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钓鱼文化】二十年前的钓鱼故事 人都是敬出来的

钓天下 2020-10-16 13:35:42


      老话讲,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人都是敬出来的。洪水过后的第二年,这两个钓鱼人和鱼塘老板小张成了朋友,我与他俩也相识了,于是便有了下面这个故事。


      1998年8月17日清晨。东方刚刚泛红,鱼池四下里一片沉寂。几天来一直网起网落的放钓鱼池此刻空无一人,一道土坝之隔的鱼苗池子晃动着两个钓鱼人的身影。他们把钓鱼位置选在鱼池拐角的路口下面。他俩,一胖一瘦,年纪都在三十左右,各持一把短竿,正在调试着浮标儿。

  

      鱼池里的水悄悄上涨,池中间的那条土坝仅高出水面几厘米,两个池中的水随时都可能融为一体。这里地处松花江北岸,地势低洼,当地的农户凭借着一道土坝,阻挡着常年的夏洪秋汛。近日汛情来势凶猛,江水暴涨,在特大洪水的威逼之下,村里已经接到停止继续加高堤坝的通知,防汛部门已把这一地带划为泻洪区,决定17日破坝放水。


       “真过瘾,钩刚扔里就上来一对儿!”胖子忘乎所以地发出了与眼前气氛极不协调的欢叫。


      瘦子瞪了他一眼,压低嗓门说:“小点声,你就不怕让小张听见了找你麻烦?”


      胖子把两条尾重一两多的鲤鱼苗放进鱼护里,瞟了一眼斜对面高冈上的鱼池小屋,胸有成竹地说:“窗户门都卸光了,屋里早没人了。这种时候谁管谁呀?放心钓吧,上哪去找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呀!”


      “说的也是,小张可能早就搬走了,守在这里也是干上火。这场大水算是把这些养鱼的、做鱼池生意的坑苦了!”


      “现在早市上的活鱼便宜透了,筷子长的鲤拐子才卖两元一斤,你说能有赚头吗?”


      “那还不是让大水给逼的,干啥也不容易呀……”


      池里的鱼苗很快就聚了窝,发了疯似地咬钩。他俩像在竞技表演,你一条我一双地往上拎着鱼苗,连话都顾不上说了。


      就在这时,鱼池主小张蹬着一辆三轮车回来了。他头一趟来鱼池搬运东西时天还没亮,这回是第二趟也是最后一趟。这些天,他为了打捞、处理池子里的鱼,没黑没白的干,一直没得消停,直到昨天过午才算把放钓鱼池里的鱼基本捞净,鱼苗池子里的那些鲤鱼苗只能放弃了。


      他见有人在鱼苗池子里钓鱼,本能地停下三轮车,高声喊道:“喂——这是鱼苗池,不让钓!”


      他赶到近前时,发觉这两个人有点眼生,语气便缓和下来:“两位大哥,别钓了,八点半破坝放水,走晚了有危险。再说,你们钓这些鱼苗也没什么用处,赶快收拾了吧。”


      小张不认识这两个人,可这两个人却认识他,并熟悉这里的情况。小张性情仁厚,来钓鱼的人一熟,他就不好意思开口收费,遇上个别不讲究的,真就不交费了。他妻子看不下眼,就把收费的事全揽了过来,所以有些钓鱼人虽然来过,他却认不全。


      胖子笑嘻嘻地说:“咋的,兄弟,不认识了?按你的话说,八点半就破坝了,还啥让钓不让钓的?”


     瘦子眼不离标儿,接过胖子的话说:“兄弟,你不说我们还真不知道,谢谢了!反正放水后这里就是一片汪洋,我俩趁这功夫再好好痛快痛快,这离公路近,我俩没事儿,你忙你的去吧!”他一边说着,一边不住地往上拎鱼。


      两人说的这番话,加上这种场景,小张顿时生出一股“农夫心内如汤煮,王子公孙把扇摇”的愤慨,不由瞪起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一反常态地说:“说别的没用,没破坝放水之前,这个鱼池依旧是我的,这里的每一条鱼都是我用钱买来的。你们别钓了,赶紧把钓的鱼给我放了,我没时间陪你们!”


      胖子见小张动真格的了,这才放下鱼竿,站起来说:“说句实在话,我俩就是想借这个机会过过手瘾,真没有想占你便宜的意思。这样吧,你也不容易,咱们还是按老规矩办。我俩一共也钓不了几个小时,咱就按半天算,两人交你10元怎么样?”


      瘦子说:“这么大的鲤鱼蛋子根本没人稀罕,鱼现在不值钱,上斤的鲤子10元钱能买五六斤!钱我们不在乎,我们钓鱼图的就是一个乐!”


      小张看了一眼他们的鱼护,护眼下面拥挤着一群小黑脑瓜,小嘴一张一合地急喘着,好像是在向他发出求救。他没从鱼池往外起鱼之前,就有人想出10元一天的价格钓鱼苗池子,甚至有人要出20元过把手瘾。常来钓鱼的熟人劝他说,水势越来越大,鱼池是保不住了,莫不如开放鱼苗池子,挣一点是一点,大家也弄个乐呵。他就是不松这个口。在他眼里,钓鱼苗简直就是祸害人。他18岁开始学着养鱼,风里来雨里去,就是靠这些鱼苗苗,使他娶妻生子,住上大瓦房,有了现在的小日子。他宁愿它们被大水带走,也不想糟蹋这些尚未长成的小生命。


      小张看了看眼前这两个只顾自己寻乐的钓鱼人,脑中忽然闪出一个念头,故意沉下脸来,冷冷地说:“不是想图个乐吗?每人交上20元钱你俩可以随便乐!要是不想乐了,请把鱼笼子里的鱼全部放掉,咱们还是各行方便吧!”


      胖子瞧着瘦子,瘦子看着胖子,两人面面相觑,半天无言。


      一种满足感浮上小张心头,他脸上露出了轻蔑的笑。


      小张的笑,激怒了胖子,也刺激了瘦子。胖子涨红着圆脸,忿忿地说:“不就40元钱吗?好说,这鱼我们今天钓定了!”


      说罢,气咻咻地从兜里往外掏钱。瘦子手快,已经从钱夹里拿出几张票子,不屑地说:“别以为我们是乘人之危,拿去,就当捐款了!花几个钱也求个心安,今天就是要钓个痛快!”


      小张愣了一下,冲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接过钱,转身走了。他本想用多收钱的办法把他俩尽快打发走,没料到,这两个人还真就把钱给掏出来了,这反倒把他弄得心里挺不是滋味。自打养鱼池改为放钓鱼池后,他有过少收钱、不收钱的时候,从没多收过谁的钱,况且是在这个当口里,他就更不想这样做了。他常常劝妻子说,到啥时候也不能愧对钓鱼人,得明白一个理儿,是这些钓鱼人才使他们赚到了钱。可是,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也只好这样了。他看了看鱼护里的那些鱼苗,摇了一下头,无奈地骑上了三轮车。


      他把最后的几件东西装上三轮车后,呆呆地看了一阵亲手搭建的小屋,又看了几眼日夜相伴的鱼池,有些伤感地跨上了三轮车。他路过鱼苗池子的时候,放慢了车速,把车停下。他迟疑了片刻,然后大步走到那两人面前,依旧冷冷地说:“两位大哥,水火无情,还是早点收拾吧!这个,你们收好。”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胖子和瘦子的目光同时落在了身旁的渔具包上,先头付出的40元钱一张不少地放在那里。


      小张把三轮车推上了坡顶的土道,擦汗的时候,忍不住又向鱼池望去。当他把目光扫向两个钓鱼人时,目光僵住了——瘦子和胖子正向池里倒着鱼苗。瘦子直起腰,向他摆了摆手,胖子笑着冲他抖了几下空鱼护。


      小张心里一阵翻腾,情不自禁地向他俩挥起了手臂……


       是啊,人都是敬出来的!



转载自海峡钓鱼论坛

节选自:二十年前的钓鱼故事

作者:安基强

 

温馨提示:如想回顾历史文章,留言节目标题就可以收看,例如回复:钓鱼技巧

  钓天下---中国钓鱼运动协会唯一官方平台,为钓鱼爱好者提供信息资讯、互动交流、赛事服务、钓技培训、电子商务等多元化服务。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