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记忆--下黄鳝

您的生活您来创造 2021-01-12 08:28:21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习惯把用笼子捕黄鳝的过程叫下黄鳝。

不同于现在刨祖坟式的挖掘,也不同于用电电、用药药的 满门抄斩,用笼子捕黄鳝其实是一种可持续发展的绿色的捕获方式。

既是用笼子捕,必得有笼子。这笼子大都是乡村手巧的篾匠所编:首先将竹子剖成均匀的细细的竹片,编成下粗上细的圆柱形,长约两尺,顶部留有口捕的时候,顶部用塞子塞住,底部的竹片向内凹陷,凹陷处留有松松的小孔,这孔就是黄鳝进入笼子的唯一通道。一旦进去,因为竹片向内收拢,以黄鳝的智力,形成了只能进无法出的 囚笼”。

仅有笼子还不够,还得有饵料。一般都用蚯蚓,或用火烧,将蚯蚓烧焦,灌入笼子;或用竹签将蚯蚓串起来,把它放入笼中,竹签的上端靠顶部的塞子固定。黄鳝贪吃,一闻到蚯蚓的味道,便从洞穴里出来,循着香味,钻进笼子......

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用笼子捕黄鳝。太冷太热都不行。太冷,黄鳝不出来;太热,黄鳝进入后会很快死亡。不冷不热才是下黄鳝的好时候。

每年春末夏初,便是下黄鳝的黄金季节。

傍晚,夕阳的余晖洒满嫩绿的秧田,炊烟在不远处氤氲、萦绕。此时,下黄鳝的人三三两两,挑着几十上百的笼子,逡巡于蜿蜒翠绿的田间小径,找寻下笼子的合适地方,凭经验,确定下笼子的位置,然后把它埋在泥水田里。埋得深浅取决于温度:温度高,埋浅一些,或直接放在水里,用一点泥压住就行;温度低,埋深一些。埋好后,或插一支艾蒿、或放一片桐籽叶、或插一根麻秸或干脆用手抓一把泥放在田埂上做标记。等下完笼子,夜幕早已降临,踏着沾满衣裳的夕露,沿着窄窄的田埂回家。

第二天,早早起来,按照标记,把笼子一一收回,偶尔记忘了,丢那么几个也并不当回事。笼子挑回家,拔掉上端的塞子,拿出串满蚯蚓的竹签,把下来的黄鳝倒在有水的桶里。如果下得少,则将它们养起来,待再下几晚后用竹篓拎到集市卖掉,换回多少不一的零花钱。买几盒烟,买一点孩子的本子、笔或给孩子的零食,满脸的怡然自得。如果不想卖,则把它们放入草木灰里,去头,去内脏,清理干净,切成小段,和腊肉、鸡蛋一起烹炒,再从自家菜园里摘一竹篮红是红、绿是绿的时令蔬菜,盘腿坐于檐下的青石板上,择净,去溪边洗几把,清炒几盘,拍几条水灵灵的黄瓜,斟满几杯浓香四溢的小米酒,邀一二邻居小坐,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在满耳的蛙鸣声中,渐渐语无伦次。直至夜凉如水,再无心议论张家长、李家短,也无心倾听院子周围鸣虫的低吟浅唱,脚步踉跄,踏碎满院的竹影和月光,用肩膀顶开门,摸到床边,连衣服也不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