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追偿1.3亿! 江苏海域十年来最大海上非法捕捞水产品案今日公诉

灌南V讯 2019-03-14 12:19:41


点击上方关注“灌南V讯



3月22日,江苏省连云港市灌南县检察院以涉嫌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对山东荣成伟伯渔业有限公司和何延青等18名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诉,同时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请求法院判令46名被告和荣成伟伯公司等单位承担海洋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责任,以增殖放流的、劳役代偿等形式修复海洋生态,或赔偿修复费1.3亿元人民币。


该案是江苏海域十年来查获的最大公司化、集团化非法捕捞案,为中国海警局1号督办案、江苏省检察院挂牌督办案。


(上戳观看案件详情介绍视频)



2018年3月22日,江苏检察机关在连云港市灌南县检察院召开“山东荣成伟伯渔业有限公司非法捕捞水产品案件新闻发布会”。


新华社、中央电视台、江苏电视台、检察日报、新华日报、江苏人民广播电台、江苏省电视台、澎湃新闻、江苏法制报、扬子晚报、现代快报等国家、省、市、县各级媒体记者纷纷来到现场。



发布会上,连云港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李翔向记者们介绍了案情情况、特点及开展专业化办理情况。


山东荣成伟伯渔业有限公司等非法捕捞水产品案件中国海警局2017年1号督办案件,由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挂牌督办,并指定灌南县人民检察院管辖。目前已经检察机关审查,决定以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对荣成伟伯渔业有限公司和何延青等18名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诉,同时经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批准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



案件基本情况


2017年5月18日,被告人何延青、王文波在国家规定的禁渔期内组织、指挥被告人于新华、王建强、王文玉等人,驾驶被告单位山东荣成伟伯渔业有限公司经营的3对渔船以及挂靠该公司的3对渔船,从山东省荣成市石岛码头出发,先后在山东省、江苏省所辖的黄海禁渔区内,使用网目尺寸小于国家标准的禁用网具,采取国家严令禁止的双拖网形式捕捞鳀鱼、方氏云鳚等水产品。2017年5月31日,江苏渔政部门在连云港海域将正在非法捕捞作业的4艘渔船查获,现场查获鳀鱼、方氏云鳚等大量渔获物。

【相关链接】

本案涉及的海州湾渔场的鯷鱼、方氏云鳚等虽然是低端饵料鱼类,但是在生态系统中具备重要的生态地位。据研究表明,以鯷鱼等为食的鱼类近40种。如黄鱼、小黄鱼等。本案对底栖生物群落和生态环境的稳定将产生直接干扰和损害。对产卵亲体和鱼卵仔稚鱼具有损害,不利于渔业资源的可持续发展。


2017年6月1日,江苏海警支队对该案立案侦查,经侦查发现,2015至2017年禁渔期内,被告人何延青、王文波在经营荣成伟伯渔业有限公司期间,组织、指挥被告人于新华等人驾驶渔船,伙同其余被告人使用禁用网具在山东、福建、浙江、江苏等沿海海域非法捕捞水产品,数量达910余万公斤。


【相关链接】

1955年起实施的禁渔区线政策: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于1955年发布了关于渤海、黄海及东海机轮拖网渔业禁渔区的命令,规定1981年起所有机动底拖网渔船都不得进入上述禁渔区线内作业(如图)

全国海洋拖网禁渔区线示意图


机轮拖网禁渔区线江苏段示意图



2017年7月14日,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灌南县人民检察院管辖,省、市院在案件性质、责任主体、办案程序、调查重点等方面给予业务指导,实现省市县三级检察机关一体化办案。


2018年3月21日,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作出批复,同意灌南县人民检察院向灌南县人民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


经检察机关审查,被告单位荣成伟伯渔业有限公司和被告人何延青、王文波等18人违反保护水产资源法规,在禁渔期、禁渔区使用禁用工具非法捕捞水产品,情节严重,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条、第二十五条的规定,应当以非法捕捞水产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同时,上述行为严重破坏了海洋生态环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九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五条第二款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检察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的规定,决定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请求判令46名被告及荣成伟伯渔业有限公司等单位通过增殖放流、劳役代偿、建立海洋牧场等方式,修复受损害的海洋生态环境,或赔偿生态环境修复费用1.3亿余元及损害调查、评估费用,在媒体公开赔礼道歉。


2018年3月22日,灌南县人民检察院将该案件起诉至灌南县人民法院。 




案件特点


本案是江苏省海域近10年来破获的最大公司化、集团化非法捕捞水产品案件。

一、犯罪手段恶劣,造成损害严重。本案被告人在国家规定的禁渔期内,驾驶渔船进入禁渔区,采用国家禁止的双拖网捕捞方式、使用非法网具从事捕捞活动。


该案采用的双拖网作业方式直接从海洋底层进行捕捞,是危害最大的一种非法捕捞方式。双拖网网眼为10mm,且加内衬,属于“绝户网”,远小于农业部规定的网囊最小尺寸为54mm的规定,可将2-3mm的小鱼也一网打尽,进入双拖网网囊内的资源幼体以及饵料类生物群体均难以脱逃。而5月份是黄海海域大量产卵群体洄溯产卵的季节,对部分海域幼鱼等渔业资源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严重破坏了海洋生物多样性和海底生物栖息地。


 作业方式图示


二、涉案人数多,非法捕捞量大。该案现场抓获的犯罪嫌疑人达38人,现场渔获物净重近12.8万公斤。经江苏海警对上游负责组织渔船出海的荣成伟伯公司和下游负责收购渔获物的刘某等人进一步侦查,认定非法捕捞渔获物共达910余万公斤。先后批准逮捕13人,其中一人变更强制措施,另有33人取保候审。



三、犯罪行为组织化、集团化。经审查,该案由被告单位负责财物监管、沟通联络、物资补给、渔获处置、工资发放并决定出海捕捞时间和作业海域,有组织的在禁渔期非法捕捞。


2017年5月18日到5月31日,被告人于新华、王建强等被告人驾驶4艘船只,一直在海上从事非法捕捞作业,与此同时,何延青联络组织他人驾船前往收购非法捕捞所得,上下游之间密切配合,是有预谋有组织的共同犯罪。


四、取证难、固证难。首先,非法捕捞船只卸载GPS定位系统,涂盖船号,流动作案,踪迹难以复原。其次,非法捕捞渔获物数额大、易变质,难以保存,各种鱼类数额情况只能通过取样分析进行论证。第三,本案作案地点跨苏鲁两省多个海域,涵盖连云港、青岛、威海等地,取证单位涉及渔业生产、渔业收购、鱼粉加工等行业,多地区、多领域、多行业,导致取证存在困难。


渔具鉴定人员在海警码头测量网具主尺度及囊网网目




检察机关办案情况


(一)打击刑事犯罪,同步开展民事公益诉讼。

因本案涉案数额较大,引起江苏检察机关的高度重视,同时引发了社会各界对近海海洋生态现状的关注。检察机关及时回应群众关切,积极作为,严格依法办案。

一、提前介入引导侦查。灌南县人民检察院建立与海警部门的协作机制,引导海警部门依法查清嫌疑人的犯罪事实,并对涉案公司的资产情况进行调查,及时取证固证,甄别公司间相互关系,厘清法律关系。在此基础上,针对嫌疑人具体情况提出羁押必要性审查建议,审查后变更强制措施1人,追诉漏犯6人。



二、积极开展自行补充侦查。该案由灌南县人民检察院环境资源办案组全面负责审查起诉、公益诉讼。在审查起诉阶段,针对下游犯罪证据不充分的情况,办案组积极开展自行补充侦查,有力夯实诉讼证据基础。



三、同步开展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在办理刑事部分的同时,针对受损海洋环境实际情况,办案组积极启动民事公益诉讼工作,对公益诉讼部分开展民事调查,前往涉案公司所在地山东威海,对其工商注册、股东投资、资金往来等情况展开详细调查。补充书证14份,询问20余人次。


四、办案过程贯穿人性化理念。办案过程中,检察机关对犯罪嫌疑人采取人性化、差别化处置,对可以不予羁押的7名犯罪嫌疑人决定取保候审,以避免羁押导致渔民家庭经济来源阻断。对于脑部患病、腿部伤残的犯罪嫌疑人主动上门取证、释法说理,充分保障人权。




(一)针对近海生态保护现状,提出了修建“海洋牧场”等生态修复方案。

一、建立专家咨询机制。检察机关联络渔业、海洋、矿藏等领域30名专家学者组建专家咨询委员会,为案件办理提供智力支撑。在案件办理过程中根据实际需要对案件涉及的专业化问题,及时咨询专家近20次。



二、多次组织专题研讨。针对连云港海域的特点、禁渔期使用双拖网非法捕捞行为对海洋生态造成严重危害的认定、修复的原则和方式方法,办案组广泛调研,先后联系中国远洋渔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上海海洋大学海洋科学院、江苏海洋水产研究所等8家单位,开展多次专题研讨;组织海洋生态、渔业资源和渔政执法等方面的国内知名专家学者对“伏休期非法捕捞对海洋生态损害评估报告”进行讨论和咨询,重点对海洋生态损害数额的认定原则及修复方案进行论证质询,以求修复方案科学可行,达到最佳修复效果。



三、创建“海洋牧场”等生态修复方案。检察机关经充分论证,在司法实践中率先提出海洋非法捕捞案件生态修复方案适用“捕什么还什么”“捕多少还多少”的海洋生态修复原则,针对非法捕捞行为对29种鱼类、头足类生物造成的伤害,结合各种海洋生物在海洋生态中的地位,提出了多品种增殖放流、劳役代偿、修建海洋牧场等多元化生态修复方案。



(三)积极履行检察职能,保障绿水青山。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对生态文明建设作出重要指示,强调指出,“建设生态文明,关系人民福祉,关乎民族未来。只有实行最严格的制度、最严密的法治,才能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可靠保障。”检察官作为公共利益的代表,依法开展公益诉讼工作,倾力保护绿水青山,是时代和法律赋予我们的重大使命和重要职责。


一、推进专业化建设,保障办案质效。在本案办理过程中,灌南县人民检察院组建灌河流域环境资源案件巡回检察部,整合人才资源,制定了《灌南县人民检察院公益诉讼调查实施规则》和《非法捕捞案件刑事、民事诉讼证据规则》,并推动设立公益诉讼专项基金,保障了该案的专业化办理。下一步检察机关将充分发挥专业化办案小组的作用,细致研究办理破坏生态环境犯罪案件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加强个案和类案研究,加强对疑难复杂破坏生态环境犯罪案件的入罪条件、调查取证、证明标准等问题的深度研究。建立破坏生态环境犯罪案例指导制度,定期编发案例汇编,及时发布典型案件,对生态环境司法保护工作提供参考借鉴。



二、依托“两法衔接”,形成打击合力。检察机关将持续开展“破坏环境资源犯罪专项立案监督活动”,认真落实《关于加强环境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机制的实施意见》,建立长效机制,着力实现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的无缝衔接、检察监督与行政监管的有效对接,督促行政机关移送涉嫌犯罪线索。加强与公安、法院、环保、水利等部门的沟通联系,建立健全联席会议和联络员制度,及时通报工作情况,分析研究发案特点和规律,共同开展执法活动,切实形成打击合力,构筑生态环境保护“立体防线”。



三、注重“以案释法”,提升环保意识。本次新闻发布会邀请了国家、省、市、县各级媒体参与此案的办理情况,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要以立体化、多维度的宣传报道,进一步提升全社会的生态保护意识。根据“谁执法谁普法”的要求,检察机关将不断强化在办理环境资源案件过程中的释法说理工作,实现办理一案、教育一片的社会效果。



生态环境,是我们的生存之本。在刚刚闭幕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生态文明”被写入宪法。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在保护生态过程中,检察机关义不容辞,江苏检察机关将全面履行法律监督职能,积极推进公益诉讼工作,更好地守护绿水青山,努力保障和改善民生,为生态文明建设作出检察机关应有的贡献。


记者提问


46名被告如何分工

该案最大的特点是公司化、集团化共同犯罪。伟伯公司在整个案件中作为发起者,在禁渔期开始时就组织船只汇集起来,制定明确的计划,并且负责后勤工作。每一条渔船,由船长、大副等相关渔民和相关的维修工,共7人组成核心团队,直接参与实施。一艘渔船出海很多天,还有人专门对大量渔获物进行处理。还有人专门收购收集购买,形成对海洋产物的完整链条。


海洋生态修复方式

实现海洋非法捕捞案件理念转变。

一是从对渔业资源的保护改变为对整个生态系统的保护,二是从单纯的刑事打击转变为海洋生态修复与人际关系修复。


不同于以往,该案在全国率先使用 “捕什么还什么、捕多少还多少”的海洋生态修复原则,提出了多品种增殖放流、劳役代偿、修建海洋牧场等多元化生态修复方案。



赔偿1.3亿如何计算

创新提出赔偿数量的核算方法。

“我们并不过度追求费用赔偿,而是建议法院判令被告人承担修建海洋牧场、增殖放流的费用外,结合劳役代偿、警示教育、赔礼道歉等多样化形式,针对不同赔偿能力,采用操作性强区别化修复措施。”灌南县检察院检察长张立表示,更希望引导渔民树立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环保理念。


江苏海洋研究所书记仲霞铭补充介绍:1.3亿是依据损失的量,以及修复模型精密计算得出的。捕捞什么还什么。捕捞多少还多少。”在此案中,这种非法捕捞对海洋底层造成的伤害是很多方面的,逃出的鱼很少,即使有存活率也很低。我们最终仅根据提供的数据、品种的多少尾推算到鱼苗。


“惩罚不是目的”,检察机关更希望通过案例警示教育那些利益熏心的人。



END

编辑丨徐云云 

审核丨 孙荪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