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兴安诗群同题“寂静”作品集锦

兴安诗词 2020-10-22 12:00:35


兴安诗群同题“寂静”作品集锦


寂静

 

额木特河之恋

 

真正的寂静

——源于春天   源于一朵伸过断墙的

花的蜜

源于泥土   来自大地的深层

附下身来你能聆听它隐隐的脉动

 

是歌唱家的葬礼

诗人的绝笔

一根针的心跳

英雄或伟人的丰碑   破败的城

一个肮脏的乞丐   弥留之际捧着的空碗

 

是盲人瞪大的眼睛

哑巴紧闭的双唇   手语者的颤音

死火山的灰   一只苍蝇和晶莹的琥珀抒情

是煤的舞蹈   缅怀一万年前的森林

 

寂静属于懦弱的灵魂

虽然不洁   虽然更多不安份的冲动

却少于行动

是强者未尽销烟的枪口下

破碎的囚笼破碎的边境   破碎的邪恶和同样破碎的正义

 

属于永远的处女   精心的呵护每一个夜晚

每个夜晚都圣洁得像爱情一样遥远而漫长

是我爱你一万年

却不能爱你每一天

是午夜时分市政广场的吊钟   巨大的秒针扫过

灯光暗淡的楼群

 

是你和一亿个人相遇

有一亿零一个问候   却无法互相脱口说出

像无期或死刑   正做一个无罪或释放的梦

意外的爱上那个忠于职守的狱卒   荷枪实弹的守护

谢绝任何人   任何时间   打扰或探望

 

寂静 

 

好雨 

 

月光和星光

母亲面前的那盏煤油灯

对话 那盏煤油灯

跳动着微弱的光

在我熟睡的面庞

掠过一缕温暖的痕迹

母亲的目光 始终在针线

和手中的棉衣上穿梭

火盆里的碳火凉了

不知外面有没有风

屋子有点冷

母亲搓搓手

就着西斜的月光

吹逝了洒落一地的灯光

 

寂静

雪鹰

 

风向不定

残雪瘦弱成嶙峋

薄月清高着它的清高

它不食人间烟火

 

一缕炉香

安抚不了世界的心

俗人,强人,高人

男人,女人

舞台中旋转的人

戴着面具的人

揣着各自的难耐

 

一株兰花多好

静静的长

幽幽的香

我想

它应该是一个好母亲

 

寂静

 

 

(一)

芦苇摇着

树叶枯了

阳光多么好

小猫蜷起身睡觉

 

一颗小雪花 落在我的湖心

微微的涟漪 就那么

荡了一荡

 

(二)

拿自己点燃一堆篝火

照亮夜的星星

它们与我彼此呼应 轻声呼唤

 

融化的半个天空

转瞬烧红了山谷

 

寂静

 

赵世平

 

倦鸟归林,一弯残月

徐徐扯着夜色的衣角

大山举着森林的旗帜

有多少呢喃进入梦乡

 

喧嚣在这一刻哑然

我听见絮雪纷纷

落尽我的心底

于是我的心开始湿润

洇湿了往事的信笺

有一种相思在心尖跳跃,成诗

 

浩繁的星月,隐闪着

编织着红尘的情网

我的前世邂逅今生

我的今生邂逅来世

可否,还会有一个你

着一身红衣邂逅于我?

 

真的不知道

是时光雕刻了岁月

还是岁月雕刻了时光

我的青春发酵了中年

我的喧嚣凝练了简约

今夜,海因风平,停止了涛声

山因风平,停止荡漾

而我却因风动

摇曳了思想

 

我的佛,坐于心中

亦乎顿悟亦或彻悟……

2016/11/9

 

寂静

 

田丰垠

 

黄昏开始落雪

今夜  我不想靠岸

今夜  我决定让灵魂漂泊

 

街巷清冷

由远而近的灯火落寞斑驳

行走于忙忙碌碌的雪中

我不奢望

看清每一瓣雪花的真容

雪们蜂拥而至

将我的目光挤的过于疼痛

 

今夜  谁在雪花飞扬中

让思想持久的宁静

今夜  谁在雪之外

深情的聆听

 

此刻  雪已铺天盖地

林立的高楼渐行渐远

那一扇扇熟悉的窗口

开始陌生

 

今夜  我已无法靠岸

今夜  我注定要让灵魂漂泊

2016.11

 

寂静

 

刀客

 

只有默念一个名字

我才敢让那些雪花落下

才敢让今夜的世界  万物生长

才敢推开窗子

远方和夜色一起飘落进来

 

塔娜  你怀抱那只羊

如同怀抱整个草原

从孤独的毡房  到一万羽百灵鸟的翘望

而大片大片的月色  颔首不语

 

套马杆追逐着歌谣

风吹草低  也看不见

老巴图的那群雁  飞呀飞的

不知黄昏

是否过了芦苇荡

 

想念一片遥远 

想念我们咽喉里   比阿力得尔草原

还要悠扬的呼吸

曾经比冰还要透明  比十月

还要清冽的名字

在归流河的源头

悄悄地滋养  怀抱里的安宁

塔娜  晚安

 

寂静

 

景昕

 

我拈起你窗前最后一叶梧桐

不说空寂的燕巢

也不说欲雪的黄昏

就与你听听壶中的狂欢

听听每一片香茗热烈的和声

不说离别

更不说传唱了五千年的悲欢

 

烛光摇曳

照亮每一粒等待被救赎的棋子

我犹疑不定的手指在初雪的深夜凝固

白茫茫的夜色里

你笑的像个谜


 

寂静(组诗)

 

瑛宁

 

   厂房

 

推开栅栏门

把满院秋风饮尽

 

几匹枣红色的马

正低头咀嚼寂寞

麻雀哼着丰收小调

枝上枝下跳跃

只有厂房空着肚子

睁着一双双黑洞洞的眼睛

遥望远方

 

   烟筒

 

你这个巨人

一声不吱

孤独地守着厂院

 

守着破败的车间

守着残缺的机器

守着歪斜的大门

还有大门上那把生锈的锁

 

   机器

 

草丛里的机器

像一群孤儿

在荒野里张望

扭曲的身姿

像一堆标点符号

有的像句号

有的像问号

有的像一排省略号

 

   巷道

 

三百米深处

已经是一座水城

漂浮的矿车

载着幽灵

在黑暗里游荡

 

寂静

 

守恒的斑马

 

 

掩住世界的嘴巴,安静一些

别惊醒了,露珠的清梦

再安静一些,闻声木质的滑翔

收回远方的视线,去谛听

蝶翼的风暴,果壳的回响

一只软蚁,叩问岁月的轻

 

 

总会有一些事物值得安静下来

为流动的星辰,破土的种子

为寂寞的自我,一朵花的倾吐

在这停不下来的世界里

如木鱼玉罄一般风中自鸣

于无声处静默倾听

 

 

云彩涌动,幻象变形

撕裂又整合,直至消失

山坡之上,羊群漫进

咀嚼无声。我,一个人

闻风而坐,耳语微微

目无一物,至此

人间安详

 

寂静

 

月光

 

(一)

我尾随一枚黄叶

在露水的前程里

吻着月色

和时针上颤抖的身影

 

那些密而不语的风雪

与我擦肩而过  

步履轻盈

 

我拾起满地白霜  抵御着

被寂静围困的危险

 

(二)

今夜  那些声音

都在急急忙忙的赶路

我知道它们向雪的深处

或是光亮无法抵达的

更深的角落   行走

 

唇边的雪

越积越厚

 

(三)

一场雪过后

气温骤降到零度

道路   树木   还有

一些嘹亮的事物

都结了一层冰

他们安然的睡去

在冰下   那些

被摒弃的嘴巴

用眼神喂养着寂寞

 

寂静

 

疏雨横笛

 

1

车轮滚滚

与尘世亲密摩擦

QQ正追赶宝马

 

玻璃门不停旋转

长裙  短裙  平底鞋  高跟鞋

穿越明暗  昼夜  

轮回往复永不消歇

 

男人和女人在行道树下纠缠

十字路口一群人围观吵架

商业街的尘埃傲慢繁华

 

一个患了抑郁症的女孩儿

从二十三楼

悄然坠下

 

2

走进王摩诘的山

溪水已瘦成了寒烟

白云也生出枝蔓

 

鱼儿在老松树的思想里游弋

风过来招呼我蔽旧的青衫

山寺里已无老僧

野鼠端坐蒲团

 

我洗净蒙尘的佛案

默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没有月亮的夜晚

和星子去学

怎样  普度众生

 

寂静

 

月下成诗

 

月光在外面,夜在行走

我在夜里,身后藏着风

 

不知什么时候起,我开始恋上孤独

恋上了一个人的夜

以及在夜的深处,恋上拥抱

我开始像孩子一样,追逐一场虚无

恋上风的模样

 

月光一直在外面,起初还有脚步声

还有风走进我身体里的语言

渐渐我们相对沉默,寂静

我听不到一点声音,我开始飞翔


寂静

 

一毛

 

灵魂似乎变得重了

静静的卧着

躯壳还没有适应托起那份沉重

它只有静静的卧着

是阳光进来了

我在梦里不屑一顾

一个浮游生物

吃着煮熟的萝卜

是河里也是湖里

是永不停息的一潭死寂

相由心生不知褒贬的人

站在岸边割断绳子

忘记了像船在激流里一样

还是像那群生物一样蠕动着

是电话叫醒了一个梦

这一只牡丹今天莫名的叫了

不是囚禁它,若不是窗外的寒冷

那天我会将它放飞

因为它不会再飞

想必翅膀也拖不起那份灵魂了

从骨髓里渗出的令人无力

时间变慢了

慢的使我能抓住下落的雪

不,我想我没有抓住它

是抓住了泪水

哦,我以为时间变慢了

原来——

不是时间像蜗牛

只是心里不想走

 

寂静

 

蒙古包

 

每天晚上,我都会偷偷地吮吸花蕊

露珠从嘴角滑落,庆幸没有惊动

硕大的蜥蜴

 

月光柔柔地倾泻,落在夜的皮肤

弹起的责怪调皮地挑逗着

夜是一尊佛,般若波罗蜜

 

有一只田鼠,有一条长蛇

在夜色里,没有尘土与硝烟

只听到悉悉索索,看不到结果

 

月如圆盘,犹如童年滚动的铁环

那些记忆的碎片,盛放在瓜田

只有在夜里才懂得瓜香甜的秘密

 

飞到窗棂,吊脚楼的故事

在即将熄灭的松明上舞蹈

我发现老人的枕边,有一张照片

 

月色里究竟有多少幸福

离开窗棂,翅膀的颤动泛起涟漪

涟漪的心,恍惚见到我的来世

 

衔一枚石子,投进月色

惊扰几盏晃晃荡荡的小灯笼

提一盏回到梦乡,偷偷地放生

 

喜欢这样的夜

就如喜欢我的人生

月色,吊脚楼,露珠的花蕊,萤火虫

 

寂静

 

戴巍

 

故事  从头到脚

枝节分明  结局

也指日可待

一片叶凋零

一枚果重生

凭谁逃得过  时间

高悬在头顶

 

孤寂的远方

你把诗歌

深深植入身体

 

葬礼  还是如期而至

而你  浅笑回眸

擎着几行文字

轻轻吟诵

2016.11.9

 

寂静

 

采风

 

雪一直在下

一只小鸟

飞落在一片没人踏过的雪地上

它不停地四处张望

因为人类不经意的一个声响

都会让它重新寻找歇脚的地方

但是世界却出奇的安静

仿佛只有雪花飘落的声音

 

它用羽毛裹住一身清凉

开始大胆地冥想

那梦中的伊甸园

就在雪花穿越的地方

它忘情地舞蹈起来

那远方衔来的种子

欢快地钻进了雪花深处的土壤

只待春来

看那一树繁花开

 

寂静

 

丰慧

 

每一片落雪都沾满乡愁

像一只只没有着落的白蝶

在夜的巷口摇曳

 

无边的孤独向窗口靠过来

漫进一棵瘦兰的指尖里

一股熟识的冰冷伸向夜深处

 

夜的尽头是小桥

小桥的那边是炊烟

炊烟无语

笔端上的水墨渐渐凝固

 

等待一片风,撕开天空的阴云

让月光照进来

照进杯中那饮不尽的寂静

 

寂静

 

韩德发

 

落叶嬉戏在无尘的傍晚

温馨撞击着心灵

凉亭睡在树的怀抱里

飞檐指点着天空

月儿趴在山头上

细数马路上的红灯

 

喧嚣终于闭上了嘴巴

四周荡漾着莫名的安宁

帷幕拉开了天边的夜

思绪还在山凹里兜风

远处的星闪烁着圣洁的眼

心愿倾诉给大地听

 

缓缓的风撩开衣角

唯恐惊醒了山那边的晚钟

深深地吮吸着静谧的美酒

让脚印在身后尽情地匆匆

用力挥去飘浮的烦乱的云朵

让寂静独守这风起云涌的古亭

 

徜徉在无尘的世界里

放纵的思绪怎么收拢

何必到处寻找美丽的图画

眼前就是一幅漂亮的水墨丹青

不要把心绪折叠起来

折叠起来也不能如此的寂静

 

 

寂静

 

刘沛国

 

目光扫过一整条街

城市生病了

 

车流隐匿了噪声,努力

用排气孔的白气证明做功

树最滑稽

对着不发声,只闪烁霓虹的音响舞蹈,透着执着

人们更反常,把脚步声

握在拳心,藏进衣兜

 

享受这一刻清幽

感动之余,继续赶路

去耳科治疗我的失聪

 

寂静

 

肖航

 

我在黎明前苏醒,你来了

带着惺忪,料峭,还有一点点冷峻

忆起的梦境,像刚刚融化的雪,消失在晨光里

我很喜欢梦醒后的惬意

 

清晨的风,有些刺骨

黎明的寂静

我一边遐想,一边独享

用蘸满黑夜的墨涂抹

再把唇印留给鱼肚白

 

身后是秋之落英的沧桑

眼前是黎明前的期盼

从窗口看到的只是一角

心有无边海岸

唯寂静淡然

20161111

寂静

 

筱璐

 

寂静   

轻轻的,你来了

没有一点声息

轻轻的,我醒了

正如你悄悄地来

一切尽在不言中

因为我知道你会来

因为你知道我会醒

静寂

或许轮回中早已注定

朦胧中

我仿佛听见了春的心跳

孕育

在这粉妆玉砌的世界

希望

在红尘里燃起

多少青春

或许多年以后

再没有这份牵绊

你是否会在漫长的等待中

伫望成篱

为我

      2016-11-08

 

寂静

 

子禾

 

月初不见了月影,

星星便挤眉弄眼。

以为自己已是夜的主宰,

无视了灵魂的行走。

走丢的诗行,

开始清点愚人背后的足迹。

搁浅的梦境,

意欲找到暖心的处所...

 

喜欢与否的黑夜孤旅,

完全碾轧世俗的羁绊。

把听风赏景的心思摇醒,

喟叹路灯下的影子,

兴许平平仄仄的灵魂,

让梦想照亮着现实。

这份心情维护着疲累的身躯,

赶趁成塞北至纯的雪情。

 

明天,我还好吗?

梦和希望不曾被风干,

心中的敞亮,

是诗行站成的一道道风景。

 

寂静

 

张殿军

 

今天的夜

漆黑一片

没有风

格外的静

就连飘雪的声音

都听的到

这时

嘀嗒  嘀嗒

时钟勤奋的脚步声

打破了夜的孤寂

唤回了纷飞的思绪

伴着窗外

漫天飞舞的雪花

我的心

已飘向海角天涯

 

寂静

 

苏长德

 

我要读懂你

静中的神秘

 

似龙落地蜿蜒扎根

如虎拦河向远方伸去

 

峰高万仞穿云遮目

巉岩耸立独松孤栎

 

层林幽谷溪川

默默地

散发出迷人的芳芬

 

让我感觉到寂静的魅力

苍茫

洪荒

深沉  寥谧

20161103

 

寂静 

 

妙笔生花 

 

秋霜走了

落叶俏俏地来到

根的身边

为准备过冬的母亲

盖上了一层厚厚的棉

 

菊花偷偷地躲在

蓠的后面

为自己脱去了外衣

低下了头

羞丑了脸

 

冬雪来了

为田野涂上了

冰冷的容颜

让山川的衰草

弯下了腰

闭上了眼

 

万籁俱寂

默默无言

一切的一切

等待着明年

期盼着春天

 

寂静

 

李晶

 

()

虽是初冬

风却是这样的凛冽

血色的残阳狰狞地笑着

把这旷野的傍晚

衬托得格外寂静

山野、落叶

象白雪公主的世界

苍松、翠柏,华贵地微笑着

剔透的雪花落到地面上

山泉在冰碴下淙淙地流动

山石在晚霞中泛着红光

这时候

不用瞪着眼睛观赏

 

只需轻轻的低下头

闭上困倦的眼睛——任由心儿驰骋

这叶落了的初冬

听风扯紧了喉咙

这将来临的夜

撑起梦一般的寂静

 

()

 

古老的村庄

群山环绕

没有城市的喧嚣

没有灯红酒绿的烦扰

我以为

这就是寂静

 

绿毯似的草原

云朵般的马牛羊

没有雾霾的肆虐

没有沙尘暴的侵扰

我以为

这就是寂静

 

碧蓝的天穹

翱翔的雁鹰

没有猎人贪婪的目光

没有漆黑的枪口

我以为

这就是寂静

 

瓦蓝的海水

畅游的鱼苗

没有渔人的贪欲

没有网儿的捕捞

我以为

这就是寂静

 

寂静

 

李建华

 

午夜的街头

落下片片的雪花

凌乱了季节

也凌乱我飘逸的长发

寂静的情怀被雪夜迷乱

风呼啸而来

那个曾经的渡口亦为了缺憾

渴望中熟悉的身躯在陌生下渐渐消失

煮沸一壶老酒伴着雪夜

狂饮,独醉至黎明

 

寂静

 

强子

 

穿过风雪的弥漫

走近历史的沧桑

那灿烂中吹响的号角

在昏黄里变得淡淡

 

五千年的长河

在片片碎石上流淌

千百代的峥嵘

在寂静的玻璃中

磨砺着尖牙

 

残缺的瓷碗

破碎的兵锋

还有那断续的丝绢

我看见那无声的呼喊

 

可我的炎黄

就那样静静的

静静的躺在

躺在那冰冷的

冰冷的石台上

 

这不是祭奠

是昨日寂静的呼喊

只为了

唤醒曾经的灿烂号角

再吹响中华

我中华明日的诗篇

 

寂静

 

红月亮

 

把光阴调成,

寂静的频道。

你能和书,

一同徜徉在洪荒之上。

一起去拜访,

古往今来,

中国,外国

你想结识的人物,

从来不回厌倦你,

从来不会说没有时间。。。

还有,那时的叶落,

那时的雪花。。。

寄静中,

你会很充实地,

与会贤者对话,

与智者为伍,

与达者相伴,

敞亮的心,

在寂静中,

升华! 


寂静

樵夫

我拔弄河水,拔弄时钟
我在水的光影里倾听,在时光的消散中驻足
我从匆忙中逃离,从一闪即逝的快门后面
退隐。河水向东流去,山谷沉默如初
那些被阳光打上烙印的草木,无声地在风中摇动

从来没有埋葬什么,一些事物死去
换来一些事物重生,一些死在路上的事物
更清晰地标识出道路,再没有比无声更可贵了
一些喧嚣,在山岗的后面,盖上了绿色
而另一些人声,被越来越强的风消解

山谷的另一个模样,羊结队而来,它们相互呼唤的声音
已深陷在杂踏的足音里,而足音已被越来越低的荒草
稀释。低微的事物永远都匍匐于地面,低入尘埃
从不会发出响亮的声音,就像钟摆的敲击
只有在最沉静的时刻,才能听到一丝的响声

我拔弄河水,让它发出一些声响
我要在最深的宁静里
听到声音里
更深的宁静


————————————————————

兴安诗词是兴安盟诗词学会创办的官方微信平台,以宣传、推介、互动、助力兴安盟的诗词文化的发展,打造兴安诗派为宗旨,通过平台及时推广会员的新作及学会动态,更好地为广大读者及会员服务。《兴安诗词》微信平台编辑及投稿信箱:

现代诗:孙可歆:261544788@QQ.com

古诗词房嘉海wlhtfjh@163.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