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怪,这一塘鱼哪里去了呢?

舟子的船 2019-06-24 00:13:49

小编今日推荐





让空余的时间添一笔收入


长江边有个叫团结公社的地方,村子旁边的山脚下有一口泉水塘,面积好几亩。因为塘中央有一眼很大的泉水,所以终年不干,据村里面最老的人讲,最旱的年头,也没见这塘干得见过底。

这口塘属于团结公社几个村民小组公有,是当水库和鱼塘来用的。塘的泥性和水性都不错,随便管理一下,一年都要收个几百几千斤鱼。集体时期,由每个生产队轮着放鱼养,一个生产队养一年,公社按人头分鱼;包产到户后,就承包给私人养,公社按人头分钱。团结公社的人都把这鱼塘当聚宝盆看的。

可最近几年,却没人愿意承包这口塘了,原因众说纷纭,结果就只有一个,这口塘现在不产鱼了。也不知是哪里出了问题,年前放鱼苗下去,年底连鱼鳞都收不到一片。平时也没见死鱼什么的,反正塘里的动静是越来越少,慢慢地连鱼的影子都看不到了。最后的一个专业户签了五年合同,年前放了小鱼苗、中鱼苗、大鱼苗进去,年底去塘里撒网捞鱼,连只虾都没有捞到,气得自毁协议跑去广东打工了。

村里有懂行的人说:“这是口泉水塘,因为泉水连着地下的阴河,估计是鱼儿顺着泉眼,游到地下的阴河里跑了。”可到底有没有阴河,因为塘那么宽,又没干过底,也没人见过。有人说:“这塘里可能出了吃鱼的水怪了,电视里不是讲,长白山的天湖就出了水怪么?”可到底有没有水怪,也是没人看到过。

这塘就在人们的猜测中,荒了一年。公社的人除了去放塘水灌田,再没有往塘里放过一条鱼苗。有些人不死心,就算没人放鱼,这塘里多多少也有点野鱼吧,于是就有人去塘里垂钓。但好几个钓鱼人在塘边干坐半天,连鱼鳞也没有钓到半片。

正在大家议论为什么塘里连野鱼都没有一条的事时,塘边的几个村子却传出少鹅少鸭的事来。原来有人发现,自家的鹅和鸭在塘里戏水时,大鹅大鸭有时会在水面拍着翅膀大呼小叫,疑似水下有什么东西在咬它们。再赶受过惊吓的鹅和鸭下去,打死它们都不敢下水。鹅鸭都是爱水如命的禽类,哪有不肯下水的事呢?这不是很奇怪吗?特别是最近一桩传闻更令村人担心,说塘边有一户人家,几只刚孵出不久的嫩鸭崽崽,第一次下塘戏水,一会儿功夫,在水面打个漩儿竟不见了,疑似被水下什么东西一口吞了下去。塘里出肯定是出了“水怪”!这消息一传出,搞得大家连洗脚都不敢去塘边洗了。

村子里有一个外号叫“羊小倌”的十六七岁的年轻人,平时喜欢在家里搞点不务正业的东西,比如说用枪打打鸟,下个套去山上搞点野味什么的。面对“水怪”越传传凶的局面,他就暗暗动起了脑筋。

羊小倌本姓杨,因他家里养羊,所以大家戏称他爸为“羊老倌”,叫他为“羊小倌”。有一天早上他家羊产了只死崽崽,“羊老倌”正要提着去埋,“羊小倌”却马上接了过去,说交给他去埋就好了。可哪曾想“羊小倌”根本就没有埋羊崽崽,而是将家里的大秤钩取了下来,将死羊钩在秤钩上,又接上了家里的几副粗棕索,做成一条大钓线,连羊带钩甩进塘中央,再在塘边打了个粗木桩,将棕索的一头系在粗木桩上。

连着几天,“羊小倌”都在塘边木桩处转悠,第一天没有动静,第二天没有动静,第三天没有动静。“羊小倌”有点泄气了,第四天就没马上去看,只是到傍晚了才想起,就抱着最后一试的想法,又转到了打桩处。还没近木桩边,就看到棕索子都拉直了,索子绷得紧紧地,把塘里的水打得啪啪响。“羊小倌”一下子脑门充血,兴奋得不得了,就去拉索子,发现水里面的东西好沉好有力,他根本就拉不动,一下子又惊又怕,竟急得大呼小叫起来,但塘边没有人经过,暂时也没有人帮他手。“羊老倌”在山上放羊正要赶羊回家,听到儿子在塘边急吼吼地叫,以为儿子出了什么事,就心急火燎从山上跑下来。一看这个架势,立即帮儿子去拉,却也抵不住。水里面的家伙始终没有冒头,力气却大得惊人,搞得父子俩筋疲力尽,人都要被拖到水里去,只得松了手。一松手,就见水面哗的一个大水花,索子一受力,连木桩都拔了出来掉进了水里。

这事第二天就从“羊小倌”嘴里说了出来,可村里没几个人相信。因为“羊小倌”这人平时爱吹牛。“羊小倌”说:“你们要是不信,可以问我爷老子!”“羊老倌”是村里公认的老实人,于是大家就去问“羊老倌”,没想到父子俩一口话。大家就有点信了。后来“羊小倌”还到塘里找到了木桩,一捞上来看,发现索子和秤钩都在,只是秤钩已变成直的了!村子里一下子炸了锅,大家更怕到塘边去了。

这年秋末冬初,县里下来了工作组在村里蹲点督导冬种。工作组长是县水利局的干部,行伍出身,胆子特大。一听说这事,就来了兴趣。于是找公社的书记来问,书记说:“只怕是真的,老百姓都这样说!”这干部就提议:“要不我们把塘水抽干怎么样?”书记说:“这塘水是口泉水塘,从没干过底的,要抽干它,谈何容易?”干部就说:“只要你书记同意我这样做,我就有办法抽干它,反正现在晚稻也收了,又不是用水季节!”书记心说:“对啊,他是水利局的,应该有办法做好这件事!”于是就答应了。

这干部是个急性子,当天就要求书记赶快安排人先放塘水,又打电话回去,从县水利局的下属单位,调运了好几台大功率的柴油抽水机过来,还要书记发动公社所有家里有小抽水机的人家,将抽水机全部调到塘边来抽水。

那抽水的场面真是壮观啊!团结公社的人到现在都忘不了那个场景。那天,整个公社万人空巷,只要在家的人都围到了塘边看热闹。塘水边放边抽,竟搞了差不多一天一夜才现了塘底。慢慢地,塘中心那个泉眼就现了出来,分明是个黑呼呼的冒水的岩洞。大家好一阵兴奋,又抬了好几台大抽水机放到岩洞边的石头上,将抽水管伸进洞里去抽。又抽了一个多小时,抽着抽着,就听见洞里面的水“噼噼叭叭”作响,并伴有好大的回声,好像是什么东西用尾巴拍击洞壁和水面的声音。水越来越浅,大家就越发兴奋起来,突然,一个黑乎乎的粗木头一样的东西一下子从洞中腾空跃出,“噼砰”就跌在塘里的泥滩上。“哇,不会是条巨蟒吧?”抽水的人一下子吓得面容失色,四散而逃。还是水利局那个干部镇定,他定睛一看,发现泥滩上这条一两米长菜碗口粗的乌黑乌黑的家伙,正张着腮儿吧嗒着嘴在喘粗气呢!“这哪里是蟒蛇,分明是一条专门吃鱼的乌鱼嘛!你看那牙齿,锯齿状白森森狞狰着呢!这可是个好家伙,他的肉可以消炎生肌大补呢!”干部大笑,立马招呼了十几个壮汉扑上去,将乌鱼按在泥里抬了上来。在塘埂上一称,啧啧,好家伙,有百十来斤重呢!

这时,洞里的水基本抽干了,下面又有人叫起来:“这里面还有两三条呢!”于是大家围过去看,好家伙,洞里面还有三条乌鱼盘成一堆,昂着头一脸凶相看着大伙。再凶也没用,鱼离开水,再大本事也只是手到擒来!于是人们又摸进洞去,七手八脚地把另外三条乌鱼逮住抬了上来。一过秤,没有哪条没超过一百斤的,直把大家都喜疯了。有人叹道:“淡水乌鱼能长这么大,确实罕见,简直就是乌鱼精了!原来这些年养在塘里的鱼,全喂进它们肚子里了!”

水利局干部说:“乌鱼这家伙又叫黑鱼,食人鱼,性格很凶猛的,专门吃别的鱼。如果没别的鱼吃,连自己生的乌鱼崽崽也吃。养鱼塘里只要有几条这样的鱼,你就别想养好鱼。也不知这四个家伙是从哪里来的,这分明是一公一母两对鱼,可洞里面却一条小乌鱼都没有,我看它们肯定是饿急了,连自己的崽崽都全吃了呢!我不知如果今天不逮住它们,它们会不会真的要在塘里吃人!不过这鱼的肉很有营养的,这么大的鱼,也实在难得,要是找到好买家,可以卖个好价钱呢!”

后来团结公社的人还真的把这四条乌鱼卖给了一家水产公司,听说卖了好几万。团结公社各个生产队,按家按户都分到了一定数量的钱呢!

 2008414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