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河曲:搏风击浪的黄河“鱼倌儿”

河曲视听传媒 2019-05-18 06:24:22

    山西新闻网河曲特稿:四年前,许帅还意气风发地行走在首都的街头,在房地产业开拓着自己的小小天地,那时候,人们叫他“许总”。而现在,许帅已成为河曲知名的“鱼倌儿”,在黄河里淘换着属于自己的创业梦想。

  在河曲县刘家塔镇路铺村临河的公路边,我们看到了“河曲县开河渔业养殖专业合作社”的招牌,几个开着小车的客人正站在零售点的小房子旁等待。零售点有四个深达两米的水池,年轻的许帅手持一只带着长柄的网兜在捞鱼。到底是活水养出来的缘故,这些鱼显得特别机灵,网兜一伸进水里,不等主人开始动作,它们就纷纷逃蹿开去,给捕捞工作带来了许多难度。没有想象中一网捞个十几条的场面,每次只有一两条躲避不及的鱼儿在网兜里起劲地蹦达。“鱼倌儿”熟练地伸手扣住鱼的腮部,问清客人路程的远近,将鱼装进一只注满清水的专用袋子,用机器充好氧气,递给客人。客人笑呵呵地说:“这下好了,就算回到东胜也能吃到新鲜的黄河鱼。”笔者问:“这一路长途颠簸,死不了吗?”客人笃定地说:“没问题!我买过好几次了,最起码20个小时死不了!”

  都市老板勇敢转身,回乡做黄河“鱼倌儿”

  2005年夏天,大学毕业的许帅只是回家打了个转儿,就马上回到了北京。那里是他读书的地方,他熟悉那个城市,也梦想着在那里描绘自己人生的蓝图。

  起初的时候,他做的是安装电力宽带的工作,活儿多,挣钱少。后来,他开始做二手房的中介工作,挣了不少钱。过了一段时间后索性自己开了一家小公司,专门卖二手房。生意做大了些的时候,还开始涉及海景房的买卖。短短几年的时间,许帅就积攒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桶金。当这个幸运儿的生意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正逢2010年房市大波动,生意萧条了大半年,房地产走向了滑坡路。这时候,家里也屡次打来电话,催他回家看看。许帅当机立断,赶紧将生意转出去,结束了在北京的创业历程。

  2011年,许帅偶然接触到了刘家塔镇大学生村官的网箱养鱼创业项目,他敏感地意识到这个项目的有利之处:河曲县濒临黄河,龙口库区一带水域宽广,非常适合发展网箱养鱼项目。而且,在经济发达的今天,人们越来越注重养生和健康,活水养殖必然会有一个广阔的市场。更加难得的是,在河曲县除了这家合作社,活水养殖还不曾有过先例,许帅相信:在这片广袤的大地上,一定拥有许多潜在的客户尚未被人发现!于是,当他了解到这家合作社有转手的意象后,马上前去联系,并跟着实践了半年多。那年冬天,许帅跟刘家塔镇董家庄的四户村民共同承包了大学生村官遗留下来的网箱养鱼合作社。

从都市老板到黄河“鱼倌儿”,许帅勇敢转身,他的魄力让人惊讶,也让人敬服。

网箱两次“逃走”,“鱼倌儿”损失惨重

以前的合作社有8个网箱,许帅接手后马上扩大了规模,弄了30个网箱,都是6×6×2.5米的规格。站在公路上俯瞰,那些网箱的框架在黄河上连成了一条长长的队伍,浅绿色的网面若隐若现,显得很有气势。

2012年清明左右,许帅按照“前人”的指点,从银川买回了第一批鲤鱼、鲶鱼、鲢鱼鱼苗,将之投放在网箱中。这些鱼苗都在二两多到三两之间,活蹦乱跳,生命力极强。许帅按部就班地给鱼苗消了毒,再小心翼翼地喂食看护,一步也不敢远离。不幸的是,他对鲶鱼这种食肉动物了解不多,因此鲶鱼鱼苗的成活率不高,倒是鲤鱼的长势很是喜人。看着那些鱼儿一天比一天地长大,许帅的心里涌起了一股由衷的成就感。他觉得自己回到家乡的决定是正确的,搞活水养殖的想法更是正确的。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过完农历七月十五的一天下午,河曲境内突然下起了大雨。起初是豆大的雨点打得人睁不开眼睛,再后来就成了拇指粗的雨线,将天地间连成了茫茫的一片。许帅呆在养殖区附近的零售点,心乱如麻,担忧着自己的鱼。五点以后,雨还是没有停歇的迹象,反而越下越大了。许帅再也坐不住了,他冒着大雨跑出门外去看自己的网箱。透过白茫茫的雨幕,他看到了惊人的一幕:自己那连成一长片的网箱正顺着水势缓缓地向下漂移。他大喊一声:“我的鱼!”可是,风大雨急,浪又那么猛,人力又怎能抗拒这大自然的力量呢?他只得眼睁睁地看着饱含自己心血的网箱渐渐地向下游漂去。

雨停了,许帅在龙口大坝找到了面目全非的网箱。框架上的钢管有的折断了,有的扭曲了,上面漂浮用的空油桶都被撞得凸凹不平,网更是被撕破了许多大口子,变成了乱糟糟的一团。经过全力抢救,只有30%左右的鱼儿找了回来,剩下的都跑了个精光。网箱是不能用了,鱼也只剩下这么多,投资了60多万元,竟然血本无归,许帅真是欲哭无泪。

过了汛期,许帅振作精神,再次购买了相关的器具,将网箱重新组装了起来。这一次,他更加小心地侍弄鱼苗,将全部身心都扑在自己的活水养殖上。

冬天来了,眼见得新一批的鱼苗渐渐长大,黄河鱼的生意也进入了高峰期,许帅的心里充满了欣喜和期待。然而,命运偏偏喜欢捉弄人。在腊月最寒冷的时候,许帅的网箱再次“逃跑”了。这次许帅更加无能为力:那些网箱结了坚冰,里面又都是成鱼,加起来的重量不晓得有多重!网箱向下漂流的时候,就像是一座冰山在向下缓缓移动。许帅跟着网箱向龙口大坝的方向跑去,他似乎听到了网箱与大坝相撞的“呯”的响声……不消说,这次又是血本无归。

在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鱼倌儿”搏风击浪不放弃

  经历了两次惨痛的失败,亲戚朋友们都开始劝许帅放弃这个项目,做个别的营生。有的朋友还劝许帅回北京去,继续以前的房地产生意:“你以前做得蛮好的,说明你适合做房地产生意,何必回这个小地方瞎败兴呢?”许帅不说话,这个执著的年轻人有着自己的打算。房地产业固然利大,但现在方向不明,波动较大,不适合再投身进去。河曲的网箱养鱼项目虽然失败了两次,但前景还是美好的。只要及时总结经验,吸取教训,何愁不能成功呢?

  过年的时候,万家灯火,鞭炮齐鸣,一派热闹的景象。许帅却窝在自己家里,埋头苦思着自己的活水养殖项目。有时,他踱到养殖区,看着水面上残留的网箱框架,默默地思考:为什么以前大学生村官养殖的时候没有出过问题呢?我与他们唯一的区别就是由8个网箱的规模扩大到了30个网箱。或许,这奥秘就在这扩大的规模上……最后,他得出一个结论:自己把30个网箱连成一片的做法是错误的,这样加大了网箱的重量,固定不牢靠,就容易发生网箱“集体逃跑”的事件。而且,以前网箱是设立在黄河的阴面,天冷冰厚,不易融化,也给网箱增添了极大的负担……想到这里,他眼前一亮,当即找到合作社的其它四户社民,和他们商议了接下来的做法。

  2013年春天,许帅和他的同伴将网箱分成了几个小组,并且将位置挪到了对岸。这样一来,虽然离公路远了,捞鱼时更费事了,但摒弃了原来臃肿笨重的大框架,倒显得灵活了许多。

  2013年的汛期在许帅的担忧中如期到来了,一看到天阴打雷,他就紧张地跑到河边去看。天道酬勤,许帅的做法是正确的,最终他的网箱安然度过了这个汛期。可惜的是,由于连续两次网箱“逃跑”,损失较大,成鱼链整个都断掉了。从2013年开春到八九月份,一直没有成鱼供应。每当顾客上门时,许帅总是诚恳地表示歉意,说明成鱼上市的月份,请客人谅解。

秋天了,许帅的鱼越长越大,他这个“鱼倌儿”也越当越好。从架网到喂食、防病、捕捞,他样样都是好手。开河渔业养殖专业合作社也迎来了一批又一批客人。尽管这鱼的零售价达到了30元一斤,但由于它肉质鲜美、环保健康,还是供不应求。有好多客人成了他的回头客,他们不光自己爱吃,还用氧气袋装好带给远方的亲人和朋友当礼物。冬天到来的时候,网箱再没有发生逃跑事件,许帅也迎来了生意的高峰期。在快过年的时候,他几乎每三天都要下河捞一次鱼。他和伙伴从结着坚冰的河面步行到养殖区,凿开一米厚的冰层,从冰窟窿里捕捞成鱼,每次都要捕捞五百多斤才勉强够用。

网箱养鱼发展顺利,黄河“鱼倌儿”喜迎明天

  今年春天,许帅从银川、天津等地进回6.2吨鲤鱼鱼苗,全部投放在网箱中,目前鱼苗健康活泼,长势喜人。鱼苗初投放初期,许帅认真地对网箱进行了消毒处理,每天观察鱼苗的动向,将一些运输过程中受损的小鱼淘汰掉。一周后,他开始投放饲料。一把饲料撒下去,鱼儿纷纷游到水面,只见鱼头攒动,水花四溅,黑色的鱼脊挨挨挤挤,就像是赶集一般热闹。在喂食的间隙,许帅认真检查网箱框架的铁管和桶子,还用细线将破损的鱼网“缝”好。他指着在水面上争相抢食的鱼儿,自豪地说:“你看,这些鱼身上没有破损的地方,动作也矫健活泼,这就是活水养鱼的好处,基本不生病,非常健康!”

  在喂食的过程中,许帅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原来,养鱼跟养小动物差不多。当投饵机机械地朝一个地方定时定量地投放时,有些强壮的鱼儿就吃得多,吃得快,小一点儿的鱼就被挤到后边去了。投饵时间结束后,大鱼已经吃撑了,小鱼却还在饿着。这样一来,同批的鱼儿就出现了长势不均匀的现象。可是,黄河鲤鱼一般长到两斤左右长势就缓慢下来了,食量却并不减少,于是,许多饲料都被浪费掉了。为了避免这种情况,许帅开始人工投饵,从最初的一天两顿,到后来的一天四顿、五顿,虽然工作量增加了,但他却乐此不疲,觉得自己的工作没有白费。

  鱼苗一批一批地长成成鱼,顾客也一批批地上门了。好多客人慕名而来,专找许帅买黄河鱼。大家都知道,他养的鲤鱼是正宗的活水鱼,颜色鲜艳,健康活泼,离水后成活时间长,剖开肚子后腹壁也没有那层有害的“黑衣”。不管是用来煲汤还是烧烤,味道都鲜美无比,让人齿颊留香,回味无穷。

  指着河里的30个网箱,许帅踌躇满志地说:“我打算下一步继续开拓市场,让更多人了解到吃健康鱼的好处,让黄河活水鱼闻名三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