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三月三舌尖之旅比黯然销魂饭更撩人,还没开吃就受不了了!

欢乐长隆 2021-02-18 12:23:42


三月三长假快到了,广西朋友考虑出游,大都想到不远处的珠港澳。


不得不提,吃货长隆君一听到珠港澳,我就想到皮脆多汁的烧鹅;一提到烧鹅,我就想到“滋滋”声的啫啫煲;一提到啫啫煲,我就想到饭比菜香的煲仔饭...


来不及想了,擦擦口水,马上开车!


烧鹅——对“斩料”的快乐执念


“要份上庄吖,唔该!”“师傅,切半边鹅得啦!”每一位来到烧味档前,隔着玻璃看那烧鹅被斩得油花四溅,大都带着某种目的——家里来客人、升职加薪、逢年过节...粤语文化里,我们都称之为“斩料”,开心就在下班路上“斩”一份回家。


兴隆招牌烧鹅

摄于珠海横琴长隆马戏酒店


除了和开心事挂钩,在古代,烧鹅还带有一丝书香味儿。据说,清代同治期间,广东进士何崇光上京赴考,都要带几只烧鹅作为“途中餐”。其实早在明末清初,烧鹅就被创制出来了,20世纪30年代开始闻名省内外,距今已有360多年历史。


烧鹅叉烧饭

摄于珠海横琴长隆迎海酒店公寓


这么多年来,烧鹅能深受人们的喜爱,还不是因为它油光闪闪、外脆里嫩、香气四溢...这些鹅通常选用开平马岗鹅或清远乌鬃鹅,它们多被圈养在野外,以食草为主,使得鹅肉口感特别爽滑。烤制的时候也多用大瓦瓮,木炭也很讲究,要求质坚,火旺,无烟,无扬尘,确保鹅肉原汁原味。


烧鹅面

摄于珠海横琴长隆迎海酒店公寓


而听说最佳食用方法是“忍十分钟”,意为让刚出炉的鹅“醒一醒”,不至于太着急剁而让精华流失,等到烧鹅达到最佳食用状态,一口咬下去,喷汁的瞬间唤醒味蕾直飙高潮,快意人生的极大享受莫过于此。


啫啫煲——销魂“滋滋”声秒杀技


啫啫煲,“啫啫”来自于这道菜的声音,制作时不会放很多水,单纯让食材置于极高温的火中进行烧焗,通过不断快速蒸发让食材自身绽放汤汁,继而发出诱人的“滋滋”歌声,闻着不禁垂涎三尺,简直销魂。


沙锅生啫鱿鱼须

摄于珠海横琴长隆企鹅酒店


自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广东就会用铁板焗食材了,慢慢演变成现在的啫啫煲,开始最流行的莫过于啫啫黄鳝,特别在改革开放之后,大排档在广东大肆蔓延,很多“打工仔”下班后都热衷于在街边叫上一煲,快捷、鲜香浓郁、“镬气”十足,是拼搏一天后给身心最好的慰藉。


古法生啫桂山贝

摄于珠海横琴长隆企鹅酒店


从掀开煲盖开始,鸡、鱼、肉类、海鲜、蔬菜等食材的浓郁香气便喷薄而出,热气腾腾,使食客满面荡漾着要大快朵颐的食欲。不得不提的是,这种秒杀食客的代价有可能就是“爆煲”(指砂锅煲的煲底裂了),但往往“做得够绝”才成就了外脆里嫩、新鲜爽口的啫啫煲。通常一上桌,热汁四溅,食客一阵欢呼,用筷子搅动几下,立马光盘!


煲仔饭——“练”出饭的多重境界


煲仔饭不是“煲仔仔来吃”,粤语文化里“煲仔”可代指砂锅,用砂锅烹制出来的美食让多少人都对它“缴械投降”过——带着诱人光泽的丝苗米饭粒粒分明、焦黄酥脆,配上腊味、排骨、肉饼、窝蛋牛肉等食材的浓香,此时若再浇上两圈秘制“功夫酱汁”,盖上盖子“回气”,再掀开时极其浑厚的香味便更加猖獗,食客只想随着氤氲烟气大口一吞,吃下腾云驾雾般的治愈享受。


滑鸡煲仔饭

摄于珠海横琴长隆迎海酒店公寓


出炉后的煲仔饭米饭共分为三层境界:上层被菜汁肉汁浸润,口味浓郁;中层晶莹剔透,保留最初的稻香;底层则是焦香脆口的饭焦锅巴。用勺子轻轻搅拌,米饭、配料与火候等各方缠绵悱恻的故事便跃然煲上,荤肉的脂香、刚淋下的酱香、充满瓦煲的米香、贴于煲底的焦香互相交织、借味、包容,此时一口吞下,多层次丰满得就如吃下整个世界。


腊味煲仔饭

摄于珠海横琴长隆迎海酒店公寓


听说煲仔饭是有个典故的,以前有个老广东人用瓦煲煮了一锅饭,但是却没有菜,正好他家猫叼着一根腊肠回来,他就抢了过来,把腊肠放进饭里一起焗熟,没想到香气扑鼻,这种做法流传到今天,我们也叫它煲仔饭。



看完以上,长隆君已经饿得不成样子鸟,如果你的三月三打算来一趟珠港澳,别忘了吃上这些经典粤菜哦,若到了珠海横琴长隆,这里也会提供敲正宗的美味犒赏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