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人人都爱小龙虾,为什么我不爱|饭醉党

老朱煮酒 2021-04-03 16:43:56


吃小龙虾,现在是大江南北的时尚。但我却对之一直抱敬而远之的态度。

友人问我,何以如此?我回答说,小时候生活的阴影所致。阴影是我小时候对小龙虾的生活习性的了解有关。

江南故乡,我小时候也有小龙虾,不过不像今天似的,遍地都是小龙虾。

关于小时候的小龙虾,我的记忆是,大多生活在阴沟和小水沟里。

阴沟是旧时民宅里把排水的水沟,大多会在在水沟上面铺上青石砖块,排出的是生活废水。小时候,这样的沟里,大抵会有几只小龙虾。

在田边上的杂草丛生的水渠的小辅渠里,通常也会生活着几只小龙虾。

不过,无论是阴沟里还是小辅渠里,一条沟里大概都没几只龙虾。这些龙虾自哪儿来的,无人知道。

生活在这些沟渠里的小龙虾,背上颜色大多暗红,显着一种不洁。其实这种感觉更多是一种心理作用——长辈告诉我们,这些小龙虾生活在脏水里,好吃腐物污泥,脏得很。

当然,长辈说的也是事实。好吃腐物污泥的鱼也不少,但只有小龙虾,在我们小时候是不吃的。无他,就是觉得脏。

其实小辅渠里的水是灌溉用水,水质跟阴沟里的水是完全不同的,这里边的小龙虾也受阴沟里小龙虾的牵累,负上了不洁之物之名。尽管这些小辅渠里小鱼泥鳅黄鳝螃蟹虾我们都吃,却唯独不碰小龙虾。对小龙虾的感觉,有点类似火赤练蛇,都有一种难以摆脱的心理上的不洁。

小时候去小辅渠捉小鱼螃蟹钓黄鳝,总会弄到一两只小龙虾。它们在辅渠田埂上掘穴为居,食草根腐物为生。我们弄到以后,总是拿在手上玩弄,直至搞死扔掉。

因为小龙虾喜欢挖洞,容易引起灌溉用水的流失,农民是比较烦它的。不过,我印象里,那个时候农田里少有小龙虾,阴沟和辅渠里的龙虾,数量都不多。

当长辈们告诫我们小龙虾长在阴沟里,是不洁之物时,当我们在田埂上玩弄捉到的小龙虾的时候,绝对没有想到,它后来竟然登堂入室,风靡大江南北,成为许多人嗜好的美味。

1991年,故乡遭遇特大雨涝,到处成了汪洋泽国。雨涝之后,那些养鱼人家的鱼,尤其是湖边养鱼专业户所养之鱼,几乎跑光了,真是欲哭无泪。最后起网,几乎网网鱼空,但却是一网网活蹦乱跳的小龙虾!

养殖户放养的是鱼苗,雨涝之后,收获的却是一网网小龙虾,这么多小龙虾哪来的,这种奇怪的事,竟然没人解释清楚。

欲哭无泪的渔民,只好把小龙虾送到集镇上售卖,试图多少挽回一些损失。不过彼时故乡被对小龙虾的传统认知所影响,还没有食用小龙虾的习惯,所以小龙虾的价格便宜之极。

谁是第一个吃小龙虾的,无从可考,但故乡乡下,大致认为最早买小龙虾食用的,是本地的老师。在乡下,他们大多扮演了敢为天下先的角色,一来他们有文化,容易摆脱乡下人的无知,二来他们是受薪阶层,有余钱。

渐渐的,吃小龙虾的人开始多了起来,小龙虾的价格也渐渐上来了,故乡也有人开始养殖小龙虾了。

我在南风窗工作时,到南京公干,故乡在南京发达的老兄请我吃饭时,点了份小龙虾,说苏北流行吃小龙虾,我才知道小龙虾已经登堂入室了。

及后北京夜宵一条街的簋街,也从杂七杂八的食物,变成了麻小(麻辣小龙虾)当道,小龙虾遂名扬天下。

2010年,我执掌中国周刊时,苏北的盱眙以小龙虾产业闻名,我的同事去盱眙采访,最后做了篇《盱眙虾事》,也让我对小龙虾有了更多的了解。

此前网上盛传,小龙虾是来自所谓日本的阴谋,但我素来对这种阴谋论不感兴趣。小龙虾确实来自日本,日本的小龙虾来自美洲,这是小龙虾的传输路线图。但与阴谋论无关。

不过,我至今仍然很少吃小龙虾,虽然产业化养殖的小龙虾干净质量保障,不像阴沟里的小龙虾有重金属污染,但纵是美味,我也甚少碰。无他,除了怕麻烦,主要还是小时候的心理阴影。


游侠索罗:星球大战外传

主演:阿尔登·埃伦瑞奇 / 艾米莉亚·克拉克 / 唐纳德·格洛沃

猫眼电影演出 广告
购买


(作者系网易新闻 网易号 “各有态度”签约作者)



关于老朱煮酒






朱学东

喜欢就好

赞赏

 人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喜欢就好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