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读诗|错误

秦北书社 2019-06-02 00:33:42


Apr.

NO.5


你的心

错误

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The Poem


近五十年来

被人们传颂不已

的现代诗


别具新意

角度新奇


是郑愁予最具有浪子意识

的代表作之一


CUOWU

错     误






郑愁予




  00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写于 1954年



诗的故事



        作家常常因为某些生命经验的触发而产生作品,曾经有人问过郑愁予,这首诗是否为诗人的经验之作。

        诗人答说:这首诗在内容上,它与某些传统诗歌非常类似,可见诗从古代到现代,内容是没有改变的,只有表达方式有所不同,语言方面它突破了中国方言的限制,当我们用广东话去朗诵这首诗时,在味道上当然与用国语来念不同,但却有一种美感。至于为什么会写这首诗?有人以为这是诗人流浪生活的一些体验,这也是对的,这并不是纪录一个时间的事情,而是把片片段段的生活经验整理起来,最后写成了这些作品。我说过自己因为逃避敌人,走过许多地方,看见许多不同的情景,如等待中的妇人,我母亲就是很好的例子,那时候我父亲在前线作战,她便跟我相依为命,成了这首诗最根本的因素。

        初看本诗,表面上是在叙写女子因期待落空而造成美丽的错误,其实是以一个浪子的角度来写的。诗中以一个过客(我)的观点,来观察思妇(你)的心情变化。而思妇的心情之所以会产生剧烈的变化而造成美丽的错误,主要是由于女子思念归人之深,也可以说女子坚贞地期待良人归来,所以造成庞大的寂寞及失落。所谓“希望愈大,失望愈深”。所以作者表层是在写女子发现自己期待落空所造成美丽的错误,但其实深层的主旨是表达女子无比的坚贞和无尽的寂寞。这点与传统闺怨诗的主题是暗合的。



秦北书社,和你一起读诗 



[Say you ]

 

        我的现代文学老师邓老师曾经在第一堂课的时候对我们说,一切的阅读都是在阅读自己。今天,我们阅读郑愁予的《错误》,同时我们阅读自己。不管是怎样的理解这首诗,我想那都是自己心里最正确的意义。

        “情感是诗歌的根”,很荣幸很多朋友跟我分享他们的感受以及自己的青春故事。每个人的曾经都是独一无二的,就算结局都是错过,就算一切都是美丽的错误。青春有悔,能做的也许是让悔恨少一点。

        “在摇曳的烛光里,我们看见众生,更窥见自我。”


熊猫


我在江南的烟雨里等你

这里没有春华,只有晨暮

三月的日光变得喧嚣

再被星月压出重新清寂的夜


青石板上的春风穿过

这座城没听到关于你的刻痕

窗外人行匆匆替了飞花似梦

而三月没有一瓣透进我的窗棂


马蹄声渐浓起晨星远望

青石温润,红日轻明

当我站起身走向窗边

星月又压出清寂的匆匆

你的春华一瞬 我的匆匆一生




不愿意透漏姓名的丁
       “在你世界里,我留下了什么或者带走了什么,都只不过泛起一点风中的涟漪,或者掀起一阵尘又落下。或许在你青石巷深的瓦屋里,我就想那阵愈近愈远的马蹄声过了一遍而已。‘就像空中漂浮的某颗渺小的尘土’,我想我为什么不能停驻?是我不愿留下吗?”


学前师范 

想飞的菲菲

        我也曾紧掩窗扉只等你许我的承诺,你总是匆匆来到又不犹豫的离开,我不如从前的女子痴情,在忍无可忍时予你以决绝,“成全了你的潇洒与冒险,成全了我的碧海蓝天”,从那之后,我看尽春花,明白为你等待是我的不值得。


华侨大学
思菇

        那一点点情愫或许始于你的笑容或许始于你的言语,因为怕失去,从来不敢明说,可曾想,距离将青梅竹马的友谊也抹去,你有了更好的朋友,心中美好的她。朋友一次次的怂恿我鼓起勇气,可是我觉得我还不够好。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想在初二补习班的那个课间对你说,能不能等我慢慢变好。

        我记得一起去学英语的早晨,记得一起偷草莓的下午,记得一起玩滑板的黄昏,记得你叫我的名字,甚至记得小时候的你用小勺烫到我的那个小水泡。我们有一起开心的时候,一起狼狈的时候,对于过去我倍感珍惜,因为成长路上有你陪我走过一段想起来就会开心的时光。

       暗恋是什么感觉,好像在商店看到喜欢的玩具,想买,钱不够,努力存钱,回头去看的时候发现涨价了,更加拼命的存钱,等我觉得差不多的时候,再回去发现已经被买走了。希望不会在垃圾堆看到这玩具,不然我依然会把它捡起来。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或许我暗恋的开端本就是个美丽的错误,你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冬瓜卷儿



        最初知道你名字的时候,并不知道我们之间会有故事。

        后来,一次分班让我有机会更加靠近你。是的,我们在一个班级,纵然从未同桌过,可每次抬头都可以看见你的感觉也是很棒的。就这样,我了解到了除了你姓名之外的一些事情,也看到过你开心时的开怀大笑,难过时的沉默。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我只是默默了解你,直到那天。

        那天午后的阳光很好,你穿了白色短袖,我像往常一样盯着你的背影,却被你突然的转身吓了一跳,随后你笑了。就这样我们慢慢有了联系。也就顺其自然的在一起了,可以这一切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美好,突如其来的冷战总是令我猝不及防,可我依旧想要坚持,之后,你可能真的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吧,我们便分开了。奈何,我无法放下,又一次走向你,可是好景不长,很快我们又分开了。这一次我并没有再开口挽留,仅仅只是转身。

        至今,已经四年之久了,我们之间不曾有过联系,与旁人谈起你时,心中还是会有小小的悸动,无奈,我深知,我于你,不是归人,仅是过客。


学汉语言的兄dei

        语云“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我原以为这不过是碗平淡无奇的鸡汤,直到我遇上她。

        我同她的开始,便是一场不大不小的失误。在她成为我前桌的日子里,恰巧发生了一些少男少女之间经常发生的事情——她分手了。在我看来这是稀松平常的,毕竟我不是没见过世面的。

        在她有限的诉说和我略显执着的追问下,我逐渐了解到她的部分过去,她的感情世界,还有她那颗火热的心。

        我不喜欢看到身边的人不开心,于是我和她的朋友一起劝她慎重地对待自己的感情。他们复合了,起码看上去很开心。像所有故事一样,我脸上还保持着体面的笑容,尽管从未有人在乎过我。

        我是个藏不住心事的小孩子,不久,我喜欢她的事情传开了。相熟同学的打趣、课上大家的起哄,让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尴尬,也越来越疏远……

        我不知道究竟喜欢她什么,或许是强忍泪水近乎偏执的性格;或许是心灵在并不频繁的交流中感到的舒畅;或许是仅仅喜欢她的长发;又或许,只是喜欢和她臭味相投的互怼罢……

        我终究只算得上她生命中的过客,纵然没有化作流星轰击她的心灵,至少应当算是划过她夜空的流星了吧。她不会知道,我可能再不会为了一个人有如此强烈的情绪波动;也不会如此明显地喜欢另一个人。

        果然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Say me]


橙子味的鱼苗


        我们没有分离,我们只是假装漠不相识。
        这些人是我的亲戚,是我爸的亲弟一家。
        我们是什么时候开始关系恶化的呢,我只记得是在他们家搬进西安新城区某高档新楼时(不带有任何引申意思),我们成了仇人似的。我上高二,年前,我回我奶家打扫卫生,他们一家也回来过年。大家应该知道双筒的洗衣机吧?从洗衣服的桶里将衣服稍微拧一下,再放进旁边的甩干桶里那种。我当时在洗衣服,低着头从桶里捞被水浸的十分湿的厚棉袄,对于那时候的我有点吃力。那个女的起床出门上厕所,从我面前经过,我没有注意到她,没有主动问她好。她回到房间,向她的丈夫说我长大了,眼里也没她了,招呼都不打一声。随后,我就被叫进他们的房间进行“思想教育”,这个女的说“我回来一趟家,这么些年,我养条狗都知道向我摇尾巴,养头猪还能卖钱,要你跟我打声招呼,你都假装看不见?”我感觉很委屈,我看着他们俩嘴一动一动的,我只是哭。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的我家,我也没有告诉我妈。我爸近几年身体不好,这个女的一直觉得拖累了他们,可是我想不明白,每个家庭有每个家庭的活法,她只是一年回来一次,我不知道这种拖累从何而来。事情还有后续,这个女的一家人的微信都删了我和我妈,后来我爸的弟加了我几次,总是说不了两句话,我就会发现他又把我删了。从那以后,逢年过节,我总要和他们岔开回家,我怕爷爷奶奶尴尬。他们的孩子是我最喜欢的小孩,比喜欢我亲妹还要喜欢(这一点我很愧疚于我妹),现在他的两个孩子也不和我说话。
        我无法忘记,在上高三的时候,曾在深夜接过一个来自西安的电话,我以为是他,一瞬间出了很多汗,我小心翼翼、声音颤抖的试探“三爸?”结果只是一个机械化的推荐什么东西的声音。挂断电话后,我想我真傻,大人的世界我不懂。那时候我在日记里写,大人的心都是石头吗?
        我们说话是在今年年后,大年初几的我奶住院了,他们没有回来,我陪着办住院手续,我提前结束实习的工作在医院照顾她,还要听她抱怨我妈。于是在一个半夜(我也无法理解,他打电话为什么在半夜)我接到了他的电话,我说哪位?他说苗子你婆咋样了,在你跟前没,医生咋说的。我意识到噢是他啊,原来他知道我的手机号码啊,我把情况告诉他之后,他说噢那你睡吧。我还没说话,那边已经挂断了。我感觉很荒唐,过年的时候他拉着我奶去医院已经检查出了病,可是没有看病,又拉了回去。他问我那需要他回来吗,我说你如果有心就会直接回来而不是问需不需要。我奶住院的时间里,他会每天一个电话(因为我奶没有电话)。
        我小时候和他们有过欢畅的时候,他们当时在西安开话吧,接我过去玩,给我画小草莓的指甲油,监督我写作业,我在武警大学上班的时候在他们家住了一个月…往事如昨,可是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现在想起他们,我还是会忍不住颤抖,胃里纠动,像饥饿的感觉。也许对于他们来说,我只是个不听话的小孩,可是对于我来说,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定义他们,总之是很重要的人。
        他们的忽视和冷漠,也许是我犯下的错误,也许不是。
        最后,我还是忍不住问一句,大人的心都是石头吗?

        



图源|朋友拍摄、网络

文字|张瑜苗等


        





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长按关注,秦北书社,陪你一起读诗~


•不说再见

•不说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