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万全乡常溪村——偶遇一场美好

二贵 2020-09-08 14:27:44












昨日听小道消息说,余坊村有两三位公民到张都村去电鱼被抓了个现行。说者头头是道,故事形色俱全,想来确有其事。至于报警后警方处理的细节,说者也不甚明朗,但是提到了一点,警方处罚违法者买五百块钱的鱼苗放生到张都村的溪河里,确是言之凿凿。


听到此,难免哑然失笑,因为它触动了我曾经有过的相似教训,提起那教训还是打了自己的耳光的,虽不至于耳窝“嗡嗡”作响,想起来却难免愧之,要说不懂点保护野生动物法,只能是欺人耳目;也如余坊村的公民去张都村电鱼,如果说他们不知道电鱼是违法的,那他们一定是自甘认自己是孙子一样。明知故犯,挺而走险,皆因其思想上与心理上“侥幸”这两个字在作崇而已。


侥幸就如牛气哄哄的“老司机”,明知道酒驾醉驾是违法的,但是酒驴劲上来后,对于酒驾醉驾俨然不叫事,滚滚车流不可能这么“巧”会逮住他。我一同学岁数不小,但是体内荷尔蒙还分泌旺盛,去年在上海酒后肾上腺激素飙升醉驾关了三个月,三个月出来后,与其嬉笑间提及此事,当是一脸的尴尬。


只要是个人都难免犯错,但是大众拒绝接受一错再错,这是真理。罚五百元鱼苗放生,钱是小,但是放生过程若是被村民围观,于平时都标榜“谦谦君子”的违法者来说则有心理与脸面上的挣扎,挣扎方向正确了,就是一个教训,反之,则冥顽不化,下次也许会遭遇牢狱之灾。此事件也足于证实,在环境生态保护上,张都村民意识的觉醒与过往有了一个分明的界限了,虽不至于可喜可贺,但足以庆幸。


不知觉扯远了,好像忘记了写这期号的目的了。其实不然,今天去万全乡朋友家做客,午餐之后朋友问:去山沟钓鱼玩不。我则警惕的问道:钓鱼违法不?有人抓不?朋友看我一脸窘相,忙应道:不是电鱼与毒鱼,不在保护区内,只是去钓鱼闲情逸致一下不碍事了。许是教训在前,当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疼,保持警惕才能时刻牢记前车之鉴,后事之师。


常溪村,一条林间小桥卧横于溪流之上,新生的绿叶与杂草,慌乱的覆盖着早已枯朽的树叶。桥下清澈见底的溪水穿过树木浓阴遮笼的河道,发出畅快而悦耳的哗哗声。暮春,万物苏醒后,春潮的绿装饰着目之所及的所有山峦丘壑,而天空却进入婴儿期,指不定她哪时哭,哪时闹,又哪时咯咯的笑个不停。


穿过乱林,踩着随时会滑溜到谷底的,似有似无的一脚之宽的采蘑菇方走的杂道,终是抵达了河底。朋友自是朝前急找位儿自顾垂钓去了,面对着山重水复后突现的幽谷迷雾之境,我却一时懵在了岸边。


天哪!此生的眼帘第一次映入这么多大大小小的鹅卵石般的浅棕色石头呈现在河床上,由上及下,铺饰着这蒙蒙细雨、迷雾轻绕、流水清澈的山涧河道,石头在雨后显得更加润泽与圆滑,让人忍不住弯腰想要去触摸,仔细找着,竟发现有些拳头大小的石头如乒乓球般的圆润光滑,在此幽深的谷底能有如此众多的让人欢喜的石头呈静在这里,着实感觉讶异与欢喜。


不料,渐渐阴沉的天空洒下霏霏淫雨,谷中迷雾更加迷离起来,雨水杂乱的敲击着树叶,耳膜处渐渐被由远及近,由小到大的漱漱和声淹没。我却是没有带伞,只能困在一块凹进去的崖石中静心聆听这幽幽山涧中的天籁之音,置身于迷雾幽谷中,此情此景,早忘记了来此因何,独自静享大自然的宛若仙境的神秘之美,内心无比的宁静与惬意。

【泼墨山水下的常溪村】

【泼墨山水下的常溪村】

【泼墨山水下的万全乡】

【泼墨山水下的万全乡】


无疑,这里的生态环境保护得极好,若在曾经,也许这河中饱满而美丽的石头,早就成了谁家庭院的曲径小路亦或是装饰之墙,那若是有神似的石头,当是成了案几上文雅艺术的摆设品。而朋友高兴而来却遗憾的回了去,因为溪河一条鱼也没有赏赐与他,内心自是喃语着“见了鬼了,真是见了鬼了" 而我却是偶然而来,尽兴而归着,若有遗憾则是一下到河床,雨就莫名的越下越大不曾将息,困在崖凹处而无法去探究朋友说的:这里的风景一般,更好更绝的风景在河的上头!也罢,留点念想,来日再访吧。


应朋友邀约去时,看天色青灰,再加近日风雨摇曳不定,便没带上相机,却不曾想会际遇这幽谷仙境,更不曾想回万全乡时,恬静的青色之水,横跨的充满着厚重年代感的拱桥,淡色的依山民居,就那样静静的陪伴着远山缭绕的云雾,尽情的蒸腾着缠绵着天空之云。呆立桥上,思绪静痴,目视似画非画,似仙非仙般泼墨之景,快哉悠哉!而那河流与重山之水,极尽之小了自我化为了汽,汽缠绵着云,想必是去寻觅着天外之仙吧!


虽是偶遇一场,却是想好了蝉鸣深谷时约上三五好友,来此度些良日,消得酷暑,养神静心,拍得美片,让心得丰满,让灵魂有趣......,而一切的一切,皆因良好的生态孕育出底蕴无穷的美景,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