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一个女企业家的创业志和扶贫情

江口组工 2021-02-19 11:31:03

一个女企业家的创业志扶贫情 


她是一个地道的农村妇女,12岁外出打工,一个月300块钱的工资,200元寄给家里,50元寄给已经嫁作他人妇生活贫困的大姐,30元孝敬带她进厂的“干妈”,自己仅留20元零花。她成了家里亲人们的脊梁。

28岁,她回到家乡独自创业,成为“雁归老板”。第一个企业开办起来后,那些“穷亲戚”纷纷前来“帮忙”,有了真正属于他们自己的稳定收入,“他们不再向我借钱了,我和他们一样幸福……”

41个农民工,40来个家庭,16户贫困户,15个残疾人,跟着她干,就是跟着他们的希望在干。

她把武陵深处的生意做到了东南沿海,甚至东南亚地区,成为贵州省的“冷水鱼王”。

按政府制订的帮扶计划,在她这里务工的这16户贫困户要2016年才脱贫,而他们2015年全部实现脱贫,提前一年实现脱贫目标。

这个给深山贫困地区带来希望的人就是37岁的杨秀萍,贵州江口绿源水产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江口县人大代表,铜仁市首届“创业之星”、铜仁市“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搅动一溪春水

从江口县城出发,到杨秀萍的贵州江口绿源水产发展有限公司,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经江口县闵孝镇305省道,一直往上,穿行过郁郁葱葱的长岗岭,驱车50多千米,在与石阡县石固乡两路口村民组相交的江口县闵孝镇平寨村拐下通组水泥路,再穿过屋舍俨然阡陌交通的平寨村子中央,沿着窄窄的谷底潺潺的小溪浑水河,行驶上3千米,来到一个山势豁然开朗的空旷平坝,就到了目的地了,天气好的话,爬坡上坎一路下来,大约需要90分钟。另一条是从江口县城上杭瑞高速公路,穿隧洞过桥梁,从石阡县石固乡匝道下高速,再回走5千米,从两路口抵平寨,全程约50分钟。浑水河不浑。

这里四面环山,高耸的群山把贵州江口绿源水产发展有限公司包围在青翠的环抱中,浑水河从平坝中间缓缓流过,把公司一分为二,小溪的一边是一个占地50余亩的冷水鱼养殖场,大大小小被分成了数十个小池。进入养殖场口的宿舍旁边,是一个巨大的钢架大棚,下面是一些圆形的水池。每一个养殖池里,清清的冷水像一支欢快的曲子,不知疲倦地哗哗流淌着。紧邻着公司大门的,是一座矿泉水厂。小溪的对岸,也是一些养殖池子,池子四周被白色的石灰覆盖着,石灰敷的边上,或插着竹制的栅栏,或铺着遮荫大棚。60来亩,那是杨秀萍和村民们的泥鳅养殖池。冷水鱼池和泥鳅池中间的小溪里,垂柳青青,水藻悠悠。

6月21日,和往常一样,杨秀萍的养殖场里,30多个民工三三两两地,拿网兜网鱼,过秤,装车;在大棚里给鱼苗分池,喂鱼;用石灰给已放干了水的池子消毒,整个场面热闹而又井然。而这一幕被前来参加贵州省残疾人创业就业现场会的嘉宾看在眼里,赞在心里。

李俊、陈红霞、杨国祥、李胜飞……健康人,残疾人,穿着长桶靴子,拿着工具,都紧张地忙碌着。

2013年建厂,历经几年发展,贵州江口绿源水产发展有限公司集孵化、育苗、养殖、销售于一体,每年向湖南、广西、云南、越南等省市及国家销售成品中华鲟、红鳟、三文鱼等冷水鱼50万千克,销售鱼苗300多万尾,产值2000多万元。

“绿源”,已经让武陵深处的平寨,这个一度极贫山区不再宁静。

挑起一家重担

一度,从童工干起,杨秀萍成了她的这个家庭的“摇钱树”。

杨秀萍是土生土长的平寨村苟脚村民组人,顺着流经贵州江口绿源水产发展有限公司的这条浑水河往下,不足5千米的路程,就是给了她幼年和童年无尽快乐与梦想的苟脚。她们村庄的耕地就分布在浑水河两岸。打记事起,爸爸妈妈就经常带着她来来回回趟过深深浅浅的浑水河,干活,放牛,捉鱼。浑水河上有一座天生桥,天生桥像一道拱门,成为浑水河上一道亮丽的风景。高山峡谷,林木茂密,“桥上”细细密密滴下水线,像一幕水线做的门帘。“桥下”,村民们修起一条水坝,把淙淙流水拢在一侧,引到下游田坝灌溉。爸爸妈妈带着杨秀萍和弟弟来这里收晒干了的油菜时,常常用筛油菜的筛子堵住水渠,油菜捶打完毕,筛子里也有了半筛山麻鱼、角角鱼。颤抖着手抚摸着那些活蹦乱跳的鱼儿,杨秀萍和弟弟乐开了花。

乃至于在外奔波多年之后,浑水河的那些时而蹿过脚背的鱼儿都一直在杨秀萍的心里欢跳。

然而,贫穷却成了这个山村的代名词,成了村民们挥之不去的梦魇。

1992年,年仅12岁的杨秀萍小学刚念完三年级,就再也不能进入她梦寐以求的校园里上学了。她像生活在大山深处的众多青壮年一样,也挤上了逐梦大潮,到陌生的深圳寻找改变人生的机会。由于年龄小,许多工厂都不肯收留她,这些工厂也不敢收留一个童工。东躲西藏地在广州街头混了一年,东家悄悄叫她做点针线,西家做点钥匙环。

1993年,为了能够真正进厂打工,杨秀萍在打工时认了一个重庆的“干妈”。那时,她在广东东莞一个名叫力基花厂的公司里做塑胶花,做得几天,杨秀萍的嫩手就被胶水粘脱皮了,杨秀萍就坐在楼梯上大声哭泣,公司经理知道原因后,就把杨秀萍调到贴商标的部门。在这里,小小的杨秀萍干起活来当三个人快,月底发工资时,她得了300块,成为公司工资仅次于经理的人。杨秀萍记恩,就认那个重庆人为“干妈”。为让杨秀萍放心干活,“干妈”嘱她回家把户口年龄改大两岁。每到发工资的日子,杨秀萍特别高兴,她一拿到钱,就赶紧跑到邮政局,给家里汇200元给弟弟交学费做生活费,也给嫁出门了的大姐家汇50元,回到工厂,硬塞给“干妈”30元,自己仅留下20元零花,每次用钱,杨秀萍恨不得把一个“毫子”掰成两半来……

已经干上一家饭店老板的弟弟杨林感激地说:“想到我们花的是那么小就放弃学业的姐姐挣来的钱,我们一家人就心疼得不得了。”

除了给亲人寄钱,她的亲戚们也向她借钱,隔三差五地,他们一打不到主意,找不到出路,就给杨秀萍寄信、打电话,向她求援。热心的杨秀萍尽力地满足亲友们的需求。但她那点微薄的工资,在亲友们面前,常常让她捉襟见肘。那是她懂事以后,过得最辛酸也最暗淡的日子。亲戚们从她这里借走的20多万元,也大多成为“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年轻的杨秀萍不知多少次异想天开:要是家乡有一座工厂,亲戚们在工厂里打工,个个有钱挣,空巢老人有子女照料,留守儿童有父母陪伴,那多好啊!

扬起一片希望

打工的那段时光,杨秀萍从每月300元工资做起,到几千元不等,在资助家里的同时,也积累了一点资金,然后在广州结婚生子,过起了真正的都市生活,但浑水河那游动的山麻鱼,那摇摆的水藻,和家乡那些贫穷的乡亲,始终让她魂牵梦萦。回到故乡,成了她的又一个梦想。

2009年,杨秀萍在江口县城建起了自己的房子,开办了一个名叫“平价鱼庄”的餐馆,让没有考上大学的弟弟杨林经营,帮忙的都是那些曾经向她借钱的亲戚,餐馆的生意火得不得了,仅一个月时间,就收回了开办鱼庄所有的投资。亲戚们自己有了收入,不再向她借钱了,她和亲戚们一样幸福。

江口生态好,森林覆盖率高,环境没有受到污染,民风淳朴。在和丈夫商量后,把孩子留存广州上学,杨秀萍带上2000万元资金,独自回到了江口这个生她养她的地方,成为返乡创业青年大军中的一员。

2010年,她先到江口县太平镇用80万购买了一个冷水鱼养殖场,投入300多万元发展冷水鱼养殖,由于自己仅有初小文化,又丝毫没有经验,请了一个青岛、一个黑龙江的技术员管理养殖场。每月每人工资1.2万元,还报销往返家乡的机票差旅费。哪知这两人连价值80多万元的鱼都悄悄地卖了,而钱没交给杨秀萍。杨秀萍白辛劳一年,什么也没捞到。恰好这时候,云舍作为旅游景点被江苏省苏州市定点帮扶,打造4A级风景区,杨秀萍的公司得立即搬迁。平寨村有一股冷水,水质优良,常年17度,从不干涸,很适合养殖中华鲟、三文鱼等冷水鱼。她把养殖场搬迁回平寨的想法和平寨村支书杨昌华详细说了,当了20多年村干部的杨昌华十分支持,这是山旮旯里求之不得的好事。8月签合同,9月就动了工。村干部帮她协调建厂的荒谷地,帮她联系挖掘机平整土地,建厂房,掘引水渠。

这时候,发生了一段小插曲,有人得知杨秀萍在平寨村动工的消息,以为她根本没有多少本钱办那么大的公司,是来套取政府资金,骗百姓的“皮包公司”,某些部门走到建设工地来,以破坏环境为名要罚她50万元钱,让她知难而退。江口县委副书记余大权获悉后,亲自到杨秀萍的工地上察看,鼓励她好好创业,带动群众共同致富。

细细瘦瘦的杨秀萍舍得身子滚,成天泡在浑水河的公司里,已经连续三年没有进过城了,她把青春奉献给了大山。几年前,为了掌握养殖冷水鱼的技术,杨秀萍向她请来的那技术员求教,但那两个人根本不上心教她,杨秀萍就派员工李胜飞与那两个技术员同吃同住,潜心偷艺,什么时候孵化鱼苗,什么时候分池,什么时候预防疾病,李胜飞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云舍养殖场搬迁完毕,李胜飞也已成了一名冷水鱼养殖行家了。回到平寨贵州江口绿源水产发展有限公司,杨秀萍委任李胜飞当场长,全权负责养殖场的技术工作。养殖场聘请的员工全是平寨村里的人。

杨秀萍的贵州江口绿源水产发展有限公司也成了铜仁市重点龙头企业。

改变一座山村

光过风平浪静的日子,杨秀萍深圳两栋房屋年租金10多万元,足够了。养殖鲟鱼也让杨秀萍赚了个盆满钵溢,但她常说个人富不算富,她要带着乡亲走上致富路。

平寨村是江口县居住位置较高的村,海拔有1000来米,距城镇远,经济欠发达,仅在杨秀萍公司里务工的41人中,就有16户是精准扶贫户,残疾人有15人。政府的计划是到2016年,这16户要全部脱贫。到杨秀萍公司务工的这些人,每人工资在3300左右,最低的已40岁的聋哑人杨国祥也有2200元,最高的李胜飞年工资6万元,分红5万元,年收入已经超过11万元。光工资,杨秀萍每年都要发放100多万元。

今年23岁的李胜飞小名“崽崽毛”,是个孤儿,5岁时父亲去世,母亲外嫁他乡,与年逾七旬的奶奶杨金香、比他年长3岁患脑瘫的哥哥李胜林生活在一起。李胜飞6岁学砍柴做饭,8岁时下田耕地,祖孙三人起早贪黑一年下来生产8担稻谷,仅够糊口,许多时候连盐巴都吃不起,奶奶生病时大多靠熬过去。祖母越来越年老,哥哥又干不了任何活儿,李胜飞要照顾奶奶和哥哥,出不了远门打工,连上街都很少。杨秀萍公司建厂房时,18岁的李胜飞正在工地附近砍柴。杨秀萍看到这娃娃勤劳本分,与自己青少年时期一样贫苦,就亲自登门向杨金香说:“姑姑,你把‘崽崽毛’交给我来带吧。”

五年下来,李胜飞已经成长为一个懂技术、会管理的业务厂长,祖母和哥哥被他送到村里的“幸福苑”生活,继父去世后,李胜飞又把丧失劳动能力的母亲接到村“幸福苑”,每月为每人支付200元生活费,李胜飞没了后顾之忧,有了大把的时间在公司里发展。

村民们跟着杨秀萍打拼,尝到了甜头,也要求入股发展,杨秀萍就为所有入股员工提供贷款担保,成立了江口县梵源水产发展专业合作社,有20户精准扶贫户以“精扶贷”项目入股,贷款5——20万元,建起了60多亩的泥鳅养殖场。由于水源坍塌断流3个多小时,公司损失270多万元。2016年年底,杨秀萍还是拿出36万元分红,入股5万的,年底分1.2万元,入股20万的,年底分6万元。

杨秀萍说:“遭受损失,算我个人的,绝不能让这些抱着很大希望的贫困群众跟着遭殃。”

杨秀萍信任员工,员工也信任杨秀萍,把公司当自己的家一样来经营。三文鱼怕惊,稍有动静就往池壁上撞,三下两下就撞死了。员工们在喂养三文鱼时,就格外上心,生怕惊着它们。有的员工在杨秀萍这里务工挣下的工资,拿回家里,被儿孙们三下两下就花光了,他们非常心疼,就返存在杨秀萍处,积起5万10万了,就又拿来入股,每年按期分红。50多岁的郑约兵、黄昌英夫妇都在杨秀萍公司里打工,每月有6000来元收入,夫妇俩积了两年,凑足了10万元,用来入股,去年分红时,一下子就分了2.4万元,把老俩口乐得合不拢嘴。

杨秀萍发展冷水鱼养殖,每年出产60万千克中华鲟、三文鱼、金鳟等冷水鱼,已经成了小有名气的致富带头人了,还在石阡、印江等地开办了餐馆,市民们品尝到了她自己养殖的冷水鱼。江口县民和、德旺、闵孝等乡镇,印江、石阡县、遵义等县市的农民都来向她取经。杨秀萍低价向他们提供鱼苗,免费提供技术支持,还给他们代销产品。目前,杨秀萍提供鱼苗、泥鳅苗的养殖基地有印江县的洋溪,江口县的德旺乡潮水、闵孝镇大屯、凯德街道大冲、民和镇艾坪等基地,总面积超过800亩,民工都是当地人,技术全是杨秀萍绿源公司提供。

2012年,杨秀萍公司还没搬迁到浑水河,就出资10多万元,帮助苟脚挖通通组公路。

杨秀萍只要有空,就去贫困户家走访慰问,送钱送物送温暖,经她资助的8名大学生已经全部就业。正在贵阳念大二的学生郑传英,杨秀萍像亲姐妹一样资助她,每个假期她都来到杨秀萍的公司帮忙,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以回报杨秀萍那无私的爱心。

残疾人在有些家庭可能是负担,但杨秀萍把他们当成宝一样来对待。30来岁的矿红强是个残疾人,走路不太方便,杨秀萍公司一成立时起,他就在公司里务工。时常莫名其妙地发点小脾气,下午发脾气走了,晚上又悄悄地溜回公司来了。村民们见杨秀萍那里好挣钱,个个都想来公司务工,但杨秀萍只招录了一些特别困难的残疾人。平寨村里有一个走路都不太灵便的残疾人,隔三差五地主动上门,也要来杨秀萍公司劈柴,杨秀萍也招待他生活,给他些零用钱。

五年来,春节时,平寨村都要举办乡村“春晚”,杨秀萍都要捐献,5000元、10000元不等,还提供资金用于村里看望老弱病残或办公。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杨秀萍致富不忘乡亲的事迹也感动了身边的人。2016年7月,杨秀萍冷水鱼养殖场的水源突然断水3个多小时,闵孝镇党委书记潘诗文、平寨村支书杨昌华带领50多名党员干部,火速奔赴水源地,平寨村民也自发赶来,齐心协力疏通渠道,使供水得以恢复,减少了因停水带来的损失。闵孝镇政府还支持30万元,用于修筑杨秀萍和村民们的泥鳅养殖场的滚水坝。

在杨秀萍公司打工的16户精准扶贫户提前一年实现了全部脱贫。大多有了积蓄,哑巴杨国祥每月2200元的工资,只花用500元,其余的都存在银行里。有的还在县城买了新房,过了一把城市生活瘾。

杨秀萍说:“有了我的绿源公司,乡亲们富了,笑了,我少年时的梦也就实现了。”(周静)


如何关注”江口组工“

①搜微信号:jkzg0856或公众号:江口组工。

②扫一扫”江口组工“微信二维码。

投稿邮箱:trjkdjb@163.com       编辑:王勇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