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重磅】云南高院发布2017年度《环境资源审判》白皮书,9大案例展现环境审判新气象

云南高院 2019-05-19 00:07:53

点击上方“云南高院”关注我们


波光潋滟三千顷

莽莽群山抱古城

正值云南初夏时节

第47个世界环境日如期而至



主题

今年我国环境日的主题是“美丽中国,我是行动者”。


2017年以来,云南各级法院依法惩治环境资源犯罪、保障环境损害赔偿、监督行政机关履职、支持环境公益诉讼、创新审判工作机制,为服务云南生态文明建设大局作出了可圈可点的工作。


为积极回应全社会对环境资源审判工作的关切,增强环境资源审判工作透明度,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今天发布了2017年度《云南环境资源审判》白皮书



全省2017年审理环境公益诉讼134件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向凯做了新闻发布,他介绍,2017年,全国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试点工作结束,在试点期间及试点结束后,全省各级法院对检察机关提起的该类案件依法进行了审理。

01

首先,依法审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截止目前全省各级法院立案并审理检察机关提起的民事公益诉讼案件7件。

02

其次,依法审理检察机关提起的环境行政公益诉讼案件。自检察机关开展公益诉讼试点工作以来,截止目前,全省各级法院共受理检察机关提起行政公益诉讼案件121件。

03

第三,依法审理社会组织提起的环境民事公益诉讼。2017年我省受理社会组织(NGO)提起的环境民事公益案件6件,涉及水域、土地、大气污染,野生动植物保护等各个方面。包括北京市朝阳区自然之友环境研究所分别起诉中国水电顾问集团新平开发有限公司、云南省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云南江川仙湖锦绣旅游物业发展有限公司环境污染案等。


一年来,社会组织提起的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呈逐步上升的趋势,受保护的范围涉及水域、大气、土地以及生物多样性等更加广泛的范围。



探索行政区划集中管辖


探索建立与行政区划适当分离的环境资源案件管辖制度,逐步改变以行政区划确定管辖分割自然流域生态系统模式的要求,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按照“根据本辖区生态环境保护需要,探索实行由部分中、基层法院跨行政区划集中管辖”的具体内容,积极探索在全省范围内构建环境案件集中管辖制度。


确定以昆明、玉溪、曲靖、红河、大理、迪庆六家中级人民法院为核心,分滇中、滇南、滇东南、滇东北、滇西、滇西北六个片区,跨行政区划集中管辖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省级政府提起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案件和检察机关提起的民事公益诉讼案件。


不断探索拓宽受案范围


2017年1月,我院制定《云南省环境资源案件受案范围(试行)》,首次以“基础案由+调整案由”的形式,对环境受案范围进行确定。文件在确定基础案由的基础上,结合云南环境资源的丰富多样,湖泊、森林、草原、环境资源地域分布不同、类型不同的特点,允许地方法院结合本区域环境特点在调整案由部分自行规划,充分体现了环境案件关系复杂性、多样性、广泛性的法律属性


迪庆中院在充分结合本地区“香格里拉”和“三江并流世界遗产”以及高山草甸、普达措自然保护区丰富的旅游资源的基础上,将与旅游行业有关的、涉及旅游上下游产业中的相关案件纳入到环资庭负责审理,即拓宽了环资庭的受案范围,也对生态环境资源保护的范围进行了有益的拓展与尝试。


判被告人去种树、去放鱼苗、修复环境


环境公益诉讼的根本目的是生态环境修复,“异地补植” 是生态修复的重要方式之一。通过将公益诉讼获得的赔偿款用于补植林木,是对无法原地修复的环境因素采取“替代性修复”的有效措施。


自昆明安宁市率先运用存放于“昆明市环境公益诉讼资金”的赔偿款在安宁市水源保护区车木河水库开辟“环境公益诉讼林”涵养水源以来,昆明市盘龙区法院、东川区法院、寻甸县法院均在辖区内对生态环境公益林进行建设,保持水土和水质净化,生态公益林的建设逐步打造成为我省生态修复的亮点。


大理州洱源县法院注重洱海源头保护,积极探索生态修复性司法工作制度,通过在刑事案件中发布“判种令”的形式,要求被告人对损害的林木种植相应的树种、恢复植被并达到一定生态标准,这些判决方式弥补了传统刑事犯罪对造成危害后果难以不救的缺陷,很好的涵养了洱海源头水源。


此外,大理市法院、昆明市盘龙区法院在对非法捕捞水产品的刑事被告人判处刑罚后,同时处以行为罚要求被告人在洱海、滇池放养鱼苗,通过补偿性恢复方式实现了对高院湖泊的生态修复。 



数说


环境刑事犯罪

2017年以来,我省各级法院严厉打击环境刑事犯罪,共受理并审结各类环境资源刑事案件1750件,类型分别涉及污染环境,破坏土地、矿产、森林、草原及野生动植物资源等环境犯罪,各级法院依法惩处了一批污染环境、破坏资源违法犯罪分子,震慑了潜在污染行为人和资源破坏者,有效保护了当地的生态环境安全。


环境民事审判

2017年全省法院共审结涉及大气、水、土壤等环境污染损害赔偿案件,涉及采矿权等自然资源使用权权属、侵权纠纷,土地使用权出让、转让、租赁,农村土地承包合同,供水、电、气、热力合同等各类环境资源民事案件2227件。


环境行政审判

自2016年2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设立环境资源审判庭成立以来,按照受案范围的规定,共受理林业、环境保护行政管理等环境保护行政案件1088。通过对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制度的落实,行政机关对相关环保法律规定更加了解并进一步推进行政机关积极作为,依法行政。 


部分典型案例
1、倾倒选矿废水获刑

2017年3月5日,李某某与合伙人李某、高某某以每月3.2万元的租金向肖某某承租位于个旧市锡城镇的个旧市新龙泉选厂。该厂于3月底开始生产,因下雨,为避免选厂沉淀池容量不足造成选矿废水外溢,3月31日,李某某联系选厂附近村民胡某某,将选厂沉淀池内的选矿废水拉出选厂,每车支付70元运费。


从2017年4月4日至4月6日期间,村民胡某某先后将9车次选矿废水运至矿区采空区倾倒。4月6日,红河州个旧市环保局工作人员到该地区进行巡查时查获。经个旧市环境科研监测站监测报告表明,胡某某在该采空区倾倒的废水中,砷为10.8mg/L,超过国家标准规定的总砷最高0.5 mg/L允许排放浓度20.6倍;铜11.2 mg/L,超过国家标准规定的总铜最高0.5 mg/L允许排放浓度21.4倍。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后,李某某主动投案。


个旧市法院认为,李某某违反国家规定,排放含有有毒有害物质的生产废水,严重污染环境,其行为已经构成污染环境罪。法院判决,李某某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3万元。


2.贩卖黑熊 两人获刑

2017年6月16日,黄某某等人驾驶两辆摩托车携带两只疑似黑熊动物活体从越南出发准备在中国境内卖给之前联系好的中国老板。当日,钱某某按照指示,驾驶摩托车在中国境内接送越南籍妇女“绕野”,在交易地点望风并帮忙看钱。黄某某等人到达中国境内交易地点对岸(越南境内)时,“绕野”从中国境内坐船到达越南境内接应黄某某等人。


入境后,交易时被民警当场抓获,查获两只用于交易的疑似黑熊动物活体。“绕野”不知去向。经鉴定,查获的两只疑似黑熊活体系亚洲黑熊,价值人民币50100元。


金平法院认为,黄某某、钱某某走私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亚洲黑熊(活体)两只,已构成走私珍贵动物罪。黄某某在越南与他人共同出资购买两只黑熊并亲自运送至中国境内交易,系主犯。钱某某积极参与实施走私黑熊的行为,系从犯。法院判决,黄某某犯走私珍贵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钱某某犯走私珍贵动物罪,判决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


3. 滇池禁渔期非法捕鱼获刑 

2016年9月8日9时许,马某某伙同胡某某,在昆明市西山区南过境乐海车市后的鱼塘使用电鱼器捕捞得价值399元的渔获物15.55公斤,被公安人员当场抓获。马某某、胡某某案发后分别购买了3万尾高背鲫鱼和花白鲢鱼鱼苗用于投放滇池。


盘龙区法院认为,马某某、胡某某违反水产资源保护法规,在滇池禁渔期,在禁渔区内使用禁用的工具和方法,非法捕捞水产品,破坏水产资源,情节严重,二人的行为已构成非法捕捞水产品罪。


马某某、胡某某自愿购买高背鲫鱼和花白鲢鱼鱼苗用于投放滇池,对滇池渔业环境资源起一定的修复作用,在量刑时酌情予以考虑。法院判决马某某犯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判处罚金2000元;胡某某犯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判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


4.  公路局毁林被处罚 

2000年经孟连县政府统一规划,孟连公路分局先后经过孟连县国土局、普洱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批准取得《采矿许可证》、《安全生产许可证》,在娜允镇芒街村南各府山经营“孟连公路管理段石场”。孟连公路分局在未向林业主管部门申请办理林地变更和征占用林地等相关手续的情况下,擅自在孟连县娜允镇芒街村芒街新村二组小地名叫“南各府山”的林地内通过劳务分包及向外发包的形式,在林地内逐年开采取石致使林地被占用,林内林木被毁。


孟连法院认为,孟连公路分局未经林业主管部门批准,擅自占用林地,在孟连县娜允镇芒街村南各府山进行采石作业,致使地表原有灌木林被毁坏,林地被占用,数量较大,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王某系孟连公路分局法定代表人,是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依法应当对其以非法占用农用地罪予以处罚。


法院判决,孟连公路分局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罚金30万元。王超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免予刑事处罚。 


5.堆放的渣土毁坏林地 林业局怠于履职被公诉 

华电安宁分公司在华电云南孝母山20万千瓦风电项目施工期间,对施工中产生的渣土随意堆放,未采取有效安全防护措施。2016年9月17日,因暴雨导致堆放的渣土坍塌形成滑坡,将安宁市密马龙村委会的集体林地毁坏。


事发后,针对林木被毁坏的后果,安宁市林业局未对华电安宁分公司作出相应的行政处罚。安宁市检察院于2016年11月16日向安宁市林业局发出《检察建议书》,督促安宁市林业局切实履行法定职责。经过安宁市林业局调查,堆放的渣土形成滑坡掩埋林地造成林木毁坏的情况是存在的,投影面积约为26.04亩;12月9日,该局再次约谈投资方和承包方,责令华电安宁分公司聘请具有林业勘查设计资质的技术单位对现场进行踏勘,根据实际情况编制滑坡地块恢复方案,待处罚程序完成后,按照植被恢复的时限要求,如期补种树木恢复植被。


12月23日,经云南云林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被毁坏的林木面积为27.22亩,森林类别为国家级Ⅱ级公益林。2017年3月10日,安宁市林业局作出《林业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施工单位中国十五冶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于2017年6月30日前补种树木4842株并罚款1万元。2017年3月,华电安宁分公司委托云南省林业调查规划院昆明分院对被毁林地作出了《人工造林作业设计》。


2017年4月26日,安宁市检察院以安宁市林业局对毁坏林木的行为未及时进行查处、作出相应处理,致使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仍处于受侵害状态为由提起行政公益诉讼,要求确认安宁市林业局怠于履行职责的行为违法,并判令其依法继续履行法定职责。


昆明铁路运输法院判决,确认安宁市林业局对华电云南发电有限公司安宁风电分公司毁坏公益林的行为怠于履行监督管理职责的行为违法;判决责令安宁市林业局依法继续履行法定职责。


6.  拖欠百万土地出让金 国土局未履职被判违法


2015年9月23日,楚雄州国土资源局作出楚国土资国〔2015〕20号关于楚雄市2015-G-15号地块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方案的批复。9月29日,楚雄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发布公告,对楚雄市一块国有土地挂牌出让。10月27日,楚雄市房地产综合开发经营有限公司参与竞买报价,并按要求交纳了竞买保证金。10月29日,该公司以1543.71万元报价竞得该宗国有土地的使用权。11月5日,楚雄市国土局与上述房地产公司签订了《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当天,房地产公司支付了土地出让价款500万元。


2016年1月14日,该房地产公司付清了第一期剩余土地价款271.855万元。2016年3月4日至今,楚雄市房产公司未按照合同约定的期限支付第二期出让土地价款771.855万元,经楚雄市国土局多次电话及书面催缴均未果。2017年1月25日,楚雄市检察院向楚雄市国土局发出检察建议书,督促其履行法定职责,追缴土地出让金771.855万元。2017年2月24日,楚雄市国土局向楚雄市检察院进行书面回复。但该房地产公司仍欠缴部分土地出让金,并且,该公司已经在拍得的土地上进行施工。


楚雄市检察院于2017年4月14日提起行政公益诉讼,请求确认楚雄市国土局对楚雄市房产公司欠缴土地出让金、违法使用土地未依法全面正确履行法定职责的行为违法;判令楚雄市国土局继续履行法定职责,依法依约追究房地产公司的违法违约责任。


楚雄市法院判决,确认楚雄市国土局对楚雄市房地产综合开发经营有限公司欠缴土地出让金、违法使用土地行为未依法全面正确履行法定职责违法;由楚雄市国土局于决生效之日起三个月内继续履行追究楚雄市房地产综合开发经营有限公司违法违约责任的法定职责。 


来源: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编辑:飞云



您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