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乐亭山东渔船起冲突海上遇险”事件探因:十人死亡!

老呔儿 2020-02-13 16:48:35
导读 
去年10月7日,本平台曾经报道过渤海湾撞船事件,【乐亭渔船与山东渔船起冲突 海上遇险12人生死不明 直升机投入搜救】北京青年报记者昨天发布调查结果

当时的央视新闻:


                                       摩擦
02271失事是在2015年10月7日凌晨。在渤海湾河北海域,乐亭船队和山东船队发生挂网纠纷。

  头一天,6日凌晨3点多,7艘乐亭木船从东大河码头结伴出海,除了冀乐渔02271,还有冀乐渔02169、冀乐渔运00043等。这些木船的长度大致相当,约24米,每船算上船长标配7人。因为海上常有恶劣天气和渔船摩擦等风险,渔民有结队出海习惯,各船对讲机使用同样频率,一船出事其他船会策应。

  到达23渔区后,各船开始作业,在海中下地笼网打八爪鱼。此地经纬度约为北纬39度02分、东经119度22分,位于东大河码头正南方向20多海里。

  王平是02169船上的船员。据王平回忆,他们从6日凌晨6点干到深夜10点才睡觉。夜里,船长丁峰将船员喊起。“说是有其他船跑到我们的网地了,让我们起锚去轰船。”起锚没多久,王平就注意到,附近有两艘铁船,一两海里外,还有另外两艘铁船,“都在我们的网地里。”

  到达附近海域的山东铁船实际有6艘,均隶属山东荣成市的荣成万安捕捞有限公司,其中4艘编号为鲁荣渔50885、50886、55200和55199。

  铁船刷蓝漆,船长约46米,发动机马力960迈,每船算上船长标配17人。这种铁船使用大拖网,作业时两船结对,其中一艘为主船,主船的船长代表两艘船与公司对接,并负责联系作业渔区。

  50885船长向爱民事后向警方交待,6艘船于10月2日出海,先在辽宁大连老铁山海域作业,鱼苗不好,后来就去了河北海域。6日上午,这些船先在37渔区作业,晚上10点多到达23渔区。这里正是乐亭船队下网之地。

  事发海域有20多米深。地笼网下在海底,不足半米高,下网后,木船在附近看管。而铁船使用的则是大拖网,下及海底,上及海面。如果在同一渔区作业,铁船的拖网,势必会挂上木船的地笼网。

  据冀乐渔02169丁峰说法,夜里,他在对讲机里听到其他船说挂网了,招呼其他船过去看,其他船便先后赶去。

  丁峰尚未赶到,即听见02271船长池兴海在对讲机里说,对方渔船上的人拿出刀来,不让木船靠拢。

  途中,丁峰的02169和一艘铁船擦肩而过。丁峰和铁船的船长在各自的船上交涉,丁峰提醒对方,海里下了他们的地笼网,起上来之后,要把网还给他们,对方船长表示同意。两个船长素不相识。据推测,该船应为50885。

  据50885船长向爱民说法:到达23渔区后作业,刚开始起网,他们把拖网的铁丝交给50886,并将船停在50886右侧1海里左右,这时有一木船靠近50885船左舷。向爱民问什么事,对方说:我们不是来打架的,海底下了他们的地笼网,如果起到了,就还给他们。向爱民说好,木船就走了。

  02169继续行驶。王平注意到,答应还网的铁船和另一艘铁船开始靠拢,后者收网时,将地笼网也收起来,带到甲板上。

  02169随后靠向收网铁船右侧。丁峰指挥王平等3个船员跳上铁船,系上缆绳。这铁船正是鲁荣渔50886。其时夜色正浓,海上漆黑,只有渔船亮着灯。登船后,王平发现,铁船左侧靠着02271,也系上了缆绳。

  02271左侧还靠着其他木船。十余位木船的船员登上铁船,站在船头的甲板上。铁船的船尾,船员在正常收网。两艘木船的船长进入驾驶楼和50886的船长交涉,此时,冲突尚未发生,但气氛却紧张起来。

  没多久,站在甲板上的王平等人就看到,铁船船长手里拿着一把约三十厘米长的刀,追着池兴海从驾驶楼跑出来。

  撞船

  这场摩擦,是谁先动手打人,目前尚不明了。

  冀乐渔运00043的代理船长李丁回忆,当时是他和池兴海进了驾驶楼,和50886的船长理论。过了10多分钟,对方船长一手掐着池兴海的脖子出来了,另一手拿着刀,挥刀比划。

  池兴海和李丁退到甲板上。乐亭船队10多个船员围了上去。“大伙把刀夺下扔了。打没打不知道,难免有肢体冲突。”李丁说,他的右下腹被刀划了一道口子,流了血,他当时还喊报警,不过没信号电话拨不出去。有人还说用手机给刀子拍个照片,但事后拍没拍不知道,是谁拍了也不知道。

  没几分钟,铁船就开始撞船了。

  据向爱民说法,50885一直在50886附近约2海里漂流。舵手毕木清告诉他,来了很多小船围着50886,过了半个小时,凌晨两点多,50886的船长丁建亭用对讲机说,很多木船傍上他的船,有人上船到驾驶室理论,说起网的时候,把对方的地笼网拉上去了。丁建亭问怎么处理,然后就没声儿了。

  向爱民随后往50886方向看,发现其左舷约有4条船并排傍在一起,右舷有两船靠得很近。

  向爱民说,他用对讲机呼叫其他船帮忙,他怕50886船长出事,所以过去,把围着的木船都驱赶开。

  50885驶到近处后,舵手毕木清看到,50886船长丁建亭躺在甲板的鱼舱盖上,“有一群人正在疯狂地打老丁”,他看到四五个人在打。老丁挨打时,其他船员还在收网。

  听毕木清汇报情况后,船长向爱民说:挤过去看看。毕木清随后把船往后倒,开着船往里冲挤。很快,50886边上的02271木船猛地一震,船尾被撞出窟窿。

  发现铁船撞船后,登上50886的乐亭船队的船员四散回船,解开缆绳把船开走。02271的缆绳难解,一时解不开,有人把刀拿来,砍断缆绳,02271才得以开走。此时,除了船上原本有的7人,还有其他木船的5个船员上了02271,王平、李丁也在其中。池兴海把船上的灯熄了,开着02271趁黑跑。

  对02271紧追不舍的是50885和55200。两艘铁船的探照灯都开着,其马力接近木船的3倍,02271无处可藏。

  据毕木清说法,向爱民问丁建亭怎样,丁建亭说,他和另一个船员被打坏了,不能动了。向爱民挺生气,就说“追,赶赶,吓唬吓唬。”这个过程中,55200也赶了过来,两船一左一右,一起追02271。

  02271船上的人很紧张。铁船上有人往木船上砸东西,把驾驶楼的玻璃碎坏了。池兴海在对讲机里喊,铁船正在追他的船。他还报告了经纬度。

  铁船很快追上02271。50885和55200追过头,差点相撞。而02271被夹在中间后,迅速后倒,调头跑。两艘铁船也调过头来,继续追击。

  此时,50885在02271的右后方。眼看又要被追上,02271打出右满舵。然而为时已晚,砰的一声,50885的船头已撞上木船的右后舷。“顶在船的右后侧上,直接碾了过去,把螺旋桨都撞断了。”

  木船先是侧翻,然后船底朝天,扣在海上。船头甲板上站着王平和02271的船员池中才、王润有,来不及反应,3人被甩入海中。而当时,驾驶楼里还有13个人。

  “杀人”

  02271翻船时,分散逃开的其他木船的船长,听到对讲机里传出声音:“报警,有人撞船了,船翻了。”这一信号,很可能是池兴海在最后关头所发。

  木船上的落水者先是采取自救。王平说,在秦皇岛附近,他目睹过铁船撞木船,造成人员死亡失踪,知道此种情况下站甲板上更安全,所以02271被追时,他下意识离开驾驶楼,走到船头甲板上和池中才、王润有聊天。

  翻船后,王平随惯性掉入水中,他立即挣脱胶鞋和笨重的工作服,让身子浮起。随后,他隐约看见红色的木船船底,拼命游过去,爬上船头。没多久,池中才和王润友也游过来,爬上船头。而另一木船的船员刘刚建则爬上船尾,他是从驾驶楼窗户甩出去的。

  虽是年轻,在经历生死巨变后,王平仍感觉浑身无力,软塌塌的,抱着船底不敢动。

  王润有则回忆,当时铁船绕着木船转了两圈就走了。探照灯的灯光打在身上,四人大气不敢出,他还听到铁船上有人说“有活口吗”。刘刚建嚷了一声救命,王润有冲他喊:“别嚷了,再嚷灭口了。”

  几十分钟后,其他乐亭木船相继赶到,王平等4人获救上船。此时,池兴海的父亲池中友和东大河码头的一些渔民已接到消息,都在往事发海域赶。天亮时,海上救援直升机已经在02271上空盘旋。

  池兴海的母亲抱着儿子的相片

  搜救人员后来在02271的船舱中找到4具尸体,经过20多天的搜索,在海中又打捞到6具尸体,但仍有2名失踪人员无法找到。

  知情人士介绍,据55200大副迟某说法,他也看到登上50886船的木船船员殴打船长丁建亭。02271翻船后,他们船准备救人,扔下绳子后,他听见船员说对方的人不肯上船,过了5分钟,50885招呼他们船走了。

  两艘船直接驶离事发海域。10月8日凌晨,50885返回山东荣成的码头。而55200则继续在海上作业,10月21日才回到荣成。

  02271失事后,河北海警介入调查,定性为聚众斗殴案。50885船长向爱民、舵手毕木清和55200的船长袁某、大副迟某,先后被刑拘、批捕。

  知情人士介绍,毕木清向警方交待,当时他驾船绕木船转了两圈,发现木船船底朝上,有两三个人坐在船底上。他们看了看就走了,当时正好还有其他渔船开过来,他们没理会,继续往山东方向开。而50885船上是有救生圈和救生艇设备的。

  向爱民则否认亲眼看到船上有人,只是听毕木清说看到。而毕木清的说法是,船长向爱民也看到了,但是没让他们去救那几个人,既然船长这么说了,他们就听船长的话,离开事发海域。毕木清还称,驶离过程中,向爱民还让他把AIS避碰仪(船舶自动识别系统)关掉,此举意图在逃离期间让相关部门找不到行驶轨迹。

  而办案人员也曾问:是否知道追船会造成什么后果?对此,向爱民表示,当时就是想把木船驱赶走,没想到后果这么严重。

  向爱民等人归案后,50885被警方扣押,至今停放在乐亭中心渔港附近的海上。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案件侦办近一年后,此案近期即将由秦皇岛市检察机关向法院移交起诉,4名嫌犯中,55200的船长袁某和大副迟某涉嫌聚众斗殴罪,50885的船长向爱民及舵手毕木清则涉嫌故意杀人罪。

  危机

  经政府有关部门和乐亭渔业协会协调,50885和55200所属的荣成万安捕捞有限公司,向部分遇难及失踪者的家属每家支付22万元初期补偿。知情人士介绍,该公司希望通过此举,以得到家属的谅解书。但后续赔偿至今未能谈拢。部分家属要求赔偿100万元以上,而池兴海的家属仅因为损坏船只和捕捞设备,索赔额即达200多万元。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12名遇难及失踪者,其籍贯分别为邯郸市磁县1人、秦皇岛市青龙县1人,山东3人,黑龙江4人,乐亭3人。遇难者中,最年轻的是池兴海的小舅子杨业,年仅29岁。遇难者刘长友的妻子说,如果丈夫不出事,出完这趟海他将回家,“差四天女儿就满一周岁,他说好回家做周的。”

  乐亭中心渔港船厂坞道,被撞坏的冀乐渔02271

  一名遇难者家属表示,12个家庭因此遭受重大打击。“他们都是男人,出了事,家里就失去了顶梁柱。”

  池兴海遇难后,6岁的儿子和11岁的女儿幼年失怙。已“退休”的池中友决定把家撑下去,他贷款借钱买了条新船,在今年4月重新出海。但,除了海上的风浪,池中友和其他渔民一样,将继续面对一些未知的风险。

  公开资料显示,由于遭到过度捕捞,近海的渔业资源日渐枯竭,占地盘、抢地盘及正常捕捞引发的渔民摩擦不断,导致海上刑事案件频发。这当中,有的因纠纷引起,有的则是黑社会性质的船队有组织地袭击渔船。




欢迎爆料,爆料有奖。

     每日发布

我们身边的大情小事

老呔儿爆料联系:

电话 0315-2927705

微信 老呔儿公众号留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