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小李子:初见五卯酉

上海农场人 2019-05-14 14:27:21

第一次与五卯酉亲密接触是在35年前的5月1日。那天是法定的国假日,休息,所以印象特别深。


清晨,我们寝室的两位小队放水员在经过一夜的大田灌水后回宿舍小歇,只见两位室友打着赤脚,把裤管卷得高高地,两腿上星星斑斑地粘着泥浆,一手拖着大锹,另一手提着用袖笼套作口袋的几袋物品。进门后就焦急地寻找盆子等容器,等他们把袖笼管中物品都倒在盆子中,我们才看清都是滑溜乱窜的黄鳝。


他们兴奋地述说着昨夜的经历:第一次见到干涸的大田在被灌上水后,钻在泥土深层过冬的黄鳝和青蛙纷纷窜出泥土,黄鳝在水中翻滚,青蛙则跳上了尚未被水淹着的土块“呱呱”地叫着。


黄鳝由于刚被春水浇醒,动作还不灵活,被人用三个指头轻轻一夹给抓了回来。闻听此言,我们寝室的所有室友都兴奋地立即起床,简单地洗漱了一下,跟着两位放水员室友一起抓黄鳝去了。


两个多小时的战利品足够我们寝室成员改善一天的伙食了。大家分工负责,洗的洗,烧的烧。面对如此美食,大家第一次想到了要尝尝酒的滋味。我们询问了老队的战友,说出了村口的机耕路往南走,南边有一片看得到的防风林,那就是五卯酉河。


沿着五卯酉河西行到公路往南有一个叫四岔河的小镇,四岔河镇上有卖一种叫“皮夹烧”的酒(就是“五茄皮酒”,皮夹烧是当地土话)。我自告奋勇叫上另一位室友去买酒,两人各背上一个水壶,容器不够,我又提上一个暖水瓶上路了。


春天的五卯酉,阳光明媚,春风轻拂,路上野油菜杆上的花蕾,点点黄花缀在嫩绿色的草丛中,随风阵阵摇曳。路边的刺槐树枝上泛着点点嫩绿,赏心悦目。五卯酉防风林中不时传出阵阵布谷鸟的啼鸣,好一幅田园风光景色,使人愉悦,使人心醉。



五卯酉防风林边的排水渠中,透过清澈的渠水,几条尺半长的鲫鱼在水中悠闲地游着。见此情景,我俩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找了一个排水洞口上方容易站立的地方,蹲下身子,捋起双袖管,徒手抓起鱼来。双手慢慢地伸进水里,形成一个围圈,等鱼儿自己游进围圈,双手用力一抓,“呼啦”一声水响惊动了鱼儿,还没等手碰到鱼儿,鱼儿就都一个甩尾游进了排水管洞里了。


我们耐心地等着鱼儿再次游出来。当水面平静后,鱼儿又出来了,我们又再次伸手抓鱼。几经反复都徒劳无获,我俩只好悻悻地离开水渠,爬上大坝,钻进防风林里,沿着五卯酉河向西而行。


五卯酉防风林里,喜鹊在树梢之间“喳喳”地鸣啼着、跳跃着,前进路上不时有野鸽子飞在前面的林地上“咕咕”低唤着。我们小心地在林中穿梭着,可越走林越密,只能一边走一边拨着树枝前行,带刺的刺槐树枝在我俩的手上留下了一道道血痕印,我们方才觉醒,这不是路啊!


我们不得不钻出林子,重新找路。来到亲水河边,发现水边有一条被纤夫踩出来的小道被枯黄的茅草遮掩着,没走到脚下是根本发现不了的。我们终于找到了一条能走的小道,来到了公路,南向直奔四岔河镇。


这一次与五卯酉的亲密接触,让我初识了它。


博客评论~

老庄写的不错,作者应是海丰农场的知青,下明那时归海丰。2012-5-2  20:43

雨花石659 回复 老庄:正是,正是,鄙人出生在下明,所以对知青有一种情结,博文《晚霞》就是写在下和一个女知青的故事。(2012-5-2  21:46)

老庄 晩霞看了,不知还有这段经历。2012-5-2  23:44

雨花石659 回复 老庄:是呀,那知青阿姨我叫不出名字,只知道叫“大屁股”阿姨。(2012-5-3  07:57)

上海农场人我们对五卯酉的认识,小学里基本上在的南面靠黄海公路大桥附近,春天农忙假挑秧草会来到那里。中学里会到公路东面的安丰,高几届毕业哥哥姐姐的“知青队”。工作后到过时丰八队后面的五卯酉,1977年开春,我和小东家赶着一辆小牛车去买鱼苗……直到几十年后,我和船夫去他的故乡下明卫生所遗址,车子开错路,才第一次来到五卯酉河北的地方。2012-5-5  12:10

雨花石659 回复 上海农场人:我对五卯酉的印象最深的就是五卯酉桥,我们家当初住在下明3队,那是到四岔河去的必经之路,桥下的树林里都是坟墓,小时候经常听到哪里闹鬼的故事。(2012-5-5  16:11)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的二维码,就可以轻松加入“上海农场人”微信公众号,阅读收听农场人有趣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