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村庄记忆之三:大坑淹死过不少人

安平大小事 2020-03-25 10:20:45

     俺们这咳敢大坑叫大轻,只有敢大队南面的这个原来村里计划养鱼的轻儿叫坑塘。
俺们村有四个坑,东西南北各一个。
     村东的大坑是比较圆,东西和南北距离差不多,大约两三亩地的样子;村西的这一个坑,东西长200米多,南北仅有十几米,两边种了很多柳树;村北的这一个就小的多了,一亩地不到吧;村南的这一个可不小,应该有五六亩地规模,这里紧挨着大队,七十年代,村书记雄心勃勃,挖坑打算养鱼,计划建成大邱庄第二呢!
     因为我们家在东头,相比于其他,对村东的这个大坑是记忆犹新。

因为有坑,小时候的雨水下的勤,常常是坑满壕平,那个时候,男孩子基本上个个是会打扑腾的。
记得我六七岁的时候,就常常在坑边最浅的地方,双手拄着坑泥,两脚砸水,啪啪啪的溅起很多水花,坑里到处是人,人们嘁嘁喳喳的真热闹。

有的站在坑边的柳树上,两个手指堵住鼻孔,猛地一跃,噗通一声就到了水里,像泥鳅一样不见了;有的嘴里喊着:“酥瓜,菜瓜,大驴几吧·····”然后就猛地沉进了坑水里去,从坑东一直扎猛到坑西·····
这个时候,我们队的金涛拖着我往坑里游去,由于我不会游泳,所以心里害怕极了,你越害怕,他越往里拖,我一下子呛了好几口水,他一边拖,一边叽叽嘎嘎的笑着,好像就是看你的糗样,我奋力挣扎着,说着好话,他才把你弄到坑边去。

其实,只要敢于下水,游泳是很快学会的,不到两天的功夫,我就敢离开坑底浮在水面了,最简单的就是狗刨,双手往后拨水,两脚往后蹬水,身子就像鱼一样前行,我还学会了在水里站立,当然,手和脚是要不停的拍水的,还有扎猛子,憋着一口气,猛地钻进水里前行,也就是十几秒钟,有十几米远,就得赶紧上水面来喘气。有时候还可以猛地下到坑底,摸一把青泥上来。
最舒服的还是仰水,我们叫酿趴趴,就是浮在水面上,脑袋向上,眼望天空,那可是极其舒服的事情。
有了大坑,坑里有水,整个的热天,我们一帮孩子们就泡在水里,大人们干活回来也下水洗澡解乏。
鸭鹅也来凫水,牛羊驴马也来饮水,人欢马叫,鸭子嘎嘎嘎,鹅喔喔喔,真是快乐极了。

冬天的时候,坑水结了厚厚的冰,孩子们就站在上面滑动,有时候,还凿开一块冰,弄回去埋到土里去等到第二年热天来吃,有时候凿冰取水,村里做豆腐的人家很多,据说用坑水做出来的豆腐细发好吃。
春天的时候,我们这里常常大旱,人们就常常拉坑水来栽秧种苗。

其实,有水的地方,往往就有人被淹死,村东的大坑,我小时候就听说,有两个小媳妇,晚上去洗澡【白天男人们洗】,一下子就沉没了,据前邻大伯说,他也参与营救了,摸着的时候,两个人还拉着手呢!
我知道的是有一年夏天,赵县的一群年轻人来村里炸麻糖【油条】,其中的一个小伙子看到人们在坑里打扑腾,明知道自己不会水,偏偏要跃跃一试,一下子就沉到水底下去了。
那个时候,是九几年吧,人们的思想被金钱腐蚀了,很多人不愿意下去捞。
后来总算捞了上来,我路过坑边的时候,看到那个人身上盖着一领破席,我急匆匆的过去只偷看了一眼。
很长一段时间,路过坑边,我总是有些头皮发麻的。

人们还在大坑里放养过鱼,但是,由于是任其生长,因此,只是过节的时候,放鱼苗的几家分了十几条鱼而已。
以后不知道为什么,雨下的越来越少,大坑常常是半坑水,有的年头就是干坑。

靠天收的几年,由于干旱无雨,许多迷信的人,便找来村里12个属龙的小闺女,拿着笤帚扫坑边,一边扫一边说:十二个梅女【应该是龙女吧?】来扫坑,扫的大雨纷纷下,扫的小雨灌满坑。
但是,老天爷才不管你旱涝,直到后来组组到了水井,有了水浇地,人们就不依赖大坑了。

但是,大坑自然有存在的道理,下雨的时候,家家户户院子里房上的水,就汇成溪流从过道里流到大坑里去。
然而,后来的村干部是不管这些的,他们把村里能卖的地都放完之后,就打起了这些大坑的主意。
由于有儿子的人家急着盖房,就不管坑不坑的,有的深三四米也不顾,现在有挖掘机,有翻斗车,只要找到了土,多大的坑也能填满。
没有两年的时间,村里的四个大坑都放成了宅基地。
填坑是快的,盖房也是快的,现在村里已经没有大坑了。
只有下雨的时候,人们房子上院子里的积水,有的往地里灌,有的往沟里流,四处八糟的,再也没有人管理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