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卖鱼

漫品时光 2019-07-06 20:12:10


这两天,很火的一篇文章《卖米》,早已消逝的年轻生命,留下的一篇让人催泪的文章,让人读出了生活的艰辛,活着的不易。那早逝的生命,更是让人无限唏嘘。还没有好好感受生活的美好,就没了。若有天堂,希望作者能在那里好好感受生活之美。

看过了这篇文章,虽然没有潸然泪下,但是也勾起了自己童年时颇有几分类似的经历,那时小小的我,也随着母亲到粮站交过公粮,卖过小麦、卖过米,也曾经到市场上卖过鱼,儿时的记忆,犹在眼前,只是少了分《卖米》一文中写出的那种艰辛之感。更多的是,作为一个孩童对生活的几分好奇。恰今日并无紧急事,也写一写童年时卖鱼的往事,聊以回味。



话说,这卖鱼往事,要把时钟拨回到上世纪90年代初,也就是我十来岁的时候。怎么感觉,这时钟一拨,这么有历史感呢。曝露年龄,多少感觉有点沉重。

那个时候的我,各自好矮的说,也不过1米5几,虽然上了初中,也还是个半大孩子,在村里还可以撒了欢的玩耍的年龄,当然也少不了一群比我小的小伙伴的。农村生活,那时单调而快乐。在那个还没有网络的时代,小孩子随便在田野里跑跑、河沟里抓鱼摸虾、弹个弹珠、玩个泥巴、忽个烟盒、在麦垛里躲个猫猫等原始又简单的游戏都可以玩的不亦乐乎。那自然农忙后,跟着大人坐在用麻袋装满粮食的拖拉机上去粮所交公粮,或者去市场卖个东西,那感觉就更是有趣了。这样的机会岂可错过,必须跟着。

当时,在自家门口就有一个鱼塘,方方正正,大约长宽各有个20来米的样子。鱼塘在出生后到有记忆的很小时候,应该还只有野生鱼,周围也只有几户老住户,后来随着外来人口的迁入,鱼塘的周围也都建起了房子,原来一片经常在里玩耍的小树林也都建的一点空隙都没有了。现在想想,还甚是怀念那片夏天雨后的傍晚可以摸“知了猴”,秋天可以摘那颗核桃树的果实,冬天可以在里面打雪仗的那片小树林。

且每每去奶奶家,总要穿过那片不大的小树林,晚上时还总是担心有鬼出没。现在想来,真是也只有小孩才能感受得到的那种情愫。往事之种种,一下子又全都浮在心间了。只是,那片小树林早已不再,甚至连整个村庄也已经不在了。

再说后来,随着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深入进行,这片鱼塘就被我家包了下来,再后来,我一个大姨家也入伙了。这样,就成了两家共同“经营”这片鱼塘了。经营二字打引号,是因为这鱼塘,几乎无利可图,似乎也只是每年放点鱼苗,然后就是待鱼稍微长大点,就是被村里的小孩各种“偷钓”,被父亲的好友和我的同学各种邀请来钓鱼。最后,真是到了集中捕鱼的时候,所剩也是无几了。

捕鱼也是看心情,哪天想吃鱼了,或许会整个充气的大卡车的轮胎,下水布上网抓一点就好。真是需要涸泽而渔的时候,一般会在春节前,弄来几台水泵,用电或者用拖拉机的发动机作动力,抽上一天一夜的水,把水排到村庄的灌溉的沟渠,待水抽干了,就可以各种家伙事齐上阵进去逮鱼了。还记得,那淤泥的颜色,真黑啊,一脚踏进去就陷很深。我也只能找点浅一点的地方,去顺手那网捞几条,主要的任务还是留给叔伯、哥哥们去干。待大干一番后,鱼多或少、大或小,由于喂养的不专业、还有“偷钓偷捕”,就很难说了。然后,把鱼自家留一些,帮忙的父老乡亲分一些,村里再卖一点,如果还有剩下的,就可以到市场上去卖了。

恰巧,那年冬天,就剩下了一些鱼。记得好像以鲢鱼居多,也还有点鲤鱼和鲫鱼。还记得,鲢鱼里的白鲢长的很不出息,两年才长到了1斤半左右,鲤鱼也不大,只有点大头鲢还可以,能到2斤半左右。

具体有多少鱼拿去市场上卖我也记不清了。只记得,大姨的脚蹬三轮车还没有放满一车。就这样,把鱼分分类,装到白色尼龙口袋里。我就主动请缨要看鱼、卖鱼,然后就坐着大姨的三轮车一起去市场卖鱼了。小小男子汉的感觉,画面感有木有出来一点,家里人当然是欣然允了。

当时,心里是很嗨皮的说。只是到了市场,找到个卖鱼的摊位旁收拾停当,开卖才知道,我们的鱼太小,那是卖不上价的。去之前那兴高采烈的劲儿多少有点受打击。不过,我们的大头鲢很是受欢迎,不多大儿功夫,就宣告售罄,如果我没记错,当时好像卖到了2.5元一斤。只是那剩下的瘦下的白鲢就几乎无人问津了。这大冷的天,老要抓鱼又不能戴手套,有点冷的说。最后,大姨决定还是低价处理得了,我表示赞同。我们就找了家个鱼贩子,最后以1.5元一斤的价格成交。

这不到一车的鱼,卖了一上午,具体收入了多少钱,我早已记不得了。只记得,当时,有顾客来问价格,然后决定要买时,心里的那股开心劲。然后我就是帮顾客挑鱼,当时有木有自卖自夸的吹嘘一下自家养的鱼那就忘了,估计那会儿还不会这个。至今还记得,大姨给人家用称称鱼时那副画面。

“称高高的,放心吧,都是自家东西,不挣你钱。”大姨的这句话这不直到现在还记得呢。我当然就是在旁边打打下手,算算账,收钱,十块八块的零钱装到兜里,然后再给顾客找钱。也是忙的不亦乐乎,小手冻得就是快要麻木,也似乎感觉不到冷。对一个小孩子来说,就是觉得这样挺好玩。

那天中午,我和大姨卖完鱼,收拾好东西,还清点了下半天的卖鱼所得,就又搭着大姨那破旧的红色小三轮回家了。半天,能有个几百块吗,记不得,真记不得了。反正我也就是回家可以拿一点作为“劳动报酬”。

这也是我有且仅有的一次卖鱼经历,可能印象才深刻。再后来,由于两家在鱼塘的“经营”方式上分歧太大,鱼塘从中间拉了一道墙,一分为二,各养各的了。再后来,记忆中似乎我家的鱼塘彻底成了散养了,好像也没有再抽水捕过鱼,自然也就不会再有机会和大姨一起去市场上卖鱼了。

只是有时候,夏天大雨来临时,就又会合二为一了。都是亲戚的,有时又哪有那么多的斤斤计较呢。

再后来,少小离家,读书、工作,地点换了又换,离家或远或近。这片鱼塘,慢慢的也不再养鱼了,就是一湾静静的水,回家时,可以在水边坐一会儿,用儿时最简易的方式钓一会儿鱼,只是再也没有钓过什么当年的“大鱼”了,剩下的就是点“小麦穗”,权当消遣吧。

这鱼塘,就这样,随着年代的变迁,在记忆中留下了很多很多的记忆。无论是雨季在水中邻里大人孩子在其中的嘻戏,还是各种方式的钓到鱼、捕到鱼时的快乐,还有这卖鱼的愉快记忆,也都驻留在了记忆中。

现在,随着城市社区的改造,原来的村庄在拆迁过的废墟之上,幢幢高楼拔地而起,曾经的父老乡亲每次回老家时也是难得一见了。只是,与这鱼塘有关的种种记忆,在随着年纪增长时,时不时怀念起那个小小童年,怀念起这个生于斯长于斯的小小村庄时,又会一股脑的跑出来,是那样的鲜活,那样的美好。

只是,随着年纪的增长,慢慢的发现,身边没有什么事不在变,及犹如这鱼塘的变迁一样。那么多曾经以为不会发生的事,也总是在身边发生,真的让人无限感概。

每个人的记忆中都有很多美好,现实中也总有很多的无奈。成长的代价和副产品的嘛,或许这也很正常。人又哪能一直活在长不大的童年呢。

只是,不管现实如何,还是要如小王子般,保持几分童真童趣,偶尔想想儿时的美好记忆,再燃起对现实生活饱满的热情,以更加包容的心去面对这世界给你的好与不好,或许才能活的洒脱一点。

一切之发生,皆是缘。

惜缘,惜你来到这世界的缘,惜你能活在这世界的缘,惜你在这世界上结的缘。

好好去活着吧。如此,而已。




(据说长按此码可以给我打赏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