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2016年洪泽湖鱼苗放流记

花漾淮安 2019-07-06 19:43:13

最好的食材都是自然的馈赠,洪泽湖给我们奉献了至美的味道,受惠于它的人们理当感激。

为了确保洪泽湖渔业经济可持续发展,每年都会有休渔期,今年是从2月1日6时起至6月15日6时。

休渔期间,渔政部门会定期往洪泽湖里投放鱼苗。薛一蔓(微信名:考拉妈妈)是一名公证员,多次参与了鱼苗放流。她应邀写下了这篇记录。


今年2月19日,我们淮安公证处接到了江苏省渔业管理委员会的邀请,委托我们对放流鱼苗工作进行现场监督公证。

放流鱼苗是渔业管理委员会坚持多年的事情,今年进行了规范化调整,我们受邀见证并监督流放鱼苗的尺寸,对鱼苗的总重量进行分次过磅。这样的监督是第一次。

 

 第一次放流鱼苗


时间:2016年2月19日下午

地点:洪泽武墩入口的洪泽湖湿地治淮碑

 

鱼苗购买实行招标制,中标的养殖户把鱼苗运送到洪泽湖大坝协助放流。



这样的品种叫细磷斜颌鲴,要求鱼苗规格为8-12cm,达到80万尾。


  对鱼苗进行测量并记录


这一次放流取样三次:第一次,10.5cm;第二次,14cm;第三次,13.5cm。


这个玩意儿看着不起眼,来头可不小,行业内的先进武器:感应遥控秤!为了检查其精确度本姑娘不惜暴露个人隐私,以人试秤!哈哈私人重量49kg。

 

工作杂味

由于孩子还没有开学,考拉爸建议我带上她去看看放鱼苗的整个过程,说实话要不是工作关系,我也没有见过放流鱼苗,于是毫不犹豫地带上了这个小尾巴!

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工作,不敢有任何闪失:每次放流都要对鱼苗的数量、规格等相关的数据及过程进行摄像保全。

 

渔民们卸鱼苗的时候难免有些掉落在地上,考拉就帮着捡掉落的小鱼苗,她说看着它们在石阶上挣扎感觉很难受。有的掉落在石阶缝隙里,拼了命地摇着尾巴想跃出缝隙;有的放进水里的鱼苗又被浪打上岸。

风太大,湖边太滑,没敢让考拉太靠近湖岸,我们只能小心翼翼地去拣稍微远一些的活的鱼苗,重新放回水里,看到鱼儿挣扎的画面真让人揪心!

和考拉聊了一会儿,万物皆是如此,瞬息间境况迥然。有些鱼苗儿战胜风浪回到湖水里重获新生,勇于挣扎的鱼苗也许还有机会生还,如果连挣扎都没有的,就必定会死在岸边!鱼虽小,敢与风浪搏击。水虽猛,愿与鱼为伴。

旁边一位大叔听到了聊天,打趣地问考拉懂了没有,说太哲理了。我感觉她已把看到的画面记在心里了,这样的画面很直观生动!

 


湖边太冷她又不愿离开,于是考拉被我裹成了“红人儿”。 

 

 第二次放流鱼苗


时间:2月23日

地点:泗阳县洪泽湖湖边



天依旧很冷,风依旧很大!却丝毫不会影响我对放流这件事的热情,强烈请求放流时一定参与。

考虑到第一次放流时存在的问题,这次放流特地选址在很偏僻的岸边,并且在岸边放上雨篷布一直延伸到水里,这样可以提高鱼苗的存活率。看上去也就不再那么令人揪心了。


第二次放流花骨鱼,淮安人叫它马蓟鱼。 


 

这些都是偏大些的花骨鱼,因为影响到对鱼苗数量的评估,所以被放到旁边。


取样测量:第一次14cm;第二次13cm;第三次11.5cm。

 

 

    

第二次放流的时候大家基本上都动起手来。

 



我要干的就是捡拾掉落在地上的活鱼苗。

 

第三次放流


时间:3月10日下午

地点:泗洪县洪泽湖穆墩岛附近湖上

这也是第一次和同伴到湖中心去放鱼,感受有所不同。

泗洪县的穆墩岛虽离淮安不远,却很少有人知道她的美!与洪泽县内的湖边的水上直线距离30多公里,四面环水只能坐船到岛上去。据说这座岛屿穆桂英曾经在此带兵训练,颇有几分神秘。目前当地政府开发旅游业,渔民说这里是个宁静之处!


首先是坐着快艇体会了风一般的速度,感受了不堵车的窃喜。脑中闪过香港片中的偷渡的画面,还没回过神来又要转大船,于是我便置身于偷渡的感觉中。


问开快艇的大叔,在貌似无边的湖上,晚上没有星星月亮的情况下如何辨别方向?答案意想不到:看看是哪家渔民的渔桩(渔民都在湖里养殖,各家渔民都有自己家合法承包的水域,打桩为界)。这也充分证明了在水上巡逻的渔政人员很辛苦!他说干了十几年,整天在湖上漂着,吃住都在船上,最遗憾的就是没有陪伴孩子度过一个值得回忆的童年,并劝说我多带孩子出去走走,避免以后遗憾。对于这点我铭记心中,感受到了做父母不易。

 


这位小伙伴说他和我有同感——就是偷渡被遣返!

 

这艘船是渔民的船,等了半个下午才到!说是在水域里迷路了。在水上迷失了方向和开车走错道还不太一样,开车走路可以重新规划路线,但是船走错了航向就要绕很大一圈。这也是我没想到的。

 


因为是用钓竿称,网的重量不高难以精确,所以“去皮”是这样做的:先连人带网一起称,再称人的重量。这位有趣的“美人鱼”大叔很萌地坐进网子里,得到总重,再去掉“美人鱼”的重量,就是网的重量了。这样的计量法一看就是经验的结晶,很可爱很有趣吧! 



这次放流的不是鱼苗,而是可以净化水质的鳙鱼,通常我们叫“花鲢”,这种鱼长得很快,不用喂养专吃水草,被誉为“河道清道夫”。


投放完两仓之后,平静的湖面开始热闹起来!不知名的水鸟开始在渔船周围盘旋,很快地掠过水面,嘴里叼着鱼就飞到空中,动作娴熟!


放鱼的人说,马上这些鸟就会漂在湖上了。对于这样的说法我还没理解过来,就见到一个一个小白点在水上零星地漂动着,原来它们因为贪食飞不动了。真是“鸟为食亡”啊!

   

 


在湖上晒着太阳吹着风,听他们聊在湖上经历风浪,少了第一次的揪心,又是一次完美的放流!



一路相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