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护鸟】世界上超过三分之一的东方白鹳都来天津了

天津日报 2019-05-14 14:43:48



“一共1331只,太不可思议了!这是天津有确切记录以来,数量最多的一次。”


今天,在北大港万亩鱼塘西侧的老朱鱼塘,护鸟志愿者、天津师范大学城市与环境科学学院教师莫训强,与从北京特意赶来的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正旺和他的学生们在望远镜的镜头中,确认了目前可以观测到的东方白鹳的数量。“


全世界的东方白鹳大约有3000至4000只,现在超过三分之一的东方白鹳都来了咱天津。”莫训强兴奋地说。


不过,当天津滨海新区湿地保护志愿者协会秘书长王建民从电话中得知,莫训强在老朱鱼塘发现了1331只东方白鹳时,笑着说:“这个数肯定不准。”


这位一直在跟踪佩带了定位仪的N45号东方白鹳的资深护鸟志愿者告诉记者,回传信号显示,N45仍然还在万亩鱼塘南堤南岸徘徊,并未归队。“待它回到‘组织’后,这个大部队的数量就变成了1332只。咱天津已经成为候鸟的天堂。”王建民说。



护鸟的故事

1月15日,它终于地走进湿地,重返大自然,去寻找失散多日的伙伴。焦永普摄



10月4日,这只东方白鹳得到河北乐亭的护鸟志愿者田志伟收养救治。李锦河 摄


这只鸟叫“天津日报”——护鸟志愿者在秦皇岛发现了这只受伤的东方白鹳,被成功治愈后,天津日报集团出资为这只东方白鹳装上了HQ038号定位仪。


作为首届中国天津滨海国际观鸟文化节的重头活动,这个月的15日,它在滨海新区北大港湿地的“万亩鱼塘”被放飞,这一次同时被放飞的,还有鹰、红头潜鸭、骨顶鸡等各种鸟类。


爱鸟人士前来看望。李锦河 摄


救治


实际上,各地保护鸟类的志愿者一直在行动。鸟儿最怕的也是志愿者们最痛恨的,莫过于“绝户网”——本来这类网是捕鱼所用,因为网眼过小连鱼苗都不放过,因此被禁止在渔业中使用。而现在捕杀鸟类的不法分子干脆把绝户网挂在了树林中,鸟类一旦误闯不说翅膀,鸟喙和爪子都被紧紧套住无法动弹。而这种恶毒的“机关”,志愿者们在巡视的时候一天可以拆除十几个甚至数十个。


刚救助时它虚弱无力。史婵摄


前阵子,网上著名的鸟类保护志愿者@鸟哨在行动 发布了一只经治疗后康复的斑头鸺鹠被放飞的图片,而片中小家伙一脸蒙圈的表情十分逗人。这只鸺鹠是在北方治愈后带到南方放飞的,路途上也是经历了一番安检的折腾。说回到我们的这只“天津日报”,它在放飞前虽然没有如此“表情丰富”,但也是晕菜了——因为晕车啊……



田志伟与王建民给它喂药。史婵摄



田志伟给食物里加药。史婵摄



恢复


据滨海新区湿地保护志愿者协会秘书长王建民介绍,“鸟类晕车很厉害。沿途车程较长,为了确保其顺利放飞,它住的屋子里前一晚亮了一夜灯,身边放了活鱼,前半夜让它猛吃。后半夜便不再喂食,早上坐车前也没有让它吃早餐,主要是让它尽量空腹乘车,以防止它发生呕吐。但下车后走路打晃晃,还是有点晕车的感觉,但没有呕吐。之后趴下休息一会儿,这只大鸟重又精神抖擞。”——也不知道“天津日报”晕机不?大型客机747那种……



10月31日,逐渐恢复体力。史婵摄


已经恢复体力,从房间走出吃食。史婵摄


放飞


其实15号的放飞仪式还是很热闹的,上午10点钟左右,在一片生态优美的湿地,早已等候在此的志愿者、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及滨海新区200名小学生挤满了水岸,争先目睹东方白鹳放飞大自然的一瞬间,虽说没有纷纷挥舞依依惜别的小手绢,但是工作人员将装着“天津日报”的箱子运到岸边准备放飞时,它先是迈开它的大长腿走入水中,一面走着还一面低下头寻觅食物,偶尔还挥动一下一米多长的大翅膀,挥动得很有力。


就在其他鸟类一出箱子就拍翅膀飞了的时候,“日报君”却在岸上人们的注视中,渐渐地走进湿地苇海深处,慢慢地看不见了——主角光环十足!镜头感最佳!



11月1日,东方白鹳在河北省乐亭野生动物保护站安装上卫星定位仪,并进行野化训练。史婵摄



为了做到更好的追踪保护,除了“埋”在背部的定位仪,这只东方白鹳的右腿上还佩戴了编号为N45的红色环志——红色代表中国,环志就是它的国际身份证,今后无论它飞到哪里,N45这个身份号码都只属于它。换句话说,这就是“日报君”的身份证!


11月7日,2015首届中国天津滨海国际观鸟文化节开幕式上,志愿者将东方白鹳放飞,但它久久不愿离去。姜宝成摄



被放飞的这几天,“日报君”背上的定位仪不断地传回信号,“暴露”它的行踪——北纬38.77度,东经117.42度,高度151.9米,临界温度17.25度……看到这些不断回传的数据,王会长感觉很欣慰:“看来它过得不错,数据显示,一切正常。”



煽动了几下翅膀,最后还是停了下来。张磊 摄


眼下正是鸟类回迁的季节,现在有200多只东方白鹳就在北大港湿地西侧。这几天还一直围着万亩鱼塘转悠的“日报君”将很快奋起直追,和“大部队”会合。或许哪天,你头上飞过一群拍成人或者一字型的迁徙大军,不要只没见识地说那是大雁了,说不定还有一群白鹳,正飞向它们想要去的地方。祝一路平安,祝不会遇到绝户网,祝在哪里都会遇到好心的人。也愿那群好心人里,会有一个你。



王建民走上前试图安抚一下它。张磊 摄



过了许久,东方白鹳还是不走,王建民只好将它抱起来带回。姜宝成 摄


11月15日,再次放飞。焦永普摄


它一步一回头,恋恋不舍。焦永普 摄




综合报道:天津日报传媒集团记者 张雯婧 郑东红 晓晨

摄影:李锦河、史婵、姜宝成、张磊、焦永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