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肖江:​我的童年(下)

北京御风秦楚 2019-06-24 23:15:12





我的童年

Wonderful world


文丨肖江


夏天里,房屋被茂盛的枝叶团团围住。密不透风的村子里,树上缠满了牵牛花藤,紫色的牵牛花开在了盛夏。我们每天逮着天牛、蜻蜓、蝴蝶、叮膀虫(学名绿奇花金龟)等玩耍,时间一天天过得很快。知了不知疲倦的嘶鸣着,一刻不停地声声叫着夏天。


在夏日的时光里,我是自由的、快意的!用两天时间,写完所有的暑假作业,而后便是无忧无虑的欢乐时光。用爸妈的话来讲,就是无天管地守了!



每临暑假,四家轮放的牛总是轮到我家。放牛的任务,自是落在了我的肩上。上午在离家挺远、叫阴坡沟的地方放牧。赶到了地儿,牛群在山上吃草,我们就玩起了扑克。大些的伙伴玩跑得快、过三关,小些的伙伴玩接竹竿、七王五二三。有时候为了一张牌的对错,大呼小叫的争吵起来。那边的山,传来阵阵回音。临到晌午,才赶起牛群回家吃饭。


下午的放牛时间最是有趣!把牛群往青青的河滩上一摞,我们就不管了,跳入江中先游上一泳再说。游累了才爬上沙滩,起来后,总觉饥肠辘辘,一窝蜂似的跑向菜园子。红的西红柿、青的黄瓜、嫩的豇豆,全入肚祭了五脏庙。我家菜园的西红柿又大又甜、黄瓜水嫩可口,我总是带头跑去,所以遭殃的次数也是最多。鬼子进村似的一片扫荡,留下一片狼藉后,我们才返回沙滩。又有力气了的我们,在沙中挖一大坑,然后躺在银白的沙上,再用沙子盖住全身,仅留脖子以上的脑袋。睡在沙窝中,仰望湛蓝的天空,甚是惬意!



“牛吃庄稼了”,不知谁亮了一嗓子,我们慌忙从沙中爬起,飞也似的从庄稼地里赶出贪吃的牛群。一大块庄稼,只剩下光秃秃的杆子!一个夏天,不知要听到多少次庄稼的主人恨恨咒骂声。我们这群小伙伴,尽是脸厚的主儿。你骂任你骂,如风耳边刮。我玩还是玩,最多挨顿打。如此下来,倒也逍遥自在,只是无端的皮肉受苦!


我们每日在河滩上摔跤比武,总有人被摔痛了,哭声不断。再有就是比赛骑牛了!刚骑上去,牛就疯跑,死死的抱着牛脖子,耳边是呼呼的风声。抱得再紧,总会被摔下来,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有一次大水刚退,沙滩上是一层厚厚的淤泥。我被愤怒的公牛摔进了泥里,他们齐心协力才把我拔了出来,身上全是黑黑的泥浆,活脱脱一泥人儿。自此,骑牛色变。


“点兵点将,姑姑和尚,有钱喝酒,没钱和我一路走”的童谣声里,双方头儿各自用这一方法选人,组成战队。用泥块垒成的战壕,互相用砂石攻击对方的阵地的战壕,哪方的战壕先垮,哪方为输。有时扔过了,砸到小伙伴身上也是常有的事。临到末了,几乎每人浑身都青紫一片。休养几天,好了,再来为战!



晚霞满天,我们疯累了,牛也吃饱了。把牛群赶进滚滚的汉水中,我们拽着牛尾巴,使劲拍打着牛屁股,往河中心游去。水流湍急,牛累了之后,任你怎么拍打,再也不肯前进半分。掉头,向岸边游回。上岸之后,前行不远,不知谁抡起长鞭,哟喝着牛群飞奔了起来。霎时,灰尘漫天,遮天敝日的已看不清西下的夕阳。


又或者在某日午后,提上水桶,拿一鱼钩,去钓黄鳝。池塘里莲叶青青、莲花正盛,偶有已成的莲蓬坐落其中。亭亭玉立的莲间,有青蛙栖身,听见人声,四下逃窜。见有小洞,便用蚯蚓作饵的钩放在洞口。不一会儿,一个尖尖的脑袋忽伸忽缩的试探着。我便小心翼翼的引鳝出洞,另一只手的中指如钩,闪电般探出,紧紧锁住鳝身,一条又肥又大的黄鳝,就这样被捉进桶中。这一块钓完了,我们便从这个荷塘转战向另一个稻田。等捉了不少黄鳝,我们也就变成了泥人。有时偶遇田中水蛇,胆大的拿棍抽打,胆小的哇哇大叫,屁滚尿流的跑向大路!一午后下来,桶里是有了不少黄鳝,但是莲蓬没了、稻秧歪了!


夏日的夜晚,没有风扇的房间,热的人透不过气来。爸妈在道场上支起一个大床,我们躺在竹席上,看满天的星光,听鸟虫嘶鸣、蛙声一片。夜风习习中,爸妈摇着蒲扇,为我们驱赶蚊蝇。我们枕着牛郎织女的故事,沉沉睡去。有时夜半忽降暴雨,半梦半醒之间,还来不及进屋,已被淋成了落汤鸡。



暑天里,若遇农忙,还是要帮忙干些农活的。翻红薯秧、拔苞谷苗、摘绿豆荚,这些农活在炎炎的夏日里是那么难耐。忙完一天收工后,便飞奔去河边,跳进清清的江水里,静静的泡着。待稍有凉意,一身的疲惫也渐渐消散。那种舒适和惬意,至今难以忘却。


04


夏日欢快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开学伊始,暑假也眨眼而过,背起书包入学,已是初秋!


秋天哟,硕果累累的秋天,也是我的最爱!


一个个红灯笼似的柿子,藏在青枝绿叶间。我猴儿似的从这个枝头跃向那个枝头,尽情的施展我爬树的拿手好戏。树上最好的柿子,不一刻下了我的肚子!



犹记得8岁多那年,我正在柿子树的顶端摘着柿子,树底下的弟妹们一会儿指这,一会儿又指那,嚷嚷着有大红柿。我一手抓着树枝,一手去够那有点远的柿子。小碎步踩着一枯枝,刚要够着,只听“咔嚓”一声,我在半空中手舞足蹈,一篓上好的红柿,随我一起在地上开了花。落下的树枝,把刚爬上树没多高的建军小弟也掀翻了下来。弟妹们哭喊着向我跑来,我晕乎乎的、满脸血迹的站了起来。原来落下来之时,我平扑而下,下巴撞上了尖尖的石头,撞了一个窟窿,鲜血汨汨不止。后来回想,也是后怕。当时树临崖边,崖上有电线。我摔落时掉在电线上,电线把我弹向了里边。掉下之时,若是向前偏上半米,不碰上电线,定也粉身碎骨。电线若是有电,也会小命难保!命硬加上命运,在此体现无疑!


刚好同天下午,邻居肖老大同志,也从柿子树上摔下。不巧的是,他摔的是腿,深可见白骨!第二天在他家相见,他笑话我不能吃饭,我笑话他不能跑着玩,只能干躺着瞪眼。现在想想,儿时的我们也挺搞笑的!



青青的核桃裂开了嘴,白白的枣儿羞红了脸,绿绿的橘子变黄了皮,这一切使我们欣欣然起来。上学时的书包里,塞满了这些时令水果。


田地里的花生、芝麻、玉米、稻谷、红薯也相继成熟。星期天的时候,我也早早起床上坡干活,回家时总是满载而归。犹记得烧玉米的干香,啃上几穗,满脸黢黑。顾不上擦拭,下一个玉米棒子又在唇边。


秋天的原野,五谷已归仓。种了小麦的地上,芽儿还未生长。不见夏日的青纱帐,到处是裸露着的黄色土壤。略显发黄的茅草丛中,到处是灰的蚱蜢、黑的蛐蛐,在田坎地头斗乐。我抓上几只大点的蛐蛐儿,放在一起拼斗一番,不亦乐乎的忘了回家的时间。听到父母呼叫的时候,天色已麻黑儿。


溪水渐冷,蛙声渐淡。清澈溪水下的石头,搬开一块,只见肥壮的螃蟹迅速躲开。眼疾手快的一把抓起,半天时间就是小半桶。最后这些蚂蚱和螃蟹,统统都进进了鸡和猪的肚中。真是可惜了这些天然健康的绿色产物,在那时年月就这样被糟贱了!这可是现在城里掏钱也买不到的绿色的、健康的食材了!



05


秋风四起的江边村落,随着片片飘零的黄叶,渐渐从夏日掩映的苍翠中露出黑色的屋脊。在这个时候,才能看到房屋本来的模样。


小时候没有那么多的情绪,对此并未有什么伤感的情愫。多愁善感,那是长大以后才有的事情。


天气也越来越冷,肆虐的北风吹透了古郧大地,几片未落的枯叶在寒风中“嘶嘶”作响。大地陷入了沉寂,再也听不见鸟虫啾啾了。然而,我并未为此安静下来。


我还是四下的和小伙伴们玩起了冬日可以暖和身体的游戏:撞拐子、打折纸、滚铁环、崩瓶盖、打陀螺等等。全部自制的玩具,虽然简陋,也被我们玩的风生水起。在寒冷的天气里,我们一个个的总是大汗淋漓。



冬季里最开心的,就数堆雪人打雪仗了!呼呼北风一夜,一层厚厚的雪像棉被一样盖在绿油油的麦苗上。空旷的道场上,我们堆起一个大大的雪人,在雪地上疯狂打闹起来。有时候抓起一把冰凉的雪,塞进小伙伴的脖子里,被塞的人大声尖叫,我们赶紧四下散开,生怕下一个就是自己!疯的出汗了,口干了,我们每人敲下一根凌冰钩子,“吱吱溜溜”的吃了起来。此情此景,在十四、五岁以后,再未有过!


06


一晃多年,我就这样从孩提时代走向少年、青年至现在人近中年。童年一年四季的欢乐时光,还有那时的小伙伴,总在脑海闪现,似触手可及,但又是那样的遥不可及!


偶尔带小女回乡,四下转转,也想让小女重温一下我们儿时的乐趣。但是故乡的变化,是再也回不去我们童年欢乐场景的惆怅: 银白的沙滩不见了;长满青青蚂蚁草的河滩不见了;成群的牛羊不见了;漫山的花海不见了;就连山上的蝎子、小溪里的螃蟹、田里的黄鳝,都没了踪影……


该怎样向小女叙说那时我们常见的物事?我茫然四顾!远远的,一只小鸡和一只小狗在阳光下玩耍,小女欣喜起来,“爸爸,小鸡和小狗哎,它们好可爱呀!”我禁不住悲从中来!现在良好的教育环境,却不一定是良好的生活环境了!城市高楼的囚禁、农村城镇化的加快,这一代代的改变,到最后几乎房无片瓦、户无土地!这一代代的改变,到最后小朋友们连牛、羊也不识,麦苗和韭菜傻傻分也分不清了!难道是我们为父母者的错误?!


呜呼哀哉!这到底是他们这一代的幸还是不幸?是时代的悲哀还是时代的进步??不得而知!!!



午夜梦回间,还是和那群小伙伴一起在故乡玩耍!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作者:肖江

图片来源:作者/网络

配图:御风秦楚

编辑:马力


作者简介

肖江,十堰郧阳区人。从事服务行业,爱好文学。


喜欢这篇文章的人也喜欢 · · · · · ·

▶ 肖江:我的童年(上)

▶ 肖江:食品安全之我见

▶ 肖江:怀念爸爸

▶ 肖江:梦回大宋忆清照

▶ 肖江:戊戌年里说戊戌



《御风秦楚》口号:



 带你走进这片文学海洋,

让你带走一身书的芳香!


《御风秦楚》宗旨:



弘扬红色文化为前提、

挖掘传统文化为基础、

推广生态文化为核心、

融入当今大数据时代


《御风秦楚》欢迎您投稿 

 

尊敬的各位老师:

《御风秦楚》在北京创刊,现落户于十堰市的香格里拉大街。我们主要刊登中国乡土风情、中国旅游文化、中国企业成长记等文学作品。目前在公众平台上发表的文章由各位老师自由发挥,不传播宗教、民族、政治、帮派等等与文学无关的文字、言论、链接即可。
投稿邮箱:18372606969@163.com
主编微信:Yuge7399
地址:十堰市茅箭区北京中路(市政府斜对面)香格里拉大街15号。
电话:刘主编18372606969/吴副主编13997811611


《御风秦楚》成员

首席顾问:梅     洁    肖     鸿

荣誉主席:兰 善 清 

理      事:曹 廷 保    汪 剑 平

主      编:刘 雨 歌

副 主 编:罗 寿 霞     吴     迪

责任编辑:邓 杨 莉

编      辑:刘      鑫     马    力

美术总监:聂 俊 霞

策划部主任:郭 祥 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