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探秘,30多年前,南溪曾出现100多斤的老“黄鳝”

南溪大管家 2018-12-06 13:23:59

今天我们要讲的是南溪30年前的事情,主人翁“张黄鳝”,乃是80年代南溪一大名鼎鼎的人物,张老先生。虽然那些年他衣衫褴褛,身无分文,可在南溪那是家喻户晓。

张黄鳝, 张老先生,现在的小年轻些知道的恐怕极少。但要是上了四十岁的南溪土著,一提起他的大号,都顿觉如雷灌耳,想当年,在南溪坝坝头,真可谓天下无人不识君。

说他是名人,一点没有调侃,更无夸张,最能支持此论点的论据,则是文革后的南溪县第一次人民代表选举,那次选举中,他以总票数第一名的佳绩,傲视群雄,荣登榜首。有了当时官方统计的数字.说他是南溪名人,各位看官口服心服了吧。如果你不信,可以去南溪县志办查查,都是有资料的。

自己什么时候知道有这个名人的,我都不大记得倒咯,反正我还在穿衩衩裤的时候,就不断有人在嘴边念叨着他,而且,每每提及提起´张黄鳝`时,人们的口吻总是有点南溪人那种特有的厚重的亲热感。

现在我就向各位隆重介绍这位张老先生 : 

姓氏,张 ,名 xx.,字 xx ,号 xxx (xx 就是不晓得 ) ,绰号,张黄鳝。

籍贯,据说四川江安县

家庭住址,夏季 : 四大街街边,冬季 : 城边砖窑。

职业,抓黄鳝。

 此人身高1.75米,高高的鼻梁,伟岸的身材,(说他个伟岸一点也不过分,那时的人营养不良,普遍不高,不信你就看看你爷爷的身高就知道了)。一双深隧而迷惘的眼睛,总望着天空,酷极了。按现在标准来说,他怎么也算是一表人才。可却从来没有看他交过桃花运.当然原因还是在他自己。俗话说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他就是选了第七十三行,捉黄鳝。这个技术性特强的专业.姑娘们在扼腕痛惜之后,当然就对他敬而远之。不过,好男儿事业为第一,他勤学苦练,终于练就了一套抓黄鳝的绝技.而扬名南溪古城。

据说张老算是个文化人,记得小时读一中,学了几个英语单词,马上就想考考他,可人家胸有成竹,每次都对答如流。据说系高中文化,也有人说是个大学生,会英语,在1980年代中期曾和南二中学生用英语说话。

张老虽以抓黄蟮为生,但生活极有规律,有条不紊,每日以酒为中心,抓黄蟮换酒为基本点。抓了黄蟮换酒喝,酒醒了就接着抓黄蟮,周而复始。张老没别的不良嗜好,就好口酒,文人嘛,没酒哪来灵感。想当年.酒仙李太白刚写了句,君不见,就没酒了,便伏案而睡,皇上急命妃子们加酒,酒香顿时飘逸,太白朦胧中灵感灌顶,睁开眼睛,见酒正从眼前源源不断入酒樽,于是挥笔而就,就有了千古绝唱“黄河之水天上来'。张老的段位肯定没李太白高,当然也就没什么旷世佳作让本县的父老传诵,甚是遗憾。在南溪,张黄鳝收了不少“干儿子”(南溪民俗:将幼小的子女“拜敬”一个穷苦人作“干儿子”,就会健康成长),而且每收一个“干儿子”还要“打发”钱。 

张黄鳝的生活中有一个特点,从来不留隔夜钱。据说某夏天,有一天,他在东门过夜,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后来摸到身上有一分钱,立即去买了一杯糖水喝了,回来很快感就睡着了。 他从不要饭,也从不小偷小摸,从不惹事生非,每天只在田里抠黄鳝,卖几毛钱或者换点食物。有一天,他在东门内一居民门前檐下睡觉,有一小偷正要去偷邻居的东西,惊醒了他,他立即起身赶走了小偷,并骂小偷:“你偷人家东西,二天人家还说是我偷的!”。他借东西准时归还,有一次,天下大雨,他在北门(北大街)一居民院的巷道中借宿,向姓曹的院主人借了一张草席,第二天天刚亮,他就大喊:“曹伯娘,你的席子在这里,谢谢了!”  

因身上脏,他从不随便进别人家门。别人买他的黄鳝,也只在门外用小刀划拨黄鳝。他收了“干儿子”,有的“干儿子”的生父母为了感谢他,请他去吃饭,他也不进门,说身上脏,主人只好将饭菜端到门口,待他吃完后收回碗筷。别人送他的衣物等,一定要写明是送的,否则不给受。南山厂有的职工,常常送他的衣服,但他一定要对方在衣内写明“送给张黄鳝”,否则,他不会接受,他说:“不写清楚,二天人家说我是偷的!”。 没钱时在馆子吃东西,说什么时候付钱或用黄鳝抵债,从不延期;先说好价钱卖黄鳝,什么时候到货,从不失信。曾有几次,他抓了黄鳝去还债或给预先买黄鳝的人送去,有人中途出高价给他买,他不卖,说是别人先买了的,“不能不要良心!”  

张老终日都穿着一套旧的军装,据说是抗美援朝时就穿起打美帝了,后来为纪念那段光辉的日子,他就从来没有再穿过其他的衣服.直到他最后悄然地离开了南溪人民的视线,至于去哪儿报到我就不得而知,只知道以他的人品,如果他是佛教徒一定就上了西天,如果是基督徒就直奔天堂。


 说他人品好,有口皆碑,我也是直接的证人,小时家穷,总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父母发了工资就还债,还了债马上又借,钱虽然未过手,债务关系都转了几次了。可在这种情况下,当张老揭不开杯,向我父母借点以救燃眉之急时,我父母从未让其空手而归。不是我父母慷慨,而是人家AAAAA级的信誉,他说第二天12点还你钱,你看见12点过了他还没来还钱,那一定是你看的那个钟快了。


张老大概在八十年代末期离我们而去的,具体那年,我不知道。可能大多数的人也不太注意,在怎么个凄凉的状况下,这位曾几何时被他们津津乐道的名人,这位善良而朴实的老人,在贫病交加,再也不能抓黄鳝时,在某个不起眼的街角撒手人寰的。没有控诉,一张草席,荒野孤坟,明月夜,短松岗。其凄切一生让人唏嘘不已,在南溪这个小城的历史上,名人很多,他不过是流星一划而已,但是他却让妇孺皆知,也确实是个奇迹。

在南溪,很多人都还记得,不少还见过他本人。

综合网络资料整理,如有遗漏,请留言补充,谢谢!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南溪在线APP,了解更多南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