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穷人的世界里,哪有什么神转折!

乌鸦电影 2019-06-29 22:12:01

伊朗,德黑兰。卡林,生活在偏远的乡村,他在鸵鸟养殖场的工作养活了一家五口。


[马林]由[默罕默德·阿米尔·纳吉]饰演


这一天,女儿的助听器掉进水里,卡林急得直跳脚,在跳进水里前,卡林还不忘脱掉身上的衬衣和裤子,那是卡林唯一像样的衣物。

 

泡水的助听器坏了,买个新的要35万多曼(伊朗货币),就算全家一年不吃不喝,也挣不来一副助听器。



正所谓“祸不单行”,与此同时,养殖场里一只鸵鸟跑了,这是重大的工作事故,搞不好还有巨额赔偿。

 

穷人的世界,经不起改变和折腾,一副助听器、一场意外,甚至一次疾病,就会引来灾难性的结果。



卡林把自己扮成一只母鸵鸟,在炎热的荒漠中,他批着厚厚的羽毛,屈腿弯腰...为了找回鸵鸟,卡林拼尽了全力,精疲力竭...



鸵鸟没能找回来,卡林被解雇了。女儿的助听器丢了,工作也丢了,生活丢给卡林的难题,他找不到答案。




生活没有任何怜悯之心,不会因为你生活在泥淖中,而对你有任何偏爱,但穷人总能在泥淖中,挣扎出一条生路,甚至开出一朵花来。



这部《麻雀之歌》是导演马基德,继《小鞋子》之后的又一震撼人心的作品,豆瓣8.7分,IMDB8.0分。

 

这也是他拍摄的又一部,讲述社会底层人民无法保全尊严的故事。



伊朗,是个贫富差距极大的国家。以首都德黑兰为例,北部聚集了整个伊朗最有钱的富豪:有钱人可以在私人泳池里,晒太阳抽水烟;可以在干净明亮的餐厅,享受最顶级的美食;可以开着最新款的敞篷,参加高级聚会...



在南部,只有破败的建筑、狭窄的街道、拥挤且卫生堪忧的餐厅,这里的人,永远要为下一顿饭苦难、奔波...

 

更明显的是,比起北部来说,南部的空气更污浊,在伊朗,身为一个穷人,连享受好空气的资格都没有。



导演马基德,便出生于伊朗中下阶层家庭,一家五口的生计全负担在父亲一人身上,他自小就明白生活的艰辛。

 

中学时期的马基德,需要转乘两趟公交车才能到学校,对于马基德来说,月票就是他身上最值钱的财物。结果马基德不小心弄掉一张,为了不增加家庭的负担,他只能选择走路。天不亮,就出门,就这样瞒着家人走了一个月的路。



在马基德的电影中,没有热血和励志,你永远看不到这一幕:主人公通过努力,再加上贵人相帮,最终走向人生的巅峰。


对他来说,苦难就是苦难,不具任何戏剧性转变:坚硬冷酷的现实生活里,没有峰回路转,没有神转折。



但同时,马基德导演又是个温柔的人。无论是他的《小鞋子》还是这部《麻雀之歌》,在千疮百孔的生活面前,穷困潦倒的主人公,始终保有尊严。


尊严,就像是深不见底的夜空中的点点星光,虽然暗淡,却能照亮人心...



卡林这样的家庭,一穷二白,连女儿的助听器都买不起,哪里会幸福?怎么会幸福?



卡林刚被解雇时,同事众筹买了一颗鸵鸟蛋给他,孩子们都围着鸵鸟蛋,都想亲手打破它,为了一颗蛋,三个孩子吵得焦头烂额。

 

卡林说:打开它是有技巧的。

 

卡林先煞有介事地在壳顶上画一个圈,还动用了钉子和锤子,结果一锤下去,蛋破了,蛋液喷得满脸都是,一家人笑得像群傻子。



这个背负起一家人生活的男人,拥有着柔软的内心。


他会唱一首并不好听的情歌;他会跪下来给女儿系鞋带;他可以把绑了石膏的断腿,给孩子们当画板用;他会把为数不多的食物分给邻居..



我相信,很多年后,卡林的儿女回忆童年时,他们的记忆中,并不是贫穷、灰暗、困窘,而是笑声、幸福,以及父亲那难听的歌声。


卡林的儿子甚至想过用养鱼致富的方式,让家庭摆脱贫困。但因为鱼苗的死去,最终希望破灭...



有网友评价说:明明毫不相似,可看到卡林却想起了我爸,世间里他最平凡,也最不凡。



电影最后,那只丢失的鸵鸟回来了。卡林贫穷的生活,可能不会发生重大转变,但绝望中总能看到一线光明。



在这天地间,卡林一家就像小小的麻雀,活得卑微,但即便如此,他们也有追求幸福和爱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