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25岁那年,我穿地摊货.

1米6姑娘 2020-09-24 11:45:49


25岁那年,我穿地摊货。

有人说女性在25岁以后身体慢慢走向衰老,应该好好爱自己,可我在25岁那年穿地摊货。


1


25岁的时候,是我入职的第一年。

刚进公司那会儿,我给大家留下的印象应该很深刻。

名牌服饰与地摊货的混搭,梳着单马尾,话不也多。

从大家的眼光里我感受到她们的疑惑。

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2


那时候的我。

为了挤地铁要早起1个小时。

避免中途有突发状况,还要早起20分钟。

美美中午去食堂吃饭,花销从不会超过7元。

因为公司的补贴只有7元,超额的部分要自己付款。

极少参加员工私下的小聚会。

对同事们组团游玩的邀请,通通说NO!

时间一久,同事们发现,这是个穷逼。

被人看扁的感觉很难受。

但是我深知:把省下来的钱交给父母,这才是值得我骄傲的。

每次听到到电话那端爸妈的笑声,才感到身心融化。

在旁人看来,我穷,倒也是一个孝子。

但是在这之前,我是一个宠溺了的“小公主”。

 

3


父母是做海鲜养殖生意的。

那是当地有名的龙头产业。

“她家特有钱”小伙伴儿都这样说。

小时候的一件T恤,可能就是普通工人半个月的工资。

初高中穿的都是运动名牌。

享受着同学对我的羡慕、夸赞、巴结。

连老师对我都有特殊照顾。

上了大学,包包从来都是小众的,个性的。

什么Staud、Alexander Wang、Danse Lente、Cult Gaia、Marc Jacobs等等等等。

这样仿佛才能衬托出我的尊贵。


4


大四那年,台风“飞豹”登陆家乡。

暴雨不停下,夹杂着冰雹,整个城市笼罩在黑云之下,仿佛天就要塌下来一样,路上没有行人,广告牌飞了起来,冲着街边的门市店猛的撞击。

17.1级台风,打破39年前的最强记录,破坏力极强。央视重点报道这一新闻。

在外地上学的我与家里的通话得知一些消息。

家人没有受伤,但是扩建不到半年的厂子彻底遭殃。

妈妈安慰道:别怕,保险公司会给一定的补偿,还有国家与政府的救济,我们重新来过,花钱先不要大手大脚就好。

妈妈说话时候很淡定,仿佛情况没有那么糟糕。

听说家人都很好,我放心多了。

心里想着花钱要收敛一些,但是实际行动上没什么变化。


5


父母拿到赔偿金,第一件事就是想着重建养殖场。

因为以前做生意呈现出垄断形式,得罪了很多人。

落到没几个人帮的地步。

四个月后,小规模的厂子还是建造起来啦,由于心急和资金有限,从外地引用一批低价鱼苗。

心急总是会出错,鱼苗有问题,短短4天,措手不及,全军覆没。

真应了那句福不双至,祸不单行。

想想好不容易借来的40万,犯了买低价鱼苗这种低级错误,父亲一下昏厥,进了医院。

母亲与亲人商议着,别让孩子知道,她帮不上忙,何苦让她操这份心。

母亲在二叔的朋友那里找到了份零工,一边照顾爸爸,一边赚零钱。

将房子,自己的首饰、包包、衣服都卖二手了。

找个小出租屋,稳定下来。


6


当时我只是知晓台风灾害对家里是造成了影响,不失还有赔偿吗。

消费习惯并没有什么改变,于是经常撒谎要钱。

拿学习这件事要钱。

妈妈从来没有迟疑。

直到大学毕业,我一直用说谎要来的钱买着包包与衣服,吃喝玩乐没耽误。

那时候不想家,一点都不想家。

害怕父亲的严厉,中途寒假也没有回家。

即使是新年,对于有过惯了养尊处优的日子的我来说,也没有什么稀罕,因为有钱的时候,每天都是过年。

感到奇怪的是,没有回家,妈妈也没多说什么。


7


毕业以后妈妈让我找实习单位历练历练,在外面学习几年。

实习期间,我依然没有闲着,对时尚圈那些东西越发的关注。

有时候钱不够了,还借了一些小额的贷款。

这一次要钱是因为实习同事小刘和小李喊我去上海,那里举办时装展,还能游玩一番。

想都没想我就答应了下来,去、去、去。

我撒谎说刚实习,还是需要很多资料,要一笔钱。

妈妈依旧答应了下来,唠叨着:实习不仅要多学习,还要注意身体……。

我不耐烦的应答着。

妈妈说是出行的前一天就打钱过来。


8


还没等到妈妈的钱。

那天刚要吃午饭,二叔打来电话。

“你都多久没回家了,你知道吗,新建的厂子早赔了,你爸进了医院,出院后去火葬场背死人,你妈每天做零工,还背负这些压力,都是为了你个小崽子。”

二叔的语气气愤至极,话语像是刀子一样,一下下扎在肉里。

“什么?”

我彻底懵掉了。仔细回想着那段时间母亲打电话时候的支吾。

心里仿佛被灌了铅,越来越重,越来越重。

耳朵好像失聪了,什么也听不见。

别提吃饭了,什么也不顾了,拖拉着走回寝室。

整个人呆住啦,眼泪也没有。

感受到血液一股一股的冲击着脑血管。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短信铃声响起,是妈妈把钱打过来了。

随后还有一条短信:闺女,钱给你打过去,要是不够花就再说,别委屈自己。

“哇”的一声我哭出来了,感觉自己的末日到了。

挣扎一番,我意识到,该回家了。


9


在客车上透过玻璃窗看着曾经台风摧毁了的家园还在重建。

下车就去找妈妈啦。

看看妈妈的手与脸,细纹很多,面色憔悴。

宽宽的工作服遮盖她的纤瘦的身材。

说到爱面子的爸爸,为了多赚些钱,去做了背死人的活。

我惭愧无比,一下不知所措,跪在妈妈面前痛哭。

妈妈再也忍不住泪水,多少个日夜的煎熬。

娘俩紧紧相拥而泣。


10


在简单布置的出租屋里居住了一段时间,我渐渐改变。

原来亲情这个东西不是虚无缥缈的,它是暖的。

体会了父母的辛苦,放下了虚荣心。

我也认知到严厉的父亲的苦心。

生活不如从前了,我的良知也被唤醒。

没多久,我出来参加正式工作。

于是就有了最前面提到的一幕幕。


11


还记得第一次给家里汇款,那时候工资1800。

给家里800,我留下1000做生活费。

以前总是从父母那里要钱,那次是给家里钱。

我的良心得到很大的满足。

电话打过去,妈,你闺女要赚钱养家了,哈哈。

妈妈半天没说话,我猜测她在抹泪呢。

爸爸接过电话:“我丫头懂事啦!”


12


那年,我25岁。

磨炼让人成长,是我亲身感受到的,不再是写作文用的一句空话。

没有了钱,虚情的伙伴儿走了,假意的吹捧与赞美也消失啦。

整个人安静了许多。

埋头工作,休闲日还去超市做推销员。

有几件以前买的名牌服饰我穿了三四年的样子。

搭配一些地摊货,也不觉得丢人。

内心有足够充实的东西,就不会迷失方向。

努力,不只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深爱你的人。

25岁,我穿地摊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