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关注】富春江每天20万尾鱼苗死于电击 鱼宝宝 我们拿什么保护你 ?

富阳电视台 2018-11-08 09:31:48


富阳,有一江十溪,最近10多年它经历了一个从清到浑,然后激浊扬清的过程——造纸、化工、球拍等行业给当地环境带来的污染,正在随着“五水共治”的推进而消除,鸭鹅下水、鱼虾回归。

  伴随着江水变好的同时,另一支队伍的力量也在增加。这些人背一个电瓶,手拿两根竹竿,哪里有鱼哪里去。他们在电鱼,他们所过之处,鱼虾鳝鳅统杀。

  “每电击一次就有几条甚至十几条鱼被电死,鱼体越小越容易死,这是让鱼‘绝户’的行当。”富阳蒋家村一位村民说,几乎每天他都能碰到电鱼的人。“家门前的这条小溪是富春江的主要支流,而富春江是钱塘江的主要水体来源,如果放任电鱼不管,若干年后可能会有很多鱼种绝迹。”

  支流无鱼,干流何以鱼丰?

  “连鱼都没有了,还叫小溪吗?”富阳大源镇一位干部说,好不容易回归的鱼却要被电击而亡的现状必须得到改变。


  大源溪从黑到清

  电鱼人一天来三五拨

  无鱼盼鱼,有鱼电鱼,这是一个矛盾着的死扣。

  “从觃口村出来,一路十几公里经新关、蒋家、大源,到桐庐,哪个河段没有人电过鱼?”富阳塔堰村一位村民对电鱼行为的忍耐似乎到了极限,他致电钱报96068热线说,从今年五六月份开始,大源溪里的鱼就在遭受永无休止的电击。“这两三年里大源溪溪水慢慢变清,溪鱼慢慢变多,但那些电鱼的人也来了。”他很担心,这样下去,小溪的鱼虾又要绝迹。

  钱报记者的走访也证实了这位村民的担心——变好的水质使得很多野生鱼从富春江逆流而上,但它们却很难逃过一次次电击。

  时间回到3年前,大源溪还是另一个样子。当时的造纸企业治污设施简单,污水直排,整条河流小溪的水质遭受严重破坏,水是黑的,河堤是被染黄的——不少村民甚至举家搬迁离开了生养的故土。转折出现在2012年,“五水共治”全面推行后,污染企业被关停、河道被清淤、垃圾被集中——大源溪开始被改变。

  “水好了,鱼就来了;鱼多了,电瓶就到了。”新关村在大源溪一侧,该村村民蒋全儿说,家门前就有一个堰坝,水比较深,鱼也比较多,是大部分电鱼人必到的一个河段。“9月份以来好一点,最厉害的是7月份,走了一拨又来一拨,滴滴滴的电击声,大鱼小鱼都会被电死。”他说经常能一次性看到三个电鱼人一字儿在溪面排开电鱼的情景。

  “少一点的有四五斤鱼,多的有十几斤,都是那种小鱼,半根筷子长。”他没有统计过一天到底有多少鱼被电死,但他估计光2公里的新关河段会有十斤的鱼死于电鱼人之手。“鱼很小,要五六十条才一斤,10斤鱼的话就是五六百条!鱼越电越少,电鱼人鱼篓里的鱼也变得越来越小。”

  9月7日下午,面对采访他有些无奈,桌子上一碟油炸花生米,一碗清炒番薯丝,一瓶千岛湖啤酒。他说住在水边却吃不上鱼,而在他年轻时只要想吃鱼,徒手下水都会有收获的。

  

夜幕下的剡溪

  无鱼可钓

  蒋全儿的心中痛,是另一条小溪沿岸村民们心中之殇。电鱼,就像一个幽灵,无处不在。

  距大源溪18公里的剡溪也没能逃过电鱼。

  “之前水也浑的,这几年经过治理,清了很多,鱼虾也跟着多起来,闲着的时候去看看,鱼游过河道的过程都能看得清。”鱼虾再次出现在家门口的小溪时,剡溪村72岁的陈大爷曾高兴地放过炮仗——他以为自己再也看不到这一幕了。

  但是——“鱼虾来了没多久,电鱼人就来了。”他说,大概从去年底开始剡溪里就没断过电鱼人。

  “前后将近一年了,尤其是半夜背着电瓶电鱼的人不断增加,每个月都能发现好几起。”剡溪村党委书记陈江生说。

  剡溪上游是上官乡,该乡一位水利员说,这些电鱼行为很难根绝,不仅如此,甚至还有些村民“全家总动员”下河电鱼,并以此为营生。白天风险大,他们就晚上出动;往往一到了夜幕降临,不法电鱼人就扎堆出现在各个河段中。

  “现在钓鱼太难了,坐很久都钓不上一条。”村民老张已经在岸边静候多时,始终没有鱼上钩。从9月8日夜7点一直钓到9点,他只钓了一条鱼。“以后不来了,鱼被电光了。”

  违法成本低收益畸高:

  一条船一夜收入1.5万元

  比起支流里更猖獗的电鱼行为其实出现在干流富春江。钱报记者见证了一次当地渔政人员的现场巡查。

  9月6日晚9点,富阳区渔政所执法船从城区“苋浦归帆”码头出发,驶入富春江主干道。此次巡查的路线从富春江洋浦口段开始,直到渔山乡段,全程来回约40公里。

  “以前洋浦口一带水质较差,鱼也少,现在通过治理,水变清了,结果很多人跑来电鱼。”出发不久,区渔政所副所长陈向忠就跟钱报记者聊起了这一烦恼,“近段时间,光在洋浦口,我们就收缴了8艘电鱼船”。船上有几位“老渔政”,水上执法经验丰富。在记者眼中,江面黑漆漆的,“走”到哪里看上去都一样,而他们在驾船行驶时,会关闭船上所有灯光,由瞭望员在船头观察江岸情况,然后根据常年累积的经验进行方位判断。

  “距离大约500米,我们就可以根据灯光闪烁的特点,判断远处是否有人在电鱼。”执法人员说,一旦发现嫌疑现场,巡逻船就会加速靠近,临近岸边时才打开照明工具进行确认。

  “应该是‘老手’,听到船的发动机声音靠近,立马把探照灯关了,赶紧靠上去。”晚上10点10分左右,在东洲街道咕噜咕噜岛南岸水域,执法人员发现目标,抵近后,执法船打开灯光,光幕中两名男子跳上河岸进入树丛……

  执法人员最终收缴了电鱼船只、电瓶箱等工具,以及非法捕获的两桶野生江鱼,而最值钱的发动机和变压器已经被电鱼人随身带走。此次收缴的电鱼铁船价值不到1000元,电瓶箱的价格也在1000元左右。两只水桶里大大小小的江鱼市价约500元。

  富阳区相关负责人介绍,大源溪、剡溪、深里溪等均存在严重的电捕鱼现象。据不完全统计,光这些支流沿岸的电捕鱼器具就近150件,若全部使用,每晚可抓走各类江鱼1000公斤(约5万条)。如果算上富春江其它较大支流,每天被电的鱼(相对上游溪水里的鱼来说,体积更大一些)可能会超过3500公斤,差不多20万条鱼。

  “经常有人在这一带电鱼,他们也很有经验。”坚持10年义务协助巡逻的富阳老渔民许国才说,因为非法电鱼的利益惊人,平均一晚上就能赚两三千元,“即使被收缴了工具,很快又能赚回来”。

  富阳区农林局章永乐局长说,富春江的电鱼十分猖獗,非法成本低,但收益畸高:有时一次非法电鱼就可获得1.5万元的收益。

  一组数据可能是富春江电鱼猖獗程度的反映:今年来仅在“春潮”、“蓝盾”等4次集中执法中就没收电鱼船33艘,电鱼工具33件套,立案5起,罚没款1.2万元。

消息来源:浙江在线 钱江晚报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精彩内容。如果你要新闻爆料,可以拨打新闻热线63152888,也可以向我们微信平台爆料,直接在富阳新闻栏目下的“新闻爆料”中留言即可。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