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闻 难舍警犬情 —与一位退休老公安警犬训导员的访谈实录

闻闻窝 2018-11-08 12:05:21


  一直以来,训导警犬是一个让许多人十分陌生又特别好奇的话题。近期,笔者怀着激动与崇敬的心情,带着许多探秘和疑惑的问号,拜访了一位已经退休多年的资深公安警犬训导员。下面,就请他为我们大家讲一讲那段曾经激情燃烧的岁月和那些让人魂牵梦绕的训犬、利用犬只破案的精彩瞬间,以及他退休后仍然爱犬、养犬的凡人生活。

老训导员:是有两条很出色的警犬、专门由两名同志分别训导。一条是德国纯种牧羊犬(公犬)黑背长毛,犬形、品种在当时陕西省内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由陕西省警犬基地配发,名叫“特勒”。在出使各种复杂疑难现场中表现出色,参与破获过多起案件,做出了一定的成绩。另一条是一条杂交母犬,由西安市公安局警犬大队配发,名叫“蓝剑”在出使案件现场、追踪、鉴别、直接或间接参与破获了多起形形色色的案件。当时在市、县局和社会上很有名气。1986年10月份参与训导“蓝剑”的训导员还在曾代表陕西省出席了公安部在乌鲁木齐市召开的全国警犬破案先进会议。

笔者:听说我局原来的两条警犬很有名,参与破获过多起大要案件,您给我们讲一讲吧。

老训导员:是有几起很有代表性的案件,利用警犬能够快速、准确、直接破获,我就举几个小案例吧。

一、人赃俱获,破获盗窃“黄连素”案件。1986年10月份的一天,我县九间房岩房村的黄连素粉加工厂,晚上被人采取挖洞手段,盗取两袋黄连素(药品原料)成品,价值数千余元,这在当时可不是个小数目,能算得上是个大案子。第二天早晨接到报案,由县局一名局领导带队,训导员携带“蓝剑”乘坐局里那辆山花牌面包警车,迅速到达现场。当时村里的群众都没见过警犬破案,都出来看稀奇,男女老少把个小小的现场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训导员仔细查看现场物品后,以洞口为嗅源,蓝剑低头闻嗅后,穿过人群进入村中,直接追到一户村民家中,又顺着屋里的木梯子爬上这家的木板楼,侦查员跟随“蓝剑”在楼上找到了那两袋丢失的黄莲素粉,疑犯在屋里被当场抓获。失主当时激动的要鸣炮贺喜,还要给“蓝剑”“披红”。警犬“蓝剑”从闻嗅源到人赃俱获,整个破案用时不到十分钟。这么快就人赃俱获物归原主。在场群众惊讶不已,纷纷伸出大拇指对“蓝剑”表示赞叹。

二、追踪索源 破获“炸鱼”案。同年初春,天气很冷,大寨火烧寨村民张某承包的鱼塘晚上被人用炸药将鱼全部炸死。大些的鱼被全部捕捞盗走,一拃长的小鱼苗被炸死的在鱼塘上翻着肚子白花花的飘了一层,张某预计损失将近伍仟余元。第二天接警后,一名局领导和刑侦大队长带队先期到达现场后,进行勘查,没有发现一点有价值的线索物证,请求县局增援。“蓝剑”训导员当时还在家休假,被领导紧急召回单位,携带警犬赶赴现场参与侦破。训导员以鱼塘岸边放过死鱼的地方为嗅源,“蓝剑”闻嗅后顺路追踪,穿过麦田,绕过村旁小路,上了一条公路,跑了不到50米后又拐进一户人家门口,犬对这家有表示,但当时这户人家大门上着把锁,屋里无人应声。当时为谨慎起见,训导员将警犬带回,安排侦查员先对这户人家进行摸排侦查。第二天一大早,鱼塘主人张某就跑到局里报告,说当天晚上他村一个村民到他家中主动承认了鱼是他用炸药炸的,已经私下协议并赔偿了损失。承认鱼塘是他炸的那个人正是“蓝剑”追到大门口,大门上锁的那家人。他炸鱼后,天不明就将一袋鱼拉到西安的早市上买了,另一袋还在他家中的地窖中藏着,从西安卖鱼回来听村里人说公安局的警犬都寻到门上了,心里感到特别害怕,就主动到鱼塘主人家中承认错误,私下赔偿了损失。因是都是同村同族的乡党,张某自愿要求撤案不想追究这个人的责任。张某走后,局领导还批评了训导员,犬只有表示,为何不把大门锁撬了进去来个现场提赃。过后鱼塘主专程给县局送来一面锦旗表达谢意。(事后,才知道为破此案,当天下到鱼塘里捞寻装炸药瓶子物证的刑侦队长手腕上戴的一块蝴蝶牌手表都不小心掉进水里弄坏了,他心痛自己的手表,说:“早知道警犬这么灵性的,我还下水做啥嘛,叫人白白的损失了一块新手表”)

三、鞋印追凶 破获盗窃“收录机”案。一年夏天,我县普化镇一群众家中被罪犯翻墙入室盗走了收录机等贵重物品。接到报警后,技术科长叫上训导员携带“蓝剑”到达现场,当时普化派出所的民警已在现场等侯,通过现场勘查,在后院墙根下发现一枚鞋印(花纹),以此为嗅源,蓝剑一直追索到村里一户人家大门口(当时天色已晚,主人已睡,大门已关)。派出所长叫开门后,“蓝剑”第一个冲进房中闻嗅,当时房中有两张床和其他家什农具,一张床住着老两口,另一张床上睡着一个小伙子,是老两口的儿子。“蓝剑”在屋里地上不住低头嗅闻,最后把正在睡觉的小伙子放在床下的一只黑色的板鞋衔出来交给训导员,在场的技术科长接过鞋后一看,鞋底花纹与现场后院遗留的鞋印花纹一致,完全吻合。派出所长当即叫起还在床上睡觉的小伙子,他马上承认是他偷了收录机等物品,现在被他藏在普化街他上班的一家针织厂内。后来,在他的带领下公安人员启获了所有赃物。走在回来的路上,小伙子提下头说:“这回我彻底是服了,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能寻到我家把我拉出来,以后我再也不敢做偷人的事了”。

四、闻嗅蹄印 破获盗窃“犍牛”案。还有一年麦子正扬花的时候,马楼岭上一户村民家中晚上一头大犍牛被盗。第二天一早县局接到报案后,由一名局领导带队,当时派出所领导参与破案,还有县上向阳公司保卫科的科长驾驶三轮摩托前往助威。到现场后,“蓝剑”以牛圈旁边牛的一只蹄印为嗅源,顺着岭上的田间小路追了上去,沿途犬只很兴奋,表示一直朝三官庙方向追(当时耕牛主人也跟在后面,一看公安人员跑了那么多路,他临走时背上就背着一个装干粮的馍口袋,一路走一路不停地问:“看狗饿不?看人和狗都饿不?都吃馍不?”)。后来一刻不停的追到了三官庙的牛市,在牛市上找到了他家被盗的耕牛,当场逮住了牵着牛正在和人捏马子谈价钱的偷牛贼。

从三官庙返回时途径玉山奶粉厂,训导员看着跑了一天,背上汗水涟涟的“蓝剑”,向玉山奶粉厂要了一包奶粉和两个鸡蛋,用开水一拌给犬吃了。玉山奶粉厂的厂长听说警犬寻牛破案有功,专门又叫人给“蓝剑”送了整整一箱子的奶粉作为犒劳。

五、嗅源鉴别 破获盗窃“电视机”案。还有一次,鹿塬派出所送来一个电视机被盗案件现场提取的一件嗅源和几个嫌疑人不同的嗅源,让“蓝剑”分别进行同一鉴别和比对。蓝剑嗅过后,当即衔取一名嫌疑人提供的嗅源,认定为同一。训导员立即打电话告知派出所对此人进行审查,那个嫌疑人马上交待了他盗窃电视机的经过,通过审查,他承认还把电视机拆解后的零件散乱的扔在屋内的顶棚上掩人耳目,但是最终还是躲不过咱警犬的“灵性”鼻子。

还有很多案子,都是警犬这名独特的战斗员参与破获的,警犬不仅能起到办案侦查员所不能起到的作用,还能达到震慑犯罪的社会效果。


笔者:听您讲“蓝剑”参与破案的精彩案例,真为您训的警犬感到自豪和骄傲,这些年您退休在家,还常怀念曾经训犬的那些美好时光吧?

老训导员:我从1984年至1990年一直在县局训犬大队训犬,出于对往日公安工作参与侦查破案的那份留恋,对我局那两条警犬深深的怀念,虽然我已经退休多年,但我在家一直喜欢养犬、训犬,我现在在家还养了两条警犬,一只是马犬(母犬),已经三个月了,正在初训中,是由德国引进的纯种牧羊犬后代,我仍然起名叫“蓝剑”。

另一条是公犬,现在也已经四个多月了,体型彪悍、全身黑毛、乌黑发亮、无一杂毛,一撮白毛护心,四蹄红色、两眼有神,两耳直立,来源于凯久警犬培训基地,我仍然给它起名叫“特勒”。

笔者:您给我们讲一讲您现在训导的小“蓝剑”小“特勒”都有哪些出色本事吧。

老训导员:经过我几个月以来的精心训练,“特勒”对随行靠、坐、立、匍匐、叫、衔取、吐、禁止等口令、动作已基本形成。通过现场的实际观察,“特勒”对追踪特别兴奋、好像有天性。一次有500多米的迹线,有种过小麦的土地,有小树林、草地、也有浇过大粪的农田,迹线有直角、弯角,此犬在追踪时、低头嗅闻、不抬头、不受任何地面条件和杂物的干扰,一鼓作气、追到终点,寻到隐藏放置的物品,衔取回交给主人。

根据多年来带犬、训犬的实践经验、要是这条犬能用于追踪杀人、伤害等血迹现场,寻找凶器、血衣,物证等能更大发挥其独有的特长,只可惜现在没有训练嗅闻凶杀血迹的条件。

笔者:听说训犬是一件特别辛苦的差事,您这么大年纪,身体能吃得消么。

老训导员:行内同志都知道追踪训练是一件很辛苦的工作,初训阶段、先追主人线、再追他人线,迹线有短有长,设置迹线,要接近案件现场实际,有平地、田间小道、山地、草丛、树林、河流、沟渠。最后要设置延时线,几个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一定要晚上走线,早晨带犬追踪,犬跑多快、训导员要紧随其后,便于及时掌握获取犬追踪的正确与否。

我现在也已经是70多岁的人了,追踪他人线,训练犬只扑咬时无人当训导员、我有时真是是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即就是我费尽千辛万苦、将此犬训成,这只犬也是无用武之地。

笔者:“将此犬训成,这只犬也是无用武之地”您为什么这么说呢?

老训导员:我原来穿着警服,带着警犬、坐着警车,就能出使现场侦查破案,现在脱了警服,我就是一个平民百姓老汉,虽然我年纪大了,但是内心对训导警犬、对公安工作的那份炽热的情感依然丝毫不减。这只“特勒”要是训练成功,真正由一名警察带着出使现场,那它就是一条真正的“警犬”,根据嗅源能及时为现场侦查人员提供侦查方向,缩小侦查范围,寻找痕迹物证、甚至人赃俱获等方面发挥巨大的力量。

今年我已经年过七旬了,越来越感觉力不从心,如果“蓝剑”和“特勒”继续由我带着,将来它就可能还是两只平常的狗,像现在社会上训的那些宠物犬一样,只能做一些钻裆、跳背等摇尾乞怜的动作。


笔者:这么优秀的两条犬,的确不能湮没在市井巷陌之间,那您今后还有什么打算呢?

老训导员:为了不埋没这两条犬与众不同的出色能力,让其发挥在协助侦查破案、闻嗅识别危险爆炸物、毒品以及公安战线上发挥作用,如有对警犬破案认可的领导,对警犬工作热爱的同志,或是有真正爱犬之人,遇见识犬的伯乐,我诚心诚意愿意奉献出这两条犬……说到这里,老训导员将眼神从两只爱犬的身上挪开来,抬起头默默的望向远方白鹿原上茫茫的原塄畔,眼神里飘过一丝淡淡的忧伤和无奈……

秋日的暖阳透过院中的银杏树洒下来,不时有几片金黄色的叶片从枝干上簌簌落下,地上已经铺了浅浅的一层黄色叶子。老训导员就坐在院中的那张木方凳上,“蓝剑”“特勒”两条已显威猛的犬顷刻不离的卧在旁边,护佑左右……

笔者连忙收起纸笔,乘机用手中的相机给他们照了一张合影,照片中老训导员依然精神矍铄、一双眼睛十分有神,双脚旁边卧着他那两只爱犬……

结束了访谈,我在心里默默的为老训导员祝愿,也为他的“蓝剑”和“特勒” 两只爱犬默默祝愿,希望这两只犬能遇到真正懂它、爱它的贵人,能找寻到一个更能发挥它们出色能力的宝地,来继续回报和服务社会。

最后,请允许笔者用曾经的《老所长》里一小段文字来结束今天的访谈,也为像老训导员一样忠诚、奉献的老一辈公安战线上的老领导,老同志送去一个良好的祝愿。

老所长爱狗,那在全局也是出了名的,他曾经为县局专门饲养过“蓝剑”和“特勒”两条警犬,还带领它们参与侦破过多起大案。现在我还清楚记得 “蓝剑” 出现场时风驰电掣的跳上吉普车,又从车窗里钻出大脑袋的威风画面……虽说他当了所长以后就不再养狗了,可老所长对狗的感情依然丝毫不减,每次带领我们到辖区办案,见到有人家养的“黑贝”或是别的好犬,他都会停下来,满眼爱恋的看着那只犬,有时还给它下达作战命令:上下摆动右手“蹲下…蹲下…”或是拍拍自己的裤缝“靠…靠…”或是右手指天“吠…吠…”。有的狗漠然的看着他,摇摇尾巴走了,有的狗呲牙咧嘴的还朝他吼叫。“哎…没人驯化,把好狗都给糟蹋了”他咂着嘴,怜惜的说,此时我们都已笑的前仰后合。因为他爱狗,老所长刚退休时还被聘到警犬基地专门训犬……

作于2015年10月20日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