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年终捕鱼

朝花时文 2018-11-16 12:42:37

 



他们的脚头很轻盈,像踩着弹簧,喜得挤眉弄眼,乐得唇似绽桃,忘掉了疲劳,忘记了浑身像个野泥人似的,犹如谱写了一阕生动的“渔家傲”,像战斗英雄一样班师回朝!



  
  我在农村插队之时,每逢过年前夕,生产队总要有那么一次集体捕鱼的机会,称作车浜头,好让生产队社员们逢年过节家家有鱼分,个个有鱼吃。既讨到一个“年年有鱼(余)”的好口彩,又作为年货让社员得到真正的实惠。


  当时农村的河浜分为“家浜头”与“野浜头”。所谓“家浜头”,是指生产队集体投放了鱼苗又进行管理的,而“野浜头”则是既没有人管,生产队也没有投放鱼苗。当然,年终农民的车浜头捕鱼,大都是在“家浜头”进行,“野浜头”由于未曾投放鱼苗,所以,即便进行捕捞,也不是每年进行,而要相隔几年才捕捞一次。


  所谓车浜头捕鱼,就是将生产队自己养鱼的“家浜头”,用抽水机将水抽干,然后涸泽而渔。在捕捞之前,抽水机马达已经呼隆呼隆昼夜不停地开始了工作,一条大软管子像黑蟒一样歪歪扭扭从河底下狂吸着水,池塘的水位就这样一层层地落下去,河岸就这样一截截地显露出来;水位越来越浅,水面越缩越小,水量越来越少,直至庶几抽完河里的水。由于是在寒风凌厉的隆冬捕鱼,所以很冷。我们下河捕鱼前,往往先要喝上几盅白酒,暖暖身子、壮壮胆子后,再穿上高帮长筒套鞋,一脚踏下去,总被河泥埋下去一揸深。河床软绵绵而滑溜溜,在深一脚、浅一脚,实一脚、滑一脚走下河底的同时,鱼儿黑色的背脊渐渐裸露出水面,下面黑糊糊的河泥床袒露出来了,同时,虾兵蟹将们活泼泼惊厥厥,开始骚动起来。那些涸泽之鱼,若鲫鱼、花鲢、昂刺鱼、窜鲦鱼、鳑鳊鱼等,有的“鲤鱼跳龙门”,有的击水翻波,有的横冲直撞,有的拼命逃窜,有的狠命摆动着尾鳍钻进污泥中,争做“隐士”,有的在我们捕鱼者的小腿之间撞来撞去,弄出稀里哗啦声,闹得噼里啪啦响,溅出黑不拉叽的泥浆,真乃“水边跳鱼翻水响”。


  一条条壮硕硕、黏糊糊、滑溜溜的泥鳅、黄鳝,东钻西窜,好似“地下工作者”正在黑暗的地下转移。越是淤泥厚重的地方,泥鳅、黄鳝就越粗越肥。捉泥鳅无须直接用手去抓,只需捧起一坨泥浆,将它对准鱼篓口,泥鳅就会乖乖地滑进去。那些原本银光闪烁的鱼,由于抽干了河水全变成了“黑鱼”。懂水产的人说:“静水鲤鱼流水鲫,黑鱼沉底鲢鱼浮。”确实,那些老奸巨猾的黑鱼,原本就生活在水底,现在更是遁入一片黑黝黝的泥潭深处不知去向,犹如地下游击队与你周旋,它们还像甲鱼那样,将自己钻入很深的淤泥里,你看不见它的呼吸、蠕动,除非刨地三尺。


  待到捕捞结束,将河水回归放入河浜时,或者天公作美,哗啦啦下了大雨,那些“潜伏者”遂开始露胳膊伸腿了,甭提劫后余生后的欢欣鼓舞和喜出望外了。鱼儿多时,我们根本就顾不上寒冷,顾不上劳累、顾不上满脸满身被溅到斑斑点点的黑泥浆,只管左捕右捞,前后忙碌。这种空手套白狼看似原始的抓鱼方式,绝对兴奋,绝对过瘾,绝对酣畅淋漓!此乃名实相符的“鱼水之欢”也。与此同时,捕鱼者将随时捕获到的鱼,奋力扔到堤岸上。堤岸上,专门有人守候在那里,见到划着抛物线扔上来的白花花、青乌乌的鱼儿,立即捉将进铁丝篮里,任鱼儿在铁丝篮里上蹿下跳,左蹦右突,直至最后,上面的鱼儿压死了下面的鱼,也有的蹦跶得没了力气,自行偃旗息鼓。待到我们将河里的鱼儿庶几捕罄,有在河边出外快的小孩,或柳条串着,或盆子端着,或手指上抠着(抠着鱼的腮),或手里拎着这些带着满是泥腥味的小鱼小虾,满载而归。而捕鱼的社员们见到由自己辛勤汗水换来的一篓篓活物、一筐筐鱼儿,自然也乐得合不拢嘴。


  紧接着,就开始了分鱼的工作。有出纳记账,有人过秤,按户分鱼:张家一堆,李家一摊,赵家一筐,王家一篮,不一而足。分毕,捕鱼者拿了自家的那一份,回家去了。一路上,他们虽然淋淋漓漓一身水,抖抖索索一身冷,黑不溜秋一身泥,然而,诚如《村处闲吟》诗中所云:“竟说田家风味美,稻花落后鲤鱼肥”,他们的脚头却很轻盈,像踩着弹簧,喜得挤眉弄眼,乐得唇似绽桃,忘掉了疲劳,忘记了浑身像个野泥人似的,犹如谱写了一阕生动的“渔家傲”,像战斗英雄一样班师回朝!


(刊于2017年1月27日解放日报朝花版)



这是“朝花时文”第1096期。请直接点右下角“写评论”发表对这篇文章的高见。投稿邮箱wbb037@jfdaily.com。 投稿类型:散文随笔,尤喜有思想有观点有干货不无病呻吟;当下热点文化现象、热门影视剧评论、热门舞台演出评论、热门长篇小说评论,尤喜针对热点、切中时弊、抓住创作倾向趋势者;请特别注意:不接受诗歌投稿。也许你可以在这里见到有你自己出现的一期,特优者也有可能被选入全新上线的上海观察“朝花时文”栏目或解放日报“朝花”版。来稿请务必注明地址邮编身份证号。


“朝花时文”上可查询曾为解放日报“朝花”写作的从80岁到八零后的200多位作家、评论家、艺术家和媒体名作者的力作,猜猜他们是谁,把你想要的姓名回复在首页对话框,如果我们已建这位作者目录,你就可静待发送过来该作者为本副刊或微信撰写的文章。你也可回到上页,看屏幕下方的三个子目录,阅读近期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