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万万没想吃了黄鳝,竟然就变成了黄鳝

姐有点污 2020-03-25 12:23:49


第一章不如一条黄鳝


“不该吃那条黄鳝啊。”又一次变成黄鳝的李天龙在水盆郁闷不堪的扭动。

“什么是黄鳝?”姑且称之为小伙伴的另一条黄鳝有点懵逼。

你就是黄鳝!李天龙懒得跟低等生物扯太多。

小伙伴见李天龙不友好,忿忿然:“别扭了成不?就这么大点儿地方,你不休息,我还要睡觉呢。”

睡觉?呵呵,很快你就彻底沉睡,不是清蒸就是爆炒!

窸窸窣窣的脱衣声响起,距离李天龙不远的地方,一身材火辣不着寸缕的女人对着手机屏幕,用嗲得发麻的腔调道:“哥哥们,礼物刷起来,妹妹马上就让大家大开眼界。”

我晕,原来是女主播,买黄鳝那会儿如此清纯,现在......

李天龙看着美女赤着玉足朝自己走来,眼冒金光,身子骨直哆嗦。

哥做男人那么多年,还没跟女人如此清凉的接触过呢,回头看看上半辈子,活得不如一条黄鳝!

大饱眼福之后,李天龙的心开始流血——近距离接触有毛用,自己现在是黄鳝。

可能是哥哥们的礼物份量够足,女主播喜笑颜开的扭到水盆前,摄像头对准李天龙和他的小伙伴。

“哥哥们,我开始抓黄鳝了!”女主播滑腻的小手伸进水盆。

不能让她抓住,否则就是九死一生,不,根本没生的可能。

李天龙奋力挣扎,哧溜一声,从女主播手里滑了下去。

可能是李天龙太能折腾,女主播抓了好几次都以失败告终,由此便将目标瞄准相对安静的小伙伴。

不再沉睡的小伙伴在床上奋力挣扎,可胳膊真扭不过大腿,很快便被女主播征服了。

撕开一个保鲜膜裹住小伙伴的脑袋,女主播拿起垂死挣扎的小伙伴,双腿一分,无法描述的画面就此展开......

黄鳝还能这么用?窗外电闪雷鸣,李天龙目瞪口呆——哥服了。

黄鳝离开水活不了,再加上还被裹住脑袋无法呼吸,很快小伙伴身子一挺,被玩死了。

“什么?还要继续开眼界,好好好,只要礼物刷起来,妹妹就继续!”女主播将玩残的小伙伴朝旁边一丢。

继续你妹啊!李天龙吓哭了。

原本以为清蒸或爆炒很悲催,小伙伴的遭遇证明,没有最悲催只有更悲催。

不能落在她手里,否则对教官的承诺不过一个笑话!

李天龙在水盆疯狂游动,卯足了劲儿尾巴一甩,从水盆蹦了出去。

然后,他贴着光滑的地板玩命朝卫生间滑。

“哎呀,你别跑。”女主播赤脚下床,追了过来。

不跑干嘛,让你玩死?小小年纪看着清纯无害,偏偏不学好,人性都没了!李天龙划拉得更快了。

“我让你跑!”即将到达卫生间门口的时候,李天龙被抓住了。

不能向悲催的命运低头!

李天龙好像打了鸡血,抵死挣扎。

啪嗒!

挣脱后的李天龙重重摔在地板上,趁女主播弯腰的功夫,牙关一咬,呃......黄鳝没有牙。

反正李天龙豁出去了,毫不犹豫钻进下水孔,直落下水道。

老天爷,我上辈子是不是做了你的经纪人,犯得着这么整我?

李天龙顺着下水道一边游一边吐槽。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透过水井盖的缝隙,有雨水落了下来,也意味着到了安全地带。

逃出生天了!耶!

如果黄鳝能流泪,李天龙早已热泪盈眶。

天不亡我......啊!

李天龙还没感慨完,一道闪电劈了下来。

令人毛骨悚然的是,这道闪电好像长了眼睛,穿过下水井盖缝隙正中李天龙。

这特么完全不科学,哥上辈子不是做了老天爷的经纪人,而是炸了他家祖坟!

还没吐完槽,李天龙就失去了意识。

李天龙醒来的时候,不相信自己还活着,看看四下,不是阴曹地府,而是下水道和颍河的交汇处,自己也不是一条黄鳝,而是重新变回货真价实的大老爷们儿。

这雷劈得有些古怪啊,李天龙赶紧拉开衬衫,被雷电劈中的小腹连个红点都没留下。

难道老天不是要我死,而是给我的人生开挂?随后,李天龙发现自己想多了。

被雷电劈中的小腹传来钻心剧痛,那生不如死的感觉让他蜷缩在河畔,瑟瑟发抖。

他扭动着,忍受着,无力吐槽的他没发出一声申吟,甚至肌肉都因为痛楚阵阵痉挛。

红色血泡一个又一个冒出,刚开始很慢,也仅限小腹,随后冒出的速度越来越快,朝全身蔓延。

当血泡从那些遍布全身的伤痕冒出,十指身陷泥中的他咬破了嘴唇,鲜血顺着嘴角潺潺而下。

他还是没发出一声申吟。

和心中的疼相比,肉体的疼并非那么难以承受。

颍州的雨早停了,李天龙心里的雨从未停下。

他的意识渐渐模糊,好像又听到那声清脆的枪响,子弹穿过教官的身体,也穿过雨幕击穿李天龙的灵魂。

直到今日,他扣动扳机的右手食指还在颤抖。

“不!”李天龙扬天嘶吼,站了起来,泪水从眼眶滚落。

啪啪啪啪啪啪!

遍布全身的血泡一个接一个爆裂。

按理说血泡爆裂应该血水四溢,在李天龙身上,这样的情况并未出现。

一丝一缕的白色气体从血泡溢出,还略带几许芬芳,很快就将他笼罩。

只是此时,李天龙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他的脑海都是那些往事,都是一张张画面。

有教官带着他读书学习,有教官带着他在枪林弹雨中穿梭,还有教官拿着照片嘴角露出的苦涩笑容。

不能死!我不能死,我答应教官要好好守护小娴的,从天龙战队出去后,要好好守护她!

李天龙翻身而起,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左臂部位的疤痕没了,呃,不仅左臂的伤疤没了,那些承载着荣耀和热血的伤疤都没了。

李天龙看着小腹处金光闪闪的黄鳝纹身,咽了口唾沫。

身上出现这玩意儿,是都市异能小说的标配,话说那些主人公在厚颜无耻的作者操纵下,毫无底线的开外挂走向人生巅峰,哥难道也要上演一出?

李天龙握了握拳头,力量跟先前一样,没增加的迹象。

“开挂?挂你妹!”李天龙正准备吐槽纹身不拉风,耳畔突然传来一句让他毛骨悚然的话。

“麻蛋,真搞不懂人类咋想的,圈圈叉叉播个种不就完了,折腾来折腾去干嘛呢,浪费生命。”

谁在说话?李天龙赶紧看向四周,没人。

幻觉?李天龙皱了皱眉头。

“你以为人类跟咱们一样就折腾那几天?他们寿命长着呢,有的是时间圈圈叉叉,人家稀罕的是情调,呃,哥们,你没觉得有点不对头吗?这个大块头,好像能听懂我们的话?”

李天龙看着在眼前飞舞的两只蚊子,嘴角一阵颤动。

第二章另类的救美


若是以前,李天龙大手一拍,便将这两只啰里啰嗦的蚊子碾杀了。

现在,他必须搞清一个问题——自己是不是真能和蚊子对话。

“你们口中的大块头,是我吗?”

这话刚在脑中衍生,其中一只蚊子就震惊了。

“我擦,哥们儿,他真能听懂咱们的话!”右边的蚊子飞到小伙伴旁边,几条腿都在哆嗦。

“废话,没闻到他身上的味儿吗?我都不敢盯。”左边的蚊子话语中带着颤音。

李天龙火了,心道:“回答我的问题,否则拍死你!”

“老大,我们说的正是您,呃,您先忙,俺们闪。”丢下这话,两只蚊子飞走了。

李天龙站在颍州河畔,大张着嘴巴,又过了一会儿,他终于明白自己是被异能了。

因为他不仅能听懂蚊子的话,癞蛤蟆的吐槽同样能听懂。

更让人无语的是,从这些低能生物口中,李天龙得到这样一条讯息。

一个开宝马车的女人被几个男人挟持,欲行不轨。

李天龙双眼冒光,美滋滋的向着事发地点快速行进。

低能生物比人靠谱,路灯下,三个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的牲口正围着一短发女人,边拍照边对女人的身材评头论足。

李天龙服了这三头牲口,要犯罪也选个好地方,刚下过雨即便地面没泥,湿漉漉的也提不起性致啊。

“干嘛呢!”李天龙昂首挺胸,一身正气。

三头牲口没想到这个点了河畔还有人,被这声大喊吓得身子骨一抖。

借助昏暗的灯光看清来者只有一个人,领头的绿毛指着李天龙,牛逼哄哄的道:“不想死,赶紧滚。”

“滚你妹。”李天龙走到女子跟前,确定绿毛龟等人脑子缺氧。

面容清冷的女子不管身材还是容颜都比玩黄鳝的女主播强了好几个档次,裹住玲珑曲线的OL套装已被撕破,绝逼某国小电影中的制服诱惑。

三头牲口不是饿虎扑食大口吃肉,而是围着女人拍照,想什么呢?

当然更让李天龙惊诧的是宝马女的反应,都这样了,眼眸深处还没有惊恐,这人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强。

看到李天龙到了身边,孙芷柔眼前一亮,好像饱受压迫的农奴看到了红太阳。

这年头,见义勇为的人快绝种了,没想到让自己碰上一个。

“堤坝上那辆宝马是你的吗?”李天龙蹲在女人旁边,径直问道。

宝马车跟自己目前的处境,有关系吗?孙芷柔纵然疑惑,还是点了点头。

绿毛等人也被李天龙的话整的一愣,见义勇为的人一开口就整这句?台词不对啊。

李天龙松了口气,朝堤坝上的宝马车看了眼,无比严肃的道:“你遇上了麻烦。”

孙芷柔怀疑李天龙是神经病,就目前这画面,只要不脑残都知道自己碰上了麻烦。

“我帮你解决麻烦,”李天龙脸上带着献媚的笑,伸出五根手指,“五千块,怎么样?”

若不是先前跟三头牲口扯那么多,孙芷柔真怀疑李天龙跟有些懵逼的三头牲口是一伙的。

见孙芷柔不言语,李天龙轻咳一声,很是认真的道:“哥以前在金三角混,什么贩毒分子雇佣军一二十个近不了身,五千块让我出手,机会难得!”

只要能解决问题,别说五千,五万孙芷柔都给,能用钱解决的问题绝对不绕道是她一贯的行事作风。

“要删掉那些照片。”孙芷柔提出自己的诉求。

“那不行,教训他们五千,抢他们的手机删掉相片,得加钱!”李天龙眼珠子一转,伸出两根手指,喉咙处一咕噜,“加两千。”

“成交!”孙芷柔干脆利落的道。

“我的眼光真准,一看你就是爽快人!”李天龙冲孙芷柔翘起大拇指,站了起来。

绿毛等人面面相觑,今儿该不会碰到神经病了吧?

“愣着干嘛,给他放血......”绿毛脑袋一歪,从腰间抽出匕首。

没等他说完,李天龙一脚就踹了过去。

但见绿毛的身子直飞了三米,重重撞到花池上。

李天龙捡起地上的匕首,冲到绿毛身边,按住这货的手,对尚在发呆的两头牲口道:“手机扔过来。”

扔手机?扔过去了,今天晚上白忙了。

噗嗤!

匕首穿过绿毛的手掌,深深钉入泥中。

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撕裂了夜空。

“给他,全特么给他!”绿毛按着手掌,眼泪鼻涕一股脑都下来了。

老大都这样了,剩下两头牲口只得小心翼翼将手机放在地上。

李天龙将手机捡起来,走到目瞪口呆的孙芷柔面前,美滋滋的道:“物超所值吧。”

孙芷柔木纳点点头。

李天龙的动作太快,她还没看清呢,绿毛就飞出去了。

还以为紧跟着另外两个会上来,哪想李天龙直接用匕首刺穿绿毛的手掌,直接镇住了跃跃欲试的两头牲口。

李天龙的动作够快,手腕够狠。

其实李天龙真想装装逼,但他怕又一次变成黄鳝,那就成了不折不扣的傻逼。

由此能风驰电掣解决的问题,绝不春风细雨。

绿毛还在哀嚎,那两头牲口赶紧过去扶住老大,准备撤。

一脚将老大踹飞不说,紧跟着直接拿匕首朝老大手上扎,用屁股想想都知道这样的人惹不得。

他们是不入流的混混,不是红了眼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亡命之徒,否则刚才就将孙芷柔那个了。

就在这时,李天龙回转头来,从嘴里蹦出两个字:“站住!”

绿毛等人菊花一紧,不让走就麻烦了。

“不要脸!三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干完了坏事儿就想走?天底下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李天龙撇撇嘴,对绿毛等人表示鄙夷以后,阐明了自己的诉求,“将口袋里的钱都掏出来!”

孙芷柔眨巴着眼,看着绿毛等人哆哆嗦嗦掏钱放在地上,对李天龙道:“你应该将他们送到警局。”

送到警局对我有什么好处?李天龙懒得跟孙芷柔鬼扯,挥挥手让绿毛等人滚蛋,将钱塞进口袋:“得饶人处且饶人,妹纸,做人要厚道。”

已经开溜的绿毛等人听到这话,差点趴地上。

这特么从哪儿蹦出来的奇葩?厚道?就你现在这做派,跟厚道能扯上边儿?这是抢劫!

孙芷柔看着绿毛等人消失在夜色之中,气得浑身直哆嗦。

“别坐着了,妹纸,赶紧将照片删掉,手机给我,值不少钱呢。”

李天龙咧嘴一笑,眼珠子冒出的光,比他在金三角吃的那条诡异的大黄鳝还要黄还要亮。

第三章嗜钱如命


见过嗜钱如命的人,丧心病狂到李天龙这种程度的,稀罕!

“这些手机,我也买下来了!”孙芷柔将照片删完,毫不客气的将手机丢到河里。

“太浪费了!”李天龙那个肉疼啊。

“这叫万无一失!三部手机,再给你三千!”孙芷柔领着李天龙朝堤坝走,想到李天龙刚才的眼神,娇躯不自禁哆嗦两下。

大抵是刚才挣扎得太凶,气力被抽空,再加上路上有积水,上台阶的时候孙芷柔脚下一软,若非反应及时,指不定就从台阶滚下去了。

李天龙赶紧凑到孙芷柔面前,眼珠子又一次金光灿灿:“要不我抱着你走?距离不远,只要一百劳务费!”

瞪大眼睛看清楚,就这张脸,知道多少人想抱我吗?你还要钱?鬼迷心窍!

孙芷柔肺都要炸了,满脸都是黑线:“我自己能走!”

李天龙耸耸肩膀,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你为了省钱硬着头皮上扛,我没法子。”

我堂堂老总会缺这一百块钱?我是不想让你碰我!

孙芷柔心中对李天龙最后一丝感激荡然无存,这男人,眼里除了钱什么都不剩。

从副驾驶的皮包里掏出手机,孙芷柔对李天龙道:“银行账号给我。”

李天龙指着手机银行界面:“这玩意儿靠谱吗?”

“如果你的银行账号开通了短信提醒,一分钟内会收到提醒。”

孙芷柔见李天龙还没开口,蹙蹙黛眉。

能快点吗?我现在这个模样若被人看到,以后还怎么在颍州市混?

“还是给现金吧,我刚到颍州市,没来得及办银行卡。”李天龙笑眯眯的道。

孙芷柔按在手机屏幕上的大拇指旋即一抖,这年头什么人不办银行卡?指不定面前这位有案底啊。

“妹纸,别愣着,拿钱啊。”李天龙指着副驾驶的皮包,他不相信孙芷柔能开得起宝马拿不出一万块钱。

现实永远比小说精彩,孙芷柔的皮包还真没那么多现金,找来找去也就七千多块钱。

李天龙一边点钞一边数落孙芷柔:“都不稀得说你,还开宝马呢,包里就这点儿钱,出门好意思跟人打招呼吗?”

我还不稀得说你呢,都无线支付年代了,谁还带现金?

孙芷柔真想回敬李天龙两句,问题是......她不敢。

“下了桥有银行,我从自动取款机给你取点现金呢?”孙芷柔拉开车门,试探着问道。

“我记住你的车牌,明天这个点,你还来这里,将钱给我就行。”

李天龙将钱塞进口袋,扭头就走。

孙芷柔被李天龙的话吓了一大跳。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扎了人家的手还抢人家的钱,李天龙才是要远离的危险分子啊。

看着李天龙朝河畔狂奔的猥琐背影,坐在驾驶座的孙芷柔又打了个哆嗦。

李天龙特别想跟孙芷柔去桥头取现金,问题是他不敢啊。

刚把七千块钱点完,喉咙又开始冒火,这是要变黄鳝的前奏。

变成黄鳝去拿钱?这不扯淡嘛。

宝马女不将自己弄到家清蒸或爆炒就算良心大发,至于那钱,她会烧给自己到下面花?

拉倒吧,这年头没人嫌钱烫手。

跑到河畔,李天龙做好了变身黄鳝的准备,谁想等了老半天,一点反应都没有。

正疑惑不解,小腹微微有些异样,李天龙定睛一看,那条金光灿灿的黄鳝纹身蠕动几下,似乎在伸懒腰。

李天龙眨巴着眼,一头雾水:“尼玛,到底还变不变了?”

“老大,您别担心,永远都不会变了。”不远处的草丛中窜出一只青蛙,言语间尽是献媚。

“你怎么知道?”李天龙顺口问道。

“呃,这个,我不敢说,也不能说。”青蛙双腿一瞪,跃进草丛。

我太阳你妈,不能说你窜出来干嘛!李天龙随手抄起石头朝草丛狠狠砸了过去。

郁闷老大一阵子,李天龙朝租住的平安巷走去,很快就心情大好。

那只不靠谱的青蛙说的话很靠谱,小腹的黄鳝纹身每蠕动一次喉咙就开始冒火,但始终没变身。

回到房间,坐在床上,回想今天女主播玩得那一套,李天龙菊花一紧——真特么险啊。

打从在金三角执行任务吃了那条诡异的黄鳝,李天龙便不定期变成黄鳝。

刚开始很频繁,后来两个月一次,最近几个月,毫无变成黄鳝的征兆。

李天龙以为不靠谱的遭遇就此划上休止符,这才从深山老林冒出来。

哪想来到颍州的第二天,吃早饭的路上变成了黄鳝,并且差点被女主播玩死。

李天龙喝了几杯凉水给冒火的喉咙压压惊,朝床上一趟,拍拍小腹一会儿变大一会儿变小的黄鳝纹身:“哥们,咱能消停点吗?”

没有回答,至少暂时不会有。

李天龙很快就睡去了,短短一天经历那么多事,不管身体还是精神都透支了。

第二天,晨曦刚刚穿破云层,嘹亮的国歌声就此响起。

李天龙翻身而起的同时,将枕头边的闹铃关上,箭一般冲进卫生间洗漱。

今天是去人事部报道的日子,好不容易找到这家公司,千万不能迟到。

他太在意这份工作了,以至到达大地房产大厦的时候,停车场无比空旷。

人事部在十六楼,李天龙站在电梯前,刚按了下电梯按键,身后传来清冷的女声:“你不能乘坐这部电梯。”

我凭什么不能坐这部电梯?李天龙回转头看,身着OL职业套装的短发女子站在自己身后。

前凸后翘的身材,容颜祸国殃民,简直就是美丽的代言人。

如果真要找出缺陷,便是她的脸上一直布着寒霜,仿佛全世界都欠她钱。

“怎么是你?”李天龙大张着嘴巴,太巧了。

孙芷柔后退一步,眸中全是惊恐,一晚上顺着车牌号就查到公司来?这人要说没问题,谁信?

“说好的今天晚上,”孙芷柔惊慌过后恢复些许冷静,从皮包掏出剩下的两千多块,递给李天龙,“就为这点钱,不至于吧?”

“你误会了,我不是来要账,是来报道的。”李天龙将两千多块钱数了三遍,这才朝口袋一塞,冲孙芷柔翘起大拇指,“妹纸,你真是爽快人,呃,对了,你不觉得昨天的事处处透着诡异吗?”

昨天的事当然透着诡异,将事发经过分析一遍,孙芷柔断定绿毛那几个人没侵犯自己的想法,是冲照片来的。

至于为什么要拍那样的照片,孙芷柔心中一本清账。

第四章包露露


“咱们两清了,请让开。”

作为正经商人,孙芷柔真不想跟亡命之徒掺和,径直步入电梯。

哪里想李天龙也跟了进来。

这要换成其他人,孙芷柔早训了,大地房产大厦她是王,但李天龙......

她深吸一口长气,寒声道:“我刚才说了,你不能乘这部电梯。”

“为什么?”李天龙一脸不解。

指着电梯指示灯上方诺大的警告语,孙芷柔淡淡言道:“这里有示警,电梯外也有示警。”

李天龙打眼一看——总裁办职员专用。

“字太大,没看清。”李天龙一本正经的解释。

太不要脸了!孙芷柔张张红唇,又将话咽了回去。

李天龙轻咳一声,趁着电梯上升的当口凑到孙芷柔面前继续推销。

“妹纸,就昨天你那身装扮我都想犯罪......呃,别用嫌弃的眼神瞥我,哥虽然正气凛然刚正不阿,也是男人,对你有想法正常!”

孙芷柔斜瞅着李天龙,意思是你不要脸可以,难道连层皮都不舍得挂?

“那几个家伙呢?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磨叽老半天没行动,肯定另有所图,所以,你最近得罪什么人列个名单给我,我不仅帮你查的清清楚楚,还能一个一个帮你摆平,至于收费方面嘛......”

李天龙看孙芷柔的目光跟看财神爷差不多:“咱们是同事,给你打八折,怎么样?”

孙芷柔闭上眼睛,阐明自己的立场:“你想多了,我也不想惹麻烦,十六楼到了。”

李天龙当然不会让发财的机会白白溜走,出电梯的时候还不忘提醒:“你再考虑考虑,这年头有钱也请不到我这样的好手。”

就是考虑了才要跟你撇清关系,昨晚你都涉嫌抢劫犯罪了,跟你掺和就是想去监狱吃公家饭!

孙芷柔揉揉太阳穴,想到昨晚李天龙拿匕首朝绿毛手掌上捅的狠劲儿,身子骨又是一阵发毛。

十九层就是大地房产赫赫有名的娘子军老巢——总裁办。

穿过诺大的办公区,孙芷柔发现自己的办公室房门虚掩,脸上万年不化的冰霜立即融化了。

刚将房门关上,滑腻的小手肆无忌惮的攀上山峰,魅惑的声音就此响起:“几天不见,好像又大了。”

孙芷柔打开放在胸前的手,佯怒道:“这是在公司不是家里,没个正行。”

瞟了眼身着蓝色牛仔热裤的玲珑女子,孙芷柔继续数落:“好歹也是副总,瞧这身打扮,衬衫的扣子再解开一个,就全露了。”

包露露水汪汪的大眼睛尽是幽怨:“露了别人还不一定看到雄伟的事业线,要跟你那样挂的是保龄球,我肯定严丝合缝。”

孙芷柔双腮抹过一丝红晕:“狗嘴吐不出象牙!”

包露露趴在办公桌上,一本正经的问道:“姐,我出差这几天,你是不是去隆了?怎么觉得咱俩的差距越来越大呢。”

孙芷柔将皮包朝桌子上一放:“什么隆了?一直都比你大,谁让你不跟我一样经常锻炼身体!”

“这玩意儿大小也能锻炼出来,你当我文盲啊,”包露露敲敲桌子,义愤填膺,“做人要厚道!”

就你这样的妖精也好意思说厚道?孙芷柔摇摇头,将话题朝正道上引:“那边怎么说?”

包露露脸上的妩媚不见了,眉宇掠过一丝疲态:“说这个项目太大还要考虑,达成合作的可能性非常小,实在不行走银行,咱们直接吞。”

“我怕我们资金方面会出现问题。”孙芷柔从包里掏出香烟,点燃后狠狠抽了一口,“下午开会讨论讨论吧,对了露露,你负责人事,将这两天新进人员的详细资料传给我一份。”

“你要这个干嘛?”包露露有点不明所以。

“别问那么多,传过来就是。”

包露露耸耸肩膀,表示无能为力。

孙芷柔点点桌子:“我跟你说正经的。”

“我也没跟你开玩笑,”包露露砸给孙芷柔一个大大的卫生球,“这两天人事部招聘的是保洁员,人员要上岗后才会有详细的资料。”

那货就一保洁员?刚刚引燃的香烟啪嗒一声,从孙芷柔樱唇滑落。

她懵逼了。

保洁员在大地房产属于薪酬最低的岗位,一般应聘的都是中老年妇女,李天龙正值壮年身手又好,按理说应聘保安都比做保洁员靠谱。

孙芷柔不知道李天龙的打算,更不会知道李天龙对这份工作有多在意。

报道后,这货脸上挂着无比灿烂的笑容,非常勤奋的将十七层拖得一尘不染。

包露露看着电脑屏幕监控里忙碌的身影,美丽的大眼睛不停眨巴。

不顺眼?这么能干的保洁员,我瞅着很顺眼啊。

她掏出手机,准备跟孙芷柔说说真实情况,想想孙芷柔无比坚决的态度,又放下了手机。

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通分机号码,道:“让十七楼保洁员到我办公室来一躺。”

李天龙敲开包露露的房门,看看四下,这办公室很干净啊,还要打扫?

“不用看了,不要你打扫,坐。”包露露面带笑意,朝办公桌前的椅子努努嘴。

李天龙哦了一声,偷偷扫了眼包露露,咽了口唾沫。

这个包总真OPPEN啊,短裤再短点,什么都露了,还有那两条长腿,比女主播美多了。

最劲爆的是衬衫,再解开一个扣子,彻头彻尾的春光大泄。

包露露脸上的笑容越发妩媚,趴在桌子上,身子微微前倾,笑问道:“你叫李天龙?”

按照常理,李天龙心里早吐槽了——你桌子上有简历,那么大眼睛,瞎啊。

现在他没有,而是赶紧点头,至于原因......那么大的领口,绝佳的角度,不看白不看,没功夫吐槽。

包露露盯着李天龙略有些发直的眼睛,吐气如兰:“我穿的是什么颜色?”

“黑色。”李天龙吐出两个字后,发现不对头。

哥就一保洁员啊,对面坐着的可是副总,人家即便发春也春不到自个儿身上。

他赶紧用手搓了搓办公桌,很是认真的嘀咕:“这桌子太黑了,我还以为泼了墨水呢。”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