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原来黄鳝是用来吃的一直误解了

谜情休息室 2022-04-21 11:34:15

三江市的丽都广场上,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正用惊人的速度朝离他不到两百米的丽都大厦跑去,这是白振东第一天去新公司上班,眼看着就要迟到了,他不想因为迟到被炒鱿鱼,所以跑起来脚下生风。  他刚跑到丽都大厦的露天停车场时,一名穿着职业装的长发女人突然从一辆越野车身后窜了出来,白振东心里顿时一惊,想要自己马上停下来是绝对不可能的,只能扯开嗓门大声喊道:“快躲开!”  长发女人闻声扭头,见到冲刺而来的白振东,吓得脸色铁青,她下意识的想躲闪,可是刚准备转身,高跟鞋却在这个时候卡在了地板砖的缝隙里,无论她怎么拔都无济于事。  顿时,长发女人的身体失去重心,逐渐开始后仰。  眼看着白振东的身体就要撞上长发女人,就在这关键时刻,白振东突然腾空朝前翻了一个跟斗,他强壮的身体就在长发女人头顶三百六十度翻滚,双脚落地的同时,长发女人的身体也正好朝他脊背倒去。  他及时弓着身子,长发女人的身体正好倒在了白振东的脊背上,他担心长发女人的身体从自己脊背上滑落,双手下意识反摁在女人的胸脯上,这一好心的动作,却遭到长发女人的怒骂:“臭流氓!拿开你的手!”  听见这话,白振东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双手摁在了女人养育后代的粮仓上,他赶紧将双手伸了回来,却不料他的双手刚松开,女人的身体一歪,就从他脊背上滑了下去。  “哎哟!”只听见女人疼得叫了一声,身体也摔在了广场的地板上。  白振东回头赶紧撇开关系,道:“美女,这可是你让我放开的,不关我事。”  说话间,他看见长发女人的胸前空荡荡,一抹风光顿时尽收眼底,这道令人脸红的景色让白振东愣了愣,他暗自惊叹道,靠,不会吧!这女人这么开放?上街放空的?  躺在地上的林若烟顺着白振东直勾勾的眼神看去,才惊诧地发现这男人盯着自己的深V领口,而且她总算明白刚刚跑起来为什么胸前凉飕飕的,原来自己今天离开家的时候,因为赶时间上班竟忘了内衣。  想到这,林若烟顿时满脸羞红,忙不迭用手里拎着的LV手提包挡在胸脯前,并捋了捋自己的裙角,将自己双腿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生怕让白振东看见点什么。  裹好自己双腿之后,林若烟发现白振东还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大腿,立马恼羞成怒的骂道:“臭流氓!你还看?”  白振东这才回过神来,粗略扫了林若烟一眼,她褐色的波浪长发披肩而洒,肤色白嫩,明眸皓齿,身材火辣,一个标准的美人胚子,加上呈现在他眼前那两条修长又诱惑的美腿,足以让白振东直咽唾沫,他来三江市一个月了,还是第一次看见美得一塌糊涂的女人。  就连她生气的样子,都是那么的迷人。  但即便她再漂亮,做人首先应该有礼貌,至少刚才白振东救了她一次,要不然这会儿她估计得躺在医院了。  白振东听到她嘴里的流氓两字,就觉得挺别扭,自己又不是故意看见的,对她也不用那么客气,坏坏一笑,毫不留情的嘲讽道:“流氓?你说的这个流氓应该是你吧?你瞧瞧你长得挺端庄的,上街竟不穿内衣,你还真前卫!你妈知道这事吗?”  “你——”林若烟气得面红耳赤,恨不得将手上的包砸向他,可是想到自己胸前空荡荡的,就放弃了这样的想法。  她扫了一眼周遭,幸好这露天停车场附近没什么人,要不然自己今天这脸就丢大了,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男人看了最那啥的部位,而且还是一个素不相识的臭男人。  这些已经让她很难堪了,可是白振东的那番话,让她更加的抓狂。  眼看着上班的时间快到了,她顾不了跟白振东继续纠缠下去,只想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免得让更多的人看见了。  她努力了许久,才慢慢地从地板上站了起来,每走一步,左脚腕就疼得要命,她知道自己脚崴了,可还是一瘸一拐将卡在地板缝隙里面的高跟鞋拔了出来,穿在自己自己脚上,然后拎着手提包打算朝丽都大厦走去。  她刚走了两步,白振东就追了上来,故意坏笑道:“美女,你就这样去上班啊?你不怕被人看见?要不要我送你一件文胸?你这样去上班,万一让其他男人看见了怎么办?”  林若烟闻言,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气呼呼地瞪着白振东,怒声的说道:“我被不被看见,跟你没有半点关系。还有,麻烦你在我眼前消失,要不然我就报警了。”  说完,未等白振东反击,林若烟就一瘸一拐的朝丽都大厦的大厅气急败坏的走了进去。  看见林若烟渐渐远去的背影,白振东在身后肆无忌惮的大声喊道:“前面那位美女,做人可以不穿内衣,但没礼貌是不行的。”  此话一出,丽都大厦附近,有不少女人回过头来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白振东。  他见状,吃惊的自语道:“我靠,不是吧!这么多女人没穿?”  这时,白振东低头看了看手腕上戴着的那块劳力士手表,立马惊声的说道:“糟糕!要迟到了,今天第一天上班迟到,不被炒鱿鱼才怪!”  他赶紧朝丽都大厦冲了进去,刚进大厅,就发现电梯门口排着长龙,黑压压的一片脑袋,这样排队下去,自己肯定迟到,因为离上班时间只剩下最后五分,他可不想因为电梯而落下迟到的罪名,到时候你百口难辩。  白振东的新公司在二十五楼,跑上去是不可能的,目前只有一个办法。  他朝四号电梯走过去的同时,并笑着对排在四号电梯门口的所有人歉然的说道:“各位对不起,我是电梯公司派来的维修人员,我们公司接到电话,说这部电梯出现了故障,要立刻抢修!”  众人闻言,开始七嘴八舌的抱怨起来。  “不是吧?这个时候抢修?”  “有没有搞错?我们还要赶着上班呢?”  “什么时候能抢修好啊?”  “早不修晚不修,干嘛偏偏这个时候修?有病吧?”  “……”  白振东及时打断了他们的抱怨声,客气地说道:“各位,我也不希望这样的事出现,但为了大家的安全,只能麻烦大家配合了。”  在解释的时候,白振东独自进了电梯,在电梯合上的时候,还对电梯外的人感激地说道:“谢谢大家配合我的工作。”  电梯合上后,白振东嘴角露出一抹坏坏的笑容,直到电梯上行到二十五层的时候,他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距离上班时间还剩下最后二分钟。  “叮铃”一声,电梯门刚敞开,他快步走出电梯,朝草原乳业有限公司的前台走了进去,他刚准备打指纹,眼角的余光却发现一个女人站在自己跟前,扭头一看,惊奇的发现是楼下那位没穿文胸的美女,他扫了一眼她的全身,狡黠的目光最终停留在她的下半身,抬起头来时,笑咪咪的问道:“哟!美女,这么巧!你也在这上班?”  话音刚落,草原乳业公司的前台小美女走了过来,见到林若烟的时候,恭恭敬敬地喊道:“林总早!”  听到这话,白振东心里咯噔了一下,脸上那抹得意的笑容也僵住了,嘴里还轻声嘀咕:“林总?”白振东瞬间觉得自己完蛋了,第一天来新公司上班,就要面临被炒鱿鱼的可能。  他来三江市已经一个月了,被用人单位辞退了五六次。由于他没有文凭,所以只能先去找个服务员的工作混着,可是上班不到三天,餐厅的老板娘就主动勾引他,结果被老板发现,自己就卷铺盖滚蛋了。临走时,还被老板骂小白脸。  他不觉得自己脸白,倒是老板娘的皮肤挺白的,他真想揍餐厅老板一顿,可是到后来也就放弃了这样的想法,谁叫他只是给人打工的呢!  没办法,苦逼的他只能继续找工作。  第二份工作,白振东依然只能去当服务员,可是上班不到两天,有顾客调戏跟他一块上班的小妹,他看不顺眼,就跟人家干了起来,一个人将六个壮汉全都送去了医院,让餐厅赔了好几万。  幸好他态度好,要不然还得被关进去几天。  接下来的几个工作,说起来都让白振东寒心。有的老板说,你戴着劳力士来给我当服务员,你丫的玩我呀?要装逼去别的地方,我这里不欢迎!  白振东也弄不明白自己手上戴着的这块手表是从哪里来的。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份工作,这不今天刚来上班,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早知道这美女是老总,他哪敢放肆,现在后悔起来,肠子都青了。  “林总早!”白振东觍着脸,笑嘿嘿的讨好道。  林若烟面若冰霜,想到刚才发生在楼下的事,她就气得磨牙,恨不得一把掐死白振东,可是考虑到这是公司,自己又是第一天上任,她身为公司老总,起码得注意下形象,而且万分担心白振东把公司楼下发生的事捅出去,那她在公司还有什么颜面。  她竭力克制住内心的愤怒,平静地问道:“你在这上班?”  白振东的脸上依然洋溢着尴尬的笑容,挠挠后脑勺,点头应声道:“是的。”  “哪个部门?”  “市场部。”白振东如实回应。  “来下我办公室。”  林若烟撂下这句话,就踩着高跟鞋咯噔咯噔的离开了前台。  白振东知道死定了,想到自己马上就要被炒鱿鱼,心里就犯愁。眼看着房租就要到期了,自己再找不到工作,就要面临睡大街的可能。  前台小美女阿珠见白振东还愣在原地,好心提醒道:“喂,新来的,林总让你去办公室,你怎么还站在那?”  白振东回头微笑道:“我这就去。”  他深吸了一口气,心说死就死吧!最多不过再找工作就是。  他从前台穿过硕大的办公区,才看见了总经理办公室的那扇门,走到办公室门口,抬手敲了敲门,办公室里传来林若烟那严肃的声音:“进来!”  白振东推门而入,粗略扫了一眼,发现这间办公室大概有三十几个平方,里面有一张实木的办公室桌,电脑桌上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台打印机。林若烟正坐在办公椅上低头看着什么,在她右手的窗台下,有一盆长得茂盛的盆栽;左手边,还有一个硕大的文件柜。  除此之外,在办公桌对面就剩下两把普通的座椅。  白振东刚看见坐在座椅上夹紧双腿的林若烟,他脑子里面就忍不住开始回想楼下发生的那一幕幕,那抹景色简直让人终生难忘。  想到这,白振东在双腿的诱惑下,他感觉自己的有些绷不住了,因为……  他在心里惊叹道,大哥,不会吧!你可千万给老子绷住了,这里是办公室。  可是,林若烟掩盖在裙摆下的那两条美腿,就像催化剂一般,刺激着白振东的神经,让他不得不乱想,想着想着,就出大问题了。  这时,正在办公室桌上看着简历的林若烟抬起头来,不冷不热的问道:“你是新来的?”  白振东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慢慢地将双手掌重叠,悄悄挡在裆前的部位,并僵硬的点头:“是的,林总!”  好歹他这个轻微的动作,并没引起林若烟的注意。  接下来,白振东本以为马上就让他滚蛋了,可是奇迹般的事却在他身上发生了。  “我看过你的简历,觉得你特别适合总经理助理一职,我打算把你从市场部调过来,你愿意吗?”林若烟的语气温和了许多,瞬间变了个人似的。  白振东感觉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又或者说在做梦,可是又在心里琢磨,难道她是想用总助一职来堵住自己的嘴。  林若烟的确恨不得立刻开除白振东,可是想到一旦开除了他,这家伙把楼下发生的事捅出来了怎么办?自己还有什么颜面呆在公司?  再者,就这样开除了他,未免太便宜他了?为了让白振东生不如死,林若烟早就有了计划,她想把白振东留在身边一点点的折磨,折磨够了,再让他灰溜溜的滚蛋。  林若烟见白振东愣了一下,还以为他不愿意,又故意诱惑道:“对了,我忘了给你说薪水的问题,底薪五千,五险一金,还有全勤奖和年终奖,工作表现好,一个季度涨一次工资,你觉得怎么样?”  白振东没想到工资这么高,光底薪就是五千,他前几天来公司面试的时候,应聘市场部的业务代表,底薪只有一千五,这跟总助比起来,差别真他娘的大。  这么高的工资,白振东又不是傻子,不要白不要,忙点头连声答应:“愿意,愿意。”  听到这话,林若烟嘴角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不过只是一闪而过,她鼓舞道:“好好干,公司不会亏待你的。”  说着,林若烟就在办公室的笔记本电脑上敲打着什么文件。  白振东一想到以后就呆在林若烟身边,说不定还能发生点什么,比如哪天一个不小心把她给那啥了,以后在这家公司,自己就是老大,让林若烟白天给自己端茶送水什么的,晚上嘛!嘿嘿!不用说大家都明白的。  他脑子里在幻想,想着想着,整个人坠入了梦境中,有些失神了。  没多久,林若烟那双芊芊玉手就在电脑键盘上停了下来,她打印了刚才的文件,仔细看了一遍,示意道:“这是公司的劳务合同和保密协议,你过来签一下名字。”  这时候的白振东哪好意思走过去,万一被林若烟发现了,自己就真的成了流氓。  他愣在原地,林若烟突然扭过头来,白振东赶紧下蹲,捂着关键的地方。  林若烟眉头微蹙,起身从座椅旁忙走了过来,弓着身子,狐疑地问道:“你怎么了?”  在她弓着身子的时候,胸前的衬衣领口正好对着白振东,从这个领口里,白振东隐约看到了不该看的,他真不是有意的。  林若烟的身材很好,尤其胸前那道风景,真是美不胜收。  这不看还好,这一看让白振东更加难受,他佯装很痛苦的说道:“肚子有点疼!”  话音刚落下,白振东身后的那扇门突然被人推开,他正好蹲在门后,身体迅速扑向弓着身子的林若烟,两人同时倒地,然而白振东的双手抱在了林若烟那两条美腿上,最令白振东尴尬的是,自己的嘴却触到了林若烟最不该碰的地方。  就在两人万分尴尬的时候,白振东身后传来一个男子急促又结巴的声音:“万——林总,不好了,出事了!”  白振东心想,这下尼玛是真的出事了,之前不光看了,现在还碰到了,这推门的家伙是存心的吗?再次把他推向了火炕。推门的这个人叫王大海,长相平凡,跟王宝强似的,他是市场部的业务代表,由于情况紧急,他把敲门的事给忘了,本以为万总在总经理办公室,但他没想到办公室里却是新来的女老总,而且这间办公室曾经是万总的。  可是,他没想到自己刚推开门,就看见令人咋舌的一幕。  即便林若烟和白振东真没什么,可是他们此时的姿势不得不让人遐想。  白振东赶紧将嘴从林若烟的敏感部位挪开,免得让公司其他员工看见了,让她难堪。  白振东被王大海这么一吓,下身也彻底偃旗息鼓了,要是吓出个毛病来,非阉了这小子不可。  两人赶紧从地板上站了起来,林若烟快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子,抬头就对王大海怒斥道:“你干什么?进办公室为什么不敲门?”  王大海面露苦色,知道自己闯祸了,连声的道歉:“林总,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林若烟训斥完,想到王大海那么着急的样子,想必肯定有什么急事。  于是,不慌不忙的问道:“出什么事了?”  王大海这才说道:“林总,你出去看看吧!有几个顾客在前台闹事。”  听见“顾客”这两字,林若烟皱紧了眉头,顿了一下,才对王大海吩咐道:“你先出去,我马上就来。”  王大海“哦”了一声,在离开总经理办公室前,还特意扫了白振东一眼,兴许觉得白振东这个新来的跟新老总在办公室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当然能和这么漂亮的美女干任何坏事,他也愿意,可眼下只有羡慕的份。  王大海离开后,白振东赶紧主动道歉:“林总,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碰……”  他还没解释完,林若烟就冷哼一声,嘴里迸出一句:“流氓!”  说完,就踩着高跟鞋咯噔咯噔的离开了办公室,朝前台方向快步走去。  林若烟走后,白振东还在办公室里回味刚才那一幕,虽然占了极大的便宜,但是还是有点担心,万一这女人又拿自己开刀,那就彻底完了。  没多久,白振东刚从总经理办公室走出来,就听见公司前台传来七嘴八舌的嚷嚷声,听这声音,好像跟顾客吵起来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出于好奇,白振东就朝前台走了过去,发现公司前台围了少许人,他挤进人群的时候,才发现有五个男人站在林若烟身前。  此时,林若烟正跟一名陌生男人说着什么,这男子长得肥头大耳,虎背熊腰的,脖子上还套着一根小手指那么粗的金项链,右手腕戴着一串佛珠,左手臂上还有纹身。  男子瞪着一双鼓鼓的牛眼,指着林若烟凶巴巴的说道:“我老婆就是喝了你们公司生产的牛奶,才住进了医院,你今天不给个说法,我就砸了你们公司!”  说完,还故意撸了撸袖子,摆出一副要打架的姿势。  面对胖子嚣张的气势,林若烟也不胆怯,冲着胖子微微一笑,游刃有余的说道:“这位先生,实在对不起,我们公司的产品给你造成的不便,我深表歉意,但请你放心,这件事我们草原乳业会处理的。”  她刚说完,男子就瞪着大眼大声地吼道:“怎么处理?说来我听听看。”  林若烟为了维护公司的形象,只好客气地邀请道:“这位大哥,我们去办公室谈。”  几个人一大早在公司门口大声嚷嚷,对公司的影响极度不好,所以林若烟才出此下策。  可是,胖汉完全不领情,指了指脚下,态度强硬的说道:“我不去你办公室,要处理就在这处理,要不然你知道后果!”  林若烟不想因为这件事弄得草原乳业上新闻,这会是致命的影响,所以只好妥协道:“这位大哥,你看这样好不好?你老婆的医疗费全由我们公司承担。”  胖子闻言,惬意的点了点头,狮子大开口的算道:“我老婆的医疗费、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伙食补助费、精神损失费等等,这些加起来,你起码得给我一百万。”  听到这个天文数字,林若烟的眉头皱了一下,不可置信的说道:“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这还多?你知不知道我老婆住院了,我的孩子没人看,老妈没人照顾,这些我都是请人照看的,你以为不要钱啊?你们这么大的公司,这点钱还拿不出来啊?”  在两人争论的时候,白振东在一旁偷偷观察,他发现一些问题,这个胖子根本没有老婆和孩子,因为他手指上没有戴婚戒,还有他所说老婆住院,也只是说说而已,因为白振东他们根本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这回事,最为关键的是,这胖子狮子大开口,一要就是一百万,这跟抢钱有什么区别。  这几点足以证明,这胖子就是来找事的,而且白振东发现胖子带来的四名男子,都是些小痞子,每个人的手上都有纹身,而且身上还携带了刀具,看这架势对方是有备而来,但他们为什么会来草原乳业讹钱,而不去别的公司,看来这其中隐藏着什么阴谋。  换句话说,即便草原乳业生产的奶出了问题,他们第一时间应该去找零售商,不应该直接来公司,所以不符合自然逻辑。  这时,白振东突然从人群中站了出来,替有些难堪的林若烟笑着说道:“这位大哥,不就是区区一百万嘛?我们公司赔得起!”  此话一出,震惊的不光是林若烟,就连公司的其他员工也吓懵了,草原乳业算不上大公司,只能说比一般的小公司要大一些,而且公司经营不到五年,目前处于发展期,这一百万的赔偿金额对于草原乳业来说,还是具有压力的。  胖子听到这话,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打量了白振东一眼,对林若烟说道:“你看,这位兄弟才是明白事理的人。”  林若烟白了他一眼,白振东只是公司的一个业务员,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他站出来说话了。  白振东见林若烟的脸色有些难堪,笑着对她说道:“林总,放心吧!我身为公司的财务总监,这件事交给我处理,不就是区区一百万嘛!我们公司赔得起。”  说完,未等林若烟开口,白振东就对胖子奉承地说道:“几位大哥,我带你们去银行提钱。”  几人对视了一眼,点点头,就跟随白振东离开了草原乳业。  白振东走后,林若烟站在原地有点懵,不知道这家伙干什么,而且公司的其他员工也小声议论起来。  白振东有了上次餐厅的教训,这次将五名男子带去了附近的工商银行,刚进银行的大厅,五名男子就站在大厅等候着,白振东走向柜台,柜台里面的银行小姐冲白振东微笑地说道:“先生你好,您要办理什么业务?”  白振东对银行小姐示意着那五名男子,悄声道:“看见那五个人了吗?”  银行小姐点点头,白振东佯装很紧张地说道:“他们是来抢劫银行的。”  听到这话,银行小姐原本露出微笑的脸蛋上,顿时布满了阴云。  白振东立马朝她作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说:“我一会儿过去制服他们,你赶紧报警!”  银行小姐连连点头,并有些慌张的拿起了电话。  说完,白振东转身走向五名男子,未等胖子开口,就狠狠地踹了胖子一脚,并怒声的训斥道:“你们竟敢抢劫银行,真是胆大包天!”  胖子一听,整个人懵了,银行大厅也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      刺耳的警报声让银行大厅的人慌乱起来,听见白振东嘴里发出“抢劫”两字,他们转身以极快地速度离开了银行。  眨眼间的工夫,银行大厅变得空荡荡的。  胖子被白振东狠狠踹了一脚,他被踹得云里雾里的,直到摔在银行大厅的地板上,他才彻底反应过来,刚要解释,白振东的拳头就跟冰雹一样落在了他的头上。  白振东的拳重,速度极快,胖子的头挨了几拳,就有点眩晕,他抱着头刚要站起来反击,却被白振东狠狠一记摆拳硬生生打倒在地。  胖子身后的四名痞子见状,刚想滑出袖口藏匿的西瓜刀替胖子解围,可是他们的刀还没有拔出来,就被白振东狠狠一脚蹬在一名痞子的身上,痞子的身体迅速后退,刚好撞在了另外两名痞子的身上,三人同时倒地。可想而知,白振东脚上的力量非同小可。  另外一名痞子狠狠一刀朝白振东面部劈了过来,他眼疾手快,侧身一闪,左手一把捉住痞子握刀的手腕,右拳变掌,狠狠一掌击在了痞子的胸膛上,痞子的身体迅速后退,一个趔趄就后仰倒在了地上。  几名痞子刚站起来反击,却不料银行的几名保卫攥着警棍就围了过来。  未等几名痞子出手,他们就被几名强壮的警卫给制服了,在制服的过程中,他们还享受了拳脚的特殊待遇。  胖子被两名保卫摁在地板上,他的脸贴着地板上拼命解释道:“你们搞错了,我们不是抢银行的!”  两名保卫愣了一下,还以为自己弄错了,刚准备将地上的胖子拉起来问个清楚。  这时,在一旁的白振东看了看手中的西瓜刀,添油加醋的说道:“不是抢劫的?难道你们拿着西瓜刀来银行耍杂技?”  胖子喘着粗气,这才明白过来自己被陷害了,这下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很快,胖子和他带来的四名小痞子就被绑了起来,直接关进了银行的一间小屋子里。  在白振东准备离开银行的时候,一名银行的工作人员突然快步走了过来,她握着白振东的右手,深切的感激道:“这位先生,谢谢你!今天要不是你及时发现,指不定银行会出什么乱子呢!”  白振东握着她的右手突然抬起来吻了一下,特别绅士的微笑道:“不用谢我,要谢就谢你长得实在太美!”  穿着黑色正装的银行负责人突然害羞起来,不过心里比吃了蜜还甜,尴尬的回应道:“先生,您真会说笑!”  白振东又绅士的问道:“有男朋友吗?”  负责人点点头,道:“有。”  白振东深情的问道:“是不是就在你眼前?”  负责人微微一笑,摇摇头道:“不,他在你身后。”  话音刚落,白振东身后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雯雯!你没事吧?”  白振东闻声回头,看见一个戴眼镜的男子站在自己身后,心里暗叹道,我靠,还真有男朋友啊!  他握着负责人的玉手,对身后的眼镜男称赞道:“这位大哥,你女朋友的手真美!”  听到这话,负责人灿烂一笑,看着眼镜男问道:“你怎么来了?”  眼镜男满脸紧张的说:“我听说这里发生了抢劫,担心你,所以……”  未等眼镜男说完,白振东就打断了他的话,说:“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聊!”  他转身刚走到银行门口,身后传来负责人甜美的声音:“先生,您贵姓?”  白振东转过身来,冲负责人微微一笑,道:“我姓帅,名哥!再见!”  负责人情不自禁的念道:“帅哥!”  念完,她忍不住笑了。  在一旁的眼镜男,茫然的问道:“他哪里帅了?”  ……  白振东刚回到公司,林若烟一眼就瞧见了他,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狐疑地问道:“你去哪儿了?”  白振东如实回应道:“银行!”  林若烟皱着眉头问道:“你真给他们钱了?”  白振东摇头:“没!”  “那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林若烟看了看白振东身后,并没有发现那几个人的影子。  白振东无奈的说:“我带他们去银行的时候,他们突然改变了主意,说一百万太少了,就打算抢银行,抢银行那可是死罪,像我这么心肠好的人能见死不救不吗?于是啊!我就阻止他们,施展了各种招数才将他们制服,你看我的拳头现在还疼呢!”  听到这里,林若烟忍不住笑了笑,她不是三岁小孩,知道白振东干了什么事,她没想到这家伙还挺机灵的,把他们带到银行给卖了,估计这几个家伙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白振东没想到林若烟笑了,他嬉皮笑脸的说道:“林总,你笑起来的时候比不笑的时候好看!”  林若烟收敛了笑容,白了他一眼,道:“你笑起来的时候比不笑的时候更欠揍!”  说完,林若烟又撂下一句话,“来下我办公室。”  白振东在心里嘀咕道:“不会吧!又去办公室。”  当然,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老总召见,哪有不去的道理。  对白振东来说,林若烟的办公室就像夜总会一样,每次进去,某个办公室都充满了诱惑。  可是,军令如山,再“危险”也要进去。  于是,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再次进了林若烟的办公室。  林若烟依然夹着双腿坐在办公椅上,那两条美腿晃得白振东的双眼有些不听使唤,总爱盯着那个地方看,看着看着,就容易走神。  “过来把字签一下。”林若烟示意着手里的合同说道。  白振东走了过去,刚拿起办公桌上的合同阅读起来,林若烟担心他发现猫腻,就一个劲的催促:“赶紧签字,别站在这妨碍我工作。”  白振东只好拿起签字笔在合同后面的空白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在签字的时候,眼角的余光无意间扫了一眼林若烟的衬衣领口,那道深不见底的沟壑再次呈现在眼前,那丰满而圆润的双峰,着实招人喜欢。  正在敲打键盘的林若烟突然抬起头来,发现白振东的目光直勾勾盯着自己的领口,立马对白振东怒斥道:“往哪儿看呢?”  白振东回过神来,笑着奉承道:“林总,你脖子上戴着的项链真漂亮!”  林若烟毫不客气的抨击道:“你的嘴比你的眼更色!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白振东笑着提醒道:“林总,你可以骂我,但你怎么可以骂你的父亲呢?”  林若烟这才反应过来,及时挽救道:“我父亲除外!”  “为什么要除外?难道你父亲不是男人?”  听到这话,林若烟气得七窍冒烟,反击道:“你才不是男人!”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男人?你又不是我老婆……”  林若烟没想到白振东这张嘴这么臭,气急地啐骂道:“你给我滚出去!”  白振东只好悻悻地转身,免得得罪了她,自己不会有好果子吃。  可是,当白振东刚走到办公室门口,身后又传来林若烟的呵斥声:“站住!”  白振东刚转过身来,林若烟就吩咐道:“你去帮我买一样东西。”  白振东好奇的问道:“什么?”  林若烟写了一张纸条,走过来递给白振东,并嘱咐道:“去宝丽商场,把这个交给促销员,去商场的路上,千万别打开……”  她这话还没说完,白振东就好奇的打开了这张纸条,抬起头来,吃惊地问道:“林总!你让我一个大男人去买女士内衣?”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后续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 ↓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