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放生还是放死?

南周知道 2020-02-13 15:13:55



当刻意且不科学的放生方式愈发普遍时,除了让人们觉得此类行为人傻钱多之外,真看不出其无论对个体内心的修为,还是自然生态有何种益处。


“知道”(nz_zhidao)告诉你,你在做的是放生还是放死。



2015年7月12日,傍晚时分,在上海浦东新区陆家嘴附近的一处滨江公园,几十名善男信女围在20多塑料箱边,准备放生箱里的鱼儿、泥鳅、鳝鱼等。 (东方ic/图)


近日,一辆货车开进广州梯面镇的小村庄时被扣押。据称车内有8只果狸、110只斑鸠、11箱黄鳝,甚至还有10笼共几百只老鼠,车厢臭不可闻,很多动物已死。村民愤怒阻拦,司机称有人花钱请他买这些动物放生的。


而2月初,在上海外环线漕宝路下闸道的路边发现25条眼镜蛇。闵行野生动物保护管理站工作人员判断,这些蛇疑为行善者放生。


就像张铁林坐床成佛,又像大众调侃朝阳汇聚三十万仁波切一样,放生行为,近年来如雨后春笋生长般席卷全国,尤以北上广这类经济相对发达地区的人参与最多。这从侧面印证了,随着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人们在心理精神层面的投入会更加大方。

通过网上搜索 “上海放生”等词汇,会出现两个较为明显的放生组织(分别是上海利生放生学佛群和上海慧缘放生群),这两个放生组织建有自己的专门网站。其中一个组织最近的一次放生活动是本月5日,在上海陆家嘴一次性放生1200斤泥鳅(购买泥鳅的花费是15600元)。

笔者难以考证这一千多斤泥鳅是人工饲养还是野生,但根据有关法律,对野生动物的放生,必须经过上海市野生动物保护管理站的批准方可进行。基于此,若这上千斤的泥鳅为人工饲养,放生野外是否能存活就是一大疑问;若泥鳅为野生之物,这其中已有违法之嫌了。一个常年出海的船家表示,泥鳅放到大河里活不了多久,因为水太深,泥鳅会透不了气。泥鳅只适合存活在有淤泥的水、静止的池塘或湖里。

看来,对于所放之物的活与死,似乎并不在放生者的考虑之内。检索这两个放生组织的网站发现,他们的放生行为不单单限于上海地区,会定期组织一次在外地大规模的放生活动。从公布的流程中可以看出,这些放生行为没有一个是获得当地动物保护管理站批准的。

当今,不科学的、不顾及当地生态环境平衡的、不辨别放生物种是否为外来物种、人工饲养还是野生的放生行为越来越大行其道。

更有甚者,基于“放生野生动物才能获得更大福报”的宣传,从而发动起大规模的放生野生动物行为。于是,一条诱捕、收购、销售的产业链悄悄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圆圈”出现在人们面前:放生的野生动物越多,被抓的野生动物也越多,可怜的是,大批供应放生市场的野生动物死于捕获和运输途中。这不仅违反了现实的法律法规,在精神层面,也不是在行善而是在造孽了。



2015年9月21日,青岛市湛山寺的放生池内聚集了大量被游客放生的乌龟,其中有巴西龟。 (东方ic/图)


放生本是行善积德之举,在过去,放生仅是个体的、随性的行为,放归野外的动物对生态环境和人类生活环境不构成威胁。随着地球村的形成,人们交流的跨度增大,随之而来的放生行为,就带有了盲目的不科学性。南美的食人鱼和巴西龟越来越多地在内地的河道湖泊中被发现,就是很好的佐证。这种盲目跟风的放生行为,导致庞大的外来生物入侵,从而引起区域自然生态的不平衡。原本放生的动物,竟成了本地物种的生态杀手。

再者,在基于放生的宣传和引导上,抛去真正的宗教信仰因素,功利思维在各种放生组织里愈发凸显。甚至,某些放生组织还举行火速专场的放生活动。不妨看看这些放生组织的宣传口号:大放生,就是为了实现自己目标、家人健康、为父母延寿;根据自己的经济情况拿出大笔资金放生,效果立竿见影;实践证明,一次性大放生,福报很大,让你佩服放生的神奇效应……

自然随缘的放生变成了刻意之举,而且还形成放生产业链,任何环节都有羹可分。

据《经济学人》的调查显示,一个放生组织的年收入可达到100万元。网上信息也显示,仅上海利生放生群这个组织,12月5日陆家嘴放生活动募集到的善款,他们在内部称之为“随喜”的数目就将近10万元。当然,不能盲目怀疑这笔募捐款进了谁的腰包,但是劳师动众大花这笔钱,进行一次意义不大的放生行动,其意何为?

而参与放生到掏钱“随喜”的人们怀揣的愿望五花八门,从希望期中考试获得班级前十名的好成绩,到一对夫妇想要怀上一个聪明乖巧的孩子……讽刺的是,这些满载着人们的愿望的一千多斤的泥鳅被倾倒进了黄浦江,至于它们最后是死是活,人们其实并没有真正地去关心过。

如果放生者仅是通过花钱刻意放生来寻求心理慰藉;组织放生者就为追逐利益,利用大众的放生意识,诱捕和销售野生动物。这三个环节的个体,每个人都能从放生行为里获得满足,正是“利己”的放生思维,催生了国内愈加盲目的放生方式。

这不是放生,乃是放死;这不是慈悲,而是可悲。

小唐僧从渔民手里恳求过活鱼放生,那是一种随缘。在乡下老家,院子里如果无意间爬进一条蛇,人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把它活着地丢到野地里,这种朴素的放生意识也是自然无害的。当刻意且不科学的放生方式愈发普遍时,除了让人们觉得此类行为人傻钱多之外,真看不出其无论对个体内心的修为,还是自然生态有何种益处。

更何来善哉?


相关文章推荐

如坐针毡疼了3天,去医院治疗两次不见好,大夫说干脆拔了吧,左下六疼,却莫名其妙给拔走了左下五。刘阿姨害怕起来,打电话给我妈说:“我觉得就是那条鱼的事儿!它肚子里啥都没了还扑棱了一下!”


点击阅读原文,“知道”为你送上精彩文章《放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