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监利乡情系列】第二期 又到了干鱼池的季节

监利生活圈 2020-03-20 08:10:10

又到了干鱼池的季节


作者:九十亩

在我们农村,自从80年代土地由公社改为单干后,以家庭为单位重新分配土地,每家每户分的的土地,大致由四部分构成



一是水田。用来耕作水稻,即时一家大小的口粮来源,又是家庭的最主要经济来源。


二是坡田,俗称的“婆田”,用来种植棉花、大豆、芝麻、油菜等经济作物。


三就是宅基地,用来建房子,后院还会自留点空余地,用来当菜园子,种植日常蔬菜等,门口还留有一块禾(活)场,用来打谷收场。


四是鱼塘,每户都能大小分的一小块水塘用来养鱼。其他的就是一些河坡田坡、空余荒地,会有一些勤劳的家庭用来开荒所用。用来种点花生、南瓜、等....


农民是最懂得利用自然和地理资源的,根据不同的作物生长环境和周期,会将所有的田地充分利用起来,一年四季,基本上所有自己土地都种植的满满的,日出日作,日落而息,365天,天天如此,土地是农民的依靠,是衣食来源。在农村生活,“勤奋”就可以打造出一片自己的天地!而不那么勤奋的人也依然不愁吃穿。因为农村仍然是自给自足的经济模式。大自然中有天然的水、阳光、空气、粮食,哪怕你粗耕粗种,依然会有产出。


你甚至可以这样设想:如果你一辈子不用走出农村,返璞归真,一生生活于农村,成长于农村,农村里自己种自己吃的,你依然会很好的活着!而且比现活的更踏实、更满足!这就是老子所说的理想社会。


也有的人说,这样会让人不思进取,兹生懒汉,但是事实上,竞争再激烈的社会中依然会有懒汉。这根环境无关,每个人都有自觉性,不管是否已经激发出来,并能被自身了解掌握,在城市也好,在农村也好,都会让你或多或少懂得该为自己搞一碗饭吃。再懒得人都不会懒得连饭都不吃,何况有一天他也会有老有小。


人的社会化和农村的城镇化不在我们的深入讨论中,今天我们走出农村,离开土地及相关性话题也不再我们的讨论中。我要说的是身为鱼米之乡的我们除了稻谷大米影响我们的生活方式之外,另一种鱼(渔)对于我们生活的影响和记忆。

自然是最好的馈赠,又到了金秋10月的季节,此时,稻田里的谷子都收获的差不多了,整个从今冬到明春的时节,主要就是种植小麦和油菜。小麦在我们那一般种的很少,现如今基本没有人去种植了,过年时,我们那里家家户户喜欢焙糯米粉子,用来拌白糖吃或者加点猪油用开水冲着喝。还有一种微黄色的籼(鲜)米粉子,就是用小麦焙的。


冬季病虫少,因此油菜等不需要打药水,除了幼苗时期施肥外,也不需要再施肥,一年之中,只有到这个时候才开始进入农闲的日子,接着,就有一项东西到了收获的季节了——那就是鱼。


干鱼塘,与杀年猪,做腊鸡腊鸭香肠,都是在为过年的年货作准备,在进入冬月或腊月后,就到了干鱼塘的时间了。


以前农村养鱼,除了承包鱼塘的外,都是小块的自己责任塘。到了冬季捕掉大的鱼,留下小的鱼作鱼种。


或者是到开春去鱼行买几十尾鱼苗放到池子里当鱼种。在蓄电瓶打鱼没有的时候,一般来讲丢下多少尾鱼到冬季了就能收获多少条鱼,没人去偷鱼和守鱼。


我们老家属于鱼米之乡,都是湖田。鱼虾到处都是,哪怕是干涸的小水沟,小池塘,一场暴雨过后,你会惊奇的发现里面竟然出现了鱼虾。


干鱼池的过程很好玩,基本上一家老小都出动了,小孩子更爱凑热闹。首先要准备深水套靴,冬天水冷,


也有不怕冷的,短裤赤脚就下水摸鱼了,然后要有鱼篓,网衣子、盆子桶子若干,以及电瓶(背骨子),最重要的就是抽水机了,(以前是用水车踏水)


先在鱼池角落挖个口子,往旁边地势低的田里先放水,等水流差不多了,剩下的水用抽水机抽的差不多,


随着水量渐渐减少,鱼儿开始躁动起来,在潜水中不停的翻动,一片欢快景象。


随着水量已经见底,好了,停机下水。先从大的开始,捉好一篓了,搬运到另个池子边,此时这里早已插好了个网箱,鱼儿就全部倒入进去暂时喂养起来。


大鱼收拾完毕,就开始中小型鱼了,一人背上背谷子,一人跟在后面提桶子,方便快捷。或者你也可以体验摸鱼的乐趣,自己带着个篓子,摸着玩儿。


等水里的鱼儿差不多的时候,然后就完了吗?不、还没有,还有一种鱼儿可不是那么好被你捉住的。那就是黑鱼(财鱼)。财鱼喜欢钻稀泥,在水里基本上寻不到它的踪影,在浅水里的鱼收拾的差不多了,就开始追寻它了。从边上开始,一步步翻开池边的杂草,仔细摸寻观察,哈哈,终于找到它了,财鱼粘液很多,稀泥又稀,通常都是溅的满头都是泥水。


这个找寻过程通常是很有趣的,偶尔碰到硬物以为是条鱼,挖出来看确实一块憨子(河蚌),偶尔也有惊奇发现,捉到只把野团鱼。


所有的鱼儿基本上属于野生放养,肉质细嫩,味道鲜美,下午一道丰盛的鱼宴是少不了的。


农村传统酒席有四鱼四肉的说法,哪四肉:蒸肉,炒肉,梳子肉,大肉,

哪四鱼:炸鱼,蒸(浣)鱼、煎(鳊、婆鳞子)鱼、滑鱼。


(待会有请@三姐上四鱼图,哈哈哈哈)再加上一碗鸡肉,花生米,这就是经久不衰的“整十碗”了。


当然现在变化很多了,鳝鱼,财鱼,排骨,团鱼等等,进入了宴席的菜单中了。


档次更高,也更丰富了。


炸鱼。以前宴席的炸鱼一般都是鱼头,鱼骨,鱼尾,而鱼身则用来做滑鱼,一点都不浪费。

滑鱼,说个更明了的菜名应该叫溜鱼块,或者水煮鱼块,以前一般用的是婆林子,麻林子的鱼身,很少用到鲩鱼的,因为鲩鱼要留到蒸。

煎鱼,无鱼不成席,无论宴席怎么换花样,一道煎鱼总是少不了的,现在都是煎鳊鱼了,以前就直接一条婆林子鱼尾。

蒸鱼,,蒸鱼蒸肉,有了这两道菜,才能算是吃大餐了。鲩huan鱼是首选。青鱼,鲢鱼其实也不错。自古有“蒸鮎煮鲫”的说法。


现在人们捕鱼一般都是蓄电瓶背骨子,还有电船,再不就是长地笼捕鱼捕虾,而传统的农村捕鱼有很多“利器”大多都已经失传,以至于图片更是难以寻获。

现介绍4种还在我记忆中的捕鱼利器:

之一:赶甄(zhen)子

使用方法很简单,将赶甄子放入水中,拦住一边,另外就用脚踩水,惊动鱼儿,将鱼儿网甄里赶,然后提起来就可以看到有鱼了。

这些年,农村大量河塘沟池淤塞干涸,很多沟塘已经不适合运用这种捕鱼利器了。渐渐地消失在了生活中了

之二:放地钩

放地钩是个技术活,是那些职业渔民的专业捕鱼用具,我至今也只是见过几次,没有亲自使用过。放地钩一般用一个搪瓷脸盆,盆口放置一圈穿线的小鱼钩,鱼钩上在挂上蚯蚓后,沉入河底,一般傍晚放钩,第二天清晨撩鱼。地钩由于沉入水底能够钓住很多深水活动区的鱼类,如黄古,鲶鱼等。


之三:拦河网

曾经我们队一位老人在革命河放这种拦河网,此网横跨整条河流,运用多跟木杆和竹竿作支架,捕鱼时将河网沉入水中,要扳起这个大家伙甚至要运用一个木质辘轳,扳动轱辘,连接拦河网的绳索一圈圈拉紧,将整个渔网吊起来,然后再乘船用舀子舀起渔网中鱼儿。现在已经基本看不到了,彻底绝迹了。

模样类似此图,但比这大,,启动都需要轱辘配用,使用轱辘和水井轱辘的原理也一样的。


之四:梅(迷)魂阵

迷魂阵,老家话喊梅魂阵,梅魂阵的历史溯源已经查无凭证了。作为一种最具技术含量的捕鱼利器,梅魂阵至今仍然可以在河中寻觅到它的踪影。梅魂阵,顾名思义,就是鱼儿进入阵中就像进入迷宫一样被梅住,找不到出路,最终是有进无出的,乖乖进入渔网的口袋中。


渔民的智慧真是无穷的,能够设计出这么“高技术含量”的利器,并能结合环境,水道,地理因素,既能不影响通航行船又能充分获取大自然的资源。一个梅魂阵大概要使用50根左右的竹竿,还有大量的网衣子,连接在一起,然后根据一定的插阵顺序和规律,有秩序的将全部竹竿分布插在河中,这样插好后,河道就被分成了左右两个拦河网口,将整个河道鱼儿的行进路线全部拦住,这样鱼儿将顺着人为设置的这一道只能进不能出的网口一步步进入最后的笼子里。撩鱼的时候,撑着船儿,从笼尾将鱼笼提出水面,解开绳子,就能收获鱼虾了。

插迷魂阵是一个很有技术含量的活,至今都是很少有人会这项技术了。


除了这四大利器,农村里捕鱼的还有鳝鱼号子,渊子,罩子,戳子,,等等,至今也只是回荡在老人们的口中,成为一种过去的生活记忆!并将逐渐消失于我们的生活中去,成为历史!


而当与之息息相存的河流池塘已不复往日的繁忙和清澈的时候,我们才发现一切都变了!

【剧终】

最后请出龚网好女儿、好媳妇的杰出代表三姐为我们带来几道全鱼宴


杂胡椒煮黄菇鱼


财鱼煮莴笋丝子


阳干白鲢子


红烧草鱼块子


煎黄菇鱼


杂鱼开会

虾米炒韭菜

真的太经典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