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水族习俗】 水族狩猎

荔波县水学会 2020-09-23 15:15:44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作者

潘锦富

潘宠宪









水族-

狩猎-


SHOULIE


水族先民有较长的渔猎历史,至

至今在水族社会

依然流传着。



  水族人民

 养鱼和捕鱼


       鱼在水族生活中占据重要的地位。日常饮食中,水族特别喜欢吃鱼。有客自远方来,从河里或自家鱼塘捉来一两条鱼,现剖现吃,被认为对客人是最隆重、最体面的款待。在丧葬、祭祀、敬神驱鬼等仪式中,更是离不开鱼。由于这样的意识,水族人民格外重视养鱼和捕鱼。

       水族有养鱼的传统习惯,很多人家都挖有家庭小鱼塘,养着准备为老人百年后办丧事所需的“养老鱼”。同时,还习惯在稻田中放养鱼苗,俗称田鱼。




放养的鱼以鲤鱼为主。因鲤鱼适应性较强,采食广泛,生长快,产量高,池塘和稻田都适宜放养。每到秋季收割稻谷开水捉鱼,将一部分留作食用及拿到市场上出售增加经济收入;将一部分种鱼放进自家的小鱼塘越冬放养起来。待到来年春耕后,各家先将一块稻田耙平蓄水数日,把鱼塘中越冬的种鱼移放田中。在春暖花开的季节里,种鱼便交配产卵,孵出鱼秧。待鱼秧稍大,再捞出分别放养于其他己栽上秧苗的稻田。没有小鱼塘自己育鱼秧的人家,则到市上或到有鱼塘的人家购买鱼秧。因此,栽秧季节,水族地区集市上鱼秧交易也颇为兴旺。水族地区不能培育草鱼秧。因此,需要养草鱼的人家只能到外地买鱼秧,或等人家拿草鱼秧来销售,才买来放养。草鱼只能在幼鱼期养于稻田中,稍大一点就要移放水较深的鱼塘,否则不能存活。草鱼食量大,成长快,经五六年喂养的草鱼重量可达一二十斤。水族各村寨水源条件不同,有的有大塘能放养草鱼,有的不能,所以草鱼喂养不算普遍。因此,价值也比较贵。物以稀为贵,端节、额节祭祖,能以草鱼为供品认为格外体面和隆重。因而很多人家一到端节、“额”节千方百计买上条把草鱼祭祖。除鲤鱼、草鱼外,水族还喂养鲢鱼和鲫鱼。近几年,又从外地引进一些优良鱼种,如丰鲤、丘鲤、荷包鲤等。

水族世代依山傍水而居,又特别爱吃鱼虾。因此,捕鱼是一种普遍的习惯。住在河沟边的水族习惯于用自己编织的拦河网、刮网和罩网等鱼具捕鱼。过去,鱼网多用野生葛麻或构皮麻加工成线,以桐油渍或以鸡蛋清浆后晒干用以织网。现在渔网均用尼龙线编织。不论是用什么线编织的渔网,都用锡或铅浇铸而成的小圆柱作网脚,使网脚沉重,撒网时可快速坠于水底。网捕常见为撒网,渔夫用一叶小舟逡巡于河面上,不时地向河里撒下渔网,被围在网内的鱼无法逃脱便挂上了网。有的用两舖拦河网将河拦腰隔出一段,使被隔出水域中的鱼儿无法脱逃。刮网捕鱼是由两个人分别在河两岸拉住渔网,顺河拉着走,鱼儿便会落入罗网。 

在小河溪沟捕鱼,主要渔具有泡网、鱼叉、倒须笼、排钓、懒钓等。泡网是一种双层渔网,内层网眼稀,外层网眼密。夜间将网泡在沟溪静水处,鱼儿游过,不知不觉由内网游到外网,因网眼变密,鱼儿头部嵌入网眼,一挣扎,两鳃即被网线卡住,再也无法溜走。抬网即扳罾,是用竹竿做支架的方形渔网。一般在春、夏季雨后河水暴涨而浑浊时,将扳罾放入水中,网心撒放一些香饵,鱼儿游过被香饵诱入网中。此时将网突然扳起(在河边事先立有支架),鱼儿来不及逃避,便被扳罾抬出水面,乖乖就擒。鱼叉乃竹柄铁叉,叉口四寸见方,有四齿,多用于秋冬两季捕鱼。此时,沟溪水小而清澈,一些小鱼梄于水中枯枝烂叶丛中或岩洞边,渔人悄悄涉入溪中,看准鱼儿躲藏之处,快速而准确地一叉,鱼儿便叉住了。倒须笼以竹编成,形同桶,笼口呈喇叭状,笼尾收拢。进口向内由有竹签倒须围成的“篱笆”。安笼时尾部出口处用绳索捆扎。安倒须笼一般安于水口或靠岸河边。夏至前鱼儿逆水流而上,安倒须笼口要顺水流方向;夏至后鱼儿顺水而下,安倒须笼口要逆水流方向。安好倒须笼后,渔人便下河从笼口前方用石头砸、竹竿撵鱼,鱼儿受惊窜逃冲进须笼肚内。由于进口处有倒须挡住,笼尾端又己扎紧,鱼儿无法出来。到时候提起鱼笼上河岸边解开捆扎笼尾绳子,就可将捕获的鱼儿倒出来装进鱼篓。排钩、懒钩就是在一根鱼线上每距离七寸左右拴上一排钩,穿上鱼饵,将其放于水中,鱼线一头拴在河岸上,人不必守候,任由鱼儿自己上钩。过一两天才去把鱼线拉上来,往往能提上一长串鱼儿。水族垂钓多是老年人或小孩所好。水族喜欢垂钓,并还总结了一套钓鱼经验。夏、秋两季天热水暖,鱼虾生长旺盛,活动频繁,食量猛增,是垂钓的最佳季节。每年春后第一场大雨,河水暴涨,久居洞穴过冬的年拐(角鱼)便纷纷出洞觅食,垂钓者行装下钩。又馋又饿的角鱼遇见鱼饵,不顾一切地猛扑吞食。此时,垂钓者把鱼竿一提,便被勾上逮住,令人欣喜若狂。水塘里钓鱼,以雨后初晴的傍晚最妙。每当山雨欲来之时,气候闷热,鱼儿难受,易觅食吃钓。雨过天晴,塘里水质清新,这时鱼儿欢快雀跃,吃欲心切,也容易上钩。此刻垂钓收获可喜。网篼捞鱼虾是用麻绳编织而成的网眼如米粒大小的网篼,用一弯木条固定成瓢形状,主要用于涨水季节在河湾浅水地带的水草丛中捞鱼。除捞鱼之外,水族人家多利用这种网篼在夏秋之季,于河道之中、小溪之旁以及开沟放水后稻田边捞虾子,捞虾活动多是妇女进行。

水族捕鱼手段除了网捕外,还有不少专饲养鸬鹚(俗称水老鸹)和水獭用以捕鱼。用水老鸹捕鱼时,要用细绳将其脖颈套住。这样,水老鸹叼住鱼时无法咽下,只好游到船边交给主人。水老鸹捕捉的鱼一般不大,有时两只水老鸹会合作叼捉一条大鱼。而水獭则能捕捉体形较大的鱼,但用水獭捕捉鱼比较少见。


在水族地区,狩猎是经济的一种微小补充或是农闲时期的一种娱乐消遣活动。这种娱乐消遣活动在“文革”前多见,如今国家明令禁止捕杀野生动物以后,基本上没有这种活动了。

过去水族的狩猎活动只在农闲时期进行,狩猎所获只是供尝鲜和改善生活所用,并不作为谋生手段。很多水族男子酷爱打猎,猎枪经常不离身,那仅是一种娱乐和消遣而已。其原因主要是农业经济迅速发展,农业收成取代了收获很不稳定的狩猎。另一方面,人类社会不断发,挤占了鸟兽生存的空间,加上人类过去的大肆捕杀,使野生动物数量锐减,绝大部份地区的人类己不可能靠狩猎为生。


水族狩猎可分为集体狩猎与个人狩猎两种形式。集体狩猎俗称“撵山”,这种活动多在秋冬季进行。村寨中一伙爱好打猎的猎手邀约在一起,扛着火枪,带上猎狗,到深山老林中寻找野兽。一旦发现野猪、野山羊、狗熊等的踪迹,便由有经验的猎手分析野兽的来去路线,并安排大家分头把守各处路口,然后由一部分人带着猎狗去撵野兽。野兽听到人吼狗吠,就会惊慌逃窜,一旦逃至射手伏击之处,就可能被击毙捕获。打得猎物,就依照古老的习俗,将头割下给首先击中猎物的猎手,剩余的按人与猎狗数量均分。即使临时参与搭帮的人也同样得到一份。这种“上山打猎,见者有份”的狩猎习俗,至今仍是狩猎活动的行为准则。


个人打猎主要是打野鸡。水族地区山坡多,在草丛灌木中,常有野鸡高亢鸣叫。野鸡毛色美丽,肉香味美,是猎手们最爱捕猎的野味。但野鸡机灵,动作敏捷,稍有点动静,便展翅飞逸。因此,打野鸡就更充满乐趣。打野鸡多是猎手的个人行动,也有两三人相约为伴。打野鸡要有极大耐心,先要侦察野鸡出没的规律,找到它栖息之地。野鸡一般喜欢在黎明时 分鸣叫,猎手往往在半夜就得摸到野鸡藏身地附近埋伏起来,野鸡毛色与周围景色十分相似,如果它不叫不飞,就是走到它跟前,也不一定发现它。因此,只有埋伏待晓,趁野鸡黎明欢叫时,循声悄悄接近它。打野鸡的火药枪塞的是铁砂,打出去可形成一团弹雨,以便增大命中率;而打较大野兽时,则要使用起弹头(俗称“独码”),以便增强杀伤力。有的猎手喜欢打“飞鸡”,即带着猎狗撵出野鸡,趁野鸡刚起飞速度还不算快时举枪就射。这种打法,要眼明手快,枪法准确。这也是显示枪法、反应机敏的一种手段。

此外,水族地区还有用套绳、铁夹等方法捕捉猎物。一旦捕获猎物,总要邀上亲朋好友,共享美味佳肴,让大家分享狩猎的乐趣,很少有人将猎物上市。


往期精彩回顾

【水族文字保护的先行者——姚炳烈】

【回顾历史】近百年反官吏苛捐杂碎记


文章来源“荔波县水家学会资料”,有删改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潘宠宪  潘锦富

编辑:韦礼芳

审核人:潘永会、罗遵吉

投稿邮箱:liboxianszxh@163.com

运营单位:荔波大学生民族文化俱乐部




-长按关注二维码关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