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欢欢喜喜过个年”系列报道开篇:看这个,买年货不吃亏!

平顶山晚报 2020-09-15 14:40:04

开 栏 语


 猴年的脚步越来越近了,肉蛋蔬菜供应如何,市民在吃、住、行、游、购、娱方面有何计划和故事,乡风民俗有何变化?


今天起,本报将为您打探市场,讲述过年故事,传递新春愿景,共同“欢欢喜喜过个年”。




  1月19日,在市区西苑农贸市场,市民在选购腌制的咸鱼。平顶山晚报记者   李英平 摄


欢喜过大年之买鱼篇


年年有余,年夜饭岂能少了鱼?


    春节餐桌上,鱼绝对少不了。

    

“无鱼不成席”,尤其是大年三十晚上的年夜饭更是少不了鱼。这“餐桌霸主”的地位,源自人们在春节讨个“年年有余”的彩头。

    

腊月,年味儿越来越浓,不少市民已经开始准备年货。近日,记者分别采访了养鱼户李占旭和市区体南农贸市场的水产品商铺。


退伍兵李占旭造船养鱼


1月10日早上不到6点,记者就接到李占旭的电话。他告诉记者起了大雾,询问约好的采访还能不能去。


“雾大得能看见鱼吗?”记者问。


电话那头的李占旭哈哈一笑,说:“能看见。”


上午8点多,记者驱车赶到湛河区河滨街道苗侯村,行至苗张路沙河桥北时见到了来迎的李占旭。在他的引领下,车沿一条小路继续向东行驶,行没多远,他说:“到了。”


眼前白茫茫一片,连河在哪儿都看不见。记者跟着李占旭沿河堤向下走,走到河边坐上了他的小船,此时才发现,离岸边大约20米的水面上有一艘大船,船上的两只小狗看到有人靠近,“汪汪汪”地狂吠起来。李占旭把小船划到大船旁边后,上到大船上用绳将小船固定。


“来,上来吧!”李占旭一把将记者拉上了船。


记者看到,这是一艘钢架结构的船,浮出水面约有20厘米,站在船上,脚下是镂空的,不时看到鱼儿游过泛起的涟漪。



图一;李占旭喜获丰收。


李占旭介绍,这艘船长30米、宽8米,深2.4米。船体由一根根钢筋构成,四个角有四个气箱,每个气箱能容纳20吨水,用水泵将水注入气箱后,船下沉。


“每次出渔,抽水注水就需要16个小时。”李占旭说,为了不耽误事儿,出渔前一天就先把船尾两个气箱的水抽出,出渔当天再抽船头两个气箱的水。水抽空后,船体就会上浮大概1.5米。船头和船尾处各有一个可打开的正方形口,然后由两个人从船尾的口下去进入船体,使用排网将鱼赶至船头,再把船头的口打开,用捞网把鱼捞到鱼筐中,船上的小吊机再吊起鱼筐,把鱼倒入船南侧的两个网箱里。


“为啥不直接在网箱中养鱼?这样太复杂了。”记者说。


“网箱太小了,鱼在里面活动不开,在船里活动空间大,可以增加鱼肉的紧致感。”李占旭说。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李占旭今年43岁,是苗侯村人,父辈就开始养鱼。1991年底,他入伍成为一名海军战士,1995年退伍后进入我市一家工厂工作。2006年,工厂低温锅炉爆炸,把他炸成了重伤,造成右腿残疾,在病床上一躺就是8年。由于家境殷实,李占旭的父亲不愿让儿子再从事体力劳动。


“我现在能走能动就很不容易了,人不能闲着,一定得干点啥。”李占旭说,当年退伍回来他就想养鱼,但是家里不支持。“最早俺家是承包大队的鱼塘,后来俺爹在河里养鱼,有一年放水冲走可多网箱,好几年的心血全赔进去了,大概损失20多万。”他说,从那之后,父亲认为活水养鱼风险大,就做了别的生意。


走下病床的李占旭说什么也不愿意再听家里的意见,父亲不给他提供资金支持,他就向战友们借。2013年,他用凑来的钱开始在沙河里养鱼,最开始只有4个网箱,慢慢发展到十几个网箱。随后,他又到南方学习养鱼经验,回来后他决定自己造一艘船。造船需要更多的钱,关键时刻又是战友们向他伸出援手。2014年12月,船终于造好下水。李占旭说,那天是他浴火重生后最高兴的一天。


记者注意到,船尾有一个钢板做的小屋,里面有床、衣柜和炉灶,物品摆放得比较乱。一年四季,李占旭都生活在船上,只有两只小狗和他为伴。他笑称,这两只狗是他的保安司令。采访中,李占旭见记者冷得直跺脚,赶紧打开煤气灶取暖,他说,冬天其实不可怕,夏天才不好过。为了减少开支,他只有在出渔的时候才会雇人帮忙。


记者看到船上堆了不少白菜,李占旭说,他喂的是良心鱼,夏天到外面收草喂鱼,一夏天能投十几吨,去年11月到现在,已经投了两万多斤白菜,“不能说一点饲料没用,肯定用了,但用得不多,绝对是大厂出的饲料。”


为了摸清鱼市行情,李占旭经常到市场上卖鱼,“我的鱼卖得最好。”李占旭自豪地说,他的鱼虽然比别家贵,但受顾客喜欢。


养鱼户教您买鱼


说起鱼的好坏,李占旭开始滔滔不绝。他说,市场上90%是外地鱼,以湖北鱼最多,外地鱼有的在坑里养殖,淤泥多,在运输过程中鱼体蹭伤鱼鳞脱落比较严重。买鱼要看鱼鳞的颜色,如果鱼鳞发红,说明氧气催得太多。饲料中若含激素多,鱼肉吃起来比较松散。



李占旭和战友一起收获大鱼。


“是不是有给鱼喂避孕药的说法?”记者问。李占旭说,的确有人喂避孕药,目的是不让鱼产卵,鱼就会长得快而且还不得病,但这样喂出来的鱼绝对不要吃。


“南方温度高,再加上喂饲料鱼长得快,销路就好。本地鱼生长周期长,需要两三年。不过品质好不愁卖,过完年温度高了南方的鱼过不来,本地鱼的价格就上来了。”李占旭说,现在市场上的外地草鱼大概6元钱一斤,而他卖给鱼贩的价格比市场价还要高。“卖鱼看重量,越重价格越高。”他说,去年春节卖了两万多斤鱼,收入近16万元,现在船里有近8万斤鱼。


战友们赶过来做腊鱼


正说着,岸上有三四个人在喊他,他笑着对记者说,战友们来看他了。李占旭赶紧划着小船到岸边把他们接过来,上了船记者看到他的战友还带着大盆、绳子、刀、毛巾等物品。



现场宰鱼做腊鱼,鱼鳞竟然也有用,做好后是超级美味。


李占旭的战友艾先生说,马上要过年了,今天来这儿就是打算做腊鱼。李占旭和战友们穿上下水裤,把小船划到大船和网箱中间,李占旭和艾先生从网箱的对角拉网,把网拉高后将鱼赶到网箱一角,另一名战友用捞网开始捞鱼。记者看到,一网下去捞出的鱼个头可真不小,艾先生笑着说,个个都得有七八斤以上,就连一条鲫鱼都近两斤重。


李占旭抱起一条鱼对记者说,“你看这鱼不掉鳞,按着有弹性,说明肉质紧致。”


这边李占旭和艾先生把捞出的鱼装在桶里抬到船上,那边的战友就在船头摆好了桌子和大盆,现捞现杀。刮鳞刷照着鱼头敲两下后,就开始刮鳞了。艾先生又拿来一个小盆装鱼鳞。


“要鱼鳞干啥?”记者问。


“大鱼的鱼鳞可是好东西,做鱼鳞冻或者炸着吃都行,过年喝酒,鱼鳞冻当下酒菜好吃得不得了。”李占旭说,鱼鳞洗净后,用黄酒和清水泡10分钟,锅里放清水和鱼鳞,再放入大料和料酒,大火煮开后用小火煮半个小时,把鱼鳞捞出来,再把煮好的鱼鳞汁放进冰箱,冻好后切成块,放调味料拌着吃。


记者听着都要流口水了,艾先生接着又讲起了腊鱼的做法。虽然刚进入腊月,眼前的一切已经让记者感受到了浓浓的年味儿。


记者走访农贸市场:

“今年的鱼比往年便宜得多”


1月18日上午,记者来到市区体南农贸市场,看到前来购买水产品的市民络绎不绝。


“问了好几家了,鲈鱼都是14元钱一斤,鲈鱼肉嫩,蒸着吃最有营养。”一位正在购买鲈鱼的老太太说。


记者咨询了几家卖鱼的店后了解到,正如李占旭所说,目前市场上的草鱼都是外地鱼,价格在6元钱左右。“今年鱼比往年便宜得多。”一位老板告诉记者。


一家水产品商铺前,男老板正在给顾客宰杀鳝鱼,“黄鳝45元一斤,女性吃最好,补血。”老板忙活着还不忘了推销。


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活虾的价格为55元一斤,一位女老板告诉记者,如果要得多还能再便宜。记者问她节前价格还会不会再涨,她表示要看供应量,如果货少肯定还会再涨。此外,大青鱼每斤12元,带鱼的价格在15至18元之间,鱿鱼每斤7元钱。


随后,记者又来到建设路中段的一家海鲜店,这家店推出了春节冰镇海鲜礼包、大闸蟹礼包、深海带鱼礼包等,礼包内的海鲜可自由搭配,具体价格要根据所选的海鲜价格来定,但价位均在300元以上。(平顶山晚报记者 张静 实习生 赵彧佳 /文   张鹏/图


欢喜过大年之买粉篇


过年吃炖菜  粉条是最爱

记者打探节前市场  

教你怎样买到纯正的红薯粉条


俗话说,过了腊八就是年。过年,北方人餐桌上最少不了的便是一锅热气腾腾的炖菜。而在炖菜食材受宠排行榜上,滑溜溜亮晶晶的粉条当之无愧地要名列第一。记者也是个超级“粉丝”,孩提时,春节飘雪,带着寒风玩耍归来,远远闻到家里飘出的炖菜香味,想象锅中粉条的筋道口感,脚步不由得越来越快。粉条炖菜,包含着冬日的温暖和家的味道,让人百吃不厌。



掐指算算,再有十余天,就是小年了。记者近日走访年货市场发现,粉条卖得火热。不过,不少市民面对市场色泽不一,价格各异的粉条,往往心中充满了困惑:都知道纯正的红薯粉条好吃,每个商贩都信誓旦旦地讲自己的粉条是如何的“纯红薯粉”,但自己总免不了买到不尽如人意的粉条,要么不筋道,要么太筋有股胶味。如何才能买到纯正的红薯粉条呢?


    都说自家粉条纯 就怕花钱买到“赖粉”


    纯正的红薯粉条长啥样?1月12日上午,记者打算先去市场看看。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在市区体南农贸市场,卖粉条的商家一家挨一家,各家的粉条都堆放在店门口显眼的位置,这些摆放整齐的粉条颜色稍异,有5元一斤(1斤=500克,下同)的,有6元一斤的,也有8元一斤的,10元一斤的……


这些粉条看起来都差不多,到底该买哪种好?记者在一个专门售卖禹州粉条的粮行店前停步,老板高先生介绍他家粉条的价格也是5元到10元不等。


“我在这儿卖粉条七八年了,品种最全,纯手工,在我这儿买,你能吃到好粉条。”高先生说,年前是卖粉条的高峰期,平均每天比平常多卖100多斤。而连续几年来,粉条的价格一直很稳定,纯正的红薯粉条每斤价格都在10元左右。

    

“都说自家的粉条是纯红薯粉条,也不知道谁说的是真的,上次买回去的放锅里一煮,筷子都夹不起来。”一位40多岁的女士问完粉条价格,满是疑惑地离去。

    

在另一家粮行摊前,看记者在看粉条,老板问:是自己吃还是饭店用?女老板说,好粉条根本没往店外摆,外边摆的都是5元钱一斤的“赖粉条”,“附近饭店购买都是100元30斤,你买的多也是这个价”。

    

一圈逛下来,记者发现,当有市民询问如何辨识纯正红薯粉条时,大多数商家的回复是:“买贵的就行了,贵的肯定好。”可是,这个回答似乎难以打消市民的疑惑:如果掏高价钱买到“赖粉条”,岂不更窝火?

    

当天上午10时许,记者又来到市区园林路早市,这里的粉条价格与体南农贸市场相近。一个卖粉条的商贩向摊前询问的人打保票:“我这是纯红薯粉,不纯不要钱。这几天我都在这儿(卖),你现在拿回家吃,不纯拿回来给我,吃的不要钱。”这名商贩称,他来自鲁山,售卖的粉条都是自家下的,是纯正的红薯粉。但是因为现在不纯的粉条太多,市民又不懂辨识,对他们的红薯粉条也不信任。为此,他做了不少解释。

  

 粉纯口碑好  农家月赚十多万

    

做生意,赢得信任,就赢得了利润。叶县洪庄杨乡王庄村村民王国强就因为自家下的粉条纯正,赢得了周边村镇居民的信任。每年春节前的一个月,他足不出户就可以售出两万多斤粉条,盈利十几万元。

    

王国强今年48岁。1月13日上午,记者在王庄村见到了他。王国强穿着并不讲究,一副憨厚老实的农人模样。实际上,他是村子里头脑灵活、不怕吃苦的致富能手。2009年,王国强承包了100多亩地种植烟叶,并在烟田里套种了红薯。红薯是高产作物,王国强告诉记者,他家套种的红薯每年亩产量5000—6000斤,100多亩地套种的红薯全部打粉下成了粉条。

    

“红薯刚下来的时候才3毛钱一斤,现在估计涨到1块左右了,光卖红薯不挣钱。”王国强笑着说,10斤红薯可以出1斤红薯粉,1斤红薯粉能下出1斤粉条。他们家每年从12月20日左右开始下粉,接连干一个多月才能把粉下完。王国强说,今年他家已经下了两万多斤粉条,每斤售价为8元。因为低于市场价,再加上粉条纯正积累了好口碑,很多人都上门来买,除周围村镇居民外,还有不少从市区慕名而来的顾客。

    

王国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烟叶地套种红薯,地里的开销早在卖烟叶时就已收回。卖粉条的钱除去人工费、材料费都是净赚。

    

“卖一季粉条能赚十来万吧,这日子过着还中。可干这活也很辛苦,半夜得出去冻粉条。咱农村人,只要不怕吃苦,致富不是问题。”王国强说。通过下粉自己赚了钱,还为村子里的人提供了干活机会。

    

可尽管受益多多,他的儿子并不愿意干这个活。

    

“他嫌脏,嫌累。他在商丘上班,一个月工资2000多块。”王国强说。

   

纯正红薯粉条咋做出?

    

1月13日上午,记者在叶县洪庄杨乡王庄村参观了纯红薯粉的制作流程。其实目前下粉,已不存在完全的纯手工,不过除借助简单的打粉机、和面机外,其他工序主要还是依靠人工完成。

  

当天上午记者赶到王庄村时,7个下粉条的师傅正围着烟雾缭绕的灶台忙活。不到半个小时,一大缸活好的红薯粉就下完了。王国强的妻子王爱霞捞出刚冰好的粉条,麻利地加了香油、蒜泥凉拌,请记者品尝。确实是筋道可口,唇齿留香!

 


 叶县洪庄杨乡一家农户采用传统工艺制作粉条。粉条是多位老师傅们一下一下“揣”出来的。


 制作粉条的家当看起来很简单,就是几口大铁锅、一个大面缸、若干晾杆而已。下粉条的师傅告诉记者,下粉条有打粉、打糊、揣糊、装瓢、捞粉、晾粉、冻粉、晒粉等步骤。有40多年下粉经验的李秀卿今年63岁,他告诉记者,打糊这一步最关键。他打糊时不用水,而用“红薯芡”。

    

“芡打得稀了不筋道,打得稠了,容易起疙瘩。”李秀卿边说边打芡。打好糊后,几个人合伙用手揣糊,然后将糊装到固定在一口大锅上的“漏瓢”里,坐在高处的李秀振手拿大锤有节奏地敲击瓢沿,“糊”便顺畅地通过漏瓢“流”进锅里。白色的“糊”一接触到开水,便变成了淡青色透明的粉条。

    


粉条大师傅一锤一锤“砸”出来的。


李秀振说,瓢的高度十分讲究,“高了出得太细,低了出来太粗。”

    

粉条是在大缸、大锅、大盆里“洗”出来的。


王爱霞告诉记者,“冻粉”并不是温度越低越好,只有室外温度降到零下2摄氏度左右时,才能制作出好粉条,所以下粉人总是很关注天气预报。

    


粉条是一杆一杆从锅里“串”出来。




粉条是在麦场里成片成片晒出来的。


如何挑选纯正红薯粉条?

    

因为红薯品种不同,生产出来的粉条颜色会有所不同,单从这一点很难区分红薯粉条纯正与否。记者在参观制粉过程、走访市场后,总结了几种方便的辨别方法:

   

 1.用手折。纯红薯粉条非常脆,用手一掰,粉条会脆生生地断掉,这也是纯红薯粉在搬运过程中碎粉条比较多的原因。

    

2.掂轻重。王国强告诉记者,同样大小袋子的粉条,纯红薯粉条相对较轻,而掺杂木薯、添加明胶等的粉条则要重得多。

    

3.用火燃。用火点燃粉条,一般加滑石粉的粉条或者没有用精制淀粉制作的粉条不易燃烧且残渣容易起硬团粒,加胶的粉条火焰容易产生啪啪的响声并会产生浓烟。

    

4.煮后看。纯正的红薯粉条煮好后,即便在锅里放一会儿再吃也无妨,不会成一团。

    

5.尝后买。纯正粉条可以煮很久,即便是断成小截,口感依然筋道。如果实在无法分辨,最好在固定的摊点购买少量带回家品尝,满意了再大量购买。(平顶山晚报记者  杨尊尊/文   禹舸/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