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觉悟语电台 地藏菩萨传』 第八十八期

觉悟语 2018-11-01 08:38:43

  ☝☝☝点击上方蓝字,轻松订阅

欢迎收听『觉悟语电台  地藏菩萨传第八十八



 88 

地藏菩萨传

明一居士 著


点击下方收听本期电台

第三十二章 善行必结善果,恶行必生恶果

可是,那条大鱼却一动不动,没有扑腾挣扎。渔夫定睛一看,哪里是什么大鱼,分明是一艘倒扣着的沉船,被淤泥掩埋得只剩下船底的龙脊了。

呸,江上讨生活的人,最怕遇到死尸、沉船,心里腻歪,不吉利。他太想逮住一条大鱼了,用力过猛,渔叉深深扎入了沉船龙脊之中。为了防止被刺中的鱼逃脱,渔叉锋利的尖上都有倒刺,所以他拔了两次,也没将渔叉拔出来。于是他就抓着渔叉柄使劲摇晃起来。

渔叉的摇动带动了沉船上的细泥以及周围的泥沙,河水变得浑浊不堪。为了防止眼里进沙尘,他赶紧闭上了眼睛。这时,预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他用力摇晃渔叉时,带动了柄端上的绳索,团在船上的绳索向水里滑动时,与他随意放在船头的渔网纠缠在了一块,渔网被带进了水中,恰恰罩在了他的头上……

渔夫闭着眼睛,只顾着拔渔叉了,没有察觉到一张大网向自己罩来。等他感觉到有东西缠在身上时,已经晚了,完了,他的身体被自己的渔网完全裹住了。而且,渔网下面的坠子又与渔叉、绳索纠缠在了一起,像锚一样将他拴在了沉船上!

本来,他早就该浮上去换气了,因为要拔渔叉,他一直强忍着。现在被渔网死死缠住了手脚,心里着急,肺部憋得更难受了。可是,他已经浮不上来了,连续喝了好几口水。他想摆脱渔网的纠缠,但手里没有匕首,只能摸索着力图找到网口。然而,渔网就是这样,被罩在里面的东西越是游动、越是挣扎,网线缠得越紧,越无法挣脱。原来被他罩在网里的鱼是这样,现在的他也是这样!不同的是,鱼是水里的动物,而他必须呼吸,急需换气……

城里最能干的渔夫,落入了自己的网里;长江两岸水性最好的人,最终淹死在小河汊里。

呜呼,悲哉!

因了渔叉绳索拴在小船上,起到了锚的作用,几天后人们在原地发现了他的小船。当渔网最终被提上来的时候,里面的他早已变成了一堆森森白骨——渔网的网眼很小,大鱼进不去,唯有一些半寸长短的小鱼苗能自由出入。他被淹死后,身上的皮肉、内脏,就被这些小鱼一点点地吃了个精光!

——一个五尺高的大汉,居然葬身于二指长的小鱼之口!

释地藏是得道高僧,心中也不禁凛然一颤:去年七月末江鲟回游季节,至今刚刚一年!因果历然,因果历然!因果法则,任何人,任何事,任何世界,都不能摆脱。

天地之间,六道分明。

浩浩茫茫,恢廓窈冥。

善恶报应,祸福相承。

“师父,师父。”

又一个童稚的声音在山洞外响了起来。自然不是怜生,而是怜生的好朋友——闵清。闵清是闵公闵让和的小儿子,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不像其他人那样称释地藏为“大师”、“大和尚”,而是像怜生一样叫他“师父”,且叫得自然,喊得顺口,好像释地藏真是他的师父似的。

“师父,师父!俺师父也是你能叫的?害羞不害羞?跟俺抢师父!”怜生故意逗闵清玩。

闵清却正儿八经地说:“谁和你抢师父啦?师父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将来,师父会有成百上千的徒弟。每个人你都跟人家去争,你争得过来吗?你争得过人家吗?”

小怜生被他噎得吭哧半天,也不知如何回应是好。

释地藏哈哈一笑,说道:“闵清,你思辨清晰,将来是讲经说法的料。不错,不错。”

闵清心中一动,张口试了试,终究没有说出口。怜生拉住他的手,说:“闵清,外面的野果快熟了,咱们去摘吧。还有,山坡上的野花开得正好看,咱们去采吧。”

闵清却挣开他的手说:“谁像你,整天疯跑,光知道玩。人家还有正事要做呢。”

“哎哟,闵清啥时候变成小大人了?是你爹爹闵公让你来的吧?说吧,什么事?”

闵清点点头,口齿清晰地说道:“师父,我爹爹专门让我来请您下山,到我们家赴斋。”

释地藏道:“我一个住山的洞僧,不习惯赴斋会、赶经忏。你转告闵公,就说他的好意我领了。”

“这次可不比以往。”闵清努力表述着,“前几次我们家会僧施斋,我爹爹都专门给您留了席位,可您都没有去。这次,我爹爹说,九子山昨夜放光动地,根据佛经记载,一定预示着有圣贤出世。所以,为了庆祝这非同寻常的大事,他老人家计划邀请一百位高僧参加斋会。您若是再不去,赴会的僧人就只有九十九位。他老人家一定会因此而深感遗憾。”


回向偈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 十方三世一切佛

一切菩萨摩诃萨 摩诃般若波罗蜜


人身难得今已得  佛法难闻今已闻 让佛法住世,普利有情, 是每一位佛弟子的责任。 希望大家发心, 成为法的传递者和播种者。 将手中的法宝,一化为十,十化为百, 让千千万万的众生,都能步上成佛觉悟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