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原创】欺骗你多年的小知识,今天终于找全了!

江南书摘 2019-05-15 13:41:28

关于如何处理三个女孩之间的关系,凌飞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虽然自己对孙琪琪和陈梦琴都有好感,她们两个也对自己有意思,但是赵颖颖只要不点头,那自己就只能放弃另外两个女孩。可能这样的选择对于凌飞来说太难,但是如果事情真的到了那样的地步,凌飞只能这么做。

凌飞不会浪费时间去思考这样没有意义的事情,当务之急是赚钱,赚更多的钱。房子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完成只是时间早晚。

只是现在花钱速度太快,每天要用去大量的建筑材料,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再加上所有工人每天将近十万的工资,凌飞感觉自己赚钱的速度已经跟不上花钱的速度了。自己固然可以利用仙藤加快鱼苗成长,但是对鱼的需求量一天也就那么多,再说吃什么东西吃多了都会厌倦,想换换新口味。凌飞又打起了野山菌的主意,现在山上每天都会长出很多的野山菌,仙藤滋润的野山菌味道肯定比一般的蘑菇好吃,如果拿到市场上去卖应该会卖个好价钱。

想到这里凌飞又有些头疼,自己一个人采摘野山菌肯定很慢,再加上自己每天要看鱼塘,要去工地,时间也不算太充裕,每天的采摘量有限。既然这样,那就需要专门采摘野山菌的人才行。

凌飞正在思考,又有人敲门。打开门,一个手上打着绷带的人出现在面前,还提着两瓶酒。

“是你?方大山,你来做什么?是不是觉得还没玩够?”

方大山面色尴尬,摇了摇头。

“凌飞,以前是我不对,我老想着针对你,今天我特意来给你赔罪的。”

凌飞有些惊奇,没想到方大山就这么认怂了。本来还想好好收拾他一顿,现在凌飞都不好意思下手。

“行了,既然你这么有诚意,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喝酒就算了,我不喜欢喝酒。”

方大山欲言又止,看向凌飞的眼神既害怕又期待。

“凌飞,你能不能帮帮我?”

凌飞眉毛一挑,瞥了一眼方大山,看他现在确实有点可怜。

“进来说吧。”

方大山小心翼翼的跟在凌飞身后,生怕那条黑狗突然窜出来给他一口。

“大黑上山玩去了,你别那么害怕。”

凌飞自然知道,大黑给方大山留下了不小的阴影。不过现在既然方大山认怂了,那自己也不想浪费时间去想着怎么对付他。

“坐吧。”

方大山看了凌飞一眼,眼神有些闪躲,坐在椅子上半个屁股都在椅子外面。

“你很怕我吗?”

方大山脸上不太自然,说不怕那是假的,在赌场他亲眼看到凌飞一个人撂翻了所有人,就连刘一手都不是他的对手,能不怕吗?手腕都被折断,现在还火辣辣的疼着呢。

“凌飞,以前是我对不起你,希望你能看在同村的份上稍微拉我一把。”

凌飞双手抱臂,淡淡地看了方大山一眼。

“早知如今何必当初,不过我这个人不太喜欢记仇,过去的就让他过去,你只要以后好好做人,我也不会让你太难看。”

方大山颤抖着手打开一瓶酒,一口气灌下去不少,呛得脸通红,似乎是在给自己壮胆。

“凌飞,我知道你身手不错,我也知道刘一手对你挺佩服的,我没有钱,那次在赌场刘一手要我承担所有弟兄的医疗费,我真的拿不出来那么多……”

“哦?那你的意思是让我替你垫上?”

方大山摇了摇头,又灌了一口。

“凌飞,如果让你垫上我真没钱还你,我现在的情况你也知道,我也没有挣钱的手段。你看能不能帮忙说说,让刘一手不再要那些医疗费什么的?那可是足足好几万块,把我卖了也弄不了那么多钱。”

凌飞摸了摸下巴,思考了一会。

“这么说你现在很缺钱是吧?”

方大山点了点头,脸上挤出来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凌飞,你就说吧,要我怎么做你才肯帮我?”

凌飞突然想起来采摘野山菌正好缺人,眼前正好有一个免费劳动力。

“我这里正好有个任务,你要是帮我办好了那事情就好说。”

方大山又灌了一口,咬了咬牙。

“行,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整个白溪村也就你能帮我了。”

方大山正要继续喝酒,凌飞摆了摆手。

“别喝了,给你说点正经事。”

方大山放下了手里的酒瓶,静静地看着凌飞,等他继续说下去。

“方大山,这样吧,我在承包的山上种了一些野山菌,正好需要人手采摘,你去问问村里的乡亲,如果有愿意干的一天50块钱,要拣那些成熟点的摘。你看怎么样?这件事你弄好了我就帮你跟刘一手说说,还有,你自己要是想干的话,跟大家一样,也是一天50。”

方大山激动得要哭出来,这几天每天都在啃干硬的馒头,连稀饭都喝不上,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听到凌飞的话,方大山几乎要扑倒凌飞身上大哭。

“好了好了,赶紧去办吧,哦对了,先给你一百块钱,拿去先吃饭吧。”

从凌飞手里接过钱,方大山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心里暗想,以后再不能犯傻了,凌飞根本不是自己能对付的人。

看着方大山离开,凌飞又躺倒椅子上。采摘野山菌的人手应该够了,现在差的只是销路,还有该如何定价。

野山菌的味道凌飞尝过,鲜嫩多汁,口感很好。凌飞决定先看看市场反应再决定价格。拨通了红日升饭店的电话,凌飞给刘永福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刘永福当即表示同意。这倒不是因为刘永福跟凌飞关系多好,只是凌飞的鱼卖的那么火,自己的饭店也因为凌飞的帮忙起死回生,就算凌飞卖给他的是普通的野山菌那他也认了。

方大山的办事速度挺快,上午刚交代完,下午就把所有要给凌飞采野山菌的人给统计下来。看着方大山脸上冒出的汗,凌飞知道方大山肯定忙得不可开交,捞了两条鱼让他拿回去炖了吃。

凌飞也算是放下心来,安安心心地看鱼塘,跑工地,然后上山看看大家采野山菌的工作情况。凌飞规定采野山菌只能采半山腰以下的,因为豹子在山上,对自己倒是没有什么恶意,对这些村民就不一定那么友好了。

总共二十来个人参与,一天下来采了大概二百多斤,清洗过后也有二百斤。如果按照一斤二十块来算,一天出去给村民发的工资也能剩下三千块,虽然不比养鱼,怎么说也算是一笔不小的收入,至少工人们每天的饭钱是够了。再说还不知道市场反应,如果市场反应好的话自己再把野山菌卖到县里去,按照一斤50块的价钱出售,另外再多加人手,每天采上三五百斤,一天怎么说也有上万块的收入。

凌飞提上二十斤野山菌来到了红日升饭店,刘永福早已经在门口等着。

“刘老板,你怎么那么客气,还亲自来门口接我。”

刘永福脸上露出了笑容,接过凌飞手中的袋子。

“凌飞兄弟,你可是老哥我的福星啊,要不是因为你的鱼说不定我这饭店早就关门大吉了。来来来,快到里面做。”

凌飞有些无奈,今天来是看看野山菌的反应,没空唠嗑。

“刘老板,你就不看看我这野山菌怎么样?我今天可是专门给你送这东西来的。”

刘永福一愣,本来以为凌飞只是说说,没想到凌飞是认真的,赶紧打开了袋子。里面的野山菌一个个躺在那里,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难道这只是普通的野山菌?

“刘老板,你先尝尝,别光看外表。”

刘永福摇头笑了笑,觉得自己想的有些多了,原来凌飞卖给自己的鱼看起来也不过是比一般的鱼活泛了一些,好不好尝过才知道。

提着袋子来到后厨,让厨师做一个野山菌炖小鸡。

没过多久菜就做好了,端上桌子,鸡肉的香味和野山菌的鲜味一起散发出来。刘永福拿起筷子尝了一口鸡肉,肉嫩,爽口,还带着野山菌的鲜味。又夹了一个野山菌放入嘴里,刘永福突然瞪大了眼睛。

“嗯,不错,这野山菌味道真不错,吃起来很爽口,不像其他菌类带着泥土味,还有就是鲜味太重,一吃就知道加了其他东西。凌飞兄弟你这野山菌准备多少钱一斤卖?”

听到刘永福的话凌飞觉得这野山菌还不错,暂时定价为二十块一斤好了。

“刘老板,这样吧,你是第一个接受我这野山菌的,我给你二十块一斤怎么样?”

“二十块?这不好吧……二十块是不是有点低了?”

本来听到前半句话凌飞有些不高兴,又听到后半句,脸上又露出了笑容。

“刘老板,就这样吧,等过两天我把野山菌卖到县里,给他们按照三十一斤算。”

刘永福赶紧起身,握住了凌飞的手。

“哎呀,凌飞兄弟,我这不是占了大便宜了吗?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就不客气了。来来来,赶紧吃了这盘野山菌炖小鸡,你吃鸡我吃野山菌。”

凌飞会心一笑,吃野山菌和吃鸡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区别,野山菌自己那里多的是,鸡肉自己也不是吃不起,只是现在赚钱是最重要的,早日把野山菌也打出名头才是正经。

既然决定到县里找更大的市场,采摘野山菌的事情一点都不能怠慢,回到村里凌飞又找来方大山,让他再去多找些人手,从刘永福的反应来看野山菌不愁销路,每天至少要保证有三百斤的产量,如果县里也能大卖的话恐怕三百斤也不够,到时候再找人采摘恐怕会赶不上订量。

“方大山,你再去找些村民,这些人手估计有点少,到时候我把野山菌卖到县里,赚了钱给大家多发一点工资。”

听到凌飞的话,方大山又屁颠屁颠地跑去办事了。

看着方大山离开,凌飞眯起了眼睛,这个方大山虽然满肚子坏水,但是办起事来倒是一把好手,以后可以多加培养,到时候自己的产业越做越大,肯定会需要更多的人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