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浙大夜惊魂】连载14:校歌的秘密

杭州浙江大学校友会 2019-06-11 13:38:49
第八十八章 湖水恶臭的秘密


张超和陈蓉相视一眼,都互相点了点头,想起学校的启真湖,去年的时候,水非常臭,许多同学都跟校长信箱反映过了,据说是外面小饭店里的脏水直接排进来了,很多鱼虾都死了浮上来,经过太阳一照,变得更加臭。

别说走到湖边了。在有风的日子里,就算骑车从外面的马路上经过,都能闻到扑面而来的恶臭。

当时大家都以为是水被污染了,细菌大量繁殖,造成水中含氧量下降,鱼虾大量死亡,结果引发更严重的污染。这在书本上,叫“水华”,水里有机物含量太多造成的一种污染。

但现在听陈德茂讲起来,似乎那段时间湖水恶臭背后,还另有隐情。

张超奇道:“陈老师,有段时间确实湖水发臭,难道不是外面小餐馆,把脏水直接排进来的缘故?”

陈德茂摇了摇头,道:“外面那些小餐馆,没几家会直接把脏水排到湖里来,否则早被工商查了。况且,这么大一个湖,几家餐馆的废水排进来,都不够鱼吃的,怎么会污染得这么厉害呢?”

陈蓉点了点头,道:“陈老师,那到底是什么原因?”

陈德茂道:“是学校里的人故意的。”

“啊,不会吧?”张超不解道,“把自己水弄脏是干什么,也没人从中拿到好处啊。”

陈德茂道:“其实这事跟我女儿的死也有关。我女儿死后,虽然高僧说我女儿,是因为被脏东西拖下走了,但我也没全信,毕竟这说出去,根本不靠谱的。但后来我听说,有几个很说得上话的老校友,也跟学校提了,说湖里可能有不太干净的东西,怕出事情。而对付不干净的东西,最好的就是用最污秽的东西克死。最污秽的东西,当然是人畜的粪便了,在那几个老校友的坚持下,总算争取到了污染启真湖的决定。后来,他们安排,在半夜的时候,找了些人往湖里倾倒大量粪便,因为湖太大了,前后弄了一个星期,才把整个湖变臭。湖变臭了,要靠它自身净化,自然过了个把月,才恢复了干净,之后又放了许多鱼苗下去养着。”

张超和陈蓉听了,都大为惊讶,原来湖水变臭,是为了学生好。

陈德茂又接着道:“那次以后,湖旁边不管白天晚上,再没出过事,也没人再见过湖里的古怪东西了。几位老校友觉得,虽然这次比较彻底,但说不定脏东西没全克死,因为地下水是通到西边那片沼泽的,所以每隔一段时间,总会找人半夜投一些粪便,不过没像第一次那么厉害了。毕竟搞了个把月,影响也不小。”

张超和陈蓉听了,恍然大误,难怪湖水每隔几个月,总会小臭一下,不过臭得不算厉害,过个几天又干净了。原来还有这故事。但一想到,以前夏天还在湖里洗脚,真觉得不是一般的恶心啊。

张超道:“陈老师,那湖里为什么会有脏东西,和风水又有什么关系,我还是不太明白。”

陈德茂道:“风水学上说,阴湿的地方,最容易惹来脏东西躲着。所以造房子,讲究背阴抱阳,门前忌大树遮荫,就是这个道理。紫荆港原是个沼泽田,阴湿太重了,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学校建造中,也极力避免这方面的影响。所以整个建筑的布局,都是按照五行八卦,引阳制阴的格局来建造的。学生活动中心位于启真湖靠西侧,四面临水,楼层较低,为极阴。圆心处的高耸灯柱为阴中之阳。剧场前的台阶步步入水,为阴中之阴。湖东行政中心,楼层最高,为阳中之阳,又与计算机中心和图书馆(阳中之阴)呼应,二者成八卦态势。还有其他的各个建筑,都是在整块的大八卦中,再按各自所在区域的小五行来排布的。而七个学园的建造和命名,是其中最关键的地方。七学园分别对应天地金木水火土。如紫云指天,

蓝田指地,碧峰的峰与锋利的锋同音,暗指金,翠柏指木,青溪指水,丹阳指火白沙指土。学校所有的建筑和名字合到一起,构成了一个天罡缚魔阵,能够镇住地下所有的阴气。这些,我也是听我请教的那位高僧说的,他实地看过了所有的布置,说设计这个学校的,有高人。”

张超和陈蓉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顿时都很吃惊。

张超想了一下,道:“那既然高人参与了设计,还布置成了这么一个大阵,为什么湖里还会有脏东西?”

陈德茂道:“这事我也请教过高僧,他说按照这阵法,就算湖底连到了西面沼泽,脏东西也不敢过来。除非是西面那片没动过的沼泽里,还有什么很厉害的东西,可能是个极大的凶物,妨着整个大阵了。”

张超一听西面沼泽,急道:“什么厉害的东西?”

第八十九章 当初究竟挖到了什么!


张超一听西面沼泽,立即想起了古装女和奇怪动物,曾经都跑到西面沼泽去了,急问道:“什么厉害的东西?”

陈德茂摇摇了头:“不知道,西面沼泽走不进去,全是湿土软泥,有些地方,可能会陷下去的吧。我查过当地资料,那片沼泽空了几百年了,清朝时就一直空在那,也没人开垦成农田。但明清两朝,当地都请过高僧在沼泽附近大做法事,到底为什么,我还没查到资料。”

张超思考一下,道:“老师,如果你说你女儿真的是被水鬼找替身,害死了。但我想不通的事,有一天晚上,我在湖边遇到一位女生,后来经过照片比认,确定是您女儿,我当时神志不清,被她一路拉到了水里,后来幸亏路过的人叫住,我才看到手里拉着的是一团水草。我这情况,是不是,……是不是被你……女儿找替身?”

提到了他女儿,陈德茂稍微沉默了一下,随后,缓缓道:“你见的,不是我女儿。”

张超不解。

陈德茂沉吟半晌,道:“我对这些事情虽然并不太懂,但我听说过一种说法,人死后,虽然可能还有鬼魂的存在,但鬼魂和人生前的思想是不一样的。人是会思考的,鬼魂只是几个念头,并不会像人一样充分的思考。所以我说,即便你遇到的真是我女儿死后的魂,但那也不是我女儿了,那只是不干净的东西。你,能明白吗?”

张超点点头,似懂非懂。

陈蓉想了一下,问道:“老师,如果说您女儿,真的是被水鬼那样的。你为什么会到医学院来呢,还叮嘱我们不要来医学院。莫非,医学院也有什么脏东西?”

陈德茂叹了口气,过了好久,方道:“有个传闻,我不知道应不应该说,怕说出来会吓到你们。”

张超笑笑:“老师,如果是关于脏东西这些传闻,你尽管说好了。我们也正是为这个来找你问一下的。不是我自己亲身经历了许多脏东西的事,我也不会相信这些东西的存在。”

陈德茂点点头,缓缓道:“医学院是造得最晚的,去年才造好。听说,当初在造医学院时,从下面挖出过两口黑棺材。”

这事,张超和陈蓉倒没有特别惊讶,当初听陈蓉同学说过,下面挖出过干尸。

陈德茂继续道:“那两口棺材,比普通的要大一些,外面全部刷成黑的,而且用丹砂画了一些符样的记号。虽然埋的地方是湿地,按照一般的棺木,都早该腐烂光了。但那两口棺材,保存得好基本完好,不知道是木头的关系,还是外面刷了一层东西的缘故。建筑工人没什么文化,本来以为棺材里有什么古董,当场就要砸开来看看。有几个工人说太阳底下开棺材,影响往生人,不吉利。所以就抬到阴的地方,打开来。开来一看,里面放了两具女人的干尸,从穿着看,可能是清朝的女人,有具女尸还是大肚子,其他就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了。按照道理,这下面是沼泽田,挖出的尸体,也该是连骨头都烂差不多了,可不仅棺材没烂,里面也很干燥,尸体保存得很好。古人怎么做到的,也不知道。那些建筑工人没什么文化,不懂得保护,一看是干尸,跟施工队领导报告了,领导说第二天再来处理。工人们当时就把棺材放在一边,没去管它,连盖子都没放回去。结果到晚上施工时,有个工人想起来了,扰了往生者,不点香不吉利。就去拿了香火,准备拜一拜。结果就发生古怪了。”

张超和陈蓉一听,面色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陈德茂继续道:“那个工人去看时,竟然发现两具女尸,少了一具,不知道去向了。而另外一具大肚子的,肚子居然小下去了。这事情弄大了,结果工人们连夜找,但都没找到失踪女尸去了哪里。有人说是诈尸了,但这事影响太不好,所以施工队马上压了下去,不让学校知道。后来跟学校汇报,就说挖出两口棺材,里面一具是空的,还有一具是个干尸。干尸后来就被医学院拿走研究了。”

张超道:“拿走的那具,是不是就放在六楼最南面的那间房子里?”

陈德茂道:“你也知道?”

张超看了陈蓉一眼,缓缓说出口:“那么,丢失的那具女尸,就是古装女了?”

陈德茂道:“你见过古装女?”

张超点了下头:“见过,但没看清到底长什么样。按陈老师讲的这件事看来,留在棺材里的那具女尸,就放在第三间仓库里,而丢失的那具女尸,应该就是古装女,回来找留着的那个,所以才会经常半夜来那间仓库门口,敲门。”

陈蓉道:“可是……可是死尸怎么会……怎么会动?”

陈德茂摇了摇头:“这事,我也不清楚。我听说过古装女的事,但没亲眼见过。到底是不是丢失的女尸来找另一具,就不知道了。而且我相信有鬼这种说法,但尸体会动,我是不太相信的。尤其是尸体会有意识地行动,太不符合常识了。”

张超道:“会不会有人也知道这件事,借用这件事,来故意扮成古装女搞鬼?”

对于这个解释,陈蓉和陈德茂都没否认,按照常识来判断,确实是有这个可能。而且当时女尸丢了一具,另一具肚子小了,人为的可能性更说得过去。

陈蓉道:“对了,陈老师,那你怎么会去医学院的?”

陈德茂苦笑一下,道:“自从我女儿死后,我花了很多时间来学习这方面的东西。有时候,看这种东西多了,人也会变得敏感。尤其是我得知,自从去年年底前,把那具女尸放到那仓库后,今年以来,有两位学生在那里跳楼,我觉得有点古怪,所以好多次都去调查了一下。”

张超叹了口气,又想到过去,缓缓道:“两位跳楼学生,一位是我过去的女朋友,一位是我的室友。”

陈德茂一听,目光闪烁地看着张超,仿佛有种感同身受的感觉,更因他年纪与自己女儿相仿,增加了一份同情,道:“就是这个原因,所以你才去调查医学院的吗?”

张超点了点头,又问:“陈老师,那你在医学院,有没有发现了什么?”

陈德茂半晌不说话,后来,轻吐一口气,道:“听到有个女人唱越剧。”

张超和陈蓉神色都为之一震。张超道:“我也听到过,声音,好像……好像是从那间仓库传出的。”

陈德茂点了点头,道:“每次唱的时间都很短,但声音应该就是从那间仓库传出的。”

陈蓉道:“老师,那你有没有进那间仓库看过?”

陈德茂摇了摇头:“这事,只有我这样迷信的人,才会相信。否则,跟医学院老师,或者学校说那里有脏东西,谁会信,肯定当我年纪大了,又死了女儿,脑子搭牢了。”

陈蓉思索了一下,似乎对他的话有所怀疑,道:“那老师你为什么当时不肯告诉我们这些事呢?”

陈德茂道:“我觉得医学院有古怪,去年干尸搬入库,结果就有学生看到了古装女,我也听到唱越剧声音,还有两位学生跳楼。但是一直没有发现有用的证据,这些事说出来,不会有人信,只会吓到别人。所以我根本没想到,你们会遇到这些事,说出来,只会增加你们年轻人的好奇心,只想让你们不要再晚上去医学院了。”

听了他的话,两人都思索了片刻。这时,陈蓉突然道:“老师,求是会是什么?”

一听这话,陈德茂的神色变了一变。

第九十章 求是会的秘密


一听到“求是会”,陈德茂的脸色突然变了一下,随后,看了眼写字台,缓缓道:“你们动了我的东西?”

张超和陈蓉相视了一眼,没想到陈蓉大方地承认:“恩,刚才不小心,看到了老师的那本本子。”

原本张超以为陈德茂要发火,谁知陈德茂只是轻吐一口气,轻描淡写道:“求是会应该不存在了吧。”

张超道:“老师你不是那个什么求是会组织的成员?”

陈德茂摇了摇头,道:“不是。”

陈蓉从包里,拿出那个黑衣女生的笔记本,翻开第一页,递过去,道:“老师,你能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意思吗?”

陈德茂接过来,看了几眼,面色大为惊讶,道:“你们……你们是求是会成员?”

陈蓉摇头,道:“不是,这是我们捡来的。上面校歌后的注释很奇怪。刚好和老师你那本子里写的是一样的。所以我们很好奇,这求是会到底是什么,校歌又是什么意思。”

陈德茂盯着笔记本,似乎思许良久,口中喃喃道:“没想到啊,没想到,求是会居然还存在。”

这话一说,两人都正色起来,显然,这求是会应该不是一般的组织。

陈德茂道:“求是会是Z大的一些教授和高年纪学生在半个多世纪前创立的,可能是在30年代吧。创立的目的,是追寻超越科学的更高的科学。”

张超不明白,道:“超越科学的更高科学?这是什么意思?”

陈德茂道:“就像国外大科学家秘密组织的神学会,研究的是上帝。而求是会,研究的,用中国话来说,就是‘道’,《道德经》中所谓的‘道’,包容宇宙万物,超越当今科学的所有法则。”

陈蓉惊叹道:“原来Z大也有这种组织,我以为只有国外才有。”

陈德茂笑了笑,道:“科学做得越高深,对宇宙中各种神奇才会越崇敬,继而去研究它。求是会的成员,并不区分科学与迷信,只追求‘道’。”

张超道:“那求是会后来发展得怎么样?”

陈德茂叹了口气,道:“求是会一直是个秘密组织,低调吸收思维开放的老师和学生。求是会的成员,很多都精通风水堪舆学,他们深信,风水学是老祖宗经验总结的结果,虽然很多风水学上的东西,很难用科学解释,但历史上出过很多位有名的神相士,现实中也有一些很有本事的风水师,可以说,风水学肯定是有其道理在里面的。尽管风水不能决定人或者其他的命运,但能起到改善的作用。譬如风水好,会让一个人运气变好,但最后到底能否成功,还是取决于个人。”

张超惊叹着:“真有这么神奇吗?”

陈德茂笑了笑,道:“到底有没有这么神奇,我对风水只懂皮毛,与求是会成员差远了,但据说求是会成立之初,牵头人之一,是竺老校长。”

“竺老校长!”张超张大了嘴,道,“竺老校长不是气象学和地理学的大科学家吗?”

陈德茂道:“老一辈的读书人,都能接触到民间很多有关风水堪舆的典籍。竺老校长精通气象和地理学,查阅了很多这方面的古书,从而写出了近2000年来我国气象和地理变迁的著作,成为20世纪中国这方面最重要的研究资料。而古代气象和地理的记载,与风水堪舆密不可分,竺老校长想不精通都难啊。”

陈蓉道:“那求是会后来为什么就消失了?”

陈德茂道:“60年代时,你们也知道当时的大环境。而求是会对风水堪舆这方面的研究,属于迷信行为,当时就被人举报,而求是会成员,也凋零殆尽了。我之所以会知道求是会,过去住牛棚时,我和我的导师一起,他是求是会成员,这些过去的事,都是他讲给我听的。那本红本子,也是他留下来给我的。”

陈蓉道:“老师,那本子里那首校歌,后面奇怪的注释,又是什么意思?”

十一章 校歌的秘密


陈德茂看着手中的本子,叹息一口气,似乎是在追忆着过去的事情,良久,方道:“这首歌,其实既是校歌,又是求是会的会歌。因为这首歌的作词马一浮大师,本身就是求是会的成员。”

张超道:“难道校歌里还有什么暗语?”

陈德茂点了点头:“当时新文化运动过去几十年了,其他大学校歌都是用白话文写的,为何偏偏我们Z大,用文言文写呢?而且这篇文言文,典故非常多,即便是人文高年纪学生,一大半的典故也都是不知道出处的。因为只有用文言文写,才能更好地求是会的精神隐藏在校歌中,鼓励求是会的成员。”

张超不明白地摇了摇头。

陈德茂指着本子,逐句解释道:“第一句,大不自多,海纳江河。这句话,按照校歌理解,自然指学生要胸怀广阔,包容万物的精神。但按着求是会的解释,什么东西大到能‘海纳江河’?就是道,贯彻宇宙万物的道,也就是《道德经》里的‘道’。”

张超和陈蓉看了眼,都点了点头,这样说确实也有几分道理。

陈德茂继续道:“第二句,惟学无际,际于天地。这话表面理解,自然是鼓励学生,学海无涯的意思了。但如果仔细一想,既然‘惟学无际’,既然学习没有边际,那为什么又要加上‘际于天地’?这不但重复,而且矛盾。天地也是边际呀!其实这话按照求是会的解释,学习是有极限的,通过学习,不能悟得最高深的‘道’,只能掌握‘器’,也就是工具的意思。为什么说学习只是个工具,而不能得到真正意义上的‘大道’呢?后面两句就是解释。”

“形上谓道兮,形下谓器。这句就是进一步阐明上面两句的观点,学习只能掌握事物的规律,能够利用事物,也就是所谓的‘器’。而真正意义上的‘道’,光靠学习是没用的,要靠悟。”

张超和陈蓉都深深吸了一口气,原来校歌还有这解释。

陈德茂继续着:“礼主别异兮,乐主和同;知其不二兮,尔听斯聪。这两句,按照大家的解释,意思是礼制能区分人的等级,鼓乐能让大家感到和睦;礼乐是一体的,明白这一点,才会更懂事理。这个解释初看没问题,读书人,都懂礼乐制度。但你要想到啊,校歌是接近40年代写的,那时,新文化运动都过去几十年了,大学生非常反感封建的礼教制度。而封建礼教制度,最核心的就是周天子提出来的礼乐制度。那为什么校歌里,还要推崇礼乐制度,更让学生去懂得礼乐制度呢?因为这句话,暗含了求是会的精神。礼是区分人等级的不同,乐是让人和睦相处,归根结底,礼主异,乐主同。恰好分别对应了宇宙的阴阳,借此比喻宇宙阴阳五行的‘大道’。”

“接下来一句,国有成均,在浙之滨。成均的意思你们应该也知道,就是大学。这句话合起来就是,浙江的沿海地区有座国家大学。但只要细想一下,这句非常不妥。Z大在杭州,杭州虽说有个杭州湾跨海大桥,但杭州湾已经不算老杭州的范围了。无论从地图,还是当时人的认识,杭州都是在浙北,而不是浙滨。为什么这句话不说,国有成均,在浙之北呢?而偏偏说成‘在浙之滨’。因为这里有个隐藏意思,当时抗日战争爆发,浙大已经西迁,大部分求是会成员都随学校西迁,但仍有部分校友,留在了浙江,暗中保护当地人文并积极组织抗日。当时,西湖边上有座挺有名的茶楼,叫浙滨茶楼,是留浙求是会成员的秘密聚会地点。校歌是为了纪念留守成员的精神,所以特意加上‘在浙之滨’。可惜,解放后西湖改造中,那座茶楼也被拆掉了。否则,现在去看,一定可以追忆那些先烈的精神风貌。”

张超和陈蓉听到这从未有过的解释,居然还有个“浙滨茶楼”,难怪不叫在浙之北,而叫在浙之滨,原来还有这段故事。

陈德茂继续介绍:“下一句,昔言求是,实启尔求真。这句话一般认为是校歌里最好理解的,本来我们校训就是‘求是’,这句话意思自然说,求是的本质,就是求真。但仔细一想,其实这两句话是重复了。什么叫求‘是’,《说文》中解释,‘是’的意思即‘真谛’,和‘真’一模一样。就算工科学生,也明白,‘求是’的意思就是追求真理,根本无需对‘求是’进行解释。马一浮先生是一代国学大师,校歌中用了许多生僻的典故,其他学生不懂的典故,他没解释,反而要对这句最简单的话,解释一遍?那就太低估马老师的国学造诣了!

为什么后一句要重复解释一遍‘实启尔求真’?校歌不同于文章,最简洁才好,前后两句同个意思,不是很累赘吗?关键的隐藏意思,就在后一句的‘真’字上了,什么叫‘真’,既然这是文言文写作的,真的意思,自然不是白话文中的解释。《说文》里面解释,‘真’,仙人变形而登天也,是指神仙的一种说法。所以古代的道士,才叫真人,还有全真教,都是同个意思。也就是说,到达‘真’的境界,其实就是达到了宇宙‘大道’的境界。所以,这整句话的意思是,求是会的成员呐,你们要追求的,是宇宙大道啊!”

“再下一句,习坎示教,始见经纶。习坎是个典故,比喻流水。整句表面意思是,要像流水那样,孜孜不倦地教育学习,才能掌握书本中的真正知识。不过按照求是会的理解,习坎是分开来解释的。习,指学习。坎,八卦中的水。为什么要学习八卦呢?这自然是对求是会的成员说的。”

“再下一句就简单了,无曰己是,无曰遂真。因为求是会是个秘密组织,这话的意思,就是,不要说自己是求是会的,不要告诉别人追求的是‘真’。就是要求是会成员对外界保密。”

“下一句,靡革匪因,靡故匪新;何以新之,开物前民。这句话意思,自然指大学生要创新,要变革,Z大学生要成为国人创新变革的先导者。但按求是会的解释,这句另有所指。其中后两句,指了三个人名字。何以新,陆开物,陈前民。这三人都是留杭求是会的骨干,也为抗日和保卫故土做出了杰出贡献。何以新,就是著名教育家何燮侯,他还当过北大校长,当时住余杭,何以新是他那时报刊上发表文章的笔名。陆开物和陈前民,是两位校友,分别是宁波和台州的乡绅,两位为求是会的研究和行动提供了很多资金和人力上的支持。这两位并没有学术上的贡献,所以后人并不知道名字。”

“接着的一句,嗟尔髦士,尚其有闻。是对求是会成员说的,你们求是会中的青年才俊啊,要记住这些人。因为当时Z大西迁,求是会的年轻成员,并不了解浙江地区的情况,甚至不认识这些前辈。所以暗喻他们身在他乡,也要对同志,心怀感恩。”

“念哉典学,思睿观通,有文有质,有农有工。这句话,就是告诉求是会中的年轻人,虽然追求的是宇宙大道,但大道的基础是学习各类知识,不管文科工科,不管工还是农,都有学习的地方,千万不能眼高手低啊。”

“后一句,兼总条贯,知至知终;成章乃达,若金之在熔。这句话按校歌的解释,自然是成功不容易,就像真金要通过长久的炼制,才能出来一样。而按照求是会的意思,成功不容易,就像古代炼金士,炼出金丹的过程一样。”

“最后一句,尚亨于野,无吝于宗,树我邦国,天下来同。这句就是告诉求是会的人,不要有门户之见,条条大路通罗马,万般知识都要学。而掌握这些的目的,是为了学校发展,为了国家,为了民族。”

听完了陈德茂的讲述,张超和陈蓉仿佛上了一堂最生动的史学课,原来校歌背后,还藏着这么多的故事,真是想到想不到,做梦都想不到啊!仿佛有种醍醐灌顶,大彻大悟的快感。再回头去看本子上括号里的那些解释,就完全通了。

陈德茂讲完这些解释,自己也是越发激动:“当年我在不知道校歌的这种解释前,做梦也想到不校歌竟隐藏了一个大秘密,想不到啊,想不到啊。你们看。短短百来字,开篇先阐明何谓‘道’,何谓‘器’,又讲了宇宙阴阳五行的融会贯通法则,接着又阐述求是会追求的本质,还告诫年轻会员不要忘记故土老人,再谈求是的过程不易,成员该如何学习,最后提纲扼领,讲出求是会宗旨是为了学校,为了国家,为了民族!前后连贯,头尾呼应,一气呵成。即是校歌,又是会歌,实在是千古绝唱,马一浮前辈的至深功力!绝唱啊,绝唱啊!”

陈德茂仿佛回到了课堂讲课,一下子竟忘乎所已起来了。

张超虽对国学基本一窍不通,但听了他的解析,也是大为惊叹,随后想了一下,又问道:“原来求是会的使命,是为了学校、国家、民族的发展,暗中通过各种方法,保护着学校。老师,那求是会当时规模有多大?”

陈德茂摇摇头:“我导师也并不清楚具体的数字,因为大家身份都是保密的。据他估算,应该不到一百人吧,不过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很有成就的人。”

陈蓉道:“那求是会现在,是否还可能流传下来呢?否则,我们捡到的这本本子,就说不过去了。这明显是本新本子。”

陈德茂思索一下,道:“这个还真有可能,否则我想现在的人,应该没几个知道过去的事情了。对了,你们这本子,是怎么捡到的?”

陈蓉没打算说明白,便道:“我们在路上无意中捡到的,真不知道原来还有这回故事呢。”

陈德茂道:“求是会既然还存在,那是好事。求是会一直在暗中支持着学校的发展,替学校解决困难。我想,紫荆港建造过程中,按照风水学的排布,应该是求是会中的高人指点的。否则,按现在人的建筑设计,一般不懂这方面的知识。那你们今天了解了这么多情况,接下来准备怎么样?”

陈蓉不想告诉他接下去他们还准备继续调查,怕他担心,便道:“既然了解这么多事情了,我们此前的很多事情,也有了一些答案。我想,这些事靠我们的力量,是解决不了的。我们只能管好自己了,不去招惹其他东西。不管医学院的事是人为的,还是真有不干净的东西,我们无能为力了。”她神情有些沮丧。

陈德茂却是颇为认可地点点头,道:“这就好。事情没搞明白前,你们学生更要照顾好自己。”

随后,又闲话了一些,在他家吃了饭,两人回来。

第九十二章 重整思维


离开陈德茂家后,张超道:“你觉得这个陈老师的话,可信吗?”

陈蓉点了点头:“我觉得他应该是可信的,他没有理由骗我们。况且校歌被他逐词逐句解释了一遍,我觉得既然能解释得通,那肯定做不了假的。否则,哪有这么巧合,校歌也能用另外一种解释,而且完全说得通。”

张超也认同:“看来,一开始创作校歌时,果然埋下了伏笔,求是会也是一定存在的。恩,这些事情太乱了,我得回去后重新理一遍。等下周考试结束,我们就去你老家,找你爷爷,再看他能否解释一下我遇到的事情。”

回到寝室,张超拿出了纸笔,思考了很久,在纸上写下来了这些话:

1、白秋、李伟豪死后,我在寝室听到他们的声音,不是幻觉。

未解。

2、我见到的白秋,也不是幻觉,到底是他人假扮的,还是鬼魂,不知道。

未解。

3、古装女是真实存在的实体,不是鬼魂。到底是人假扮,还是某种东西。

未解。

4、医学院六楼的唱越剧声音,是真实存在的,声音的来源。

未解。

5、奇怪的动物,神秘的鬼打墙。

未解。

6、身体虚弱的原因。

可能与“白秋”接触时间多了,伤了“神魂”。

7、旅馆中的怪异梦。

可能是伤了“神魂”,身体虚弱,招惹来旅馆中枉死者的脏东西,脏东西影响自己做了个噩梦。

8、医学院六楼听到“官人好比天上月”,以及那些诡异的遭遇。

古装女出现过,贝贝追下去了。而之前手指摸到脖子的触觉,可能也是招惹了六楼那个脏东西。

9、遇到水鬼,差点被找替身。

与旅馆中的原因一样,身体虚弱,才会招惹脏东西害人。身体若强壮,脏东西自然不敢靠近。

10、七院晚上的梦。

也是因为伤了神魂,身体虚弱,况且还拿了一块古装女的“破布”,更会招惹来天目山路上枉死者的脏东西,影响自己做了个噩梦。而养小鬼的老头,说不定真是用小鬼的力量帮我挡了一下,结果血气耗得更快。而最后看到古装女的影子,是那块破布的影响。自从扔掉后,再也没发生过。

11、回学校后,再也没有遇脏东西的遭遇。

身体已经恢复,脏东西不会过来。

12、黑衣女生,可能是求是会的人,不想让人知道身份,所以才用吓人的手段,让自己逃避。

13、黑衣女生要抓古装女,说不定是求是会为了学生的考虑。

14、求是会是真实存在的,校歌的另种解释,是最好的证据。

15、启真湖的水,不时臭一下,是求是会的人投粪便,驱赶脏东西的结果。

16、学校建筑布成天罡缚魔阵,却仍有脏东西,说不定真是西边沼泽下面,还埋了什么古怪的东西。这与古装女,奇怪动物都往西边沼泽去,可以形成相互佐证。”

笔记本上写下这些东西,张超松了一口气,感觉整个思路清晰了不少。他虽然不知道自己这些猜测,到底是对是错,但这是目前最合理的解释了。

如果现在告诉他,世上没有什么脏东西,他肯定是不会相信的了。脏东西肯定有,但不知道以何种形式表现出来,也未必都会对人有影响。有些可能只是潜伏在暗地中,你不去招惹,自然也不会招惹你。

隐约中感觉,这些事情虽然看起来彼此并无实质性联系,但他总觉得,这些其实是一条线上的事。

盯着自己的稿纸,仿佛有种做侦探的感觉,而且还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侦探。

我这样,算不算求是会的精神?

他自己想到这儿,不由笑了一笑。听说求是会里的人,大部分都是社会上顶尖的精英,不知道到底是些什么人。

他觉得自己思维稍微理清了一些,可他却遗漏了,他和陈蓉都收到了“骨灰盒”,而且,黑猫贝贝恐怖地被人杀死。这两件事,他都没列进去。

转头,他又想到下星期考试完,就可以去陈蓉家,或许陈蓉爷爷能为他解答更多的东西。

张超去过农村,但他们宁波那边的农村,其实就是小乡镇,和真正意义上的山区农村是不同的。张超没去过陈蓉所说的那种山区农村,对此充满了神秘和好奇。

他现在自然不会想到,去那边究竟会发生什么事。

第九十三章 在路上


春学期的考试顺利结束,有个小假期,加上五一的长假,总共凑了个10天左右。陈蓉也向单位里请了年假,加上五一长假,也是差不多。

要去陈蓉老家,自然得买些礼物去。张超去超市里买了一堆的保健品,酒,香烟,准备给她爷爷和亲戚。

陈蓉老家在丽水遂昌一个听上去像“矮口乡”的地方,村子是一个叫“葛陈村”的自然村。听这名字,张超也猜想得出,这村里估计一半人姓葛,一半人姓陈吧。

他们是中午才开车出发的。原本按着陈蓉说的,上高速走,3个半小时就能到遂昌,无奈张超驾驶经验有限,平时很少开车,上高速不敢狂奔,结果一路上的货车都把他追过去。花了近5个小时,才算开到遂昌。

到了遂昌,天色已经开始暗下来了。张超和陈蓉在县城吃了些东西,又开车赶往那“矮口乡”。

从县城到乡里,经验老练的出租车司机,也要开40分钟。张超不认路,都是陈蓉指的。结果离开县城,一上山脚的公路,张超就彻底傻眼了。

他开车的经验本来就不足,可做梦也没想到,世上居然真有这样的公路。

路开在两侧的山中间,水泥铺的,两个车道,路虽平坦,但转弯实在大得恐怖。180度角的大转弯,一个连一个,中间还没有过渡,几十个下来,开得头都晕了。

这不是赛车的路,这是真实的山区公路。

天色已经黑下来,尤其是在山区,天不但黑得早,而且一旦黑下来,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黑,和城市里的晚上截然不同。

张超打着前后车灯,用2档的速度,慢慢转过一个个弯,每次转弯时,心中都担心万一前面来个喝醉酒开车的,突然冒出来,那真是躲都没地躲。

好在一路过来,居然没遇到一辆汽车,只有几辆摩托车开过。

开了1个小时,车经过了一个大路口,旁边像是个旅游区,陈蓉指着道:“这里就是神龙谷了,也算遂昌最著名的旅游景点了,上面有个大瀑布,里面还有漂流的项目。浙江其他地方还有上海那边游客,一到天气热,都会过来,很有名的。”

张超无奈道:“没听说过,我对玩也不感兴趣,你爷爷家究竟在哪呀,怎么到现在还没影子。”

陈蓉笑道:“继续往前开,以你的速度,再开个30分钟,就到一个路口,我爷爷家就在路口上面。不过嘛,到路口后,我怕你不敢上去。”

张超道:“为什么?”

陈蓉笑道:“因为你开车技术差,我怕你不敢开上去。”

“啊,不会吧。”张超道,“我连这种一直S形的车道,都过来了,你爷爷家难道比这更恐怖?”

陈蓉笑着说:“你去了就知道了。这里的路,虽然弯,但好歹宽,而且都水泥铺好的,那边呀,都是黄泥路,以前山上人家自己开挖出来,好让拖拉机上去运毛竹,不过那拖拉机装毛竹,都是上万斤的,路一下就被压坏了。不但坑坑洼洼,而且就比车宽个两米吧,盘山上去的,另一侧掉下去就挂了哦。我好几年没回去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我猜路比以前更差了。”

张超道:“为什么?这几年应该有钱了,修一下路才对。”

陈蓉道:“山上就1个村,村里人都搬走了,只剩几户老人住住,谁会修呀。”

张超道:“你们村有多少人啊?”

陈蓉道:“我们是自然村,人本来就少,以前也才二十几户,现在都搬到外面去了,估计就剩个六七户人家了。山下的行政村那里人多一些,有几百个人,以前我小学就在行政村里上的。三个老师教六个年级,合起来也就几十个学生。”

张超摇摇头,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这里毕竟是浙江,陈蓉说的情况,他印象中只有西部落后地区才有。没想到浙江也会有这样的山区农村。

张超看着周围一个个黑突突的山头,还有面前只看得清十来米的山区公路,心里莫名有些发慌,忍不住问道:“你们这晚上开车,会不会有什么鬼啊之类的故事?”

陈蓉笑起来:“有啊,跟你说了你可不要怕呀。前面有个急转弯的路口,据说好多晚上运货的司机,经常看到转弯的公路防护栏上,站着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哦……”

张超心里被她吓了一小跳,再看陈蓉正在笑,知道是骗自己的,哼了一声,继续向前开。不过自此之后,他一路都提心吊胆的,每次转弯目光都忍不住去看防护栏,深怕真站着什么人。

结果一路平安,什么也没遇上,很快,来到了陈蓉说的那个上山路口。

张超停下车,走上去看了下,这路全是坑坑洼洼的黄泥路,只比车宽个一两米,上去后,另一面就是斜下来的山坡,一个不留神,车子滚下去那就铁定挂了。思索一下,不敢开,只能把车停在路口下来的转角处,从后车厢里拿出烟、酒、保健品,叫满脸带着轻蔑笑容的陈蓉下车,一起走上去。

第九十四章 山村的夜晚


上山的路一片漆黑,没有路灯,也没有别人家中的灯火。幸亏陈蓉想得周到,早让张超带上了手电筒,两人一路说着话,上山。

走到半山腰,路分成两条,一条往下,一条往上。陈蓉看了下时间,道:“现在才7点半呢,我们要不先去趟我叔叔家,说不定我爷爷在他那里。”

张超道:“这里你是地头蛇,你要咋整,我也只能陪着你呀。”

陈蓉笑了一下,带着张超朝着往下的那条路走去。走了五分钟,面前出现一户人家,亮着灯,在这漆黑的山区里显得格外珍贵。

陈蓉手一指,道:“这就我叔叔家了。”

张超一看,前面是座大房子,老式的斜屋顶,分两层,合起来至少300多个平方呢。笑道:“你叔叔家可真大啊,这么大面积,得几个人住呐,这要放杭州,不发财了嘛!”

陈蓉道:“你见识可真少,我们这山区农村里,不管人多少,家家房子都这么大。我爷爷一个人住,也是这么大。山上地又不用钱,自然造得大了。”

离房子还有50来米,两条土狗就从屋子里跑了出来,对着他们汪汪汪直叫。很快,屋子里就走出个男的,看着陈蓉。

陈蓉一辨认,就用他们的土话喊了起来:“阿叔,我陈蓉啊!”。张超虽不是全部能听懂他们土话,也能知道个大概。

中年男人看到陈蓉,很激动,忙呵斥着两条狗进去。随后,又走出一个女人和一个10岁左右的孩子,等走上前,叔叔和婶婶看了看张超,对着他憨厚地点头,笑了笑,忙拉过陈蓉,用土话跟她说了起来。

张超用普通话打招呼,“叔叔,婶婶”地叫着,他们也都是热情地笑着回应。

看着陈蓉跟他们聊,张超走到房子旁,拍了拍外面看起来是黄泥糊的房子,这房子外面看上去,似乎黄泥都开裂了,实际上异常结实。这种农村房子,都是用泥土、香灰、草茎,混合成三合土,加上石头、木材,做起来的,几百年都不会塌,比城市里的钢筋混凝土还厉害着呢。

聊了一些,婶婶拿出红糖水,让两人喝,又招呼两人进去坐。陈蓉道:“不进去了,爷爷在上面吗?我们早点上去了。”

叔叔摇摇头:“你爷爷去山下村里给人做头七去了,要过两天才回来。你们晚上住这里吧?”

陈蓉笑着摇头,道:“不用了,那我直接去爷爷家,收拾一下住好了。”

又邀请几次,又推辞几次,后来他叔叔没办法,就说送他们一起上去。

陈蓉笑道:“我路又没忘记,不用客气的。”

接着,陈蓉让张超把酒和烟拿出来,给叔叔,又把零食给小孩吃,还从包里拿了一千块钱,硬塞给叔叔。

陈蓉和张超跟他们打了下招呼,陈蓉从叔叔家拿了爷爷家的钥匙,正准备掉头走,叔叔似乎突然想起什么,跑过来道:“陈蓉,晚上还是住我们这里吧。”随后,他拉过陈蓉,低声说了一些话。

陈蓉脸色似乎也变了一下,不过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说“没关系的”之类的话,和张超一同掉头走了。

走在路上,张超道:“你爷爷家里没人,你干嘛不住你叔叔家啊,我们饭都没得吃了。”

陈蓉笑了起来:“饭我会烧的,你怕什么呀,又不会把你饿死。我叔叔和婶婶白天都要出去干活的,小孩刚好周末,待家里,事情也多。你不怕麻烦别人,我可怕麻烦别人的。我还是喜欢自己来。”

张超想想,也有道理,亲戚归亲戚,住别人家还确实挺麻烦的。他又想起刚才,不由问道:“你叔叔最后跟你说了什么,我看你神色有点不大对嘛。”

陈蓉眼神一晃,道:“跟你说了也不懂,就是农村里的小事,你知道了也没用。”

张超道:“你就说嘛,我最不喜欢不肯告诉我了。”

陈蓉笑了笑,道:“你这么想知道,回去后再告诉你,现在,不说!”

张超无奈地摇了摇头。

......


欲知后事如何,继续关注我们……


杭州浙江大学校友会公忠坚毅·创领未来

  杭州浙江大学校友会是由在杭州市的浙江大学校友自愿组成的非营利性的社会组织。经过7年的发展,现已联络社会各界校友10万余人,每年组织各类校友活动近千场。组建了金融、创业、地产、单身、户外、摄影、电影、读书会、亲子、女性、美食、马拉松等数十个校友俱乐部。


【联系方式】

电话: 0571-87283527

邮箱: zjuhz@zjuhz.com

网站: www.zjuhz.com

微信公众号: zjuhangzhou

地址: 杭州市西湖区天目山路327号合生国贸中心5号楼5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