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毛坦厂老街

淠水文学 2020-07-09 09:55:11





毛 坦 厂 老 街 作者:雨瑞





毛坦厂是我的老家,我在那条古色古香的明清老街上度过了我的童年和少年时光。

我记忆中的毛坦厂老街,感觉是世界是最长的街道了。这条街自西而东,长达三华里之遥。老街的道路全是由大大小小的鹅卵石铺就的。中间高,两边低。中间由一块长方形的石条将道路一分为二。石条与石条首尾相接,成为道路的中心轴。旧时交通运输使用的是独轮车,独轮车的轮子正好可以行驶在中间的石条之上,避免了不必要的簸箕。久而久之,中间的石条便被碾出一条深深的凹槽来。


街道两侧基本上都是铺面房。房子临街的门面全是用一长排的铺板拼接成木质的墙面,这些铺板一般都被漆成枣红色,远远看去,煞是气派。早上起来,房主将铺板一块块卸下来,宽阔的店面便打开了,拆下来的铺板还可以用两条大板凳架起来,用于摆放商品。

老街的房子都是出檐的,出檐的宽度一般在80至100厘米。这种伸出来的廊檐的设计是非常人性化的,它有着以下几个作用:一是晴天可以遮挡阳光直晒,雨天可以避免雨水飘进店里来,二是可以使站在门口的顾客晒不着太阳淋不着雨,三则可以让街上的行人沿着廊檐行走,免去打伞之累。


听老辈们说,晚清至民国时期,毛坦厂老街的生意是十分红火的,沿街两侧店面的店幌一家挨一家,甚为壮观。那时候老街北边的龙舒河的河水很深,可以常年行排。很多来往的货物都是通过水路进出的。只是后来战乱频发,生意不好做,便盛况不再了。

一般情况下,老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基本都是本镇上的熟人或附近的乡下人,真正的外来人口是很少的。儿时的我们,总是盼着能在街上看到一些陌生的面孔。那时候,我们最喜欢见到的是过路的车队和挑鱼苗的人。



在我的记忆中,过路的车队总是在傍晚从街上通过。他们一般有十几辆甚至几十辆车,清一色的独轮车,车上绑着沉重的货物。推独轮车不仅需要超乎常人的臂力,而且需要相当的技巧。他们走路时,两个臀部需要配合双臂扭动。乍看起来,有些像现在的模特儿走秀的姿式。走在最前面的一辆车往往会插着一面三角形的小红旗,推这辆车的人便是这支队伍的队长。这个人会根据路面的情况,提醒后面的人注意。比如像“左边有小坑喽!”、“上坎子了,腿上使劲喽!”“下坎子了,脚下留神喽!”一般情况下,车队只是默默地行进,车手们都不吭声。只能听到木质的车轴吱吱呀呀的响声。车手们光着脊梁,背上黑黝光亮的,两只胳膊青筋暴露,下身的裤子卷到了膝盖以上,露出粗壮的小腿来,看上去又帅又酷,实是一道壮观的风景!


挑鱼苗的就没有车队那么多的人了。他们一般有三四个或五六个人,每人担着两只水桶。水桶里有大半桶水,里面养着鱼苗。因为鱼苗在水里需要氧气,所以挑鱼苗的人必须一闪一闪的使水桶摇晃起来。挑鱼苗的人最怕遇见我们这些小屁孩们。我们只要一见到他们,便会乘其不备用水瓢偷舀他们的鱼苗,而且舀了就跑,他们不可能放下挑子去追我们,便只好自认倒霉,骂上几句出出恶气作罢。我们把偷来的小鱼苗放进水缸里或水井里,希望它们能像水塘里的鱼儿一样快快长大。当然,我们的快乐并不在鱼儿到底能不能长大,而是在偷舀鱼苗的过程之中。因为我们偷鱼苗其实不是偷,而是在抢。我们心里有着一种小孩战胜大人的胜利者的快意。


老街最有味道的时候是在春节前后。一到过年,整条街两侧的大门上都贴上了红彤彤的春联,显得喜气洋洋。尤其是到了晚上,家家户户的门头上都挂上了大红灯笼,远远望去,犹如两条火红的长龙,令人热血沸腾,叹为观止!我们小的时候总是盼着过年,过年除了有好吃的好玩的外,每天晚上到街上,从上街到下街地看灯笼看春联也是一大乐趣呢!

那时候,作兴拜早年,也就是在大年三十的晚上过了十二点以后立马去拜年。老辈的毛坦厂人都有年三十守岁的习惯。一家人守着一盆碳火,吃着瓜子花生什么的,直到天亮。我们这些小屁孩,在家呆不住,便三三两两地跑出来,到亲戚长辈的家去拜年。这样一则可以讨人家的喜欢,二则也可以捞一些好吃的来。运气好的话,还可以弄一点“压岁钱”。再说,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走在红彤彤的老街上,那感觉也是相当的滋润。


到了正月十五前后,四乡八村闹花灯的队伍便要涌进街上来了。如果上年的年头好,是个丰年,门花灯的活动会一直延续到农历二月二。闹花灯的人不光是图个喜庆,也是想争个名头。哪个地方的花灯玩得出彩,那里的人都会感到脸上有光。玩灯的花样很多。有舞龙的,舞狮子的,撑花船的,踩高跷的,还有玩杂耍的。玩灯的队伍一到,老街上立马热闹非常。大家伙里三层外三层地把他们围得水泄不通。真可谓是万人空巷了。我们小孩子夹在人缝里,钻来钻去,跑着撵着跟着喊着,基本上是要把他们从街头送到街尾才肯罢休。那个兴奋激动啊,不在其时其境,实在是很难体会得到的。



“文革”期间,老街的一些古建筑遭到了严重的损毁。也有一些住户擅自对建筑进行“改造”,影响了整体的格局。所幸后来的镇领导们有了非同一般的眼光和胸襟,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开始,对毛坦厂老街的古建筑制订了一系列的保护政策,使老街的保护力度进一步地得到了加强,老街的规划也日臻成熟、科学和完善。前几年,毛坦厂老街古建筑被省政府公布为全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毛坦厂镇相继荣获安徽省历史文化名镇和中国历史文化名镇的光荣称号。在整个六安市,荣获中国历史文化名镇称号的乡镇,只有毛坦厂这唯一的一家。





金安旅游推荐:


国家历史文化名镇——毛坦厂古镇


毛坦厂镇位于安徽六安市舒城县、霍山县、金安区三县(区)交界,是六安茶谷·九十里山水画廊的南入口,是第三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新一轮全国重点镇、全省第一批红色旅游小镇,有着“深山古堡、热土明珠”的美誉。毛坦厂镇始建于朱元璋推行的马政制度,长1320米的明清老街民俗风情浓郁、历史文化厚重,有750余间徽派风格古民居,是皖西地区唯一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兽医学鼻祖”——明代喻本元、喻本亨兄弟曾在此劳作生活,清代湖广总督涂宗赢的私祠公馆、大跃进时期的“大食堂”在这里被淳朴的老街人精心呵护着。古镇崇文尚贤的性格在这里代代传承,家家户户红通通的对联映入眼帘,被誉为“亚洲第一中学”的毛坦厂中学蜚声国内外。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