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谢谢你,高锰酸钾

温情快读 2020-09-15 16:27:24
   谢谢你,高锰酸钾

文/ 黑天鹅


小时候我家在乡村,那会儿父亲做药材生意被人骗光了所有的积蓄,还欠了很多债,导致爸妈天天吵架,我和妹妹也免不了毫无征兆地挨揍。

爸爸用最后的脸面借来一笔钱,去养殖场买了鱼苗在水库里养鱼。可想而知,这笔钱是多么重要,是他孤注一掷后的希望。别的渔民都有小木船,我爸连船都买不起,只能在4个空油桶上搭一块木板当船。

6月的天气非常热。有一天,我爸跟我妈说:“最近这几天每天都有几条大鱼死掉,今天收了一箩筐死鱼,收购鱼的要下个礼拜才能来,最近价格又低,这可怎么办呢……”

第二天早上爸爸喂鱼回来,早饭都没吃,脸色比前一天更阴沉了。他瞥了我一眼,说:“最近所有的渔户都在收鱼尸,我们家的也不知道能不能撑到下个星期。你初中读完就别读书了,去广州的厂里打工吧!”



看着爸爸被晒得黝黑的皮肤,我鼻子一阵酸。自从爸爸生意失败欠债后,他很少跟我单独讲话。我真的很想给家里帮忙,但我一个12岁的女孩子,除了割鱼草和喂鱼什么都做不了。我没法安慰他,场面有点尴尬,便随口问了句:“鱼为什么会死掉呢?”我爸说:“今年夏天太闷热,水里缺氧,而且水质也不好。”我绞尽脑汁,想起了化学老师做的一个实验,是用高锰酸钾制造氧气的实验。

第二天我便逃学进城“干大事”去了。在药店问好高锰酸钾价格和使用方法后,我去县城的姨奶奶家里蹭了一顿饭,撒谎说爸爸让我来城里买药,但是我把钱丢了,回家怕挨打,姨奶奶大方地给了我钱。

回家后,算好爸爸傍晚喂完鱼的时间,趁着夕阳,我做了个火把,然后就坐着空油桶去了湖里的网箱。水库很深,最深处有20米,经常淹死人。湖面上替网箱守夜的狗冲着我一直叫,我摇摇欲坠地到了网箱上面,踩着“嘎吱嘎吱”的木板,差点掉下去。把买来的高锰酸钾全部倒进水里后,我又把空瓶子拿回去扔到山洞里毁灭了证据。

我很晚才回到家,爸爸质问我跑哪里去了,我却不敢说实话。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不是因为疼,而是害怕第二天一早爸爸去喂鱼时,要是发现一片白花花的死鱼浮在水面上……这一晚,我一夜没睡。

早上我爸喂完鱼回来,脸色不算难看,跟我妈说:“××家的鱼差不多都死了,我们家的鱼才死了十几条。”放学回家后,我问爸爸今天鱼怎么样,爸爸说:“今天死得不多。”我这才偷偷地让妈妈跟爸爸说了这件事。

这一次,我没有挨打。那晚,我爸点了煤油灯陪我做作业,一直到晚上12点,后来在椅子上睡着了。那个整天打我骂我、整天说读书没用、要我辍学去打工的爸爸,第一次陪我做作业,虽然他没说一句表扬我的话,但我懂。

从那以后,我爸每天都会陪我做作业,不管他多累、多困;他也再没有打过我,基本上家里的大小事都会用商量的语气跟我说。我记得最清楚的一句话是:“家里再穷,爸爸卖血都要供你上学。”

后来,我爸用那次卖鱼赚的钱买了制氧机,再后来又买了渔船,从最开始的一个网箱发展到几十个网箱,我家的经济条件也慢慢好了起来,巨额外债也在几年之内还清了。

现在如果别人问:“闺女还不嫁人啊?都这么大了,也该结婚了。”我爸妈的回答是:“她有她的想法,我们家长不管的。”而且他们对我的态度是“过你想过的生活,去你想去的国家吧,你是个有主见的人”。

这一切改变,都是从高锰酸钾开始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