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过去稻田农闲时小站人的治渔经历--能勾起沉思和回忆的一篇文章

驻足小站看历史 2021-09-09 07:58:15

挠秧过后,稻田进入了挂锄钩的农闲期。稻田里只须留有人放水就行了。放水大约要经过整个伏天,四十余天的时间。待到稻秧扬花垂穗,稻穗灌浆之后,田里落干,即不再灌水。停水后,日照晒米,一旦子粒成熟就该收割了。这时候,田间的小水闸完成了一年的使命,要拆下来人库保存,明年整理再用。水车也同样被拆卸收藏以待明春。但靠牲口拉转的木制齿盘,却要移到稻场上去,预备带动捋稻子的捋子。

这时候,人市上无人问津了,靠打短工生活的人群,大都改为钓螃蟹、网鱼、淘鱼、勾泥鳅等小规摸治渔生计。专以港泽为生的大规模治渔的人们,也到了收获季节。鱼店收购水产品业务忙碌起来。街上叫卖鱼蟹之声,也频繁起来了。

鱼市上早晨人最多,能买到很鲜很肥的河蟹。买蟹的人中,有小贩,土话叫行发儿,有当地居民,也有远道来自天津市区的尝鲜者,土话叫吃碴儿。早晨上市的蟹,多是钓来的。钓蟹和钓鱼不同,钓鱼由人持竿,而且要用台钩,钓螃蟹不用人持竿,用饵不用钩。钓螃蟹的竿,土话叫钓子,钓竿只有一尺长。上栓一根一尺多长的线,线头上栓上一块钓饵,插在稻地沟子里,这就是一根螃蟹钓子。插钓子不能只插一根,要沿着水沟的内边隔三五尺远插一根,次第插下去,插出半趟或整趟沟。钓子太多时,螃蟹齐来食饵,人手少,就难以捕捉。所以,插多少钓子,要视人手而定。一般只一个人钓螃蟹,最多只插三四十根钓子。螃蟹厚的沟洫,插饵后,几乎竿竿有螃蟹食饵,三十根钓子,溜一遍就能捉到二十几个螃蟹。当然得手快,慢了,螃蟹就跑掉了。沟长钓子少,可以逐段前移,直到一趟沟钓完。钓螃蟹都是在夜间插钓,螃蟹多在夜间觅食,守钓人持桅灯一盏,对钓竿逐一探照,食饵螃蟹,灯下蜷拘,唾手可得。天一亮,螃蟹进窝藏身,钓蟹人刚好起钓子上市。卖一早晨螃蟹,回家睡觉,以备夜战。所以说早晨买螃蟹,买得都是沟钓的螃蟹。

钓蟹的饵料以鳝鱼肉为上品,因为鳝鱼和螃蟹都是乘潮往来于海洋和淡水河之间的生物,是食物链上的天敌。用鳝鱼作钓饵的同时,农家俗尚用纸张涂抹收存鳝鱼的血浆,晾干后贮备,做皮肤创口的疗伤药。稻农割稻时,容易刺手,用鳝鱼血浆纸包扎创口,止血快,愈合的好。鳝鱼分黄鳝和白鳝,医学上称其为鳗鲡,说它能医治痨瘵。痨瘵有说是肺结核,但根据古籍所记载的大范围传染和难于救治的情况来看,它很有可能就是病毒感染的非典型肺炎。《太平广记》收录有一则故事,说某家女儿得了痨瘵,因当地已经传染死了很多人,人们十分恐慌,没等此女毙命,就把她装入棺中,抛进大江里去了。一位渔民发现棺木中的她并没有死,把她救到家中,接连给她吃了很多鳗鲡,她居然完全康复,做了渔民的妻子。《本草纲目》也有相同记载。若果如这则故事所说,鳗鲡连病毒都能克制,那么让它辅助愈合伤口,竟还是大材小用了。

午后、晚饭前上市的或串街巷叫卖的河蟹,都是掏窝捉到的。土话叫掏螃蟹。掏螃蟹有在河槽内,有在沟洫中,一个窝一个窝地掏,手够不到,就用一个铁丝钩子勾,很费力气,上市时,还能看到掏蟹人秤篮秤桶之际,依然裹着遍体泥水的湿漉漉的衣裤。

当然,趁农闲治渔的人们,不只是捉蟹卖蟹,打鱼摸虾的人也是成帮结伙热卖村街。个人力所能及的治渔方法,虽属小规模,但治渔招数和经营种类也很多。如使用撒网、拉网、抬网、赶网、扳罾等等。小站正式的渔业生产,是常年经营治渔的专业户,他们租佃或承包大港(讲)的部分水面,用下箔方法治渔。他们吃住在工作水面,驻地称为渔堡。渔堡也就成了他们的职业名称。渔堡的收获不只在小站销售,也是天津城区水产品的供应源泉。他们所捕捞的,都是入名人类的大鱼大蟹和梳吓,是个体零散治渔人不敢企望的。小站渔业生产,还引发了小站渔具生产业,主要是芦苇编织品,渔箔、渔篓、渔罩,这项生产经数十年不衰。

渔箔类似苇帘子,但是只有一边是窝边儿的,另一边是尖利的苇根,使用时,把苇箔立在水里,苇根插进泥土中。插箔逮鱼土话叫插陷。下箔插陷是广阔水面捕鱼的方法。一处陷,用箔百块乃至数百块。插陷要有十几或几十个人的队伍,众人出力,一人负责设计陷局的布置。设计陷局,是经验型技术,要掌握水的深浅,流向,水域地貌,土话称设陷人为箔头。箔头一如军中统帅,插陷如布阵,好的箔陷,凡鱼不论大小,有进无出,甚至野鸭子落人陷中也难逃脱。每陷一般用箔围成七层门径,行话叫七门陷。七个门由外而内,越往里越小,最外边的门的宽度,可横下一只脚,进入深层,渐行渐窄,第七个门仅能竖下一只脚。两陷之间有一条长长的苇箔伸出一华里左右,行话叫廊箔,俗称稍子,是诱鱼撞陷的导引箔。鱼在发现廊箔后,沿廊箔寻找出路,终于进入陷门,求生本能驱使它向前逃走,结果是越陷越深。七门之陷尚有鱼可以侥幸逃脱,若八门陷、九门陷,不管多大的鱼,那是绝无逃出的可能了。所以九门陷行话叫绝陷。网开一面是渔民恪守的戒律,箔头从不插绝陷,中国的传统教育是“数罟不入于污池”的,渔民的网开一面,也是古训深远影响的结果。群鱼集于箔陷的深处,拥挤的几乎糗不动,小鱼茫然,大鱼乱撞,所以小站人把人群拥挤说成是撞陷,其根源就在这里。

渔罩,当地用苇席编织,此物也有用竹编的。其为筒状的圆笼,直径约一米,无底也无盖。港泽水浅,罩筒不很高。用罩捕鱼,需要配备两只小船和一条绠绳。绠绳简称为绠,就是一条绳索,棕绳叫棕绠,草绳叫草绠。绠绳由两只小船前后扯起来,在水面缓缓行驶,绠上插有绠苗,就是直立插在绠索上的竹竿。竹竿露出水面的一端,上系铃铛,一条绠索之上立竿数十根,在水底形成移动的篱笆。鱼的防御本能使它不敢横穿绠苗,而是贴近绠苗寻找出路,鱼碰撞绠苗铃铛摇晃,叮当作响,鱼闻声逃遁时,尾部搅水翻花,渔民一见水花,即于其处下罩,鱼被罩住,人就下水取鱼。但要提防被罩的大鱼情急之下,拼命一跃,撞到人的胸口。因被鱼撞胸而致渔民死亡的事,多有先例。毕竟,拉绠罩鱼多能准确命中,效果好,收获丰,渔民不惜冒险从事。而鱼类遇到绠苗,就很难有逃脱的幸运。俗谚有:鱼脱千层网,难逃一条绠。





驻足小站看历史公众号,一个小站孩子的随心笔记

头条号 : 驻足小站看历史



友情链接