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2017内蒙游(8)--内蒙再见,下一个远行在等着我!

哈皮 2020-10-24 12:40:10

2018又有新的征程了,有些回忆需要整理归档存盘,深藏于大脑某区,否则会占用太多缓存,大脑的启动和运转也会变得太慢,所以内蒙游需要到完结篇了,待哪年哪月需要重提回忆时,再重新搜索加载了。

阿尔山国家森林公园也是此行的最后一景,先前的攻略此景是准备两天的时间走完,可忽遇豆子开学军训的时间往前了,所以我们今天需脱离大队伍,母女俩需把准备要逛两天的阿尔山三大景区压缩在一天里面走完,然后赶往呼兰浩特到长春搭往广州的飞机。没试过一天爬过这么多山岭楼梯、看过这么多池潭湖水的。

先补上昨天刚上来公园脚下的景点“不冻河”,此河说是因为此段地热缘故,内蒙三九严寒、滴水成冰时,唯有此河仍涓涓潺潺(有冬天来此处的亲帮忙见证下噢),夕阳渐落,马儿踏蹄轻至,在河边悠闲的喝水梳理着鬃毛。

阿尔山森林公园分为三大景区,呈火山熔岩地貌,耸立在苍莽兴安岭间,各火山口积成的各类各色湖泊如美玉般点嵌在山林间。全园可分为三个景区,景区一:天池-石塘林-龟背岩-杜鹃湖-驼峰岭;景区二:驼峰岭-大峡谷;景区三:天池-三潭峡-地池。

问了景区的工作人员,如果一天想走完这三大景区的最佳线路是从天池景区先搭主线一到最远驼峰岭,再搭主线二到大峡谷再原路返回驼峰岭,然后再往下逐个观主线一的景,大概回到天池服务区应到中午,再从天池景区搭区间线往景区三,时间虽紧凑,但基本也能走完。

车一路上山,随处可见火山石,这是驼峰岭的顶池,海拔1284米,此池如天眼般顶在郁郁葱葱的山林间,映着蓝天白云,微风轻拂,碧波微漾。水中无怪但却灵气逼人,与世纷扰俗尘隔绝,绽放在山高林密间。

随之是大峡谷景观,季节的问题,河床近干涸,两面都是火山岩,石块上长满各种藓类,水清撤见底,里面铺满各类奇形怪状的卵石。站在谷底,向上仰望仍能感觉到峡谷的深邃和凶险。

往下走是杜鹃湖,正当夏季,没能看到杜鹃绽放,却见湖面浮萍田田,湖面虽很开阔,但被片片的浮萍隐现遮掩,使湖显得骄羞和神秘,可有火种突现、可有仙子藏匿、微风轻扬,浮萍虽无根逐波漂,却有序一道排开,使得印于湖中的蓝天白云也显得幻彩多姿。

再往山下走是龟背岩,可以想象得出在那个大爆炸火山口喷发的时候岩浆涌现的壮观场景,由于冷却收缩作用而形成像龟壳一样不同方向的裂隙地表。

再往下石塘林,一片黑压压的各类形状的熔岩,像一片石林,其中还有很多小生命在熔岩中倔强的灿烂生长。

回到天池,海拔1322米,此池据说有4个神奇之处,其一无论干旱或雨季,始终保持同一水位线;其二池无出口亦无入口,但却洁净清澈;其三此池中无鱼,有人曾放过鱼苗,未见活鱼也未见死鱼;其四,此池深不可测,曾有人测过,线长300米仍未能触底。一泓清池,之所以能成景能神秘在于它有故事。

以上六景走完已过晌午,为不留遗憾回到了天池服务区后快马加鞭的赶第三大景区的景观,第七景观,三潭峡。峡谷内有三潭,卧牛潭、虎石潭和悦心潭,故得此名。水流急湍,依山而泻,潭名均以所处山峰的造型而命名,虽不能谓为奇景,但时而咆哮倾泻、时而珠飞玉卷、时而波平如镜、也可称为林中美景。

第八景,地池。此湖是阿尔山唯一一个低于地平面的凹陷型火山口湖泊,故称地池。走到此景,日已西落,几乎跑断了老腿,也算看尽了阿尔山森林公园的各种湖潭峡池的水。

水绝对是神奇的圣物,姿态各异呈现于不同的环境中,可飘如烟、行如云、流如光,静如镜…..

在这个小巧而美丽,带着点瑞典气息的阿尔山小火车站前拍下此行伙伴们的集体照,意味着终于把这次游记写完了,每次游记快要结束时总感觉有点舍不得停笔,知道此笔一停,意味着这里将成为一个驿站,深埋在记忆深处,如若无缘必将尘封。

内蒙,虽蜻蜓点水般经过你的世界,也许不再来,也许还会来,但天外那一片辽阔的大草原、散落在额尔古纳河旁洁白的蒙古包、天苍苍野茫茫下的马群、卧唱敖包期待着美丽的相遇、阿尔山的清风雅水、还有还有那等风来的格桑花……应该会常入梦!

再见内蒙,下一个远行在等着我!
翻看2017内蒙游记(1)(2)(3)(4)(5)(6)(7)(8),可点击“阅读原文”。

(如果值得传播请转载,如果值得一看请点赞,如果还想分享请关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