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钓黄鳝

浪子回头龟鳖丸 2020-09-15 16:20:59

        早稻秧在河边的秧田里长到一手掌高时,村里每个打水机埠头都会启动马达,朝早已收尽的油菜田里灌水。水灌到田坑满了,就让拖拉机来耕。村里的拖拉机帮你耕地是要化钱的,而且要排队轮过来,所以,一般是自家用铁耙耙一部分,叫拖拉机耕一部分。

  耕田的时候,天空中盘旋着一些燕子、麻雀和其它鸟类,它们在农田里找食物吃。如果是秋收的时候,稻田割过的空地,鸟类更多。田塍路上,三三两两站了些孩子,我当然也在其中。我们的手上都拿着一个罐子,或破碗,或油纸袋,里面放些泥土,然后,在田塍路上捡蚯蚓,把蚯蚓一条条放进去。田塍路上的蚯蚓很多,大家用不着抢。这些蚯蚓,因为灌水,都朝田塍上逃,好容易爬上田塍,发现田塍的另一边也是水田,便只能在田塍上避难。田塍路上的蚯蚓,因为经过一翻折腾和水淹,没什么劲道了,我们用小棒子挑,也能把它们顺当地挑进罐子里。

  蚯蚓抓来,是为了晚上去水沟里钓黄鳝。冬天的黄鳝,都躲在地下不出来;开春了,等到油菜花谢掉,结上一串串油菜籽时,黄鳝才出来,夜间在水里找东西吃。黄鳝看见蚯蚓,那是没了灵魂的,我们都说,黄鳝看见蚯蚓,等于我们看见了棒冰,一样一样的。

  我们这些孩子,玩东西是一阵阵的,你玩洋鬼,大家都玩洋鬼;你玩弹子,大家都玩弹子;你抓黄鳝了,大家都抓黄鳝。但是,大家都抓黄鳝,挖蚯蚓就成了问题。油菜还没有收掉的时候,蚯蚓要靠我们自己去挖。村上村下几个蚯蚓多的地方,都被我们翻了好几遍了,越来越难找。有时,一个下午,只挖到十来条,回家一看,能用得上的不过七八条,其它的太细太小不能用。所以,抓了一两次后,都不去了。

  只有油菜起来了,田里灌水了,我们才赶紧做上一批钓子,去抓黄鳝。

  我们每个人都会做黄鳝钓子。黄鳝钓子的结构很简单,三样东西连在一起:插头、尼龙线和缝纫针。但是真要做得扎实,可也是一门小技术。最早从大人那里掌握这门小技术的,往往是渔民的儿子,象火钢。火钢的年纪比我们大一岁两岁,他是我们这三四个小孩的头。他做钓子的技术,只跟我们说。

  他做插头,不用木头,他用竹条。我们去别人家的园地里找来竹条,用菜刀斩成二十厘米长短的插头,一头削尖,用来插入泥土,一头在边上稍微磕几下,磕出小坎来,尼龙线系在上面不会打滑。我们都用火钢家的菜刀,只有火钢用自家的菜刀,他母亲不骂他。我家菜刀插在箸笼边上,我妈碰也不让我碰一下。尼龙的另一头,缠紧缝纫针,打上牛桩结,这是最难的。为什么呢?因为尼龙线很滑,缝纫针也很滑,这个结打上去,是很难打紧的。刚打好结看不出,穿蚯蚓时就看得出了,没有打紧的结,蚯蚓穿上了,尼龙结却从缝纫针上滑了出来。插头上的结是死结,针上的结,是牛桩结,要一圈一圈的往上缠,是活结。火钢说,针上只有打牛桩结才打得老,其他任何结都打不老。我们学着火钢打牛桩结,每打一圈,把线使劲朝外一拉,扯紧。打结打得多了,我们右手中指的外侧,被尼龙线拉出红色的一条痕,这条痕越来越深,越来越红,眼看就要渗出血了。火钢骂我们傻,他说可以换个手势拉线,这样尼龙线不会总是割在手指上同一个地方。他说甚至可以试着用左手拉,总之,不能让手拉出血。到后来,缝纫针上打结活往往由火钢一个人干,我们干其他的活,象削竹片啊,剪线啊,收线啊等等。每根钓子的尼龙线不用太长,太长了,收起来麻烦,去河里放,两米左右,去水沟里放,一米足够了。但也不能太短,太短了,黄鳝容易挣脱,或绞断尼龙线,或拔起插头。缝纫针呢,一号到七号的都可以用,一号针是缝棉被的,最大,价格也最贵;七号针是绣花的,最小最便宜。我们一般选五号,火钢说,针太小了,大黄鳝容易脱口,也容易把针折断。

  我们把做好的钓子放在弃用的破篮里,个挨个圆形排着,一层层的。蚯蚓穿好后,也是这样放进篮子,因为这样放不会乱。如果黄鳝暂时不去抓,火钢就会把做好的钓子到水里去浸一下,然后连着篮子放在不着阳光的阴暗霉湿的地方。这样,过几天,缝纫针就会生点锈。缝纫针生锈了,会和尼龙线结头死死咬住,不用担心穿蚯蚓的时候脱结了。如果不用缝纫针,用钓鱼钩也行,但是黄鳝容易逃脱。

  蚯蚓种类不少,最常见的,有红蚯蚓、绿蚯蚓和黑蚯蚓。黑蚯蚓长不大,不能用。绿蚯蚓能长到小手指这般粗,而且特别强壮,在你的手里疯狂地翻动,还时不时象撒尿一样排出汁水射你,有点泥腥。最好的是红蚯蚓,大小适中,又不十分强健,穿针比较容易。我们去田塍路上捡来的蚯蚓,是红蚯蚓据多,绿蚯蚓顶多占两成。但是我们去挖蚯蚓时,经常碰到这样的地方,挖起来的全是清一色的绿蚯蚓,还有一些油姑头虫。火钢说,这不奇怪,红蚯蚓喜欢和红蚯蚓住在一起,绿蚯蚓也一样。把一条蚯蚓放在地上,它会朝一个方向爬行,前面的就是它的头,我们穿蚯蚓,就要把缝纫针带孔的那头插到蚯蚓的头里面去,然后顺着它的身子朝里穿,一直穿到缝纫针的针尖也进入蚯蚓的身体。这样,蚯蚓再是挣扎也挣扎不出了。然后,我们继续穿进去,到针尖到达蚯蚓节环那个部位停止,朝回轻轻一拉,针头稍稍刺出蚯蚓表皮,这样蚯蚓就穿好啦。蚯蚓也有另一种穿法,就是拿针头刺进蚯蚓身子节环部位的表皮,朝里穿,一直穿到尼龙结头和针尖没入身体,然后把针尖轻轻往回一拉,就行了。因为火钢教我们的是第一种方法,所以我们没有用过第二种方法穿蚯蚓。

          傍晚天色黯淡下来,我们就可以去放黄鳝了。有时是饭前,有时是饭后,反正大家要集合在一起才去。我们一般去稻田的水沟里放,那里的黄鳝多。有时也去河里放,但是河里小鱼多,你一口他一口,还没等到黄鳝驾到,蚯蚓早就被吃光了。不过河里放黄鳝也会有意外收获,乌鳢、大鲫鱼、鳗鱼等我们都钓到过。乌鳢上钩很快,我们刚一放下,还没过几分钟,水里就扑腾扑腾闹了,那是缝纫针打横卡住了乌鳢的喉咙。大人们在沟里放黄鳝,往往是放好了过一两个小时就收,性急的人,这条沟才放到头,就回过来收了。他们要收到几遍,一直要到凌晨才回。大人毕竟是大人,收到黄鳝了,就拿剪刀把尼龙线直接剪下,剩下的插头的线就不要了,很浪费。他们的篮子里面也备了些蚯蚓,补钓用。而我们呢,晚上放的钓子要到第二天一早才去收,收来的黄鳝,大部分都死掉了。我们没有办法,第二天要读书,家长不允许我们很迟睡,只能起早来收。

  黄鳝上钩后,在水底下挣扎很厉害,但又不动声色,不象乌鳢鱼,听也听得到。黄鳝只会打滚和扭转,它被针卡住后,就使劲往后退,直到插在田塍上的尼龙线绷紧。然后就朝上扭转。水沟表层有很多水草,黄鳝就往这些水草中间钻、扭转,把自己的身子和水草缠在一起,试图借水草之力脱钩逃生。我们去收钓的时候,首先看尼龙线有没有拉急,拉急了,下面肯定钩着一条黄鳝,有时,我们直接看到上钩的黄鳝在水草上缠着,露出黄色的一段身子。

  我们这里的黄鳝只有两种,我们叫普通黄鳝和豹皮黄鳝。豹皮黄鳝下腹白中带黄,背脊上有象豹子一样的粗花纹。抓来的上一斤重的大黄鳝中,豹皮黄鳝居多。黄鳝抓来后,我们就去河埠头剖黄鳝,用剪刀小心翼翼地剪开黄鳝的嘴巴和脖子,取出钓针,然后剪开黄鳝肚子至尾部放水里洗。黄鳝的身上有一层黏液,要下点盐擦洗,或在河埠头的石板上来回搓,去掉黏液层。如果是活黄鳝,那就首先要剪断它的脊梁骨,破了它的劲,再去取针。洗好的黄鳝,我们进行简单地归类,大黄鳝和大黄鳝呆在一起,小黄鳝和小黄鳝呆在一起。不管清蒸还是油炒,大黄鳝,我们都要在背上一段段剪开,剪断脊梁骨,但连着肉,这样下锅时味道能炒进肉里。对于小黄鳝,我们可以象大黄鳝这般处理,也可以用剪刀取出整条中骨,叫父母去做炒鳝丝。

  其实,抓黄鳝的方法很有好几种。有一种,象钓鱼一样引着钓黄鳝。这样的黄鳝钓,和上面的钓子很相象,就是多了一根细棒子,一头削尖,在钓钩穿入蚯蚓的同时,细棒子也穿进去,作支撑用。钓的人拿着这种钓子去河岸边的水下面找黄鳝洞,找到了,就把钓放进去,来回勾引,如果里面有黄鳝,它会马上上钩。黄鳝不但住在泥洞里,还住在石头缝里。我们的河埠头的石板下面,就被人用这种钓子钓上很多黄鳝。

  黄鳝还可以用手直接抓。你看到一条黄鳝在自己的洞口悠闲着,便可缓缓伸手下水。黄鳝看到我们的手,会警惕地逃回洞里不出来。然后你用两个手指在水面处轻轻弹动,要弹得有声响,弹得水里激起小小的水花。里面的黄鳝以为洞口有小动物在游动,就伸出头来吃。你趁黄鳝伸出头来时,迅速用食指和无名指夹住黄鳝头部,拉上岸来。

  冬天抓黄鳝最容易。用铁器去翻挖干枯的水沟,一天下来,准能挖来一小箩。这是大人干的事,我们小孩子干不动这活。

  后来,由于水质污染,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河里和沟里的水草下面,密密麻麻地聚集了小龙虾。这些小龙虾,以惊人的速度繁殖,在水下掠夺大量的食物。龙虾聚集的水域,鱼类变得稀少了,看来鱼类斗不过龙虾。我们也不再放黄鳝了,因为,十条蚯蚓,九条成了龙虾的食物,放黄鳝还有什么意思呢。还有一个原因,小龙虾到来的年代,我们都读高中了,哪里有闲时光再去抓黄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