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脱贫攻坚群英谱】邓家保的生态“产业链”

微万山 2021-09-09 13:42:17

微万山投稿邮箱:wanshanwang0@126.com


   2000年,在军队服役,成为2004年国际侦查兵突击手;2005年,在安钢集团打工,成为年薪23万元的“白领”族;2014年回乡创业,成为该县食用菌核心技术“土专家”。——他就是铜仁市万山区海天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邓家保。 

 关键词1:食用菌


夏末秋初,走进海天农业菌棚内,一阵阵清香沁人心脾,一朵朵肥嫩的香菇长势喜人;厂房外工人们正在搬运香菇,有条不紊地忙碌着……

经理邓家保说,2014年,他回乡探亲,萌生了种植食用菌的想法。说干就干,凭着勤奋好学、不服输的精神,他很快掌握了食用菌种植本领,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土专家”。

基地自投入运营以来,采用‘公司+科研机构+基地+贫困户’的经营模式,带动周边困难群众脱贫致富。

目前,公司拥有厂房建筑面积3300平方米,形成了年产50万棒的生产规模,走出了一条生产专业化、经营集约化、管理标准化的产业发展之路。

“做企业和做人一样,活着最重要。”邓家保牢固树立品质思维,把产品质量做到最好,形成自己的对比优势。  

产业基地


产业“链条”


“你看,你看,我这参加展览的木耳非常干净、通透!”为了保障产品干净,邓家保对加工场地进行硬化,对周边杂草进行人工割除、防杂质沾染,晾晒时用竹垫隔离、不与地面接触。 

为了提高产品肉质,他把生产基地搬到高寒地带,探索出“高海拔养菌、低海拔出菇”四季生产模式,让在低温发出来的香菇肉质更加厚实。

“只有掌握核心技术、核心市场、核心产品,才能占据领先。”邓家保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一方面他与积极向科研院所相关专家虚心请教,另一方面到食用菌全国主产区湖北、浙江、河南、辽宁、福建考察学习。

“生产不能闭门造车,要与时俱进,为自己挑刺。哪怕是一丁点的创新,也是重大的进步。”邓家保动情地表示,现代人谁也不傻,要站在消费者的角度考虑问题,不为蝇头小利而放弃原则。

对于今后发展重心,他准备放在夏菇上。“冬菇批发价一般在3.5—4.0元,而夏菇可卖到6.00元。”

他考察得知,重庆市场潜力巨大 。“目前重庆都是从东北购进,经过‘三倒手’,鲜货不鲜,成本偏高。”


 花纹蘑菇


香菇干货


 今后准备发展断木香菇“高端产品”,鲜菇能够卖到25至30元,干菇能够卖到300多元。

现在全民流行返璞归真。断木香菇仿原生态种植,绝对的环保绿色。以炖鸡为例,普通的要一大包,而断木香菇只需要十几朵,用料少,香气更馥郁。

可喜的是,从事菌业生产以来,他一直坚持市场首位。目前,他已具有华联、华联、宏畅两个固定批发点,同时销往怀化、重庆、荆州等地。

在产业品种上,他形成了以木耳、香菇为主,以羊肚菌、灵芝为辅的模式。

下一步,他打算引进筛选设备、检测设备、包装设备,进行包装销售,提高产品附加值。同时走“线上、线下”同步销售模式。

“做得再小,但自己心中有梦,有追求。”邓家保说,他会静得下心,沉得住气、耐住寂寞,闯出一条山区人致富之路。

  关键词2:营养土


“我们从外地购进木材碎料500元/吨,但我们进行销售的营养土能卖到800元/吨。”近来,邓家保又把目光锁定在废弃的菌棒废渣上,经过试验已“变废为宝”。

“利用菌棒废渣发展营养土,目前最欠缺的是相关权威部门的认证、指标!”邓家保已经委托科研院所检测,想知道自己营养土种植出来的果实是否富含炒得很“火”的硒、锌元素。

邓家保营养土目前还处于试验阶段,场地建在了一个偏僻山坳里。周边树木葱郁,绿水环绕。

黑色帷幕的大棚里,分别安放了三堆菌棒废渣。用木棒轻轻掀开泥土,里面布满了蚯蚓。这是邓家保引进的日本太平3号蚯蚓。

“你可以闻闻,经蚯蚓活动的菌棒变得疏松、柔软、清爽,且毫无异味。”邓家保捧起一把泥土说。


“营养土”


蚯蚓“改良”


由菌棒废渣演变而来的营养土可以用于花卉、蔬果栽培、育种,而蚯蚓可以用来喂石蛙、黄鳝、泥鳅等养殖动物。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可以繁殖大量的蚯蚓,这个长度、大小蚯蚓品种非常适合用来当鱼饵使用。在市场上,每盒20—40条批发价为1.5元,40条以上批发价为2.5元。


“营养土”


实验区别


“贵州土地太贫瘠了,需要添加营养增强活力,且改良土地又符合政策。”邓家保说,就铜仁农学院而言,每年培养植物苗需要从东北辗转运来营养土几十吨,这也是无形的商机。

在大院里,用常规土、半常规土+营养土、营养土放置了三个盆子,并分别种上了芽菜,从梯层次的发展状态上观察,营养土的优势凸现了出来。

 关键词3:跑山鸡


刚推开玉米杆搭建的鸡圈,一群跑山鸡一窝蜂窜了出来。

“饮的是山泉水,吃的是中草药,住的是“小别墅”,玩的是一片林。”

邓家保如此介绍自己养殖的跑山鸡几大卖点。

目前跑山鸡每斤定价25元,300余只鸡在当地就脱销了。

为什么不专心做菇,还要养殖跑山鸡?

“单一产品,必须掌握高端、核心技术。单一产品抗风险弱,必须发展循环经济。”

“市场是残酷的,生存最重要。在市场低迷时,也必须生产,必须坚持,规避风险。”

当地产业如何发展,走什么道路?邓家保建言。

“受区域条件限制,走不出规模化,不能盲目跟风去追,要以山地发展模式,走商端、原生态路线。”

同时,他也戏称:“无证越是原生态,有证就是商业化。”


鸡群“别墅”


喝山泉水


当前,邓家保养殖数量并不多,还处于实验阶段。

“主要还是观察高山地区,禽类的越冬会不会有问题,如果顺利的话,明年就会扩大规模。”

他还坦言,做跑山鸡养殖,利润空间还是很大的,这里养殖条件得天独厚。

一缕阳光从绿叶间倾泻下来,照在他黝黑的脸上,显得格外神采奕奕。

然而,和很多创业者一样,邓家保同样面临资金瓶颈。

去年,他通过相关部门申报了300万元贴息贷款,可一直没有拔付到位,自己一揽子计划“等米下锅”。

“农民创业太艰难了,请帮我们多呼吁下。”临走前,邓家保向笔者说。(邓明鹏   文/图)


编 审:田 勇

编 辑:杨发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