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所有好种鸽配对就能飞好成绩吗?

鸽羽林信鸽 2019-06-07 18:22:17

点击上方“公众号” 可以订阅哦!

每年的作育季前后,鸽友在整理棚中可用于作育赛鸽的种鸽队伍时,为鸽棚注入新鲜血液,启用新增种鸽和裁汰经检验种用效果不好的鸽子,自不必说,而有的鸽友在调整原有发挥不错的同一路种鸽时,常为在计划控制的种用数量范围内,是留用老辈种鸽?还是启用年轻赛鸽上举棋不定,非常纠结。前不久,浙江龙游一位交往甚多的周鸽友在春季作育两轮赛鸽后,欲裁减部分种鸽,就把面临的取舍难题抛给我,希望听听我的意见。经过几天的电话讨论、分析,彼此的想法才基本趋于一致。

    周鸽友是位坚定实施少而精理念与模式的养鸽人,常年保持的种、赛鸽数量都控制在50只左右,每年实际使用的种鸽不超过20羽,多出的种鸽通过多种渠道分流出棚。他不忌讳被人称作喜欢摘一节丢一节的摘苞谷猴子,有了更好的新鸽子,毫不犹豫放弃原来哪怕发挥不错的鸽子。因此,他养鸽时间不长,过手的鸽子却不少。及至现在,唯有一路前几年源自温州苍南的势山系鸽子,连续几代在他手头上得心应手,发挥得既快又稳。在近几年的种鸽调整中,某些作出高位奖鸽的种鸽都割舍出棚,但温州苍南李会长支援的一只2007年生势山系老种雄,却没有按他更倾向于去老留新的思维定势,被清出鸽棚。这次鸽子繁育至整理棚中种鸽时,因他突然意识到这只种鸽已是八岁高龄的老鸽,便在脑海里浮现去留问题。

    早在与周鸽友的交往中,没少听他津津乐道地介绍这只老势山,在苍南与龙游卓越的使用情况,除了在苍南作出过几羽大赛奖鸽外,到了龙游作出的子孙,也在大小赛事上入围进奖发挥到了第四代,而且与其获奖的孙女回血,作出的近亲鸽也有了五百公里竞翔入围的记录。据此,周鸽友产生了处理掉老种鸽,留用其获奖后代,尤其是用近亲留种鸽取代老鸽的意向。而我在肯定他下一步有必要试用有赛绩的子孙,及其近亲回血种鸽,以检验新鸽种用效果的同时,对他有意淘汰老势山种鸽的想法表示了不同见解。

    我认为,在周鸽友近几年从未停止偶尔引进新鲜血液,尝试优化现有鸽群品质,却尚未发现优于势山的种赛鸽出现的情况下,把老势山的根留住十分必要。理由有三:一是具体手法上采用鸽界通用的老少配,可淡化老雄鸽的老化劣势,产生老鸽不老,老鸽是宝的效果。

    二是留下老势山,可保持好鸽的高代优势。从事动植物种养殖的业内人士,对生物代数价值的评估一般呈正比,即代数越高,价值越大。正在与周鸽友讨论,乃至争议鸽子去留问题时,适逢我地一位停止养鸽,转行到乡村承包鱼池养鱼的老鸽友,邀约我到邻市赤壁的水产公司购买鲫鱼苗。在水产公司我看到,看似一样的小鱼苗,也分了代数出售,二代苗一万尾200元,三代苗则为150元,四代苗只需100元。代数越高,成活率、生长期与产量较之低代鱼苗更稳定。可见养殖业讲代数是一常识与常态,而周鸽友的老势山雄处在他看好的这路鸽子的代际顶端,是不宜轻言放弃的。

    三是鸽友保持和延续难得一遇的好鸽优势,乃至制作强根胜祖的越级鸟,是鸽界人人都想,但实际上只有少数人才可能做到的事情。这除了非同寻常的耐心、定力,还须有不可忽视的机缘巧合才行。由于赛鸽品质总体而言呈发展与提升趋势,促使历代许多鸽友重视与使用优秀个体,运用遗传学基本原理对好鸽子进行回血保种,以期复制基因趋同的近、远亲优秀子嗣,甚至打造超越性的优秀个体。然而,由于鸽质的提升这一必然趋势是通过鸽事过程中的突变这些偶然性情状形成的,所以形成保持与提升优秀鸽质需要努力,但许多努力并无结果的不确定状态。因此,我们确有必要更加珍惜与充分运用有幸到手的优秀赛鸽,如周鸽友的老势山鸽。在其子孙与近血留种鸽中,没有产生经实践证明能够完全取代老种鸽的“再现”与“二世”层级的种鸽时,不妨继续抓紧挖掘现有的这一种用“宝藏”。

    末了,我再三叮嘱周鸽友,可不要像以前大刀阔斧淘汰鸽子那样,一不小心把老势山杀掉或随便送人了。若执意汰除,就请他把早前答应支援我的一只老势山还在温州时作育的一羽2011年生,温州市6000多羽竞赛八十九名的子代雄鸽,与鸽到龙游后,由周鸽友作出的另一羽获浙大赛衢州地区22名老雄孙代雌留下,把老雄直接发给我。结果,周鸽友几经斟酌,还是把上述两只子孙发给了我,把包括回血鸽在内的几只青年鸽送给了其他好友,而把老势山雄依然留在了自己棚中。

    通过这番似乎不太轻松的鸽事交流与思想交锋,使我进一步强化了养鸽赛鸽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和用辩证眼光看问题的思想认识。本来,鸽子不是古董,受其生命时限的制约,种鸽的价值也具有极大的时效性。因此,正常情况下,老鸽子与小鸽子的价值差异是不言而喻的。但对于众里挑一、卓尔不群的越级好鸽而言,在目前养鸽节奏与品种瞬息多变的形势下,能够较长时间留存于世,就值得有心的养鸽人多留个神加以思辩与品味,兴许正是我们平常养鸽活动中千载难逢的赛鸽金矿。

每年的作育季前后,鸽友在整理棚中可用于作育赛鸽的种鸽队伍时,为鸽棚注入新鲜血液,启用新增种鸽和裁汰经检验种用效果不好的鸽子,自不必说,而有的鸽友在调整原有发挥不错的同一路种鸽时,常为在计划控制的种用数量范围内,是留用老辈种鸽?还是启用年轻赛鸽上举棋不定,非常纠结。前不久,浙江龙游一位交往甚多的周鸽友在春季作育两轮赛鸽后,欲裁减部分种鸽,就把面临的取舍难题抛给我,希望听听我的意见。经过几天的电话讨论、分析,彼此的想法才基本趋于一致。

    周鸽友是位坚定实施少而精理念与模式的养鸽人,常年保持的种、赛鸽数量都控制在50只左右,每年实际使用的种鸽不超过20羽,多出的种鸽通过多种渠道分流出棚。他不忌讳被人称作喜欢摘一节丢一节的摘苞谷猴子,有了更好的新鸽子,毫不犹豫放弃原来哪怕发挥不错的鸽子。因此,他养鸽时间不长,过手的鸽子却不少。及至现在,唯有一路前几年源自温州苍南的势山系鸽子,连续几代在他手头上得心应手,发挥得既快又稳。在近几年的种鸽调整中,某些作出高位奖鸽的种鸽都割舍出棚,但温州苍南李会长支援的一只2007年生势山系老种雄,却没有按他更倾向于去老留新的思维定势,被清出鸽棚。这次鸽子繁育至整理棚中种鸽时,因他突然意识到这只种鸽已是八岁高龄的老鸽,便在脑海里浮现去留问题。

    早在与周鸽友的交往中,没少听他津津乐道地介绍这只老势山,在苍南与龙游卓越的使用情况,除了在苍南作出过几羽大赛奖鸽外,到了龙游作出的子孙,也在大小赛事上入围进奖发挥到了第四代,而且与其获奖的孙女回血,作出的近亲鸽也有了五百公里竞翔入围的记录。据此,周鸽友产生了处理掉老种鸽,留用其获奖后代,尤其是用近亲留种鸽取代老鸽的意向。而我在肯定他下一步有必要试用有赛绩的子孙,及其近亲回血种鸽,以检验新鸽种用效果的同时,对他有意淘汰老势山种鸽的想法表示了不同见解。

    我认为,在周鸽友近几年从未停止偶尔引进新鲜血液,尝试优化现有鸽群品质,却尚未发现优于势山的种赛鸽出现的情况下,把老势山的根留住十分必要。理由有三:一是具体手法上采用鸽界通用的老少配,可淡化老雄鸽的老化劣势,产生老鸽不老,老鸽是宝的效果。

    二是留下老势山,可保持好鸽的高代优势。从事动植物种养殖的业内人士,对生物代数价值的评估一般呈正比,即代数越高,价值越大。正在与周鸽友讨论,乃至争议鸽子去留问题时,适逢我地一位停止养鸽,转行到乡村承包鱼池养鱼的老鸽友,邀约我到邻市赤壁的水产公司购买鲫鱼苗。在水产公司我看到,看似一样的小鱼苗,也分了代数出售,二代苗一万尾200元,三代苗则为150元,四代苗只需100元。代数越高,成活率、生长期与产量较之低代鱼苗更稳定。可见养殖业讲代数是一常识与常态,而周鸽友的老势山雄处在他看好的这路鸽子的代际顶端,是不宜轻言放弃的。

    三是鸽友保持和延续难得一遇的好鸽优势,乃至制作强根胜祖的越级鸟,是鸽界人人都想,但实际上只有少数人才可能做到的事情。这除了非同寻常的耐心、定力,还须有不可忽视的机缘巧合才行。由于赛鸽品质总体而言呈发展与提升趋势,促使历代许多鸽友重视与使用优秀个体,运用遗传学基本原理对好鸽子进行回血保种,以期复制基因趋同的近、远亲优秀子嗣,甚至打造超越性的优秀个体。然而,由于鸽质的提升这一必然趋势是通过鸽事过程中的突变这些偶然性情状形成的,所以形成保持与提升优秀鸽质需要努力,但许多努力并无结果的不确定状态。因此,我们确有必要更加珍惜与充分运用有幸到手的优秀赛鸽,如周鸽友的老势山鸽。在其子孙与近血留种鸽中,没有产生经实践证明能够完全取代老种鸽的“再现”与“二世”层级的种鸽时,不妨继续抓紧挖掘现有的这一种用“宝藏”。

    末了,我再三叮嘱周鸽友,可不要像以前大刀阔斧淘汰鸽子那样,一不小心把老势山杀掉或随便送人了。若执意汰除,就请他把早前答应支援我的一只老势山还在温州时作育的一羽2011年生,温州市6000多羽竞赛八十九名的子代雄鸽,与鸽到龙游后,由周鸽友作出的另一羽获浙大赛衢州地区22名老雄孙代雌留下,把老雄直接发给我。结果,周鸽友几经斟酌,还是把上述两只子孙发给了我,把包括回血鸽在内的几只青年鸽送给了其他好友,而把老势山雄依然留在了自己棚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