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文学】江边长大的孩子

枞阳县广播电视台 2021-09-12 14:40:56


时间像江水一样无声地流过去四十多年了。现在回家的时候,总喜欢将车停在红旗间边,看看不远处的长江,总觉得自己和一帮光着脚的孩子在江边的沙滩上戏闹、追打的情景就在眼前,那无忧无虑的笑声就在耳边。


文学欣赏

01


长江是中国的母亲河,也是我的母亲河。

家住长江边,小时候有事没事总是喜欢去江边玩。天一热,光着屁股溜跑下去了,头枕在江边的沙滩上,任滔滔江水从身上流过去,痒痒的,凉凉的,舒服极了,再烈的日头也感觉不到。



母亲当然知道我去江边玩的目的,就说:玩归玩可不能下水啊,江里的江猪(江豚)会咬人,还有那漩涡会把小孩漩到江底的,如果碰上毛宁(鳗鱼苗)排子会有毛宁钻到肚脐眼里的。



村里的大人们也都说:海无边,江无底。想必母亲的话不是吓唬我们的,心里便有些惊恐,有些害怕。可是孩子总是经不住诱惑的,哪种诱惑总像小猫的爪子挠着一颗不安份的心,让他忘记不了,背着大人们就会偷偷溜到江边去了。

 

02


不能下水的时候就坐在江边看船,那时有固定时间上水下水的客轮,拖着滚滚的浪花,上面粗大的烟囱里拖着长长的烟雾。每当临近老洲码头时就会发三下急促的汽笛声,仿佛在告诉那些还在慢腾腾行走的人:我来了,你们得快点,我可不等你们哟。开走的时候也是三下,只不过要悠长的多。



有时候能看到挂了三四片桅帆的大木船,比沙凸那葫芦瓢似的渡船不知要大多少倍。最有趣的是看到拖队经过了。几个人就会打赌有几艘。拖队后面拖的船都像一个模子脱出来一样,数着数着眼睛一眨就数错了。大家都这样便为是十九还是二十艘争得脸红脖子粗,就再去数。船队过去了,便跟着后面追,直到追到西边的芦苇荡,拖队成一条线了才惺惺地往回走,可争论还没有停止。



还有一回看到一艘军舰朝上游驶去,我看到有个戴大沿帽子的军官,便手卷喇叭状朝他叫:解放军叔叔,你好。他大概听到了,朝岸上行了个军礼。我激动的对旁边的小伙伴们说,快看,快看,解放军给我们敬礼了!于是四五个人手都卷成喇叭,一齐叫:解放军叔叔,你们好。军官再次向岸边敬了个礼。于是我们为此激动了好多天。

 

03


四月份了,麦苗拔节了,油菜尽花了,再也分不清垄和沟了,满枝上长满了尖长的菜籽荚,互相挤压着纠缠着朝一个方向倒伏。这也是毛宁回游的时节,听说这毛宁是在海水里产卵,孵化后的小苗又逆江而上,回到长江里生活。筷子粗细长短的青灰色的毛宁配上腌菜一起闷煮绝对是餐桌上的一道美味佳肴,油多味鲜让人回味无穷。还有那白白的扁尾巴长江刀鱼,无数的铜钱般大小的长江螃蟹苗……



这个时候我们便有了一个新去处,那就是五七子的罾铺。五七子是新化队人,长的高高瘦瘦的,头上没多少头发,脚有点跛,走起路来一高一低不怎么稳当。他和程墩周姓是家里人,经常来玩所以我们认识。我们去他那里只是为了那铜钱般大小的小螃蟹。



小螃蟹肉不多,洗干净了和上面粉放到油锅里炸成金黄色,嚼起来咯吱咯吱响,非常香,非常鲜,非常脆,都不用佐料的,连粉带壳都咽下去了。所以我们常常乐此不疲。



04


五七子的罾铺安在江边一个弯子的地方,浩浩荡荡的江水从弯子外静静的向东流去,也有水经过弯子时在这里打个转,又汇入向东的洪流中。

 


两根粗粗的木桩打入江边的泥中,一根横档上架着一根毛竹,毛竹梢上绑着四根十字交叉的细竹竿,网的四只角就系在这四根弯弯的毛竹上顶端,这就是罾了。江边有个用几张芦席搭成的小棚,五七子就坐在棚里的小竹椅上,两根麻绳和许多短木棍绑扎成的云梯般的罾索从毛竹的上端垂下,系在芦棚边的一个小木桩上。每次起罾五七子都是由坐着渐渐站起来再身子向后仰,网也就一点点露出水面,如果有大鱼这时会在网里乱窜,那些小点的鱼,或者有鳗鱼苗不见网底是难发现的,所以有人说扳罾如守店,不是没次都见到鱼的。



以前如果扳起来有鱼,五七子就会一颠一颠地走到跳板上拿起一根细长的竹竿网兜,捞起鱼放在木桩边的鱼篓里。现在他只管扳罾了,打捞鱼的工作由我们这些小屁孩来完成。鱼归他,放在鱼篓里,蟹归我们,放在五七子的一个小木盆里,回家的时候我们再分。他乐意,我们也开心。

 

05


阴天的时候会见到江猪(江豚),最多的一次有七,八头,一字并列向上游而去,能清楚得看到黑黑光光的瘠背,一拱一拱的,好像能听到它粗重的呼吸声,有的还喷出一丈多远的水注。看到江猪便想起毛宁排子,问五七子碰到过没有。



五七子说他没碰到过,王套那里有人碰到过一次。毛宁排子都是前面有动物的死尸的,成片的毛宁争着吃食就形成了人们常说的毛宁排子。扳罾板到毛宁排子只能将网扳出水面一点点就不能再扳了,就得喊人来帮忙,找两只小划子(小木船)沿着网边用捞兜捞,等网里鱼苗少了将网下了,慢慢拖上去。因为毛宁太多了,人就千万要小心,不能掉进水里,要是掉下去真的会被毛宁钻死掉。说得我们心惊肉跳,毛管子都竖起来。

 


变天要下雨的时候,蟹特别多,鱼却少了起来。五七扳着扳着就没劲了,有时罾还没到底见没鱼花就放下去,全然不管网壁上横爬的小螃蟹。我们不干了,有人和他争,有人将罾再扳起来,气得五七子爬起来说:你们扳吧。就回去了。



他走他的,我们就自己扳。因为网是用麻线织的,扳起来感觉特别沉,一个人还真扳不起来,只好两个人,嘴里还哼哼哈哈地,因为力量不一致,弄得网也一抖一颤地。当然有鱼还是放在他的鱼篓里,那天蟹特别多,我们脱掉裤子,将裤脚扎起来,两只裤管都装得满满的,回家的时候架在肩上,叽叽喳喳的像电影里打了胜仗回来的民兵似的。

 


长江水渐渐变浑,水就涨的特别快,汛期快到了。江面变宽的时候,水就到了江堤脚边,五七的罾铺早就看不见了。这时候我们就用破蚊帐也用两根小竹竿弯做成小罾,底下穿扎上新鲜的河蚌肉,这小罾不用扳的,下水提起来就会有活蹦乱跳的小米虾,呆头呆脑的小河豚,当然还有其中无尽的乐趣。


写在文末……


时间像江水一样无声地流过去四十多年了。现在回家的时候,总喜欢将车停在红旗间边,看看不远处的长江,总觉得自己和一帮光着脚的孩子在江边的沙滩上戏闹、追打的情景就在眼前,那无忧无虑的笑声就在耳边,还有那起起落落的渔网……



江水依旧日夜不停的向东奔去,江里的江豚,鳗鱼再也见不到了,长江螃蟹也是物以稀为贵,吃上一盆正宗的江蟹也变得奢侈了。当然也看不到江边随意玩耍的孩子们了,他们都喜欢看公园里的动物了。

林建明:笔名,愚人。枞阳人,现住上海青浦华新,三十年前曾是枞阳广播站057号通讯员,爱文学,爱读书,爱写作,现从事建筑行业,近来在《枞阳杂志》等刊物及微信平台发表作品五十余篇。

--END--

来源:枞阳县广播电视台

图片源自网络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侵权必究

主编:王长学

责编:吴福成
小编:葛平圆

投稿邮箱:116357809@qq.com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往期精彩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