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每日一章·好书连载】《我们到底是谁》第一章 两个文明

书上签 2021-04-04 11:34:13

 两个文明


我们所有人都行色匆匆地赶赴某地、追求某些事物,人人希望生活美满、遇见真爱、组织家庭,但是大部分的人真能如愿以偿吗?

我们对生活的满意或失望、我们的成功或失败,是取决于什么?每个人的生活意义,或者人类整体的生存意义为何?未来究竟有什么在等着我们?

这些问题由来已久,但从未有人可以给出明确的答案。我 很想知道,我们在五年或十年后,会住在什么样的国家?我 们的孩子会住在什么样的世界?但是我们不知道答案。是 啊,我们确实无法想象自己的未来,因为我们都在赶着去某 个地方,但那是哪里呢?

有件事虽然令人讶异,却是不争的事实:我们国家未来的详细蓝图,我居然不是从分析家或政治人物得知,而是隐居在泰加林的阿纳丝塔夏告诉我的。她不仅让我看到美好的未来景象,还证明了在我们的世代,这是可以办到的。她实际展现了自己对国家发展的规划。

当我从阿纳丝塔夏所住的林间空地走到河边时,脑中不知为何出现一个坚定的信念:她的计划可以为世界带来很大的改变。如果我们考虑到,她设想的一切最终会在真实生活中实现,那么老实说,我们已经住在一个未来只会变得更美好的国度了。

我走在泰加林里,想着这位泰加林隐士有关国家美好未来的话。

她说,或许我们这一代就能生活在这样的国度,一个没有地方冲突、帮派、疾病和贫穷的国度。我虽然无法理解她的所有想法,但这一次她所说的话,我不想再有所猜疑了。相反地,我还要证明她所言的一切不假。

我果断做了一个决定,我要尽我所能完成她的计划。这个 计划乍看之下虽然容易:只要每个家庭得到一块可以永久使用的一公顷土地,让他们在此建造祖传家园、自己的家乡, 然而我可是在计划的细节上想破了头。这计划看似轻而易 举,同时又让人难以置信。

太神奇了!居然不是经由农学家,而是由一位泰加林的隐士向我们证明,只要土地有正确的耕种规划,不出几年的 时间就无需施肥,就连不太肥沃的土壤都会改善!

阿纳丝塔夏主要是以泰加林的情况为例:泰加林几千年来供万物生长,也从来没有人施肥过。她说土地上生长的一切, 都是神的思想所化成的形体。祂早已把一切安排妥当,让人 类不需要为了食物的取得而烦恼,只要试着理解造物者的思 想,与祂共同创造美好的事物就行了。

我也可以举一个自己看过的例子。我之前去过赛普勒斯,岛上的土壤布满石砾,但从前并非如此。几个世纪以前,岛上还有漂亮的雪松林、果树,大部分的河川都留着纯净无比的淡水,就像是一座人间乐园。后来罗马大军压境,开始砍伐雪松去造船,岛上的雪松林遂被砍伐殆尽。如今岛上有一大部分只剩下几乎干枯的植被,即使在春天,看起来也像是一片烧过的枯草。夏天的雨量越来越少,干净的水也渐渐不足,居民不得不用船只把肥沃的土壤运到岛上。人类没有让原有的创造更加完善,他们野蛮的干扰只让一切变得更糟。

阿纳丝塔夏在描述自己的计划时说到,土地上一定要种一棵家族树,而且不能将去世的人葬在公墓,要在他们亲手创造的美丽祖传土地上安葬他们。坟前不需任何墓碑,纪念一个人要用活的东西,而不是没有生命的物品。以人类有生命的创造来纪念亲人,如此灵魂才能再度以物质形体,诞生在人间的天堂乐园中。

葬在公墓的人无法上天堂,只要亲朋好友仍会想起他们的死去,他们的灵魂就没有办法再度以物质形体诞生。墓碑是死亡的纪念碑,葬礼是黑暗力量想出来的,为的是要囚禁人类的灵魂,就算只是暂时也好。我们的天父从未替自己心爱的孩子制造任何痛苦,甚至悲伤也没有。所有神圣的创造都是永恒、自给自足,而且可以自行重生的。在地球上生活的万物,从外表简单的一株小草到人类,都是完整且永恒的和谐一体。

我认为她在这一点说的对极了,看看现在的情况就知道 了。现今科学家说,人类的思想是物质,如果真是这样,那 我们将去世的亲人当成死者思念,就等于把他们困在死亡的状态,让他们的灵魂受到折磨。阿纳丝塔夏坚信,人类(或 更精确地说——人的灵魂)可以永世长存,不断在新的肉体 内重生,但这只有在一定的条件下才会实现,而阿纳丝塔夏 在计划中构想的祖传家园就能创造这样的条件。这一点我是 完全相信的,至于要证明或反对阿纳丝塔夏对生与死的叙 述,或许还是交给更有资格的神秘学家吧。

「噢,会有很多人反对你的。」我对阿纳丝塔夏说,而她 只是笑笑地回答我:「一切很快就会发生,弗拉狄米尔。人 的思想可以生出物体、改变物体、预先决定各种事件,以及 创造未来,所以那些试图证明人类存在只是暂时的反对者, 终将落得自我毁灭的下场,因为正是这样的想法,让他们走 上绝路。

「那些了解自己使命和永恒本质的人,会过着幸福的生活、 永世重生,因为这样的想法,为他们自己创造了幸福的永 恒。」

当我开始评估计划的经济效益时,我又更喜欢这个计划 了。我相信任何人只要按照阿纳丝塔夏的计划建造祖传家 园,就能为自己的孩子和孙子创造一个舒适的生活,这不仅 止于给孩子吃好的、住好的。阿纳丝塔夏曾说,围篱要用活 的树木,一公顷的土地要有 1/4是森林。250平方公尺的森 林大约要 30棵树,大概可在 80到 10年后砍伐,生产 40 立方公尺左右的木材。现在经适当干燥且加工过的木材,一立方公尺至少要价一百美金,而全部就是 4万美金。当然不 是把整座森林砍完,只要从高龄的树木选择需要的部分,接 着再种新的树木代替。按照阿纳丝塔夏的计划建造的祖传家 园,总价或许可达一百万美金以上,而且任何家庭都有能力 建造这样的家园,即使收入一般的家庭也可以。房子刚开始 可以普通一点,规划正确且美观的土地,才会是最大的财富。 现在一些有钱人家,还会出高价请专业的造景公司,这在莫 斯科就有 40家左右,每天的案子应接不暇。要将房子四周 的 土 地 规 划 正 确 且 美 观 ,每 一 百 平 方 公 尺 就 估 价 150 0美 金 以 上。

栽 种 一 棵 六 公 尺 高 的 针 叶 树 需 要 50 0美 金 , 不 过 想 要 住 在 优美环境里的人都愿意负担这样的高价。他们之所以出钱, 是因为他们的父母没能想到为孩子建造祖传家园。但要做到 这点不需要很有钱,只要分得清楚事情的优先顺序。如果我 们自己都不了解这些简单的道理,又如何养育我们的孩子 呢?阿纳丝塔夏说的对,教育要先从自身做起。

我渴望建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园:取得一公顷的土地、建 造房子,而最重要的是在周围种下不同的植物。我要按照阿 纳丝塔夏描绘的方式创造自己的家乡,也让四周有别人所建 的美好家园。阿纳丝塔夏和儿子可以搬来住,或至少来做客, 接着还有孙子和曾孙。也许我们的曾孙想在城里工作,但还 是可以回到祖传家园休息。在一年一度的 7月 23日,也就是大地日这一天,或许所有亲戚都能回老家团圆。到时我当 然已经不在人世了,但是我所建造的家园还会留着,上面生 长的树木和花园也会留着。我会挖一座小池塘,放一些鱼苗, 让它们长大。树木会按照阿纳丝塔夏所说的方式特别规划。 有些地方,后代可能会喜欢,有些则可能想要改变,但无论 如何,他们都会记得我。

我会在自己的家园长眠,要求别以任何形式为我立碑。我 不希望有人带着哀恸的神情,在我的坟前虚情假意。事实上, 我不想要任何悲伤的气氛,不需要坟墓和墓碑,只要有鲜嫩 的小草和灌木丛,从我的身体穿越土壤长出来,或许还有任 何对后代有益的浆果便已足以。墓碑有何意义?毫无意义, 只会带来悲伤。当别人走进我所建造的家园时,只会快乐地 想起我,不会难过。是啊,我要为他们如此计划,这样种下 每一棵树......

我在脑中不断地织梦,愉悦地构想着这件大事。必须赶快开始、做点什么。我得早一点回城,但是从森林到河岸还有十公里左右的路程,真希望可以快点走完!突然间,我的脑中闪现有关俄罗斯森林的资讯,我没有把所有的数字都记下来,所以下面是我在某个统计报告中读到的资料:

森林是俄罗斯的主要植被类型,面积共占国土 45% 。俄罗 斯拥有全世界最大的森林储量,193年森林共有八亿八千六 百 五 十 万 公 顷 , 木 材 总 量 达 807亿 公 顷 , 分 别 占 世 界 储 量 的21.7%和 25.9% 。木材比例高于森林,乃是因为俄罗斯的森 林比其他国家成熟多产。

在平衡大气及调节气候方面,森林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根据莫伊谢耶夫(B.N.Moiseyev)的统计,俄罗斯森林的大 气平衡为十七亿八千九百零六万四千八百吨的二氧化碳,比 上十二亿几千九百零一万九千九百吨的氧气。俄罗斯森林每 年的碳储量可达 6亿吨,这样可观的气体交换量,对地球的 大气成分和气候有巨大的稳定效果。

这就是现在的情形!不少人说过,俄罗斯背负某个特别的使命,但那不是未来,而是正在发生的事实。

试想:全世界的人或多或少都在呼吸俄罗斯的空气,他们 正在呼吸这片森林制造的氧气,而我就走在这里。我想知道, 这片森林供应给全地球的只有氧气吗?或许还有其他重要 的东西?

这次独自走在泰加林里,我不再像之前那样感到不安,反 而觉得很像在安全的公园里散步。泰加林当然没有公园小 径,路上不时有倒下的树木、茂密的灌木丛,但我这次没有 因此生气。

我在路上会栽几棵像是覆盆子和醋栗的浆果,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好奇地观察,这才发现树木即使品种相同,也有截然不同的外表。植物的生长位置也各不相同,形成一副副独一无二的图画。 我第一次认真地观察泰加林,它似乎变得友善许多。这种感觉大概是因为我知道自己的小儿子就生在这片森林、住在 林间空地,而且阿纳丝塔夏也在这里—— 一位从见面起便 改变我一生的女人。

在这片无边无际的泰加林中,有一块阿纳丝塔夏不愿离开的小小林间空地。她不会拿这块空地交换公寓,即使多么金碧辉煌也不会。乍看之下,这块空地只是个既普通又空旷的地方,没有房子、没有棚子、没有任何生活设备,可是她只要一往空地走近,就会马上开心起来。而在第三次来到她的林间空地时,不知为何我也有这样的感觉,仿佛跋山涉水后回到家一样。

我们的世界不断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数千年来,人类社会极力追求人人幸福、富裕,但仔细看就会发现,即便人生活在社会的核心、现代文明城市的中心,却越来越常发现自己处在脆弱无助的情况。一下发生车祸,一下遇到抢劫,还有各种病痛缠身,生活离不开药店,或者因为什么不如意而自我了结。自杀率在这些生活水准高的文明国家尤其居高不下。电视上常有各地的母亲求援,说自己的孩子没东西吃,家人都在挨饿。

阿纳丝塔夏和小孩住在泰加林,完全是另一个文明。她对我们的社会毫无索求,不需要警察或军队保护她。但她总是让我觉得,在这块林间空地里,不可能会有坏事发生在她和孩子身上。

是啊,我们的确属于不同的文明,而她提议要在两个世界中各取所长。这样一来,地球上会有许多人改变生活形态,一个全新又幸福的人类社群将会诞生。这个社群会很有趣,新奇又独特,像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