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冷水江的水酒

江水冷 2021-01-09 14:11:11




导读

   又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一睁眼,是北师大燕化附中教师李建波发来的文稿《冷水江的水酒》,一口气读下来,只觉得酒香盈室,微醺醉人。洋洋洒洒三千来字,是他从百忙之中挑灯夜战写就。字里行间,才气缭绕,酒香扑鼻,浓浓的乡情,糅合着人生百味,在时光里发酵,酿成了这一缸上好风味的“酒”,奉献给所有有爱的人们。你只消喝上一小口,便已唇齿留香,回味悠长。它,让我们“看”得见山水,留得住乡愁。愿冷水江好山好水好儿女做出的好水酒,也能走向九州大地,香飘四海!



冷水江的水酒/李建波

——家乡的味道母亲的酒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沈从文

 


劳碌一天,脱去外套换上拖鞋,寻思有酒盈樽,要是没有一碗酒,焦躁难消,惊心不去。


在我的美好生活中,总是要有一碗酒,一碗糯米水酒,碗不要精细,敞口的粗陶,黑陶为上,白瓷次之,搪瓷杯子又次之。

 


 

记不得第一次饮酒是什么年岁?家里的习俗,月子下奶便要吃红糖糯米酒,大概我母亲生我也是如此。家中吃酒,不避老幼,大黑陶罐子烧开一罐,酒沫翻滚,偶有落进炭火,噗呲一声,淬雾冲天,一人一碗,热气腾腾,滚烫的热酒,性急是喝不成的,一次见一蛮汉,大喝一口热酒,烫得直甩头,好不容易咽下去了,吐出一言道:“吃他娘的一点酒,熋(nai烫)他妈熋死人。”


设若逢年过节,恰有远客临门,趁着热酒,下个鸡蛋,便是礼遇。那时人们老说,“酒冲蛋都不爱了,还爱吃什么。”


甜酒,那时是我们乡下人全部美好生活。当张兆和跟沈从文写信:乡下人,喝杯甜酒吧!我想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了。

 


 

糯米酒其实也能醉人,对门家的侄女,跟我一般大,一个阳春的午后,偷喝了我们家封坛的米酒,二月酿的桃花酒,封坛到夏天喝,酒老杀劲,等大人下地农活回来,大侄女已经满面通红醉倒在堂屋门槛下。米酒滚煮,方能老幼不避,封坛的老酒,生饮贪吃,长醉难醒。

 

 

父亲在家吃酒,一碗为限,从不醉酒,酿酒费粮食,责任田只留两垄种糯米,其他水田,两季都种粳米,糯米不多,米酒不能多得,一碗为限,如此足矣。


后来读书读到《陶潜传》,陶渊明做彭泽令时,为能“常醉”于“酒足”,竟然要“悉令种秫谷”,“妻子固请种粳,乃使一顷五十亩种秫,五十亩种粳。”不觉会然一笑。陶渊明的孩子大概要偷吃酒的。


糯米晚熟,谷穗饱满略短,不及杂交水稻高产,平常能打五担粮的水田,糯米不过三担。糯稻后收专晒,粳米一担一担吊上楼里,糯米正摊开饱晒秋光。新晒的谷子粒粒皆香,过风车的时候,速速有声,沙沙泄入箩筐。糯稻入筐,一年收成已定,农忙转闲,家家挑着去加工厂打米,赶在重阳节酿造一年的桂花酒。

 


 

米酒酿造,历史悠久,考古发现,在距今六千年前的仰韶时代,便会发酵酿酒,陶罐陶杯也一应俱全。酒神杜康发现“有饭不尽,委之空桑,郁结成味,久蓄气芳”,由此发现了酿酒“奇方”,剩饭酿酒其实才是最古老的米酒酿造之法,既然剩饭都可以酿酒,这有什么神奇的呢!杜康发现米酒酿造法,非常类似于弗莱明发现青霉素,都是善于从过失中观察思考的成果,影响也可谓同样深远,一个醉美了一个民族几千年文明,一个解救了亿万生命于炎症,同时也都陷人类于另一种危害之中。

 

 

米酒家家会酿,家家都酿,每位母亲都有自己酿酒的心得秘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得意之作,但是每个人都不知道下一缸酒什么时候来,能不能来,来了之后什么味道。


米酒酿造工序简单,一次取糯米少则二三十斤,多则五六十斤,头天浸上水缸,次日捞起淘尽,放进蒸笼蒸熟,糯米成饭,倒入大缸,加适量清水和自制饼药(酒曲)搅匀。米缸抬入稻草窠,铺上草连子或是棉被,等着米饭在里边发酵。短则一个对时来酒,一般两三个对时来酒,再长,家里母亲该着急了,年轻的该请教年长的补救之法,是不是饼药没下够,还是稻草窠没做厚实……酒不来,人工挽救,要么变苦,要么转酸,苦酒就用来喂猪喂牛,酸酒用来调味做菜。



家里母亲一般会马上再悄悄做一缸,等酒来了,甘甜味美,挨家长辈送一碗。


糟了酒就糟了一家主妇的心。


人人都有做糟一缸酒的时候,年年都有几缸糟了的酒,家家都在悄悄说着某个人家糟了酒的故事,吃着自家的甜酒说着别人的故事。


酿酒更像是进行艺术创作,每家饼药制作选曲的优劣,其实很大程度决定米酒发酵后的厚薄甜涩,每家都有自己的饼药,每家都有自己酒。即使药子一样,酿出来的酒也会千差万别,糯稻的成色,蒸煮的软硬,用药的多少,搅拌的手法,温度的凉热,酒缸的新旧,乃至天气的阴晴变化……种种人工与自然的巧合,才酿造一缸独特的美酒。


大道至简,至简至难,任何一味美酒的获得,都是勤劳的成果,都是倾心的回响,都是自然的恩赐。


这大概就是杜康酿酒的神奇所在。

 

 

米酒酿好,加入白开水十斤二十斤不等,封坛月余,取酒笼子滤去酒糟,便得水酒。


酒糟若没滤尽,便是白居易的“绿蚁新醅酒”,绿蚁非蚁,乃酒糟未尽,浮于酒水之中,酒动糟游,仿佛蚂蚁游走,绿非真绿,就好像青丝非青,情感牵动审美使然。


酒糟若是滤尽,即是嵇康所谓的“浊酒一杯,弹琴一曲”的“浊酒”(《与山巨源绝交书》),陶潜也喝过这浊酒,“清琴横床,浊酒半壶。”,这浊酒与清琴相配,与隐士相随,你很难区分,是隐士发觉了这浊酒至简至朴、不拘人力、独得自然、自在自得的个性,还是浊酒成就了隐士至真至善、桀骜狂放、无拘无束的性灵!


世上没有两缸一样的美酒,正如没有两个一样可爱的灵魂,浊酒乃酒中真名士乎!



 

 

有人以为饮酒不烈,索然无味。烈酒固然有烈酒的心性,贵宾大驾,非茅台五粮液不能崇尊;高朋满座,非原浆洞藏不能尽妙;私聚豪饮,非汾酒二锅头不能逞能……至于借酒浇愁泄愤,不图心性相知,但求装疯卖傻,则无酒不可也。


烈酒过猛,足以移人心性,足以伤及五脏,三杯下肚,懦夫可成勇士,惧内可成狂夫,木讷可以悬河……酒力胜过心力,情绪驾驭理智,感官驾驭心性。


浊酒则不然,味道清淡,不细品不知味丰,如白光,不细察不知七彩;如远山,不登临不知丘壑;如贤妻,不久处不知温婉。



一壶浊酒喜相逢,亲友至交,久别重逢,浊酒满杯,酒浅涩以激唇,酒微甘而润肺,酒清冽则趣兴,且饮且聊,久吃不醉,言谈激越,意兴随起,一觞忘世,快然自足。


浊酒一杯家万里,游子过客,他乡孤旅,一杯浊酒,入口忘怀,甘苦恰当,酸涩正好,思接千里梦,可触万千情,世间纵有路不平,黄河九曲东流去。


独酌无相亲,越是丰富的灵魂越孤独,唯此浊酒,一杯隔世,不疾不徐,不群不愤,浊酒聊可恃,释情安我怀。

 

 

奋斗的人生也是失意居多,闯荡的都是游子,遇见的几多过客,人生不过是一场长久的流浪,李白有言“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你我肉质凡胎,蚁居都市,寄食繁华,熙熙攘攘终日,劳劳碌碌半生,不过是寄居天地间的匆匆过客,不过是时间长河里涌起的浪花,不过是三生石畔枯荣的花草,“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一杯忘世,虽不能千金买醉,又无人金龟换酒,唯此冷江浊酒,不问富贵贫贱,不问贤愚巧拙,不问尊卑男女,不问旧知新欢,不欺酒量深浅,不令神志昏昏,杯可酌,碗可饮,不拒壶觞,不拘陶瓦,立可吃,坐可饮,独酌有怀,群饮言欢。



冷江浊酒,糯米者佳,粳米次之,母亲酿造为上,村野购得次之。三五好友,一二知味,竹笋腊肉一盘。竹笋取高山冬笋为上,春笋则不可出芽,黄土深埋的白笋绝味,马鞭笋则上上品,腊肉要柴火熏制,肥瘦适宜,腊月熏制,肥肉晶莹,红肉如唇,得此山间之笋灶上之肉,烧柴火用黑铁锅喷酒烧汁出锅,大碗大盘盛出就酒。如此再来一碗稻田之干鱼,佐以溪涧之香芹和坛子白辣椒,无稻田之干鱼,干泥鳅亦可,再次可以用三尖河的河虾河鱼,山坳里池塘水库的鱼也可一用。其余大乘山蕨菜,宝庆丸子,铎山牛肉,猪耳大肠,凤爪鸡杂,宝塔黄鳝,红薯苗,南瓜秧,香椿芽,茭白心……荤素不拘,有辣即可。

 

 

天地为庐,山川为画,江水冷而酒可温,天地遥而日月近。五柳先生说,“寓形宇内复几时?”,明知“此身非我有”,何不委心米酒,“忘却营营”,尽此杯中物,“乐夫天命复奚疑”。


2018年3月于北京燕山




篇中诗文存目:

1、魏晋,嵇康,《与山巨源绝交书》;

2、西晋,江统,《酒诰》残篇;

3、东晋,陶渊明,《归去来兮辞》,《饮酒十九》;

4、唐,房玄龄等,《晋书·陶潜传》;

6、唐代,李白,《月下独酌》四首其一,《将进酒》,《春夜宴从弟桃李园序》,《拟行路难》;

7、唐代,白居易,《问刘十九》;

8、北宋,范仲淹,《渔家傲·秋思》;

9、北宋,苏轼,《临江仙·夜饮东坡醒复醉》

10、明代,杨慎,《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

11、清代,袁枚,《随园食单》;

12、沈从文,《湘行散记》。





关注本号,赏精品美文 ,请长按下面二维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