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地平线 | 你是否看到了寂静的山水

萤火虫智库 2020-09-15 16:36:32



林一木作品,授权《  萤火虫智库 · 地平线  》独家首发



        一份请柬  


哦,请你接纳一个人

对自己的吁请,请你原谅她


命运不朽的车轮翻转

满载而归的人们甚至,收获了深秋


此时,炉火自檐下升起

你正踏着故乡的飞雪归来


自告别的小径,你一定看见了自己

从一粒尘开始,到一颗行星


结束,现在,平凡的田野空空荡荡

它显出最初的本意——


一份贫穷女人的,珍贵的礼物

请接纳下吧,最卑微的,


世上的恳请

正从每个人的心中,发出一份请柬


2014.8.29



        我喜欢这世界衰败的部分  


与全部的世界比起来,我更喜悦

于它衰败的部分

站在曦光里,看光线

穿过深冬的原野,给白杨树枝涂上一层

静默的灰尘,

落叶腐朽,远处,针叶林戴着墨绿色的

陈旧的帽子

河水早已冰封


我不得不被这世界衰败的部分打动

它是一个孀居的妇人

一个,暮年的得道者,她的衰败

是一面衣襟

只是一面衣襟

在它虚弱的怀抱里,你的想法

只占据了一丁点——

你看到自己的无知而噤声

在黄昏,你会看到遍地衰落的黄金


这衰败是另一番生机,一个

灰色公式,

接近真理——

生命之书里,你看到所有河流与高山

是同一个宇宙

你看到它演算的内部

四季

不断变幻,成为,一个万花筒

太阳下,你听见孩子发出惊奇的尖叫


2015.1.19



        初冬,一封信  


一个写诗的人,不能看到鱼肚白,与上弦月

不知道青菜在深秋的,独特滋味


……当知晓这一切时,门外的雪下得更紧了

这是生命里唯一的使命——

领悟天地之间,一场紧促的剪影


你若落墨,就有雪片飞涌

更多时,它们只在冬天的山水上,

写意——

新生总是另外的形式


现在,是初冬

白米粥带来清早凛冽的香气

你立在窗前,看到了一个摇晃的字

一堆,幻化的雪和蝴蝶


2014.10.26·




        七味素草  


这冬日之酒

再不饮,就要见春了

每一根草带着故事,在这里汇集

带入冬的白气

让世界变得,这么小

现在,我们要一起走过最后一段旅程

把彼此交给对方,检验

各自的炎凉

当我抚摸桌上明亮的纸张,你的呼吸

就在悬垂的一锋

这不是你写下的字,它严肃,拘谨

叫我们悬崖勒马

是的,奔跑的途中我会将自己丢失

有时候我是故意的

有时候,我会厌倦

是这样的

每到夜深人静,我清晰地看见那寂静之域

我看见自己的心,渴望加入

我因此畏惧白日的倦眼

我是在给你写一封信吗?

目睹青春的嬉笑,将你变为一个

小老太太——

可是我们,还有机会目睹轻晃的时光

这一杯素草,经过寒冬

将苦涩变为绵甜,容易入口

当我们欢庆,唤来伙伴

举杯祝福

我们是不是就此能有一个良美的归宿


2014.12.14



        莲花生  


走一步,脚印里就生出一朵莲花

每朵莲花之间,都是注定的海路


每一个浪口……都有……光明

期待重生。浪海和自身碎为微尘


——化作,残损的诗篇

那些多余的诗歌,是此生的必然


是击碎了我的虚弱的沉重的时光!


莲花生,如同清晨太阳悲心的宣示

在曦光里,为每个人写下一首诗


2013.10



        山水之外  


喜山水,

山水之外喜悦冬的写意


见山是山,见水是水

在干净的阳光里,碰见时间和真理


备好雪的柴火。秉烛掩扉,

写……一首诗……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兮,雨雪霏霏”


2014.11.18



        你是否看到了寂静的山水  


冬天来了,写一首安静之诗吧。


去细致地看一棵树吧,

看它如何举起粗糙的手掌,

向你致意。

像母亲,向你招呼。

它贫苦而衰老的枝干,没有空间,

没有谜


你是否回想起夏天,连同它明亮的红色花朵

叶子,

一排排悬在枝头的荚果

你是否徘徊在雨后——

不想离开,

那里有一块潮湿的花瓣的地毯,

一幅画


现在,风停了,

你看到它留下了寂静的山水

它拄着锡杖

站在那里,像一个真正的修行人

遗忘了自己

啊,冬季就要走到深处了——


你是否已经看到天赐的美,并为之落泪,

为它而活,而写——


2014.11.18—19



        经行  


冬夜适合舒展

听自己这把骨头,在黑暗中,轻轻作响

适合围住,圈椅读经。

一遍遍摹写:深。深以为愧的深。


白日倦眼,壶口的薄冰

都有,独特的餮纹,它们绽放

花的内部

你从那儿,看到了,宇宙


冬夜适合致电远方的道友

骂就骂吧

骂完之后,心里是满满的怀想

冬夜还适合教训那个反复,沉溺于,

烦恼的人

这时你多渴望一场雪啊……


冬夜,适合拜访。

那些老和尚,他们脸上,都有一种

宿世的,霜的

表情——哦,悲悯的树!

座果于内堂


2014.11.16午。阳光普照,不退堂。



        露,或者一寸墨  


事实上,

写下的,字字都是午夜的晨曦之露

不是,一份礼物

一次微笑,充满日常与烟火


也不是你落在夜晚,纸上的墨

散发,紫藤的气味

像一竖古碑,

一个,寄寓山水的肉躯


现在,我说起的,

是眼下的生活,它不是贴在身上的膏药

也不是,经页

覆盖,生命的……暗疾


不管冬夜留下多么宽寂的时光

不管光,在身边

还是在大地深处,或者,它还会送来

深夜的积雪——


一段好心情,

一个轮回——就要,好好珍惜

除了这殷勤的意愿,我们亲手植下的

还有哪些,别的意义


2014.11.13.夜



        水浪  


如果不是每夜集聚的风暴,水不会一次次

无休止地,

冲上堤岸,仿佛我们,

只拥有一具肉身,无数梦境


当我说服自己

写下对生命的陈述,我就要将席卷的

水浪,一一交还

被它冲刷,到,一无所有……


或曾有星子移过,或曾

有松涛在群峰的晚祷中远唱

而夜鹘,正努力成为一种飞向天堂的鸟……

当我到来时,这一幕很快就谢了


现在,河水轻推沉浸的枯草

光再次照临

我看到自己内心的草木

轻轻摇动,高天之上,流云弥漫


2014.11.14—15



        相遇


河水涌动

仿佛碧波之下,有一位琴师

她舒缓的弦音

是一首挽歌与一支大提琴的相遇

 

风拂过河岸,浪不停息

新生,抛弃

命运之河不朽的乐章里

隐藏生命如寂的火焰


暗下来的天空,变得绯红

像飞雪回到洁白的故乡

那些献给生活的咏叹调,化作黄昏

寂静的诗行


血肉之躯也飞作泡沫

灵魂,飞越山脉,隐入星辰的苍穹

琴师消失了,寂静的河面上

空无一人

 

2013.5.7



        愿望  


当我厌倦了落日

终有一天,我会寻找到黎明

——是为了将它们

放弃

这是每一天,每一分钟,每一秒的事情——

人到中年,天色就越来越亮

暗青的云朵就要失去啦,当我说出

这最终的愿望

曼陀罗像第一次迸开了唇:它满满地含着一嘴黑籽

我想起夏天,它擎着水边紫色的花

现在,它站在冷空气中

像站在天涯


2014.12.10



        灰尘之歌  


沉默,安浮于每个籍籍无名的黄昏。


从柜头,书本,明亮的玻璃上

落下,虚耗的光阴

不是每日消失的时光,不会有一粒灰尘

愿意,开口歌唱——


当它怀着无欲之心,

来到你面前,你是否记起无数个忧郁的傍晚

曼陀罗,

站在天涯,清冷的水边


你是否看见一粒灰尘

一颗旋转的星球

越来越近

你是否看见它因内心翻滚的岩浆而

痛苦的表情;

你是否,看到,

一粒流泪的水晶,

一个,奇妙的世界?


你坐在黄昏,面无表情?

哦——

“妄想,无垢无净”,你的声音是,

虚弱的风声:

“没有一个人能真正拥有一粒灰尘,

一块黄金”


当人们抛来一个否弃的白眼

你看到消失的灰尘

正化为虹,

它诞生了光,无穷尽无始终


2015.3.11



        像行星一样生活  


一块石头,是一个紧握的拳头

 一只,受伤的憨鸟

曼陀罗的果实迸裂了,正吐出


黑色的药籽,那是……

时间,在暗处凝结,并最终掏空了

它的心思


深秋,一切发出耀眼又黯淡的光

你站在黄昏,感知

像麻醉师,寻找,病人的神经


它是一段反复的旅程 ,你必须稳住

不停走向死亡,与重生的

岩浆的心,像行星那样生活——


2014.9.14



        前奏  


对吗?

一个在此刻静谧的人,黑暗于她

是更适手的,光明的前奏


她研墨,将暮色一点点,

融入,日常之中……奥秘在此之后——落日融入大地的腹部


谁在此时书写黑暗的真理

谁就在清偿此生的债务


那白日消迹于无形的米粥,

清水,顺着叶子纤细的经络,连花朵,

也成为……躯壳


黑暗里变熟的种子,是一包墨汁

一次,落日的岩浆

一行拓在岩石上的诗


——黑暗的波浪最终将淹没它

成为,经典之作

或者,“波浪过去时我将仍在原地”


2014.11.12夜



        落日  


火车哐哐作响,轰轰驶向暮晚的黄昏


白炽灯下,一群天生的怪物双眼发麻

绿植阔大的叶子已撑到屋顶


那被反复计算的,如蚁的数字

正是窗外

错综生活的小小心跳,是它身上抽出的

银丝


此时落日依旧,闷声不响

一条寒水,越过艰难的楼宇,爬进

无数个俗世的窗户


变作,一抹明绿

一抹淡青,在竹叶里留下消失的剪影


2014.12.2



        眷纸  


当我叠起这一拢素笺

它如此沉重,一笔一划,你都用心

当虎狼之眼盯住它们

我暂时忘记了世俗之美——


又一次落日,我们在山之两侧

映见彼此的湖影

夕阳之玺拓下鲜红的泥

不要问我掩下的血红,眷纸


我坐在这里,不再开口

你亦不再开口。会不会有那么一天

我们牵手,在夏天的河边

欢笑而去


2014.12.14



        冬语  


深陷陌生之地,只为,

躲避——

堆积的尘埃漂浮,被黄昏照亮


初冬的山水墨迹斑斑,卧于

千里之外,

你古老的手艺在黄昏的光里反复回响


哦,白昼驰过,不再啜饮

一杯杯茶汤,如今

只喝清水,在收获的米袋里指认原乡


我无法说出的,你亦不能,说出口

树在高空发出无用之声

在无人之域扎下,黑暗的根


——不向过客学习。


来吧,你笑,像一枚树叶转身,消失

于无形

我站在原地,倾覆手中的空气


2014.11.17夜



        无意义的乐趣


春风料峭

对岸的树木静立,它们,

正在暗处泼墨


“领略,无意义的乐趣”

你在内心告诉自己,“诗歌最终不需要隐喻”


是一池春水,就该是眼前的样子吧

一块碧玉,

一匹绿缎子,

一个深藏水底,峥嵘的水藻的危险

一群鱼苗扭动的,

冰冷的快乐


春风劲吹,碧波不停荡漾

可是呵——

已不需要晴天了,你拍打着双手,

准备离开,

头顶的青云正在散去


一只白鹭赶来,双翅划破风

留下,寂静的弧线

如果它追着你

送一程,春风就必然温暖了


一群麻雀正在矮灌木丛中,享受

琐碎,平庸的幸福


2015.3.9



        太阳雨  



此时,雨,呼唤着你——

到野外去。太阳的口袋里遗落了玩具

一捧冰雹,一阵银亮的花瓣


河水拨响了大师沉默的乐章

它由灰色,变成碧玉,成为自由的天堂

白鹭展演着雨中的绝技


这里有大自然一扇,最完美的窗户

白色牵牛花,忍冬,缠绕着明亮的蛛丝

花姑姑们围成一圈


此时,你看着。不能借助任何外力,等待,神的降临

想起短促的时光,你就要努力记下这一切


看清了吗?命运有没有在日常的生活之外

埋下伏笔

当你想起一日之中,天空的铁云……那些,虚无的东西


在结局里,每一种花草,都是上帝神秘的仆从

它们每一个口袋里,都装有独特的果实


2014.9.1



        园丁女士  


她穿着蓝黑色的长裙子,像一只

辛苦的甲虫,整日

埋头花圃


或者她从一边,走到另一边

是热衷独自

穿梭在花丛里的旅行家


有时候,她只是转来转去

偶尔驻足,沉思

像是一个失去了什么的人


现在——时光又一次来临

非洲菊伸出苍老的手,点亮

风中的灯笼,曼陀罗吐露了秘密


整天,她蹲在花枝间

捡拾,花籽:两颗黑地雷,一包银针

一排,伞兵……来到她的花围裙


哦……白雾拉了两回——

冬天快要来了,风在花圃绘下

稀疏的影子


园丁坐在一日黑暗的树下

像一只猫,

她的双眸里,升起星子微弱的光


2014.9.3



        雁北飞  


每年,灰雁都从这里经过

排成一排,

像大海上的木桨


天空正铺展开蓝色的緞面

——全在这里了

它给你的,

是一个被时光用旧了的表情


它未吐一字,就消解了你深藏

内心的渴望——

你站在那儿,像个,无援的孩子

张口结舌


2014.8.29



        清宵  


沉迷的,都化作泠泠秋水

光阴像祖母,一切,如此短促!


现在,你站在远处,收获

告别的满月

那是你因无知,而遗漏的真理


曾经,你像北极熊一样,笨拙

被暴风雪

诱惑,度过炼金术士,风雨如晦的夜晚


精馏器,贱金属,火苗,

尖叫——艰难的星象……意味着,什么?


你差点被一名水手带走,那里

成群的海妖在歌唱……

只有医师……可以治愈!


现在,你的金树叶

适合,陈列——不会再惊醒了!

它睡在自己的光芒里


2014.8.30



        清凉之光  

 

我从窗上看到喇叭花

攀援,圆锥的柏树

整个夏天,它是一棵梦中的圣诞树


葡萄挂在架上,等待时间带来

紫色的浆果,落日

隐入苍松,晚霞散作金丝缕


下雨的时候,成群的黄叶啸叫着

飞过头顶

花园里,花朵像飞舞的灰蝶 ——


一篇未完成的诗稿

一页没有写完的信, “孤独的人,期待,一场雪


在温暖的清晨降临”

很多个时候,我都以为,窗外

有雪,很多时候,被它提醒

 

2013.9.12

2014.9.14



        天真  


飞蛾煽动软弱的双翅,冲向

灯火

一只蟋蟀

不停地,拉着生命的小提琴

黑蚁在一小丛花下,划动雨夜

疲惫的触须

……当你,被它们吸引

当你站在那里,置身其中

你在看,在听,在议论——

嘘!天真是因为热爱!

放弃危险,试图,

接近美 ——

整夜,天鹅都在黑暗的河流上舞蹈

煽起,奢华的光亮

一片光亮的灰烬

一支,灰烬之中的交响曲

……出于理想,天真的人失去了

触须,翅膀

戏谑,

还在于——

同样的理想会落空。

同样的理想会被他人唾弃。

你看到了卑微的……美的热爱

并知道如何,为之而活


2014.11.21夜



        无色  


蒿草落下褐色的种籽

当青霜息栖枝头

这时候,夕阳正在万物间投下

同样的日影


一切都到来了——

诚实的人都身负债务

他们排着队,手里,捏着账簿

他们既不忧郁

也不欢悦


时光的囚徒——

它赐予你的是一座监狱

一处,天堂

是时候了,我想你应该面对我

为它们赋予意义


我想你该是抚平了创伤——

竹篮旧了,而井水不会

绳磨断了,而石头不会


2014.8.27



        清凉  


寒流如约而至

冷,要穿透手指,骨头


坐在屋里,像漂流在一条冰凉的河上

时光开始变得淡薄


广场敲响相同的钟声——

不可慨叹,慨叹会带来悔恨之心


钟声敲响,冻霜落满屋顶

你感到沁凉,那里,红光焰焰


为这个瞬间,我们在不同的地方

等待着类似的时光


这么坐着的时候,我们会以为

世界将我们遗忘了


2014.12.14



         我们  


我还是想说说——


我见过的那些深情的人,他们善良

像驯鹿

在清晨,睁着它们无辜的,湿漉漉的大眼睛


他们在路上,三三两两

逡巡,奔波,像冬天

含着隐忍

我也见过那些比我更忘恩负义的人


他们一起,组成了我们的世界


每一天,我们都在告别——

向他们微笑

与他们,拥抱,充满深冬的希望与安慰


2014.12.2



        窗口  


一个安静的早晨

大地铺展在深秋寥阔的薄雾之中

一个人,在上面走来走去

像一扇洞开的黑色窗口,他坐在

窗前,写诗

不时扭头看看,窗外,哦——

可爱的空旷之地


2014.12.15



        镜子  


我看见你,站在

屋门口,陷入孤独

阳光透过树枝,在你的脚边


投下

一小片光斑——

它像一面镜子,从清晨到黄昏

它从你身边走过,什么

也没拿走

什么也没留下



        头奖  


我得承认,我中了老天的头奖

春风苏醒万物——我的母亲,在病蹋

她拖着伤痛的腿,像一头

年迈的,受伤的猎物——


生活最终逮住了她

可幸,她还可以将一朵花

珍藏在衣襟下……

是这样的,当一些人抛弃你的时候


另一些人正真诚地,为你担忧——

像春天的种籽

一个轮回,一页,深省的经卷

这也是老天赐予的褒奖


2014.3.15



        初心不改的人  


最终,我明白

自己是在和时间作对

这些年,

我们决斗,哭泣,在深夜对饮,

互相祝福

剑锋终于磨平了

它们变作,年年生长的青苔

埋在我心中

那里有一抹时光,一阵记忆的雨

而窗外,堆云依旧在清晨

闪现,

宁静的面容,多么动人啊

世界,每一天都年轻

如那些初心不改的人


2014.8.26



        摄影家  


他有猫一样的眼神,貍一样

柔软的身躯

他如此活跃,从角落,

跃到台前,

此时,飞檐正吐出一排装饰的云扣


闪光灯是最亮的装饰

瞬间,曝光了他的孤独——

退进阴影,舔着,

猫的爪子

等待下一个,捕捉的机会


或许同时,

初积的夜雪正拂过书卷

是说,日常以外

才有,寻常意义,像液体不休的沸腾

而我们,只想拿到那一小块,

结晶


只有底片,才能成像

他必须借助躯体,才能表达——

有时候,这样融入

周围的世界,并不为人懂


好像飞鸟,在人群里,

收拢双翅

……和一生比起来

天空成为一枚小小的,玻璃弹珠


唉!黄褐色的柴垛正在空气中

发酵,

世上已没有秘密


一阵秋日雷鸣的沉吟

一尾,飞鱼的明翅,一只醉意

昏沉的眼

哦,重要的,是摁下快门

——寒冷冬日的傍晚快要降临了呀


2014.8.28



        再次来看你的演奏  


霓裳飞散,深水暗青

也阻挡不了熟透的思念

鸟鸣自初春始,持续,整个夏天


它们在水丛安家,谨慎的叫声

像一个谦卑的人

来这里,完成短暂一生里重要的事情


今日遍地雏菊金黄,落满秋天

衰枯的慈爱

你站在那里,看到美的,最终呈现


你是否回想起无数个清晨与黄昏

乐章翻卷,不停鼓荡你的心

天空也洒满飞鸟的悲鸣——


现在,黄昏在水面堆积着光

它们飞溅,荡漾

等待在某个夜晚化作,薄冰


亲爱的,还有没有一个约会

诱惑你的心,让你迷恋,叫你溯流而上

再次撒下热爱的毁灭的网


2014.12.5



         境  


怎样的梦境值得记取。


一个往日的浮现,一个,契机的教诲;

迷惑的人找到自己最虚弱的部分?


梦中之梦——

大梦初醒,还是一颗了悟之心?


梦境结尾,嚎啕大哭,潸然泪下,愤怒唾骂……

它们是迷睡于每一个白日的龙虎


现在,你一笔一画地写

境,境界的境。

一个字,一片白雪潋滟,浮现眼前


2015.2.27



        风声——致阿赫玛托娃  


深夜饮下,一小杯醇醴

我看见金色杯底,留有,血迹

我还不能说出这明确的东西

在我心中——


我看见你们的影子

在纸张背面,像在一面镜子里摇晃

我看到写你们的文字

多遗憾的表达都不能说出,真正的遗憾


因诗获罪。一顶,带血的冠冕

谁又愿意!

不能死的时候,就活下来,活着

拒绝生——它那么稀有


像寒夜的,金色星辰

密集的子弹中遗漏的一颗,呼啸而来的

星辰

穿过,皑皑白雪的上空——


穿过平庸与噁心

诗歌不是短剑,你也不是战士

囚徒的命运,是诗神的另一个称谓吗?

并要我们最终回归,诗的寂静


当风响起,深夜

当我们饮下一小杯醇醴

我的额头渗出汗,眼角流着泪

……我们在时代的心脏……同样


2014.12.6



        它会不会温柔地接纳你  


1

请看这幅经卷

冬日,雪山正展开蓝钢的光芒

邀请你——

回到熟悉之地


2

你推开窗棂,召唤——

你的笑容是一枚,往事的树叶


你是童年的玩伴,还是门前的侍者

清月之夜,带我回故乡


如果可能开口,请拿出你的印信

告诉我,你来此地的因由


3

你无邪,无言,挥动沉默之手

——来,来吧,跟我走


4

你拜伏,像一只黑色卑微的乌龟

你的眼饱含泪花

你的眼睛是一枚,黑色的悲伤的水晶


映着……一个咒语,

是一面鼓:

祈求,怜悯:你……一直……在受苦

活着时,你无法,抵达客观


5

你是谁的孩子

曾经,或许,来自北方

手执锡杖


你欠下的有多少,多久

你走过了几处跌宕的圆圈,见过了什么

抛弃过谁?


6

写下来!

拒绝交出的人都将是弃儿

踏入捷径之人,都是戴罪之身


洞见一切的人并非智者——

舍弃王冠,遁入山林,一闪而过的身影

是不异的善逝的人生


7

旧花瓣……示现

你的手颤抖,写下,此在之诗


你不能写下未来之诗,也不能

写出,过去的诗


——你写下的,只有证词


8

证据取自无数个日落与日出


你独倚栏杆,看见,

深渊——

那不是一世世轻晃的摇篮

也不是时光之轴上千百次荡起的秋千


它是一个来到世间,静坐的人


9

你写下对自己的告示——


懒散的投机者,诳语者,忘恩负义的人,虚度时光的人


囚笼里,不死的囚徒

只要活着

就不能超越身处的时代,上殿之前

要拂去身上的浮尘


10

你能否收获

末日之泪,得到大鼓的邀请


火一直在滚动——


你能否得到蓝色的火焰,一朵天雨曼陀罗

一页,古旧的经卷


11

你醒在这一夜的火光里

睁大眼睛,看到自身变成了,一个梦


所有的叶子立在天空下

霜来了,如冰之音

铿锵跌落

哦,一场清凉

一阵……白色的雨

你看见自己,散入,早晨银亮的空气


12

故乡呀,它会不会温柔地接纳你?


2014.11.29



        寻找广宗寺  


之后便不会再有了

……幻化,在人间的,虚境。


在贺兰斜逸的青峰上

一株,带有针毒的苋麻花里

它从晴天的光影中

显现,

藏身于,明亮的山涧


光线正从矮灌木红色的浆果

移开。

常年潮湿的苔藓,从墨绿开始

变淡,透过整齐的云杉

一排阳光,

弹奏着手风琴,松鼠

正在散步


紫丁香山菇,只在更高处

隐居

岩壁上,矗立着青羊

温驯的眼神,

一闪而过。

风卷过,就有雷声,

自松软的腐土传来

你感觉自己是唯一被忽略的生命


白岩砾,你不认识的

风化物,腐朽的松枝,随山洪来到

一个个背风处,搭建废弃的房子——

红黑蚁建起家园

可能还是,胆小蜥蜴

的驿站


在这里,乌鸦

是一种孤僻的飞禽,奥秘的

洞悉者,隐身岩穴

它们突然飞起,像隐没于

松涛的,

点点孤帆,翅膀滑翔,

像老鹰

它们声带嘶哑,呱呱地叫唤


笋布尔峰临近了

牦牛谷里,绿色的挂毯上点缀着

紫色的薰衣草

淡蓝的雏菊

明亮的溪流为山谷,系上一条

带子,名叫淼淼的孩子

爬上山坡

在一棵青松的阴凉里,展开,

经卷——

风送远她的声音……


起初……雨只向林间洒下

零星的钱币

很快,有风声,策动马匹——

贺兰西麓腾起白色的雨雾

隔世的道歌

传来。仓央嘉措,摩崖石刻

……广宗寺——

一处,海市蜃楼

一起佛法的幻影

曾经,它还是一滴,泪珠


如今,很多事说起来,都不值一提——

哦,阳光照着阶前的

积水,檐下,

一对灰鸽,像转世的情人

依偎在一起

转动着孔雀一样蓝绿色的脖颈

麻雀忽地落在瓦上

又忽地飞走了


像住山的老友

乌鸦,从山中赶来,落在

广宗寺廊前的圆柱上

它一步一跳地,

朝拜——

加入正在进行的一场法会

“若人往在高山峰上……至心诵咒……山谷林野……大涅槃中”


2014.8.31








            作者简介


       林一木,中国金融作家协会、宁夏作家协会理事,宁夏诗歌学会委员,银川市金凤区作协主席。2002年毕业于宁夏大学中文系,现供职于中国银行宁夏分行。

       自幼受母亲影响,喜好文字,中学时代开始习诗,1998年开始发表作品,迄今在《人民文学》《青年文学》《上海诗人》《诗林》《诗潮》《诗选刊》《星星》《绿风》《北京文学》《解放军文艺》《西北军事文学》等刊物发表诗歌六百余首,以诗歌、散文创作为主。作品入选多个诗歌选本,著有诗集《不止于孤独》《在时光之前》。获得多个诗歌奖项。



 (  插图来源:萤火虫图库,向赵尔俊顺致敬意 















深阅读,从北方开始;

接近西部,接近地平线,熟悉一种深度和高度......

投稿邮箱:928965885.qq.com



长按二维码

关注 “ 萤火虫智库 ”

寻找安详   接近简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