙起身,转头瞪着杨羽,杨羽正目不转睛的欣赏那朵仙瓣,尴尬一笑,摇摇头说道:我什么都没看到!

这不说还好,这一说,那女子被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自己被人白白偷看了最隐秘的地方,这事又不能找村长理论,到头来,被人笑话的还不是自己,只能打了牙齿往自己肚里吞。

杨羽见女子已经溜走,好一会儿,那东西才软了下去,哈哈大笑道:难道我要走桃花运了?

杨羽转身望了望那水潭子,突然有股冷意,总感觉这水潭下隐藏着些什么东西。倒也没再多想,背包而去,不知不觉已经进了村。村里已经炊烟袅袅升起,农村晚饭都做得比较早,因为天一黑,很多事就不方便了。

杨羽模糊得记得小姨家的位置,这一路走来,杨羽惊奇的发现,这村里很少见到壮丁,倒是不少村妇一直盯着他看,这些村妇各个皮肤析白,面如桃花,议论纷纷,指指点点。

你是城里来的?旅游还是找人?这时,一名村妇上来主动搭讪。

杨羽望去,这村妇倒也年轻,也就比自己大个几岁,长得标志,皮肤也是洁白无瑕,一头乌黑的头发盖到肩膀,只穿了条背心,一条极深的乳沟显目在眼。

杨羽本来就想问路,顺便问道:我找人,你知道丝小云家在哪吗?

那村妇一直盯着杨羽的胸肌看,杨羽被看得很不自在,只能尴尬一笑。

长得还真结实,你说小云啊,就是前山倒数第三座。说着指着前山那房子,眼神却不停得在杨羽身上回转。

杨羽说了声谢谢,便往前山而去。那村妇还一直盯着杨羽的大屁股看,口中默默得念着:真键壮啊,看这屁股!

小心被你老公发现偷汉子!哈哈另一村妇路过,端着刚洗好的衣服打趣道。

我家那没用的男人,我才不怕他呢,我们村好久没来年轻了。那村妇略有回味得说着。

杨羽已经到了小姨的房屋前,这刚一转身,迎面而来一人,两人撞个正着。杨羽刚要说对不起,抬头一看,惊呆了。

这世上还有这样漂亮的妹子?

第4章 女大不中留

这一抬头,两人四目相视,同时浑身一颤,有股强烈的触电感,两人竟然一见钟情。妹子纯情清澈的眼神彻底征服了杨羽,这种渴望,稚嫩的眼神和当初自己在爱情萌芽时如出一辙。

可这已经是五六年前的事了。初恋之后,杨羽就再也没有经历过触电。

两人愣在那里足有几分钟之久,谁也不想先离开谁的眼神。人家间最美的事,莫过于此吧。

妹子早已经脸色火辣辣,两腮通红,难道这就是触电的感觉吗?少女害羞得低下了头,不敢再抬头看杨羽一眼。

杨羽终于回过神来,这浴女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怎么竟出美女?打量了下妹子,妹子十六左右芳龄,冰肌玉肤,白嫩如霜,更是有种少女的那种鲜嫩红润,个子比自己矮个头,但至少也有165了。

妹子端着的衣服被杨羽撞得散落了一地,害羞过后,才想起来,立刻就蹲下去捡。

杨羽急忙说对不起,也弯下腰帮她一起捡。妹子低着头,仍然不敢看杨羽一眼,却偷偷微笑。杨羽自己也笑了。

这时,屋前走出一位中年妇女,四十出头,却风韵尤存,别有一番熟女的味道,见散落的衣服,问道:怎么回事?

杨羽抬头望去,只见此村妇如此熟悉,这不就是自己的小姨吗?顿时惊呆了,这小姨跟十年前的样子没多少变化,小姨嫁得早,十九岁就生了表姐,如今四十一了却丝毫没有四十女人的黄脸婆模样,反而面若桃花,细润如脂,倒像个二十来岁的姑娘。

小姨?

这声小姨叫得两母女都愣在那里,小姨打量了片刻,邹了眉头,突然茅塞顿开:小羽?

小姨急忙跑来,将杨羽从头到尾瞧了个遍,摸摸胸肌又摸摸脸蛋,兴奋的样子,接着说道:最后一次见你,还是个小胖子呢,现在长这么高这么帅了啊。

小姨也是越来越年轻啊。杨羽也夸到,这还真是实话。

真会说话。丝小云呵呵笑着,转头看了下那个女孩,那女孩愣在那里,正偷偷得痴痴得看着杨羽:发什么愣啊芸熙,快喊表哥啊!

表哥?芸熙一脸吃惊,没想到眼前这位帅气的大男孩会是自己的表哥。

表妹?杨羽也是没想到,眼前的这位让自己神魂颠倒的小尤物竟然会是自己的表妹。

芸熙抿嘴一笑,低着头,端着衣服便小跑去了河边,心里却不知道多开心。

赶紧回屋,把汗味洗洗,很快就吃晚饭了。小姨拉起杨羽的手就往里屋走,路上还不停唠叨往事,杨羽只好点头,那些事,连他自己都不记得了。

小姨家里是座大房子,农村最不缺的就是地基,所以房子都建得很大,小姨的屋子已经建了快二十年,很是老旧,水泥墙都坑坑洼洼,东补西补。

每层共有好几个房间,一楼是厨房,餐桌,还有乱杂物的房间以及小姨和姨父住一个房间。

二楼一个粮食仓库,三个房间,三个姐妹各一间。三楼还有个阁楼,阁楼很低,一扇窗户,目前是空着,外面有把梯子,直通上面的瓦还有个露天的小天台,平时晒粮食等等才使用。

房子前面是个小院,种了两棵柚子树,左侧是水源和间厕所,厕所远,姐妹半夜起来就很不方便,右侧是果园,种满了蔬菜,后院有个小池塘,养了鱼。

姨父他们都不在吗?杨羽只看到了三表妹和小姨,不知其他人去了哪里就随口问问。

姨父去山上干活了,也快回来了。你表姐闷在房间里,你洗了澡就看看她去,二表妹有事去了隔壁村,晚上可能不回来,三表妹你刚才见过了。小姨边说着边拉着小羽往后门左侧而去。

你就呆这洗澡吧!小姨指了指左侧的空地,这里有自来水,还有洗衣服的水泥板。

这?这是露天的啊?韩尘有些接受不了,虽然是个大男人,但是这不是有厕所吗?

一个大男人怕什么?农村里都是这么洗的,把衣服脱了,小姨帮你。

帮我?杨羽啥都没听见,就只听到了这两个字,这怎么能让小姨帮自己洗澡呢,何况自己已经二十一岁了,这说出去还不被人笑死。

小姨,这不好吧?杨羽有些不自在,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可能让小姨帮忙洗呢。

哎呀,你还害羞了,你小时候哪次不是跟着小姨一起洗,身上哪个部位没看过没摸过?小姨开起了玩笑。

以前小没关系,现在长大了呀。杨羽摸摸头,微微一笑,倒不是自己害羞。

小姨却不听杨羽的劝,在她眼里,这杨羽还是她的孩子,长大不长大的那都一样。便伸手去帮忙脱杨羽的衣服,顿时结实的身躯展露无疑,杨羽有182高,高中曾是体育特长生,练就了一身发达的肌肉。

这身健美的肌肉却让小姨看得有些心慌,这么帅气的男人的身体她这一辈子都没见过,农村的女人都很保守封建,小姨这一生可没看过第二个男人的身体。

丝小姨也没多想,毕竟自己已经四十一的女人了,岂能打自己姐姐的孩子的主意?那不是道德败坏吗。

杨羽想想反正是自己的小姨,小时候不是老一起洗吗,也就慢慢接受了,说着,一把脱下了裤子,也许是太用力,本来只是想脱外裤的,谁知之前下过水,这内外裤都粘一起,这一脱竟然将内裤一起脱了下来。

顿时,那跟巨大的面棒像弹簧一样高高弹了出来,常态下竟然也有十来厘米之长,粗度就更是恐,怖了,这常态的大小比常人起来的大小还要大。

而这一切被面前的小姨看得一清二楚,她生平从来没有见过第二个男人的这东西,一直以为男人的大小都一样,可这一看小羽的大小和自己的丈夫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顿时,看得惊呆了。

杨羽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急忙用手遮住了自己的下体,往小姨瞧去,只见小姨满脸通红,胸口不知何时已经起伏,见杨羽望来,尴尬万分。

你个大流氓,连小姨都想欺负,自个洗去。说着,一把扔去衣服,撒手而去。杨羽愣在那里,心想完了,我怎么把内裤也一起脱下来了,这下子小姨肯定误会了。

小姨心里是噗通噗通的跳,连她自己都不明白是为什么,自从跟了姨父,生了三个娃,也就没太多的想法,一心一意想把三个孩子带大。可是四十的女人如虎,这是活生生的事实,而那近五十的姨父早已经不复当年之勇,成了软柿子。

杨羽洗好澡的时候,姨父已经从山里回来,想比小姨,这姨父就明显苍老了许多,也许是生活压力大吧,而三妹也端着衣服洗完回来了,看到杨羽换了衣服,阳光健康的模样,偷偷的看了一眼,心里美滋滋的就去了晒了衣服。

小羽,上楼把你表姐叫下来吃晚饭,这丫头越大越不中用了。

杨羽小时候跟表姐一起玩,表姐叫媛熙,比自己大一岁,那时候关系很好,可一眨眼已经十年过去了,想必表姐也已经亭亭玉立了吧。

杨羽上了二楼,敲了敲门,刚想开口,里方就传来了嘶吼的声音:

我不嫁我不嫁我不嫁那个傻狗子。

杨羽听得一头雾水,什么嫁人什么傻狗子:表姐,是我,我是杨羽。

杨羽?表弟?里方重复了下名字,只听腾腾的走路声,门就被打开了。表姐的靓影引入眼帘,表姐高高瘦瘦,足有170,一头乌黑的头发,比起三妹成熟了太多,女大十八变,真心不假,十年前的表姐还是个农村放牛娃呢。可如今不仅仅亭亭玉立,

身材跟模特似的,不知道让男人多么垂涎三尺。

三姐妹的美丽都遗传了小姨,小姨年轻的时候可是方圆几里内最了名的美人了,可也不知怎的,就是嫁给了瘪三的姨夫。

所以这三姐妹,也成了村里的出名的美人儿姐妹,不知村里多少男人来追,就拿表姐来说,来做媒的媒婆都要把门槛给踩烂了。

真是你啊,小羽,呵呵。见到杨羽,表姐原本绷着的脸乐开了花,一把扑了过来,抱住了杨羽的脖子,两人身高差了8公分,都是高高瘦瘦,还真是标准的一对情侣相。

表姐紧紧抱住,可能是真的很久没见了,胸口的那对奶子狠很的压在杨羽的胸口上,杨羽气都喘不过来,按这触感估计这可是一对巨乳。

没个D,也有个C吧,而且,似乎还没有带胸,罩。这让杨羽有点不知所措,被那对奶子活活压着,下体自然而然就起来了。

媛熙确实好久没有见这个表弟了,小时候两人的关系极好,有年暑假杨羽住了两个月,那时两人在这个村子里玩,抓螃蟹,捉迷藏,游泳等等,不知道日子多么快乐,可一眨眼大家已经这么大了。

何况,最近的日子缓熙过的真憋屈,没有人理解她,她为自己的婚姻而挣扎。

所以见到昔日的表弟,就像多了个战斗伙伴,自然开心死,就不顾一切的抱紧了表弟,可谁知这表弟下体竟然有反应,顶着自己的小腹,表姐岂会不知道?

她一把推开了杨羽,狠很的瞪了他一眼。

表姐刚才说什么嫁人,是怎么回事?杨羽急忙转移话题,对自己的亲表姐都这般无礼,耍流氓,杨羽岂是恬不知耻之人?

别提了,我爸非要我嫁给隔壁村的傻二狗,我才不要呢,又丑又傻。表姐撅着嘴巴满是一肚子火,狠狠得坐到了床上。

现在婚姻自由,表姐要是不喜欢,没人会逼你的,我支持表姐。杨羽终究受过高等教育,现在也不是旧社会了,哪还有婚姻不自由的,杨羽当然是崇尚恋爱自由。

听表弟这么一说,媛熙更加有了勇气,对这表弟更是好感了,何况眼前的表弟早已经不是当年的小胖墩,而是个大帅哥了。

这话是你说的,你要帮表姐搞定这事,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表姐抿嘴一笑,跟着表弟聊了两句话,心情就好了很多。

那要看表姐给什么好处了哦。杨羽故意逗她。

好拉,到时表姐什么都给你!媛熙当是玩笑,顺着表弟的意。

哈哈,真的什么都给我!杨羽故意一脸邪笑,翘了翘眉头,不怀好意的样子,是个人都知道,这句话是话中话,代表什么意思。

哎呦,脑袋里装了什么龌蹉的事呢,好了,下楼吃饭吧。说着牵起杨羽的手就往楼下拉,杨羽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姨夫摆着个脸已经在饭桌前,像是全家人欠了他几百万似的,见到媛熙下来,开口就骂:你不嫁也得给老子嫁,那傻狗子有什么不好,他爹可是隔壁村的大富人家,嫁到他家,吃香的喝辣的,有什么不好?

他是傻子啊,我又不喜欢他!我不嫁!熙媛一屁股坐在板凳上,委屈,气愤都表现在脸上。

彩礼都收了,钱都已经拿去买鱼苗了,下个月傻狗子他爹就要来。姨夫一拍桌上,唾骂横飞。

杨羽本想插嘴,可看到姨夫那副凶样,心中的话又活活给憋了回去,表姐狠狠瞪了杨羽一眼。

要嫁你自己嫁去。缓熙顶了回去,起身,饭也不吃,直接又上了楼。

你你女大不中留,翅膀硬了是吧!姨夫气得气都喘不过来,脸憋得通红。

这顿饭吃的很安静,三妹一直低着头,话也不说,只管吃饭,也不知道长大后自己的命运是否很姐姐一样。小姨说了姨夫几句,上楼又喊表姐,可表姐一个人关在房间里,怎么也不肯下来吃饭。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看来不假。

都让外孙见笑了,他爹就是这样暴脾气。小姨看了杨羽一眼,笑着说到。杨羽刚想看口说我们都是自家人,没事。可谁知姨夫问道:你以后住哪?学校有安排吗?

当然住我们家了哦,那破学校哪里能住人?再说了,吃饭怎么办?瞧你这话说的。小姨当场给反驳了回去。

又多了张白吃的嘴!姨夫见杨羽的到来没有丝毫的欢迎,反而是冷眼相看,这让杨羽泼为尴尬,心想看来小姨家也非长留之地,一时半会又不能调走,看来想长久混下去,还得靠自己。

你怎么说话呢,他是我姐姐的孩子!小姨骂了姨夫一句,转头微笑得对杨羽说:别往心里去,他就这样。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