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案例馆 | 一个老茶厂的前世今生

公益慈善学园 2018-12-09 16:31:40

创建背景


随着农业技术发展,我们餐桌上的食物愈加丰盛。但“镉大米”“重金属蔬菜”等有毒有害食物被曝光后,我们才渐渐发觉,丰盛而漂亮的食物背后暗藏杀机。我们发现土壤出了大问题——生态破坏、土壤污染。这些大问题又是如何引发的?


有些人认为土壤污染罪魁之一是化肥滥用。在这个背景下,拒绝滥用化肥的“有机食品”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常见如有机蔬菜、有机大米等。本文讲述的“老茶厂”故事,也是有机耕种茶叶的一次成功尝试。


正文


 前身“鱼池茶厂”


根据史料记载,台湾种茶始于17世纪末。20世纪初日治台湾初期,日本人为了满足其国内需求,在台湾开始大规模种植红茶。


20世纪20年代日本人引进印度阿萨姆省的茶树种子到台湾试种。起初人们还担心生产出来的茶叶风味不及原生产地,出人意料的是,日月潭丰富水气的孕育让红茶除了有阿萨姆的风味外,还多了一股淡淡的果香,创造出独特的“台湾味”。


于是,茶农在日月潭鱼池村周边开始广播阿萨姆大叶种茶苗,鱼池茶厂应运而生。鱼池茶厂茶园面积广达794公顷,员工多达两三百名,是当地最大的茶园,并且24小时作业。


鱼池红茶盛行一时,成为日本天皇的贡品,在国际上享誉盛名。二战后,国民政府收复台湾,日本人建立的日本三井物產株式會社被政府接收后改组为台湾农林,“鱼池茶厂”也归属台湾农林。


在20世纪60年代—90年代,鱼池茶厂的红茶产量居全省之冠。 



 茶厂的没落


不过,自20世纪70年代后,红茶产业逐渐没落。


一方面,槟榔市场经济效益更高——当时一棵槟榔树可以卖到一千元,许多茶农改种槟榔导致茶株严重流失,茶厂面临存废问题。


另一方面,当时一些东南亚机械采摘的红茶大量倾销台湾,掠夺红茶市场。鱼池茶厂受到重创,到2000年,这个老茶厂仅剩五个员工,走过半个世纪的鱼池茶厂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日月老茶厂”重生


1999年台湾921地震后,鱼池乡公所积极推动红茶产业的复兴,台湾农林公司决定整建老茶厂,并改名为“日月老茶厂”。



由“无机茶”转型为“有机茶”


老茶厂转型为有机种植还得从农林前董事长夫人庄惠宜女士谈起。


这里边还有一段小故事:小时候庄惠宜因为父亲工作的关系,经常转校,长时间的分离让她对别离产生了恐惧,甚至不敢交朋友。她在国中阶段又经历了亲人离世,这让她惊觉生命的渺小并心生敬畏。


后来,庄惠宜通过姐妹介绍接触到了“有机栽种”。当她听到“全程不使用农药”、“不因人类的需要而杀害生命”等介绍时,她动容了。


有机栽种唤起了她内心对于生命的感恩与尊重,她预见到这一切可以让更多的生命获益,而这个生命可能是菜园里的虫,也可能是农夫,更可能是消费者自己。



为了让自己先生认识到有机农耕的好处,她总是利用周末带着先生参观有机农场。1993年初,她与董事长先生来到了鱼池茶厂。


时任厂长吴森林先生,自小在乡下长大,深知农药让土地慢慢没有了生命,只长青苔不长花草,于是自己在辖区内的李子园坚持不用农药和化肥。


听说董事长夫人也关怀有机,吴厂长便以一包有机红肉李相赠,两个人就这样因为一包有机李子结识。因为彼此都有照顾土地,关怀生命的有机理念,这也成了启动农林公司转种有机茶的契机。

   

此后,日月老茶厂开始试行“有机栽种”。2003年1月1日,日月老茶厂全面停药,开始自制堆肥,推动阿萨姆有机栽种法,采用老祖先解决土壤贫瘠的耕种智慧:休耕、间作、梯田、堆肥、种植绿肥作物、人工除草等。


同时,茶厂还有着疼惜大地、保护生命的理想,深信孕育有生命的好茶是来自爱的付出。

 

经过几年的努力和推广,原先种植槟榔树的农家又改种有机茶叶,茶厂也建立了一套有机制度。2004年11月16日,日月老茶厂通过慈心有机农业发展基金会验证为有机农业转型期,成为台湾第一个通过有机验证的阿萨姆茶园。



2006年3月,茶厂成为财团法人台北市留公农业产销基金会之“有机农业示范农场”。


2007年10月3日,茶厂在苗栗县铜锣乡青心大冇的茶园,也通过了慈心有机农业发展基金会有机栽培的验证。


2012年1月1日,慈济茶园获得“无基改农区”立牌,也正朝向尊重生命和大自然的耕作方式迈进。



然而,日月老茶厂的转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


因为不用农药不施化肥,日月老茶厂的产量少了一半,五公顷的茶园只能制成五百斤的茶,采茶的茶农甚至被茶叶上的毒虫叮到吊点滴。这些,难免让人挫折,也不禁让我们疑问“有机农法”的种植是不是得牺牲一定的经济效益。


在传统的观念中,似乎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是相互矛盾的, 经济发展必须以破坏环境为代价, 而若要保护环境则会限制经济的发展。其实不然,让我们一起看看老茶厂是怎样实现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的共生。


由制茶厂转型为“观光休闲茶厂”


在21世纪,伴随着人类生产、生活方式的改变以及城乡化和城乡一体化的深入、农业已从传统的生产形式逐步转向景观、生态、休闲、度假等方向,生态热、休闲热已经成为市民的追求。


生态园新设计着重把农业、生态和旅游业结合起来,利用田园景观、农业生产活动和生态农业经营模式吸引游客前来观赏、品尝、习作、农事体验等来增加产品溢价。


日月老茶厂迎合了社会发展的需要,在2004年春天进行了全面的改造,从“制茶厂”转型为“观光休闲茶厂”。在庄惠宜的争取之下,母公司拨款三百万元作为厂房改建经费。


老茶厂改建原则为尽量保留老厂房外观原貌,不作多余的装饰。改建后的茶厂让游客參观与体验红茶制作过程,并品尝有机蔬食餐饮,为老茶厂开启新生命。



茶厂内一楼则保存了一些颇具历史意义的大型制茶机器,其中包括了揉茶、发酵、干燥时会用到的工具,难得一见。随着解说人员的解说,游客还可以参观整个制茶过程。


二楼原本是萎凋室,改建后的部分空间成了用餐、喝茶与住宿的地方。为让游客在体验鱼池红茶文化之余,也能品尝地方农特产美食,老茶厂也自行种植各种有机蔬果,研发标榜有机、零污染的健康蔬食餐。


最终,老茶厂以民宿与茶厂的形式,呈现给了大家一个全新的面貌。



老茶厂原本的仓库改装成厕所:因为尊重,所以坚持换拖鞋。尊重使用的人、礼敬清洗的人、善待这个人人都需要的空间、珍惜清洁所需的水资源。脱鞋,是体现尊重的一个仪式。刨除柏油路面,让大地呼吸,老茶厂里的一切都能让你感受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



企业文化


日月老茶厂农人认为,人类应该回到老祖宗传统的自然耕种方法,轮耕、休耕,让土地有时间喘息。如果我们一直强迫土地生产,就像在它身上一直打开伤口;而撒农药、施化肥,就是在伤口上撒盐。


而自然农法讲究万物共生的平衡状态,茶厂负责人曾思璇认为,“有机”这个词不只是不洒农药,也不是让杂草、昆虫和农作物自生自灭,而是农夫不将杂草拔除,只将杂草割起来,铺在农作物的幼苗上。


如此一来,杂草成为农作物的天然肥料,而原本被割除的杂草根部腐烂,同时也构成天然的根穴道,让空气和雨水可以在地底流通,让蚯蚓或其他爬虫类拥有生活空间。


她认为,让土地肥沃的方法不是喷洒化学药剂,而是让大自然中的动植物得以相互作用,这样的土壤种植出来的作物才会是更加有机和健康的。


就这样,老茶厂透过茶厂形式,以滴水穿石般微薄却真实的力量,把保护土地与人类的公益行动传递出去。

 

习佛多年的庄女士深信自然农法与关爱环境教育的重要,就如同僧人般的深刻信仰。


 她希望以日月老茶厂作为教育平台,带领一群为保护环境奋斗的伙伴,透过有机无化学及动植物食物链方式植茶、制茶,并借助环境教育课程导览等,宣导村庄附近农夫能以同样纯净无污染之自然农法栽植蔬果。


而日月老茶厂的厂房,则希冀留下茶厂老建筑记忆,将新的环保农业价值通过隐藏于日月潭山中的茶厂重新发掘出来。我们在日月老茶厂的官网中也看到,茶厂还提供了环境教育的课程,显然这对于企业文化的传播有着重要作用。



总结


“有机农业”既保护土地又保障食品安全


首先,传统的种植方法违背自然规律, 养分得不到循环, 不得不依靠大量化学物质投入。这样的做法会导致耕地持续退化, 农业生物多样性下降。


过去我们用地不养地的情况使中国各地农田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退化,耕地污染已经是土地污染中最严重的一类。(见下图)比如东北黑土层消失了近半米, 内地土壤有机质由30年前的2%左右下降到不足0.7%。


更严重的是, 化肥与农膜的大量使用, 使耕地板结和酸化, 高产田退化为中产田或低产田。通过日月老茶厂的案例我们可以看到“有机种植”让老茶厂得到了重生。



其次,随着人们对食品安全越来越重视,有机食品有着广阔的市场。过去几年里,食品丑闻频发是有机食品市场增长的主要催化剂。


据了解,在全球农业生产中, 注册登记的农药原药已达1055种, 农药产品16000多种, 中国注册登记的农药活性成分达到502种, 农药产品9700多种。


除此之外, 还有人为对食物链添加激素物质, 如生长素、细胞分裂素、赤霉素、脱落酸、乙烯等植物激素用于水果和蔬菜生产。


动物食品中也大量使用激素, 如鸡、鸭、牛、猪、鱼、蟹、黄鳝等。这些农药都极大影响着人们的健康,催长激素可导致儿童性早熟、骨骼提前停止生长等。可见,推行“零添加、零农残”有机农业模式势在必行。


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并不冲突


有人认为“有机种植”是对环境保护做出的妥协,却没有看到“有机种植”背后的经济效益。


日月老茶厂从单一的制茶厂转向观光休闲甚至科普教育,从而改变了单一的经济增长模式。它除了观光教育等额外收入外,有机茶本身的售价也不低且销量一直十分可观,这也可见有机食品的市场潜力大。


总而言之,有机种植虽然会比传统种植成本更高,但是产业结构调整好了一样可以增加利润。


除此之外,“绿色经济”也是我们新的经济形态,去年年底国家推出《“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明确指出“健康优先”原则,要求加快形成有利于健康的生活方式、生态环境和经济社会发展模式,实现健康与经济社会良性协调发展。


可见,经济发展不仅跟环境保护不冲突,还能促进经济的转型,适应社会发展要求。



王健林在2016年中国品牌论坛上曾说过“不管是什么样的企业,初创企业、中小企业还是大企业、特大企业,它的终极目标应该都是成为社会企业。”


笔者比较支持这种观点,当下我们社会经济的发展面临着重大的转型期,在追求经济效益的同时也需要更多地关注社会效益,履行环境友好型的经济发展模式。


日月老茶厂俨然已不再是制茶厂这么简单,品牌的背后已经给产品本身带来了故事跟情怀,一个老茶厂的重生为产品带来了情感溢价。


由此可见,经济的追求与环境的保护并不直接冲突,社会的发展与自然的和谐共处也是可以做到的。


参考文献:

[1] 日月老茶厂官网:http://www.assamfarm.com.tw/aboutus.htm

[2] 超越基金会—【达人故事】有机茶叶达人庄惠宜:有机农法不是做法,而是对待大地的态度。http://eball.tw/about/news/70391

[3]蒋高明, 郑延海, 吴光磊,等. 高效生态农业可在环境保护前提下获得更高的产量与经济效益:以弘毅生态农场10年实践为例[J]. 科学通报, 2016.

[4]张嫚. 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共生策略[J]. 财经问题研究,2001,(05):74-80.

[5] 环保部《全国土壤污染调查公报》(2014 年4 月17 日)




案例馆栏目犹如纪录片,承载着世界各地优秀的真实公益慈善案例,诉说着每一个公益慈善发展过程中的成功经验和公益探索路上的困难与挑战,为更多投身公益的人打开新的视角,在积累前人的经验、教训的同时,不断向前进取。


开馆至今,已推送68余篇原创,阅读量超过45000多次。今天,我们为了能够把这大笔公益财富——2015-2016年度案例馆优秀的原创文章汇集起来,学园在真爱梦想基金会—火堆网发起了众筹,希望能够得到各界人士的捐款,助力我们完成案例馆文集出版,为公益慈善事业的研究提供新思路。我们将出版《社会企业案例集》为大家带来精彩案例。


如何支持我们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or扫一扫二维码

即可支持我们




特别鸣谢  与人公益基金会


与人公益基金会秉持“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的价值观,是一家聚焦青年公益的资助型基金会。


目前基金会已开发上线“YU益(www.yu-e.org)”平台,由PC端、手机网页和微信公众号组成,旨在为青年人参与公益提供一站式、整体化解决方案的互联网平台;希望不远的将来,每一个青年人,当想要了解及参与公益活动、提升公益能力、购买公益产品或捐助公益项目时,只需登录我们的PC网站、手机网站,或者关注微信公众号,就可以找到感兴趣的内容。 ”



撰稿 | 黄婉萍

审稿 |高正、陈旭

校对 | 陈旭

编辑 | 陈依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