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中毒 仇杀 纵火 这些茶号老板的结局比武侠小说还唏嘘

茶语网 2018-11-08 16:34:06


近几年,以福元昌为首的各种老茶在拍卖行上玩得风生水起,价格一再突破天际。为何这么贵?除了本身属珍品外,还有另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在这些高价茶饼中,除福元昌外,许多老茶号都曾元气大伤甚至销声匿迹,前世精品的确是卖一饼少一饼。



对此,茶语网(www.chayu.com)就来带一波节奏,和大家一起818以易武地区为首的老茶号们的历史与波折,以及它们中关键人物的N件祸事,以满足一下大家的好奇心。(以下资料均通过各种书籍、网络归纳整理,茶语网并不保证百分正确)


第一:兴盛时期庄主中毒身亡



从古至今,都有一句话“祸从口出,病从口入”,因吃而“翻船”的还真不在少数(看来吃货不是那么好当的)。在茶圈历史中,说到吃就不得不提到“易武同庆号茶庄”的刘顺成。


同庆号在清同治年间至清末为兴盛时期,此期间,由刘顺成和其子刘葵光经营茶庄。刘顺成在继承了传统的基础上,将茶品的制作推向精良,赢得了世人的赞赏。


殊不知,刘庄主最终栽在了“吃”上。时年53岁的刘顺成因商务到思茅,当地商会以大黄鳝宴请商贾,不慎食物中毒,昏迷不知人事,由工人服侍转回易武,于光绪甲午年去世,墓葬于易武张家茶园后山上。


尽管刘葵光在其死后经营有方,但在大盛时期的意外身亡,也让同庆号的命运蒙上了一层阴霾。


第二:顶梁老板掺和战乱被捕杀




同昌号(鸿昌号)创建于清同治七年(公元1869年),光绪年间庄主是黄锦堂,黄锦堂去世后由子黄文兴(黄备武)主持家业,黄备武聪明能干,尚武,为易武三武之一,是一个同时行走于两个江湖、兼有两种身份的高手。


传说他从不骑马,专坐轿子,非常像古龙小说《大旗英雄传》里的那个麻衣客。他还经常率领手下的马帮出入于缅甸、老挝、泰国之间,从越南河内带回过一个越南美女。


1948年9月,他为易武人民反蒋自卫军到一个叫勐半的地方购置武器弹药,中了埋伏,被国民党保安三团侯国玺部捕获杀害。


欲为自由而战,却死在了因为购买武器而不幸被杀,为这个更像江湖侠士的茶号庄主画上了句号。这就是尚武的黄文兴最终的归属,这也让同昌号一同被“腰斩”,一代好茶“同昌黄文兴”也随着这个名字的主人断了“香火”,如今仅能在拍卖场上寻觅。


第三:血光之灾耗尽老号元气



没错,还是充满波折和悲剧色彩的同庆号。时间来到20世纪40年代,同庆号当时的庄主便是被黄鳝毒死的刘顺成之孙刘鹤年。


1947年,因为一宗亲事,刘鹤年家被麻黑寨杨光华满门杀得一片血红,只他自己因为不在家逃过一劫。但因悲伤过度,3年后病逝。在这之后几年内,同庆号一蹶不振。房子收归国有、后人四散离开,而易武同庆号的铜匾,更是在1958年大炼钢铁中支援了国家建设。在此后的多年内,同庆号随着历史变故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


第四:领头人被枪毙茶厂停摆



敬昌号是河西(今通海)马家的大商号原信昌的墨江分号源馨茶厂的商标。源馨茶厂压制圆茶大约始于1941年,主要揉制江城、易武的茶叶。敬昌号的黄金时代是1945-1946年,他们依仗总号丰厚的资金基础,在抗战时期低价大量收购各号加工好的圆茶。他们的收购活动持续到上世纪50年代,那时,他们和乾利贞是少有的几家在收购茶叶的茶庄。



看到这里都还觉得敬昌号前途一片光明。但在1952年,厂经理李文被枪毙,而具体罪名和原因我们查阅多数资料依旧不得而知。


自此,总号原信昌关闭了敬昌号茶厂。一个处在上升期的品牌就这样结束了。


第五:火烧大街茶庄均成瓦砾


历史总是如此无情,除了以上的4位,还有许多茶人死于非命,但却无从找寻。同时,随着这些“无名氏”覆灭的,还有一家又一家的茶号茶庄。


在古茶山倚邦,鼎盛时茶山人口曾达九万人之众,人皆种茶、人皆制茶、人皆卖茶,在倚邦街上,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商铺和住家,最兴盛时住户达千户以上。


1942年,倚邦惨遭厄运,攸乐山的攸乐人起义攻进了倚邦,攻打国民党驻倚邦街部队时放火烧了倚邦街。战火将倚邦烧了三天三夜,几百年筑就的古镇,以宋聘号为首的无数茶号随着精美建筑全部划为易武,并为受此之祸。



不过该来的祸还是要来,1970年4月12日下午,易武开始烧起一场大火,整个易武老街火光冲天,大家拼了命地泼水救火,可那些主要是木头柴草结构的房子哪里经烧,易武乡民眼睁睁地看着火,昔日人如流水车马如龙的茶山古镇,一半成为废墟,大半个易武的居民从此外迁。这场大火使宋聘号(乾利贞号)、同泰昌茶庄化为瓦烁,令人嗟叹。


在这次火灾中,唯独值得欣慰的,便是福元昌茶号的宅子安然无恙,使得其留下了传承的契机。但可惜了化为一抹飞灰的宋聘号,时下的宋聘极品已经可遇不可求了,在嘉德2009年秋季拍卖会上,红票宋聘圆茶(一片)拍出了50.4万的高价。



结语:

有的人死了,有的人还活着。世间万事皆无定数。除了天灾人祸,还有某一个特殊的年代,大部分老茶号都隐匿在那喧嚣之中,动荡的年代,谁也不能保证独善其身。唯求喘息,待得东山再起。


然而不是所有老茶号都能挺过那几十年,无论后世传人的技艺还是茶庄古宅,大部分被年月无情冲走,不得寻觅。而两者皆幸得保存的,只有极小的一部分。譬如,福元昌。


在1946年,普洱茶王余福生之子余世高继承了福元昌号的经营与茶号大宅。尽管他并未真正经营,但在那一场场时代风暴中,他把福元昌老号所有应传承的东西都毫无遗漏地传给了长子余智畅。福元昌的形,福元昌的神,时至今日都得以完好的延续。



近十余年,许多曾消逝的老号突然重现,但寻访之下才发现,它们中绝大部分都是近年在工商局“抢注”的商标名号,除了这个名字,其它都与历史上的那个老号没有了一丁点联系。曾叱咤茶圈的老号们,如今被后世人如此“浑水摸鱼”,让人黯然叹息。


唏嘘之余,了解到福元昌近来的一些动态,稍表安慰。陈升河先生在2006年购回福元昌老宅,请回正统传人余智畅支持,同时近期将通过一系列动作来重振福元昌。这个被完美复刻的正统老号会带给茶友们如何的惊喜,且拭目以待吧。



初秋的易武古镇,大树已经开始落叶,月光下,它们有点寂寥。


树下的马路牙子,坐着一群同样寂寥的人,吃着茶,三五聚首,细语论事。


这是一群爱茶之人,你所不知的是,这其中一些人的祖辈曾活在光怪陆离中、声色世界里,曾冀望事业传世千百年,也差点将事业传世千百年。


但,他们却销声匿迹了,也就百年之事。


对了,他们都是做茶之人。


几个人,几段故事,那些商业传奇、那些未竟的光荣与梦想,成为了湮没在岁月深处、易武马帮背后一缕绝尘而去的青烟。


下一个?希望不会再有。


参考书籍:《滇池》杂志 2006年第6期

《号级古董茶事典:普洱茶溯源与流变》 作者:杨凯

《普洱茶原产地西双版纳》作者:詹英佩


本篇稿件所用图片来源于网络,茶语网(www.chayu.com)无法联系上图片作者,请作者见稿后速与我们联系(feedback@chayu.com),以便奉上稿酬。文章转载需注明来自茶语网,否则涉权必究。


图文丨茶语网(www.chayu.com)编辑部



茶语网往期经典好文推荐(可直接点击查看)

1.一个麻黑女人的百年孤独:她把易武茶兴衰史过成了日子

2.独家:和茶人王心一起出家 古佛青灯 过午不食 枯坐参禅

3.乱喝花草茶?你可能会慢性中毒!听中医解读花草茶正确饮用方式

4.你确定不在自己家里弄个茶室?(打造茶人之家的茶风格家具推荐)

5.炒作老茶的要哭了!普洱茶适饮期报告指出:市场将以基础性消费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