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山长水远地去吃一碗煲仔饭

何大拿 2019-04-17 06:26:44

记得二十年前的3月,我爹地从河北老家带我来到了广州,参加一年一度的艺考。我一路上抱怨我爹干吗让我考这么远的学校,我爸把我领到华南师范大学的学生饭堂,花了9块给我点了一锅牛肉窝蛋饭+一锅腊肉黄鳝饭,我一扫而空后,就主动立志,一定要来广州,上!大!学!

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象过米可以跟肉放在一起煲。甚至当我艺考完回老家告诉同学们和家人,我吃了一种饭,是把肉和米掺合在一锅弄熟的时候,他们都会咧着嘴,皱着眉问“不腥气么”?

几个月后,梦圆了,我来到了广州上大学。再几个月后,成功地腰也圆了,脸也圆了,胳膊腿都圆了......

从此,煲仔饭是我心里永远的豪华大餐。


这二十年过去了,依然会非常迷恋煲仔饭,每当老家来了亲戚朋友,都会带他们去老城区,吃一碗地地道道的煲仔饭。


在广东人饮食生活里,“煲”这一简单的烹饪技法,是一种信仰,没有什么是不能拿来煲的。当然,要做一碗好的煲仔饭,一定要用那种受热均匀的传统砂锅,煲饭的火也不能是天然气,最好是柴禾,最不济也得是煤火。东北大米是不适合的,必须是上等的丝苗米,要粒粒分明、干身香韧才能把酱汁和肉料的精华煲入米饭。


完美的饭焦是锅底要薄薄一层,色泽金黄透亮

没有一点烧糊的地方

用勺子很轻易就能刮下来

吸收了油香酱香肉香的饭焦酥脆无比

吃进嘴里可以发出咔滋咔滋的声音


这次去探寻一家老字号,已经酝酿了好几个月了,终于在“辉哥”的带领下。我们一起从洋气的CBD珠江新城核心地带出发,先坐APM到天河南下车,步行到体育西路转地铁1号线,4站后到了农讲所A出口出来后各自开一辆摩拜,在雨中狂蹬了20分钟后,终于来到了梦寐以求的“万兴”。当然,如果让我再重新找回去,我也会成功迷失在老城区的骑楼里。

这个小食店每天一到饭点就肯定爆满,这一天下着雨也不例外。比较幸福的是以前要坐在后面的巷子里等待,如果下雨就只能站在屋檐下,如今门脸虽然还是那么大,但后面开辟了一些民居,可以有一席之地坐着等。当然,来晚了也没座,因为名气太大,不少外地人也慕名前来,俨然已成为广州的美食景点。


没有人伺候你坐下来点餐,必须到门口的阿姐那里报到,耐心地排队,然后大声地说出你的梦想,再然后就是回到座位安静地等待。

等等,有个问题,如果去点餐就有可能被别人霸去了座位,如果霸着座位就不能愉快地点餐,所以最完美的做法就是组团作战,一个人去点餐,另一个人或者几个人霸位。

当然,如果人多也不好操作,因为煲仔饭的各种组合太复杂了,脑子不好使是真的记不住,例如这次是辉哥点餐,一共4个人,跟他重复了好几次,牛肉窝蛋加腊肠、香菇滑鸡加窝蛋、咸鱼腊肉不窝蛋、腊味饭加窝蛋......鱼腩汤、猪什汤.....他还没走到点餐处就忘了,最后还是发微信给他才搞定。


大约20分钟或者更久,饭来了

一煲牛肉窝蛋饭

青菜肉料满满地铺了一层

金黄的蛋液如溪流般流淌在肉菜的间隙里

满到压根看不见饭

看这牛肉浓赤的颜色就知道在腌制上下了功夫

牛肉真的好惹味好嫩滑

                          肉汁携带着一股酒香直冲鼻腔脑门,那应该是腊肠的精华味道。

混合了蛋液的米饭也充分吸收了酱汁的味道。


但是这里的饭焦我不满意,有些糊了。

可能是因为食客太多且心急,煤火开得太旺,有些地方就会糊了,我们只能猥琐地在锅底抠来抠去。

所以,作为一个煲仔饭爱好者,必备的修养就是要有耐心。


汤来了,

料足到让我怀疑伙计跟老板有仇。

鱼腩大到一条下去就饱了,里面有N条。

猪杂汤更变态,

满满一碗猪杂豆腐枸杞叶。

猪杂爽口,豆腐软嫩。

精华全浓缩在了汤汁里。

  如果大家比较熟人,

两人共享一碗汤也是足够了。

湿冷的广州,喝上一碗鲜美的热汤,

身体里积攒的寒气全都蒸发出来了。

(忘了拍图)

                     每当吃着煲仔饭,第一次吃煲仔饭的那一幕就浮现在我眼前,

我边吃边呼呼地吹,嘶嘶哈哈吸气,

一煲饭吃完,有点缺氧的氤氲的幸福感。

越简单的食物,越承载着人们的回忆,

                                 你若来广州,我定请你吃一碗老城区的煲仔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