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诗醒了 • 想去爱上一个人,想他

小镇的诗 2018-11-08 15:56:32

主播残雪凝辉为你读诗

~~~



你很好看


那我们一起去有月季的院子,读王维的月亮。天空是圆的

安静是软的


灯光里有垂下来的人语

于是。柏树有香气,不是你低着眉眼,是我。闭着双目


摸到清风细雨,翠荷微岚

雪雪白的小小人。于是于是,你赤脚走过山溪,你没有人间的名姓



晚离


有一颗星星,在远方写下一个

名词:春之夜

倒向春夜的事物。它们像钟,一只旋转中的陀螺突然伸出手,攥住钟绳。

 

钟声震颤,尘埃扇动纤薄的翅膀

想去爱上一个人,想他。面颊微凉,初晓人事




记一张明信片

 

我知道要去哪里投宿

明月低悬。站在一个句子末尾

 

空心的月亮饿如饕餮,在江水中翻出白肚皮

实心的月亮。想要逃跑,它扳弯教堂尖顶。它又痛又痒

 

离弦中的月亮。

翻过它,我们看见一个地址,一个名字,一个日期。在速度里扶摇而上

 

跟着我们

走过棚户区。我知道,未来就在身后


未来已经把月亮删除



理想年代

 

厨师学校毕业,可以去大同包子店卖馄饨

商业学校毕业,可以去吉山蔬菜店做早班

 

农业学校毕业,可以去南郊养殖场放鱼苗

节假日。可以去看灯盏,书展,画展;可以和朋友爬山,望月。在山顶吹风,发呆

 

吃腌鱼咸肉老黄酒;回程时可以邀请少女坐自行车后座

不介意她牵住衣角

舞龙的队伍。从北街出发,过红旗路,过潮音桥,折回爱山广场

龙有草龙,木龙,穿黄绸袍子

 

看不到舞龙人,他总是躲在锣鼓声里;人民路两端梧桐树


手牵着手

自行车一辆挨着一辆

里面有我的父亲和母亲

他们正值盛年,前程大好



冬至

 

田野落霜。小姐姐穿花棉袄

池塘落霜。小哥哥拉弹弓

青瓦落霜。炊烟饱暖,思淫欲。不知不觉,国家大好,落单人。将月光挪至郊外



小镇


细雨如酥。更酥的是:河边嫩柳,乌瓦下的灯

旧木头碗柜


有补丁的青花瓷盆

卖栀子少女走过的弄堂


水面浮萍,半卷聊斋,梅子又熟了

落在舌头尖

是睡醒了的土。又来这人间摇摆,做牛魔王,娶芭蕉夫人




大雪别


我们已离开城市,走向郊外。院子里雪停了,枇杷花开着

将空气擦出微弱火星

 

椅子上坐着祖母

邻居家窗子亮起来时候,更黑的雪

 

将村庄融化。清晨时分,木门里走出

穿红衣的新妇

小路上。父亲踩着湿泥,走过几十年前的坡地



镜像


树枝晃动了一下

一团雪,一只灰喜鹊,一朵俯冲下来的云

夕阳抓着秒针

将尾巴缠在玫瑰花瓣上

“空气太干燥了。今年的少女,发髻上不该出现露水

和星辰。”

这时你转过街角。

树木变成石块,屏幕上滚动着文字

楼层倾斜,每个窗子蓄着海水:避雷针插入天空

——把鼻子和眼睛藏到碗柜深处去

——每滴雨里。都藏着一个想回来作恶的鬼




糖果机


湖水吃什么?

月光。

月光吃什么?虫子。虫子吃什么?蜡烛。灯芯。飘来飘去的光线;团成一团

滚到院子

滚到水井边

娃娃坐在树上。妈妈,糖菩萨不爱吃树叶。它吃自己

舔到什么。什么都是软的,一塌糊涂。魂不守舍



没有关系


月亮来了。山跑到上游去了

河水。如果河水懂得计数:一个写信的人

正在找一枝笔

如果这枝笔在月亮手里,它说南方正在下雨,刚打下的麦子堆在墙角

飞蛾破开茧衣,咪咪。我还不知道这世界会是什么模样

蔷薇是蔷薇的模样

雨是雨的模样

我看着你。你是你的模样,但我不可能坐火车来看你




?

 | 小镇说 | 


不会再为什么事情不顾一切了,也许这就是成长吧,就像我虽然喜欢你,虽然想念你,但也不会去看你。


文字已获作者授权,图片来自贯一草堂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关于投稿事宜请点击小镇的诗 • 征稿启事



扫一扫,支持小镇

 美物推荐 


▼或点击阅读原文,过诗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